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痕小说网 > 都市 > 雾乡 > 第七章
    布雅娜已经失踪七天,今维明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到处窜寻,而叔叔和婶婶却眼巴巴的一旁干着急。灵捷想劝他不要累坏身体,可是根本没多少时间看到堂哥的人。

    叔叔好象已经完全释怀维明哥和布雅娜的婚事,却无法不责怪自己的错误,因而对小梅照顾有加。

    而婶婶同是相同的情形。灵捷发现小梅很黏着婶婶,似乎暂时忘却母亲失踪的事情,沉浸在两老给她的宠爱中。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明白?家山庄内的沉闷气氛,是布雅娜的失踪所造成的,既使小梅暂时忘掉,却无法永远的抹去这个阴影。

    一场豪雨下了三天才停止。?维明并未因此而减少出去找寻的机会,反而连夜不归,颇让叔婶担忧他的身体会受不了,但是孩子长大部不能老在旁边唠叨,所以他们全转向灵,婕这里诉苦。灵婕一面安慰他们,一面又要克服自己不稳定的情绪。幸好雨停了!使她有机会到外边走走,舒散一下筋骨和烦躁的心情。

    灵捷走到喷泉池旁的花园,瞥见大象站在那里发呆,脸色不大对劲的样子,她故作轻松的问:

    「大象,你在和谁呕气?」

    大象摇头且推了一下镜框,继续盯着花丛里看。

    「是我惹你生气?」她又问。

    大象苦笑了一下说:「没有。」

    灵捷已经够烦躁了!她不想再和大象兜圈子而转身离开。

    「灵捷别走。」大象叫住她又说:「我心情烦,你陪我聊聊好吗?」

    「那你刚才为什幺不说话?」她尖锐地说:「是为了于梅芳的事?」

    大象点点头说:「我觉得很奇怪!前天她找我的时候,态度好象和以前不太一样,我说不出是那种感觉。」

    「你告诉她我住在这里?」大象苦恼的又说。

    「她能找来?家山庄,当然不用我说就能找到你。」灵婕没有正面告诉大象,然后又说:「也许你以前忽略于梅芳的优点,所以现在才有内心冲突产生。」

    「或许吧!」大象转移话题说:「舅舅来信放我一个月的长假,你还没有开始工作?」

    「哦!我被事情给搅忘了!」灵捷苦笑的说:「你认为我们什幺时候开始比较好?」

    她不再排斥大象的加入,而且此时灵婕正需要援助的人,帮她度过这纷乱的一刻。

    「最好愈快愈好,不过今天不行!明天开始如何?」大象微笑地说:「如果我们发现什幺的话,那才是你扬眉吐气的时候。」

    「我想会气炸那些正科班的人。」灵婕高兴地想着,她希望因此而削减卫洛青心高气傲的样子。

    说曹操时曹操就到,卫洛青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对他们说:「好一对人儿!原来你们躲在这儿!」

    灵捷知道是他以后,气得直瞪眼的说:「你——什幺时候来的?」

    「我是为——转告阿珍的好消息而来,放心!绝不会听到你们说的话。」卫洛青又说:「阿珍不敢亲自送来喜贴,她希望你们有空去她那儿。」

    卫洛青似乎一直加重「你们」的语气说。

    大象清一清喉咙对他说:「谢谢你!我知道她下礼拜要结婚,届时我会去拜访她。」

    卫洛青注意到大象只有说「我」,笑着对灵捷说:「你呢?」

    灵捷知道大象是想告诉他,希望卫洛青不要误会她,但是她偏说:「我当然是和大象一块去。」

    大象想阻止说:「梅芳——」

    「大象,我们出去走走。」灵婕故意气卫洛青说。

    她主动挽着大象且拖着他越过草坪,留下卫洛青铁青的脸色瞪着他们离去。

    大地经过雨的洗礼以后,?家山庄的广大草坪显得特别青翠明亮,大象知道他们已经不在卫洛青的视线内,急急的跟着前面的灵婕后说:

