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坏女生 第十章 在黑暗的河流上——“坏女生”小夜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PART1人物档案

    目标人物:小夜坐标位置:成都年龄特征:16岁狮子座喜欢:死亡金属摇滚,安静讨厌:学习,药物,医院,异样的眼光关键词:抑郁症,歇斯底里最大的愿望:去沙漠流浪,做一个流浪歌手的情人

    PART2青春事件

    关于小夜,她是一个太让人心疼的女孩子。

    我和她认识的时间不是太长,她总是给我发短信和打电话。有的时候张嘴就是:“饶雪漫,我真的要死了。恐怕你是见不到我了。”

    开始我被她吓得要死,但是次数多了,也有些不以为然。

    现在的小女生,总是把死挂在嘴边。很多时候走在大街上,都能看到穿着学校制服的初中小女生把小巧的手机贴在耳朵上,对小男朋友咬牙切齿地叫道:“你再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她们觉得死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真的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她们应该了解一下小夜的故事。

    因为太残酷,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愿意提起。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小夜,是在成都的一家很权威的精神病医院。

    我回四川签售,和我在网上认识了几年的老朋友轩丫头见面。活动一完,她就带着我去了医院。在空空的拉着深灰色窗帘的病房里,我见到了小夜。

    医院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没有想象中精神病医院的铁栅栏,

    和普通的医院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安静而已。

    小夜和我想象的样子也很不一样。

    她穿着大大的蓝色竖条纹的病号服,头发短短的,一个人孤

    零零地抱着腿坐在床上,看着我们和护士开门进去,苍白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眼睛呆呆地看着前方白色的墙壁。

    轩丫头走过去,把带去的大束的马蹄莲放在床头,叫一声小夜就红了眼睛。她们是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了,可是小夜看她的眼神与看我的眼神没有任何的不同。平静,没有任何感情的变化。

    那个老是在QQ上、电话里、短信里跟我咋咋呼呼的小夜到哪去了……

    从小夜自己和轩丫头那里,我陆陆续续地知道她的很多事情。

    “我小的时候就特别的调皮,一点也不安分。我家住在河边上,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工作特别忙,也不怎么管我,我就每天放学后和院子里的男孩子混在一起玩,下河摸鱼,调皮捣蛋捉弄大人们,活力十足。以前我的成绩还可以,所以不管我怎么调皮,老师都还是能笑眯眯地对我。我就是觉得以前特别快乐,做什么都不用想,凭着内心去做就好了。”

    我知道她说的以前是初中以前的童年时光,湿嗒嗒滴着清水一样的散发着青草气息的年华。那一段时光,对许多孩子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因为它的不可再得和一去不复返。

    “我明白,该经历的还是要经历,几乎所有的人都要经过中学时光,我也不例外。可是我的中学时光像是一把刀子,在我身上慢慢地刺下伤口,越来越多,我带着这些伤口走了好几年。”

    在前些年,S中对S城的孩子来说,都是光荣和梦想的所在地。国家级重点的牌子和美丽的百年校园。但是所有的这一切,对小夜来说,意味着痛苦、自卑和黯淡。

    小夜是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S中的。其实按理说她考上S中应该没有问题,可是在考试的前两天她生病了,考试的那天仍然昏昏沉沉,很自然就没有被录取。就是那个时候她发现父母在别人问起的时候,都很尴尬地解释说自己是因为生病才没有考上的。心里便很难过。

    初中的时候,父母对她的约束一下子就强了起来,她觉得很不习惯,更是不理解他们的做法,觉得他们虚荣,为了他们自己的面子想以她的成绩在朋友同事面前炫耀。有一次她做完作业后,在房间里看一本小说,父亲给她送水果进来,看见她在看小说,马上大发雷霆,甚至把她的书都撕掉了,还说,成绩这么差,你还有脸看这种书!

    作为一个八岁孩子的母亲,我很了解小夜父母的想法,可是,他们这样逼她学习的方式害了小夜。她对学习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了,成绩排名自然很靠后。

    她在刚进学校的时候被老师直接任命为体育委员,每天早上都带领着大家跑步做操。有一些女生早上赖床没有参加晨练,她就直接告诉老师。这个小夜,一点心眼也没有。被批评的女生对她不满极了。

    “她们都在背后说我,靠体育特长考进来的,成绩那么差有什么资格做班委。我真的觉得很委屈,心都寒透了。我每天都那么早起带大家晨练,运动会的时候更是跑上跑下地忙,她们又有什么资格说我?”

