飞离了应天道祖的道场,云雾茫茫中,顾绣站在羽扇形飞行法宝往下看去,只见下方峰峦叠嶂、飞流如击、碧水青山,时而路过质朴却风景如画的村镇,时而又飞过灵光缭绕的城池,这是曾经的尊神界,又似乎并不是了。

    姬宇摇着折扇道:“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这次,一向爱和他唱反调的薛山也点了点头,赞同道:“的确有些不一样了,徐若光,你说,这明明和以前一样的景色,为什么感觉不一样了?”

    薛山问归问,他并不觉得徐若光会认真的回答他,毕竟,徐若光现在正在和顾绣携手站在飞行法宝的边缘,看着一一掠过眼前的景色,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他现在忽然打了个岔,可不是煞风景吗?

    如此,徐若光不瞪他一眼已经算好了的,哪里还能认真回答他的问题啊!

    要问薛山明明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何还嘴抽的问这么一句,这还用说吗?他一直都是这样,就是嘴抽,就是爱煞风景啊!

    好在这次徐若光并没有拿他如何,他听到薛山的话后,回过头来道:“自然不一样了,现在是上界了,整个上界充盈的皆是比神息更高等阶的元息,元息滋养万物,万物自然亦跟着提升。”

    见徐若光回答了,薛山一个激动,立刻接着问道:“那徐若光,你告诉我,你现在所修炼的是不是元息?”

    徐若光看了薛山一会儿,薛山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习惯性的忍不住想要后退,可是后背却被一股力道推了一下,他不但没有后退,还趔趄着上前了几步。

    一站定,薛山就立刻转头看去,口中骂道:“哪个家伙推我的,看老子我……”

    他本以为推他的定是姬宇,所以才破口大骂的,反正他骂姬宇也骂习惯了,根本无所谓骂什么,可是这一回头,他就愣住了,站在他身后,还伸着一只手的人并不是姬宇,有丝丝凉风从旁边袭来,他往旁边一看,就看到姬宇正满脸笑意的拿着折扇在往他这边扇风,见他看过来,他淡定的道:“降降火,降降火,这夫妻吵架,总有一方要先低头的,薛和玄,不是我说你,你这脾气也该改改了。”

    “谁……谁夫妻吵架了,姬广岳,你可不要信口开河。”薛山激动的都结巴了,不错,他回头看到的那个推着他往前趔趄了好几步才站稳的人并不是他原先以为的姬宇,却是他的亲亲媳妇涂敏。

    顾绣和徐若光站在一旁看戏看的不亦乐乎,顾绣倒是大概猜出了涂敏的意思,不仅涂敏,之前在场中看到徐若光之气势的大部分修士,恐怕心中都存疑,只是这事的确不太好问,这不问吧,心中委实难受,这问吧,总得有一个人出头。

    看来薛山是当仁不让要出头的那个人啊,就连他的道侣也果断的将他推了出来。

    “那个……阿敏,你可不要听姬广岳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和你吵架呢,我们俩自从成亲后就没有吵过架,我们感情好着呢!”

    薛山立刻转脸和涂敏说着好话,他话音一落,涂敏尚未说什么,姬宇折扇“哗啦”一摇,朝着自己脸上扇了几下,将他一头长发扇的直飘。

    那长发有几缕飘到薛山脸上,薛山烦乱的往旁边扒拉了几下,不耐烦的道:“扇,扇,一天到晚就知道装模作样,你长得不俊,再怎么扮风雅也是枉然,你看人家徐若光,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那什么……靓丽的风景。”

    薛山嘲讽姬宇的同时,也不忘为徐若光拉一波仇恨。

    “我说薛和玄,你永远是这样,总是说着说着就偏离了主题,你刚才不是问徐若光现在是不是以元息修炼吗?徐若光还没有回答,你就自己跑了题。”姬宇撇嘴道。

    薛山抬手拍了拍脑袋,“也是哦!”

    说着,他偷偷瞄了一眼涂敏,发现他的阿敏正无奈的看着他,薛山心中一凛,也不再与姬宇继续闲扯了,转头去催徐若光,“徐若光,不要看戏了,我问你的事你还没说呢?”