    「你这是何苦呢,卫洛青明明是想要你和他一块去。」

    「我说过我和他没缘份。」灵捷瞥看大象一眼说:「于梅芳下礼拜参加吗?」

    「嗯!」大象应了一声没说话。

    「我会避开你们。」灵捷微笑地说。

    「灵捷——唉!」大象忧虑地说。

    他们迅速的穿过市肆栉比的街道,不知不觉放缓脚步来到往仙洞的路途上。灵捷和大象一前一后的通过草丛里,过去「芦花翻白」的景色,早因季节的更替和豪雨的洗礼,显出一片苍翁翠绿,而地面的阴湿泥泞,使他们有些寸步难行。

    进入茂密的丛林,他们脚上的泥泞已泰半去掉。好不容易他们来到小瀑布的地方,灵捷和大象才完全洗-脚泥。

    「再过去就是仙洞,上回我来的时候外面有个栅栏在,听说十二月庆典时才开放。」大象望着往仙洞的路上说:「你去过吗?」

    「嗯!不过我没去留意里面的情形,那时陈百利紧跟着我们,好象——大概阿珍说他是条老狐狸,使我有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吧!」

    「陈百利很热心帮你堂哥的忙,不是吗?」

    「或许阿珍和他共事过比较了解他吧!」灵婕漫不经心地回答。

    「既然我们走来这儿,何不上去仙洞那边看看?」大象兴致高昂地笑着说。

    灵捷不想扫他的兴,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走到仙洞口,灵捷对大象说:

    「从外面是看不到大洞的,上面的壁沿挂着许多的火把,不过亮度还不够。」

    大象没留意听她说的话,用手扳动栅栏上的绞链。

    「不行啊!」灵捷急急地说:「万一有人发现。」

    但是缠绞的锁链却被他轻而易举的弄开来。

    「这。」灵捷诧异地说、

    「它没有上锁,管它哩!我们进去看一下就出来。」大象顺手拉她进来,再把绞链恢复原状。

    灵婕担心被人发现后的尴尬,又想再度进来看仔细点,以弥补上次印象模糊的缺憾。

    壁上有许多人工的凿绘和各种百态的战利品,比如野猪牙齿及动物的毛皮全摊开悬挂着,天然的平台摆置着传统编织的衣料,以及饶富原始风味的图案装饰,这些让灵捷想起?家山庄走廊上的饰图,很可能来自于布雅娜的手笔。

    他们细细的品酌小洞内的艺品,深深领受到台雅族人禀赋的创造力,及保存传统以延续生命的缘由。这些艺品是代表一种原始文化的根基,尽管族人接受外来的改变力量,却仍保留住这些结晶品,赤裸地献给他们的信仰。

    「唉!」灵捷的叹气声造成回响。

    「我们不该有地域之分对吗?」大象反问她笑着说。

    灵捷没有说话,她只觉得好的传统应该继续加以发扬才对,如果把它们封死在一个角落,久而久之人们会谈忘的。

    大象看她没搭腔,从地上捡起一根火把说:「这些足够我们用的。」

    他又将煤油浇上去,用火柴点燃火把,然后和灵婕一道步入大洞中。咦!奇怪!洞内有几处的火把是点亮的。

    「会是看守人点着的吗?」灵婕疑惑地说出来。

    「谁知道?反正他只来早晚二次,现在是下午,我们还有时间慢慢看。」大象兴奋的说。

    过一会,灵捷才适应这种微弱的光线,他们绕了一圈后,停顿在那块突出的石像外,被短栅栏所阻挡。

    从微弱的光亮中,隐约可看出嵌入壁面的石像,正面确实有几分酷肖容颜,灵捷移动位置侧观,却减少那份认同感,凹凸不平的高壁犹如石阶般——石阶上端尤其黑,似乎有个洞穴的样子。

    「大象你看!」灵捷觉得不可思议地说。

    旁边的大象也感到奇怪,拿着那根火把迅速的跨过短栅栏。大象敏捷的攀登石像侧边,大声地对她说:

    「确实有个洞,你不提醒的话,我差点错过这个探险机会。」

    灵婕听出他的兴奋声音,同时亦感染到这份新鲜和刺激,但是她的心中好象有什幺预感似的,总是提心吊胆的不敢跨前。

    「来啊!这个洞足够一个人爬过去,我感到里面有风,一定有什幺信道向外边走。」大象迫不及待地想跨过去洞的那端,又说:「煤油顺便提过来。」

    灵捷照他所言提着煤油小心地跨过去,然后由大象在上面接应她。此刻两人满怀强烈的好奇心到洞的那端去。

    这里的洞似乎不大,大象用火把晃了一下,发现出口居然有根藤条,他们兴奋的攀登而下,才注意到下方的石壁上全嵌有凹凸的踏石,大象诧异地说:

    「有人来过这里。」

    「这里又黑又窄,会不会是个无底洞?」她战战兢兢地说。

    「不对的话,我们再倒回来,反正这里有人来过。」

    他们摸索前行一段路,大象拿着火把照亮前面的路,灵捷觉得背脊发了一身冷汗,认为此地比小梅带她去的那个地方更恐怖。一股阴森森的冷气吹袭而来,她急忙抓紧大象的手,他好象也感受到这里不太对劲,握着灵捷的手沁出冷汗来。

    忽然,又一阵冷风灌进他们的脖子里,大象手上的火把熄火了。

    灵捷摸黑递给大象煤油,两人正颜厉色的怀着戒备之心。终于微弱的灯火再度闪亮,他们走没几步路,赫然发现前面的岩壁上挂着一具白骷髅,吓得她直躲进大象怀里,大象同样的吃惊说:

    「这会是谁?」

    「不!布雅娜失踪十天不可能会变成——」她觉得自己的呼吸急促,而口干舌燥的说。

    「我们过去看一下。」大象的声音透出无力。

    「不要。」灵捷担心自己会被吓坏的。

    他们很快地通过白骷髅的旁边空隙之处。蓦然,灵捷发现前面有光源,立即说:「我看到光啦!」

    大象不由地拉着她向前跑,片刻俩人的心情由晦暗转为开朗而雀跃不已,这个洞大约是仙洞中大洞的二分之一,光线比仙洞中的大洞要充足多,他们首当其冲的先去看外面,片刻又失望地伫立在那儿。

    原来这里是个断壁,前面一片的湖水冒着白雾,灵婕极尽目力的眺望,若有所思的对大象说:「你觉得这里像不像幽灵湖?」

    「刚才我就有这种感觉。」大象熄去火把说:「真讽刺!我们到仙洞玩,却撞进幽灵湖来。」

    他们惊魂甫定的喘了一口气,灵捷竦然的握住大象的手说:「你听——好象有人在呻吟。」

    大象摇摇头。

    灵婕不相信自己过于敏感,她离开洞口任意走动观察。

    吓!她发现前面有个离地面约二公尺高的大洞内,居然藏着手脚捆缚的布雅娜——口中塞着布条昏睡过去。

    「布雅娜!布雅娜!」

    她蹲下去喊着。这时大象也赶过来,立即寻找凹凸的地方跳下去,且要灵捷从上面接应。

    布雅娜微睁双眼,或许一段时日的束缚未接触他人,使她怔怔地看着他们,继而因为高兴过度,发出哽咽的哭声来。她的神情憔悴,已不复往日芙蓉出水的模样。灵婕暗自想,在这种情形下,任何人都会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更何况是常受人保护的布雅娜。

    大象拆开堵住布雅娜口中的布条,布雅娜发出断断续续哽咽声说:「陈百利……金长弓……我知道,他威胁我不从……把我绑在这里。」

    「金长弓?是真的?」灵捷问

    大象把布雅娜身上的绳子全解开的同时,她点点头。

    「你们怎幺——找到这里。」布雅娜说。

    「大象和我闯进仙洞发现的。」灵婕说。

    她接应大象抬起的布雅娜上来,随后大象亦跟着爬上来,他问布雅娜说:「你怎幺会被绑在这里?」

    「大象,我们不能在这里谈,眼前的事是赶快离开这。」

    灵捷冷静地克服紧张的情绪说。

    布雅娜虚弱地看他们一下,然后瞒跚的向前走几步,灵捷赶紧上前挽扶着她。他们走到左侧的壁面,有一个小型的洞,布雅娜指示灵捷伸手进去。

    一会儿,灵捷手中触摸到一个沉甸甸的金属物,待她拿出一看,果然是一把纯金铸造的小长弓,约有六十公分左右,不时绽放出金色耀眼的光芒来,大象和灵捷发呆似的注视它,布雅娜勉强的发出声音说:

    「陈百利煽动关闭仙洞,金长弓是主要的原因。」

    「有人知道它放在这里吗?」灵捷边扶她边走着说。

    「连我都不知道仙洞可以通到这里,后来……。」

    布雅娜正在说话的时候,倏忽前面有人说:「大家都别想走。」

    说话人就是陈百利,他手执一把猎枪,眼睛盯着灵婕递给大象的金长弓,脸上谄媚的假笑转变为贪婪残酷的表情。

    大象正想移动脚步,被陈百利立即喝止住。他们在枪口的逼迫下,来到原先弃置布雅娜的地洞旁,陈百利把枪口对准灵捷和大象,示意布雅娜走过来。

    就在布雅娜步履不稳的走到陈百利那儿时,大象想趁其不备扑过去,却没想到手臂被挨了一枪倒在地上。

    陈百利抓着布雅娜说:「年轻人,你少在我面前耍花样,这种事我看多了。」

    灵捷立刻跟去看大象,陈百利阴狠地说:「你扶他到地洞去。记住,你若想动什幺歪脑筋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灵捷看到大象的脸色逐渐发白,鲜血不断地从衣衫里冒出,她把身上的衣服一角撕下来替他包扎,却又听见陈百利不耐烦地说:

    「别费功夫啦!我会让你们全饿死在这里。」

    灵捷知道他抓住布雅娜,不敢轻举妄动的走过来催促她,所以放心大胆的迅速包扎好大象的手臂,以遏止鲜血流出。

    大象咬着牙痛得瞪着陈百利说:「你——这幺做是犯法的。」

    陈百利咧着黄牙假笑的说:「老子高兴,你管不着!快。」

    布雅娜在他的身旁,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全身不停的颤抖且脸上毫无血色,她逼出颤声说:「求你,饶了我们吧!」

    「少废话!」陈百利残忍地捏紧布雅娜无力的手臂说。

    「你不怕失踪三人,别人会找上你吗?」灵捷振振有词的说。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吗?我会告诉别人你们私奔,就像上回在卫洛青身上的事一样,哈!任何人都别逃出我的掌心中。」陈百利发狂似的大笑说。」你——这个魔鬼。」灵捷恍然大悟地说:「外面那具骷髅是谁?阿福人呢?」

    陈百利阴沉的说:「少废话!你们是要挨子弹,还是要下去?」

    陈百利丢了一堆绳子过去,要灵婕先捆好大象,并警告她不准玩花样,然后派布敬娜捆绑灵婕,自己再去检查一遍且毫不客气的把他们一道推下去,留下布雅娜软弱且惊惧的缩瑟在陈百利旁边。

    大象因为撞击到地面,一时昏厥过去。灵捷发现他的手臂染途了鲜血,她嘴里恨恨的对上面得意洋洋的陈百利说:

    「你没看到他受伤很重,你这个恶毒的魔鬼,你想置我们于死地,没这幺容易。」

    陈百利全然不在意她的辱骂说:「哈!尽管骂吧!你就是说破了嘴皮也无济于事。」

    「你——」灵捷怒不可遏地瞪他看。

    「?小姐,既使你再精明能干,过几天恐怕——嘿!嘿!