    她开始变得不爱笑了,越来越自卑。父母也完全没有刚开始鼓励她为班级多做点事的主张,每天都督促着她学习,周末还为她请了家教,不再像从前一样放任她出去玩。她自己陷入一种自闭的状态,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连走路都开始低着头,从来不看别人的眼睛。

    那个时候的小夜,真让人心疼。我不知道她那小小的身躯,是怎样承受住这样的压力的。

    很快,本来就不错的底子加上努力,带给她意想不到的进步。她的成绩突飞猛进,很快就在班里排进了前三名。她在充实的学习中找到了快乐,同时她的性格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从前的她是活泼好动的,现在却总是沉默着不愿意搭理人。“他们都是势利的人,以前都不理我,现在看我学习好了就跟我好,不过是想看我怎么把学习弄上去的而已。”

    轩丫头告诉我,那段时间小夜变得很奇怪,周末约她出去逛街什么的都通通拒绝,对谁都很冷淡。

    事情在一个男生身上出现了变化。

    “我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宣泄口,把我从黑暗中拉了出来。”

    “他很不好,我也知道。他长得不怎么帅,可是有着那种很颓废的感觉,很不羁,围绕在他身边的女生很多,他也就是花心得要死的那种人,女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换。可是我居然也喜欢他了。”

    那个男生先追她,他们在一起半年。他本来两个月后就想和她分手,可是她死活不肯。在那个男生说分开的那天晚上,她逃课在学校外的一家小餐馆喝了很多酒,然后握着一把刀走进教室。还是在上晚自习的时间,所有的人都在。她直直地走到那个男生的面前,用刀比着自己手腕说,你要是跟我分手,我就自杀。

    男生很懦弱地什么也没说。

    后来这一幕无数次地上演,小夜逼他在全班同学面前给自己下跪,动手打他。同时也毫不犹豫地伤害自己。割腕、在手臂上刻他的名字,没有任何畏惧。

    男生本来就是学校里出名的人物,这样小夜也“有名”了。她走在学校里,常常都能感觉到别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说她神经病、变态、疯子。

    可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这一些都是轩丫头告诉我的,小的时候她跟小夜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念同一所学校,只不过高一级。她很焦急地告诉我这些,希望我可以帮上一些忙。她说小夜也很喜欢我的书,我的话也许她能听得进去。

    小夜很快找到了我,很快和我熟起来,也许网络的距离可以带给她安全感吧,可是她似乎只是想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想说话的时候便找我,消失的时候一两个月都不见人影。她跟其他女孩子不一样,总是和我有着强烈的疏离感。

    不久又出事了。她和那个男生分分合合闹了很久,那个男生又有了新的女朋友。小夜在厕所里听到那个女生的名字,立马冲进那个女生所在的班级,找到那个女生甩给她响亮的一耳光,两个人很快扭打起来。

    老师当然知道了,因为她和那个男生的事情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学校给了她留校察看的处分,并委婉地建议小夜的父母注意小夜的心理问题。

    小夜跟着父母回家,在父母的逼问下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闷闷地想事情,谁也不理,也不吃饭。过了一天,妈妈急了拿着饭非让她吃,边说边流眼泪。她也哭了,愣愣地对妈妈说:“你杀了我吧。我真的不想活了。”

    “我觉得很害怕。待在家里的那两天,我想了很多事情,可是又觉得好像什么也没有想清楚。我就像一块没有生命的肉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有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真的死了,拿着刀在手臂上割也不是很疼,那样的疼也可以忍受。“

    “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对那个男生,我连我到底有多喜欢他我都不知道。可是中考马上又要到了,我的成绩也提不起来。我现在看到书本就想吐。”

    手臂上的伤痕累累终于被妈妈发现了,她把小夜送进了医院,在包扎完手后,带着她来到了心理医生那里。他给小夜做了很多测试题,又给她测量了体温。最后把小夜妈妈叫到一边说了半天话。第二天小夜的父母就把她转到了成都的一家医院。

    她在那里一待就是大半年。我和她失去联系,终于找到轩丫头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在那堵高大的水泥墙里待了七个月。

    小夜这样的青春,让我觉得很难过,她的状态很不稳定,回镇江以后,也一直非常担心她。

    只是真的没想到,那次在病房见到她,竟然真的是最后的见面。

    PART3雪漫会客

    经过小夜的主治医生和她的父母的同意,在有时间限制的条件下,我在小夜的病房和她进行了比较简短的谈话。要谢谢轩丫头的帮忙。

    雪漫:小夜,我是雪漫姐。还记得我吗?