    “看来,就连薛和玄也变聪明了!”徐若光淡淡道,而后也不再拒绝,回答了薛山最先问的问题,“我修炼的自然是元息,否则你以为这上界还有何种灵息能供我等修士修炼?”

    这倒是,薛山很轻易的就被徐若光说服了,点了点头,似乎就准备这样放过徐若光了,可是他准备放过这一茬,姬宇不愿意放过,郁琉璃等人也不愿意放过,更重要的是,涂敏不愿意放过。

    因此,薛山就发现,自己还没来得及回应徐若光的话,就被狠狠地往前踹了一脚,这次,他都没有回头,按照这力度和角度,踹他的人除了他的亲亲媳妇,不做第二人着想了。

    接着,脑海中传来的传音,更加证明了这一点,“快问,当初他都快消陨了,怎么后来不但完全好了,还几乎以一人之力,对付所有的鬼修魔修,这其中他是不是获得了大机缘,是什么机缘,能否和我们说一说?”

    薛山听完涂敏的传音后点了点头,他几乎一字不漏的将涂敏的话复述了一遍,徐若光一听这话,就知道不是薛山自己说的,他看了涂敏一眼,又看了姬宇一眼,姬宇连忙摆手道:“别看我,不是我说的,你觉得薛和玄会听我的吗?”

    “也罢!”

    徐若光也不再追究,索性道:“我方才的话并没有说完,我说我是以元息修炼的,可是元息进入我的经脉中,便会转化成混沌之息,可以说我吸收的元息,但是丹田经脉中流经蕴藏的却是混沌之息,而我之所以能以一人之力对抗那么多的鬼修和魔修,也是因为混沌之息的缘故。”

    混沌之息?

    这四个字让一众人震惊不已,飞行法宝上有瞬间的安静,混沌之息,那是多高阶的气息啊,他们看向徐若光的目光是既震惊又羡慕的,可是谁都知道,似这等大机缘,不是别人能够抢的去的,更何况,当初徐若光之所以差点消陨,也是为了救他们。

    最重要的是,以徐若光现在的能力,也不是他们能够随便嫉妒的。

    “而我之所以能得到混沌之息,乃是因为父亲。”徐若光继续说道。

    他这话,又是让众人一惊,这次就连御使飞行法宝的赵凤宁都回头看了过来,“若光,你与无极有了联系?”

    “是父亲让舅舅来的?”徐若光不答反问。

    赵凤宁点头,“他只是给了我一个神识传音,我能感觉到那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似乎……不在此界!”

    赵凤宁的这种感觉他自己都不太相信,毕竟无极神君虽然冲击过尊神境界,可是毕竟没有成功,更何况就算真的是尊神境界的修士,能否隔界传音,谁也不知道。

    “他是混沌尊君身边的使者。”徐若光道。

    这话一出,众人再次震惊,他们从来只听说过那个比应天道祖修为、身份还要高的混沌尊君,至于传说中的混沌尊君到底是一位修士,还是一抹神魂,甚至是一缕等阶极高的气息,他们都不知道,现在他们竟然听到无极神君成了混沌尊君的使者,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份,又有什么作用?

    他们更是不得而知!

    但是他们从这句话中能够猜到徐若光的大机缘便是从这里来的了。

    见一众修士还沉浸在震惊中,猜想那位传说中的混沌尊君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徐若光拉着顾绣再次走到了飞行法宝的边缘,看着碧水云天一一在眼前掠过,顾绣忽然轻声问道:“经年之后,待你修炼有成,这上界天道之位……”

    没等顾绣说完,徐若光便轻笑道:“之前我便说过,相比于天道之位,我只愿意和你一起修炼,一起遨游这万千大小世界。”

    顾绣轻瞥他一眼,“到时再说吧!”

    肩膀被他一揽,只听清朗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不相信,那便且行且看吧!”

    经年之后,在徐若光能够遨游万千大小世界之时,他们去的第一个异界便是魔界。

    当顾绣看到那个红衣翻飞的女子之后,眼中除了释然,便是怀念,很奇怪,千百年过去了,她只记得她的好,她的不好却已然在她的记忆中淡化了。

    徐若光揽着她,“要去说说话吗?”

    顾绣摇摇头,“这样便是最好的!”/15_15499/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