    再见。」陈百利最后加了儿句话,硬拖着布雅娜离开洞口。

    「你要带她去哪儿?」灵婕嚷着说。

    「你别操心!我还舍不得让她死。」陈百利的话造成很大的回音说。

    灵捷全身被绑得动弹不得,脑中一直苦思解决办法。

    她一筹莫展的看着昏厥过去的大象,心中感到非常的抱歉,若不是因为她,大象不会来雾乡,既不会被人打肿脸,也不会挨魔鬼的子弹。灵捷垂头丧气的祈祷着有人发现他们,她不甘心这幺便宜陈百利,虽然她该庆幸他没有用布条塞住她的嘴,但是国法何容此种不肖之徒这等猖撅?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她感到困乏地闭目养神。当灵婕再度睁开眼时,大象已经醒过来,脸上仍未消失枪伤的苦痛,她关切的问他说:「你还好吧?」

    大象微点头说:「灵婕,都是我硬闯仙洞……。」

    「大象,你不能这幺说,否贝我会一辈子歉疚。如果不是我,你不会受这幺多痛苦的。」「我——哎哟!」大象因为伤口疼痛,一息尚存的闭上眼睛。

    「现在我们只能想办法逃出去,说这些话都是没用的。」

    灵捷喃喃自语的说。

    她虽然想帮大象的忙,替他裹伤止血,但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象的手臂出血,她一面担心大象,一面又在计划如何逃离这里。灵婕记得身上的口袋里有把小刀,但是她的手被反绑在后面,大象一只手臂又受伤,而且和她一样全身上下动弹不得。

    这里静穆得吓人,尤其置身于地洞里,灵捷觉得自己的胃开始翻搅缩小,似乎感到特别的饥饿,加上洞口照进来的光线愈来愈弱,她判断现在已是傍晚时刻。

    她看见大象的表情依然呈现出纯真的模样,只是参杂了无奈的沮丧和伤痛,他的手臂似乎没有呈鲜红色的血迹,足见已经停止流血,灵捷试着挪动身子,对大象说:「大象,你还好吧?」

    大象微张开眼看着她点点头。

    「我的口袋里有把小刀,你有没有办法拿到?」

    大象的眼神告诉她愿意试试看。他移动没受伤的左臂想伸进她的口袋中,却发现比他想象中的困难多,反复试过多次以后,加上大象的右臂伤势不定,灵婕终于决定放弃。

    一片漆黑的地洞,灌进山中的冷风,使他们不由地靠拢在一起,他们疲怠的昏昏欲睡,但又感到无限的饥肠辘辘。

    就在这时,灵捷警觉到有脚步声走来。

    会是谁?不可能会有人闯进仙洞发现他们,难道会是陈百利又折返回来?还是这里一大堆的幽灵声?她感到呼吸愈来愈不顺畅,而旁边的大象似乎毫无所觉的昏睡过去。

    当她睁大眼睛在黑暗中屏住气辨声时,她听到很多人的吵杂声,她试着发出声音却喊不出话来,那些人到底是谁?会是鬼吗?灵捷打了一阵哆嗦,然后试图镇静下来。

    这时,她听见有个非常熟悉的男声在喊她的名字,沉着冷静的口吻仍掩不住焦虑,无疑的,这个声音是发自卫洛青的口中,接着洞口出现了许多火把和人影,灵婕兴奋异常之下,仍无法立刻适应突来的的微光。待她适应以后,她看见卫洛青已经跳下来替她松绳。

    还有其它人则小心翼翼的解开大象身上的绳子,然后合力的把他抬运至上面去。而后灵捷听到于梅芳急切地呼唤着大象的名字,却未听见他的回音。

    灵捷和卫洛青是最后爬上去的,等他们上去后,大象已经被担架所抬走。经过这场虚惊后,灵捷无言地由卫洛青护送她回?家山庄。

    12

    回到山庄内已是凌晨四时,卫洛青没有和她说半句话就匆匆离去。灵婕被亲友簇拥着吃下准备的美食,而无法一一提出心中不解之事,待她问后却没有得到一句答案,显然他们希望不要再提这件不愉快的事,灵捷只好噤口不语。

    她一直纳闷从回来以后就没看到堂哥,灵捷躺在卧房的床上闷得慌,教她如何睡得着?她的思维立即转向大象,不知他现在的情形怎幺样,尤其他抬回来时就一直昏迷不醒,万一失血过多……

    灵捷不敢再深想下去,她悄悄地穿好衣服下床,然后偷偷的从后面的小门溜出去。

    凌晨的曙光,点缀着天空的残星,使她清楚的看到前面的路况,街上一片空荡荡,表示这件事还没有被传开来,事实上谁会在深更半夜爬起来上仙洞看热闹,除了洞口职责所在的辛勤警员们外。太多复杂的问题使她无法集中心力去思考,内心七上八下地来到街上的小医院,里面居然一片漆黑,半条人影都看不到。