    小夜:噢……饶雪漫,是你啊。

    雪漫:你这家伙这么久不跟我联系,也太不讲义气了吧。

    小夜:对不起。可是他们不让我跟外界联系。我现在打一个电话都要先告诉护士,护士告诉医生和我父母,经过他们同意我

    才能在他们在场的情况下打电话。

    雪漫:是抑郁症是吗?

    小夜:医生说是很严重的抑郁症,需要住院治疗。可是我觉

    得我很正常。你有觉得我不正常吗?我和以前不是都一样吗?我

    讨厌医院。

    雪漫:那为什么总是想伤害自己?

    小夜:就是麻木了,没有感觉。是伤害自己吗?我觉得没有啊,是有点疼,可是可以忍受,看到血,我觉得心里的坏情绪得到了一定的释放,会舒服很多。雪漫:不觉得这种方式很极端吗?小夜:有的时候我也不想这样。只是脑子里有个声音一直在

    让我这样做,一直吵一直吵,很累。雪漫:爸爸妈妈常来看你是吗?小夜:因为我家不在成都,他们每周都来,算是很频繁了

    吧。每次妈妈来我都求她带我出去,可是她都不肯。我被他们骗进来以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每次我都死死抓住我妈的手不让她走。他们开始是骗我吃药,我吃了不久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后来我死也不吃药,就会来很多医生护士给我打针。再后来我就不闹了。只是不想跟任何人讲话。饶雪漫,我已经很久没有讲这么多话了呢。

    雪漫:爸爸妈妈会很担心你的。小夜:他们才不会的。雪漫:小夜就乖乖听医生的话认真接受治疗吧,病好了就可

    以出院了啊。小夜:我根本就没病。雪漫:好的,我们不说这个了。轩丫头说你喜欢马蹄莲是

    吗?我们特意买了送你。小夜:谢谢。我最喜欢的花的确是马蹄莲,因为它代表着坚忍不拔。我很喜欢那种精神,因为我做不到。

    雪漫:我相信小夜应该可以做到的。要加油哦。对了,小夜喜欢摇滚吧。听轩丫头说,她开始听摇滚都是受你的影响呢。

    小夜:对啊。我的确特别喜欢摇滚,尤其是死亡金属和歌特。很喜欢。像SIXFEETUNDER、DEATH、Opeth都很不错。摇滚让我变得勇敢。只是住院以后医生都不让我听了。其实现在觉得安静地自己待着也不错。只是他们给我吃很多药,我吃了就很想睡觉。很多种药片,红的白的,很多。

    雪漫:就是给你吃药让你睡觉吗?还有其他的一些治疗吗?

    小夜:我就只是心理治疗和药物。我听说也有人接受电击治疗,我还没有过。我每周都会接受一两次心理治疗,也就是医生和我聊天,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至于各种奇怪的药,我真的很不想吃,可是护士都让我必须吃掉,她会站在那里看着我把药吃下去,特别讨厌。我跟坐牢没有两样,真的。

    雪漫:那现在每天都怎么过呢?

    小夜:除了吃饭、在护士的陪同下到院子里走走、上厕所,就是睡觉。我根本没有办法看书或者做什么事。吃了药就犯困,整个人都好像被胶水粘住了,动不了。

    雪漫:一直以来学习的压力都很大是吗?

    小夜:是的,在我们学校,学习成绩就是唯一判断你的标准,你学习成绩好,老师就对你好,大家都亲近你,父母也对你笑。如果学习成绩下来了,谁对你都是冷着脸。

    雪漫:那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小夜:我不想这样。我觉得我挺不值的,好不容易把成绩弄到前三名,因为一个烂人耽误了。我现在挺想回学校上学的。我很想家,很想自由。

    雪漫:可以说说他吗?他到底是怎样一个男生呢?

    小夜:很不好的人,他有过无数个女朋友,长得不帅,可是那种颓废不羁的气质很让人动心,而且他就算上课老是不听课成绩也很好。他对每个女生都很好,妹妹也有无数个。他以前的女朋友,换也就换了。可是碰到我,哪那么容易甩掉我。当时其实我们两个都很痛苦,可是我就是不想放手。凭什么?!

    雪漫:可是这样你的牺牲也很大,你都说他是一个很不好的人,你为一个很不好的人这么做,值得吗?

    小夜:我知道不值得,可是我不后悔,我觉得年轻的时候不冲动难道老了再冲动吗?年轻的时候要把想做的事情都做了。老了才不后悔,不过或许我活不到很老的时候了……

    雪漫:不许胡说!

    小夜:不行,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未来可言了,就像废物一样,整天身不由己地吃了睡睡了吃。我也没有力量去改变这一切了。就这样吧。

    雪漫:你还记得是怎么和他开始的吗?

    小夜:是怎么开始的呢。让我想一下。我都有点记不起来了,脑子里乱乱的。对了,我们就是同学嘛,只不过之前一直都没有什么交流。我是属于挺丑小鸭那种女生吧,又不是很漂亮,如果说我和他以前的女朋友有多大的区别,也许就是我比较强硬,我不可能跟他哭哭啼啼的。嗯,开始,应该就是,有一天上课的时候,他突然写字条给我。

    雪漫:是表白吗?

    小夜:怎么可能!只是问一道物理题而已。雪漫:哈哈。然后呢?

    小夜:其实他的成绩比我还要好,尤其是物理。所以当时我都有点蒙,完全想不通他为什么要问我题。后来就常常写字条啊。上课的时候就会传很多字条。什么都说,其实有的时候说的话都无聊。比如说我问他以前的感情史啊,他问我今天为什么没有穿白裙子啊什么的。

    雪漫:怎么在一起的?

    小夜:一天他送我回家,在到车站的路上,他突然拉起我的手。当时我紧张得不行。除此之外好像都没有什么了。后来我们最甜蜜的那段时间里,我老是埋怨他都没有跟我正式表白过,他就不停地跟我说爱我啊什么的,可是都没有他第一次拉我的手那样感觉强烈了。

    雪漫:是为什么会变成后来那样的?开始不是很好吗?小夜:我们不过好了两个月,他就说感觉没有了,说要做普

    通朋友,可是我觉得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雪漫:没有他活不了?小夜:也不是。大家都看着我的笑话,多搞笑啊。雪漫:会不会觉得自己对他做的有的事情比较过分,有没有

    考虑到他男生的自尊心?

    小夜:我也有想过,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每这样做一次,我就感觉他还是爱着我的,否则不会一次又一次地迁就我。渐渐地就只能以这种方式留住他了。直到知

    道他有新女朋友的时候,感觉真的天都塌下来了。很难受的。雪漫:初中的小孩子说爱是不是太早了点?小夜:爱就是爱啊,年龄很重要么?唉,不过说真的我好像

    又不是很懂。就是固执地不想失去罢了。雪漫:会恨他吗?小夜:还好吧。我说过我会让他内疚一辈子的。不管用什么

    方式,伤害自己我也不怕。雪漫:觉得现在自己的病是他害的吗?小夜:不算啊,我觉得我上初中以后就不太正常了。特别

    是成绩比较好了以后,我会特别神经质地关注成绩和我差不多的人,看他们每一科都多少分,他们分比我高我就特别不高兴,他们的名次突然掉下去了我就特别高兴,其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正常。之前就这样了。

    雪漫:小夜的梦想是什么?小夜:我想去流浪,找一个流浪歌手,让他带我走。雪漫:那更早以前呢?你的梦想是做什么工作呢?小夜:我想做幼儿园老师。我很喜欢小孩子。说起来也很好

    笑呢,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想要自己的小孩,每当我被爸妈骂的时候,我就想,以后我自己有了小孩子,我一定不会这样对他。很好笑吧。可是我不会活到那一天了。

    雪漫:不许说丧气话!年纪轻轻的人老说自己要死,那我一把年纪不是成老妖精了?

    小夜:怎么会……其实活到很老又怎么样,不还是会死吗?