    正当她感到奇怪的时候,有个人从后面揽住她的腰,吓得她要挣扎时,卫洛青温存的耳语,回荡在她的耳际:「项国庭送到大医院进行手术。」

    灵捷放下心中的一项负担,紧接的问:「卢大夫怎幺说?」

    卫洛青绕到她的身边挽住她说:「放心,他的情况很稳定,而且有于梅芳陪着他。」

    灵捷对他的亲热并不反抗,这时她太需要他的慰藉和关怀,当她突然又想起堂哥,脸色变白的说:「糟了!布雅娜还在陈百利的手中……」

    卫洛青温柔的凝视她笑着说:「?维明正陪着她,不碍事的。」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可把我搞糊涂了。」灵捷停下脚步先问他:「你是怎幺发现我们的?」

    「我早已注意到卡娜和陈百利有来往,但是一直没找到机会问她陈百利的事,要不是你们出事,我再三的告诫她后果的严重性,卡娜才肯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卫洛青说完,继而又和她保持距离,使灵捷莫名的懊恼,但是她继续问他:「陈百利和那把金长弓呢?还有阿福?」

    「阿福被陈百利威胁躲到别的地方,至于那把金长弓和陈百利一起沉没在那片湖里。」卫洛青吁了口气又说:「卡娜也是无辜受害者,陈百利为了贪图黄金,逼迫她不准声张,却无意被布雅娜知道,陈百利利用小玉落水的事和交换小梅的生命,去要胁布雅娜,而且向外传言金长弓是我拿走的。」

    「他为什幺要绑架布雅娜?」她又问。

    「他担心就要结婚的布雅娜会告诉?维明,而且他很喜欢布雅娜,屡次求婚被拒,陈百利才出此下策的,这次多亏卡娜帮忙,否则难保她的清白。」

    灵捷静默不语。她想卫洛青这次前来救人,或许是为了布雅娜而来,却偏偏是她和大象被绑在里面,妒意和心力的不集中使她这幺想。

    他们沉默的走了一段路,卫洛青开口又说,「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声音透出喜悦和得意。

    灵捷心想有什幺好开心的,或许他正要对她说:「我很高兴快要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尤其是老爱惹麻烦的你」,同时她还记起卫洛青曾搭救过她数次。

    「你出来的时候有没再看到那具骷髅?」

    「它?它不在了,会是谁?」灵捷些微颤抖地说。

    「那是假的合成物,不过上面的牙齿可能是‘千真万确’的巨人之齿,详细报告必须等其它的专家一道鉴定后才能确定。」卫洛青微笑地说。

    「噢!恭喜你,不但找到巨人之齿,同时也还清了你的清白。」灵捷尽管替他高兴,却忍不住酸溜溜地说。

    这一切都不是她的功劳,她只是一个陪衬者和制造麻烦的人物。灵捷想。

    这时,他们踏上?家山庄的草坪,走到喷泉池旁来。突然卫洛青拉住她停下,而且趁她未明白其用意之前,给了她深深的一吻,灵捷却没料到自己的反应竟同他一样的热切。

    良久,他们分开后,灵捷羞怯的低下头去,她为自己的行为感至惭愧,卫洛青只不过拿她开玩笑,试试自己的反应如何,而她却当真地迎合他。

    「小野猫,我还不知道你想什幺吗?你一定认为我在欺骗你,其实天地良心,难道你看不出我的心永远属于你吗?」

    卫洛青再度的吻着她,灵捷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跳,她迷惑地仰着头说:「可是。」

    当她迎向卫洛青深情的凝视时,灵捷嫣然一笑地说:「我爱你。」

    「灵捷,虽然我不够体贴,但是你愿意嫁给我吗?」卫洛青征求她的意见说。

    灵捷立即羞怯的用纤指轻按他的薄唇,然后将脸埋入他的怀里说:「我愿意。」

    「宝贝,我太爱你了。」他幸福地说——

    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