    雪漫:……可是你经历的不一样,你到世界上来这一趟才会觉得没有白活。世界多么美好你一定要慢慢地看才会知道,家庭和孩子所带来的幸福,不体验可是会很后悔的哦。

    小夜:……

    小夜:我也很想出去。

    小夜:死了就可以出去了,我也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

    雪漫:有尝试过自杀是吗?

    小夜:试过一次,在医院有一次我发烧了,就只好输液。晚上的时候,我把针头拔出来,把输液瓶打破了,用玻璃割腕,割了三刀,觉得很疼,可是觉得很舒服。可是几分钟后护士过来检查输液情况就给发现了。

    雪漫: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小夜:觉得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呢。当时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不要活了不要活了不要活了不要活了………然后我就这样做了。

    雪漫:有想过爸爸妈妈吗,你死了他们怎么办?

    小夜:他们那么狠心把我送到这里,根本就是不管我。我在上学的时候他们也不怎么关心我,只是要求我给他们好的成绩,我考得好,他们就给我买新衣服、给我零花钱,我考得不好,他们就骂我又笨又贪玩,他们只是爱成绩,根本就不关心我。我死了他们也不会怎么样吧。

    雪漫:天下的父母没有不爱孩子的。他们只是不懂得表达的方式。

    小夜:道理我都懂……我也常常想到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很宠爱我的情景。小的时候,我想做什么他们都会答应,周末的时候他们会带我去公园玩,常常带我去买书买衣服。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吃一家店的蛋糕,虽然在下雨,我爸爸也大老远地去给我买。现在他们再也不会这样了。

    小夜:或许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累赘吧。不过我无所谓,真的。

    雪漫:答应雪漫姐,不要乱想,不要再做傻事情哦,好好地接受治疗,早点出院。

    小夜:好……我会努力的。

    PART4后来

    我后来始终没有和小夜再取得联系。只是从轩丫头那里断断续续地了解到一些她的情况。

    让我高兴的是,小夜慢慢地好了起来,三个月后就出院了。她的爸妈没有把她带回S城,而是把她送进了成都的一所普通的寄宿中学,之所以没有送她去重点,我想是因为小夜还不能承受太大的压力吧。于是小夜在休学差不多一年后,又重新走入了校园。

    没想到就在我一心期待着更好的消息,希望小夜顺利考上重点高中,还想请她到我家里过暑假时,轩丫头忽然给我打来了电话,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我的心里顿时揪紧了,连忙问是不是小夜出什么事了。果然,小夜在中考前再次割腕自杀了。是在一个周日,室友从家里回学校,推开门,看见满地的血,已经都凝固了。

    她没有留下任何的话。

    我难过了好久,觉得自己有错,觉得我和那些不够关心不够了解她的人一样,会在死去的她面前抬不起头。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帮助她,可是,一个人要帮助另一个人,其实是多么不容易。

    PART5他她说

    只爱小耳朵:小夜好可怜。我觉得她完全就是现在教育制度的牺牲品,不能怪她,都怪现在的破教育制度。搞得看一个人只是看成绩,好好的女生就被折磨成抑郁症死掉了。

    Ricky:坏J,我也有抑郁症,吃药一两年了,脑子里面有个东西不对了,是很痛苦的事情,自杀是可以解决痛苦的,我理解小夜。死了对她来说不是很坏的事情。

    NANA:我也很难过……只希望小夜在天堂过得好。

    碎碎:不要拿死说事和解决问题!现在的初中生为什么心理素质都那么不好,动不动报纸上就报道中学生自杀事件,都是心理问题。人生中遇到的挫折多了,像小夜,也没遇到什么事啊,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死了呢?

    雪漫:永远的十六岁,小夜的生命就真的停留在了十六岁。

    据说,如果在小夜心理出现异常的初期,就有专业的心理医生对她进行开导,这样的悲剧,或许不会发生。

    很久以来,我们潜意识里都认为,只有身体上的疾病,才是真正的疾病;而心里的病,尤其是,一个孩子心里的病,都是不应该的胡思乱想,都是不值一提的,就好像电灯开关,说关就可以啪一声关上。

    所以,小夜走得加倍让人痛惜。我看到很多网友的评论,都为她感到不值,甚至有些激烈的还指责她不负责任,心理素质太差,诸如此类。

    这样指责的人,他们永远不会看到小夜心里大片大片的黑暗。

    没有让她从那样的黑暗中走出来,或许不是我的责任,却是我一生的隐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