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宝和王鹃就知道了,毕老头把自己二人找过来是为了告诉自己俩鱼雷研究出来了,同时研究出来的还有声纳。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说句实在的话,用这东西去打别国的船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别的国家和地方连门炮都没有,在水上打仗还需要使用投石车、弓箭、长矛,接着是靠近了接舷战。

    对付他们这种船的时候有炮舰就足够了,动用潜水艇和鱼雷的话,当真是杀鸡用宰牛刀。

    不过这东西还得继续研究,天下间的聪明人多了,自己一方的炮弹落到敌人的阵地上后,遇到没有爆炸的,敌人必然会捡回去研究。

    当他们比照出里面的东西时,将逐步进入热武器时代,然后一点点的大家都有枪炮可用。

    尤其是大唐的民众工业技术保密不了多长时间,掌握的人太多,或者是有人被利益驱使着主动泄露出去,也或许是不小心就让别人知道了。

    所以要研究新的东西,不能等着对方追上来。

    李隆基豪情万丈,把手一挥说道:“我要一统天下,我要让天下的人皆成为我大唐的一份子,我要让月亮圆,月亮就圆,我要让太阳快转,太阳就……”

    张小宝和王鹃听着李隆基的话都吓坏了,不会是刚才的鱼雷爆炸把皇上给震到了吧?照这话中的意思来看,分明是要征服银河系的节奏,好吓人。

    “皇上,皇上你喝酒,压压。”张小宝倒了忠热酒递给李隆基。

    王鹃跟着说道:“继续吃吧,刚才还没有吃几口呢。”

    李隆基摆摆手说道:“没事儿,我没事儿,小宝、鹃鹃,你两个说说这东西要造多少个?还有那个叫鱼雷的,轰一下子就能炸沉一艘船。”

    两个人互相了一眼,由张小宝说道:“陛下,潜水艇造上个十艘就足够了,不是用来跟敌人全面开战的,而是我们拿着它训练战士,鱼雷也不用造太多,够平时的训练用即可。”

    “为何?”李隆基脑海里还有着一个敌人舰队周围突然出现无数潜水艇,然后上万发鱼雷带起一片水线冲过去的情景呢,眨眼间怎么就没了?

    王鹃跟着出声解释:“陛下,这潜水艇和鱼雷,还有声纳是属于技术储备,边训练一批战士边以此为基础研究,但是不大量制造,因为费钱,我们需要把掠夺,哦不是,是把从别人那里公平交易来的物资换成社会经济发展基础。”

    “啊~~~”李隆基呼出口气冷静下来了,他刚才看到了个潜水艇攻击小船的时候实在是太激动了。

    缓过气儿,李隆基说道:“不错,朕差点就想着把所有的钱全用来装备军队,那是不行的,朕的百姓要过好日子,要过比以前所有皇帝下面的百姓过的日子更好的日子。”

    说着话他夹起来一片生鱼片咀嚼,又接着说道:“战争从来都是手段,而不是最终的目的,如今我大唐还有很多地方的百姓无法随便吃肉,只是在京城里我看不见罢了。”

    “是的陛下。”张小宝接过话,说道:“这需要我们把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放在民用生产力上面,潜水艇的螺旋桨等技术转成民用,让有钱的人去买,我们再拿着这个钱去搞基础建设。”

    李隆基颔首,然后端着酒盅沉思,他发现比较起来的话,他比以前的所有皇帝做得都好,不但是想打谁就打谁,而且百姓不再成群结队地跑到很远的地方逃灾。

    哪怕是遇到大旱也不怕,有别处的粮食会及时送过去,还有打井队到旱区打井。

    而大水呢,看着堤坝守不住,就全部迁徙,等大水过去继续回家重建,不像以前那样不回去,一路逃荒着还要卖儿鬻女,甚至是易子而食。

    变了,一切都变了。

    可是不够,还远远不够,还能做得更好,所有的百姓出们都应该有柴油机和汽油机的车乘坐。

    所有的百姓都能用上电话,无论距离多远,想跟谁说话就能跟谁说上话。

    所有的百姓夏天时都能吃上冰棍。

    所有的百姓去远地方时都能用飞机过去。

    所有的百姓生病了都能及时得到治疗。

    所有的百姓到了外面的地方时都要受到当地人的小心保护。

    所有的百姓……

    所有的百姓……

    李隆基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远到他自己都害怕的地步,因为那实在是太难了。

    然后他的眼中出现了两个身影,那两个身影挥挥手就把一切都边成事实,挥挥手就让整个天空充满了光明,挥挥手……

    张小宝和王鹃确实在李隆基眼前挥手:“陛下,陛下你怎么了?”

    “啊?哦,没什么。”李隆基被唤回来,说道:“突然想起了飞机,那飞机是不是也不用多造,造出来用以训练就足够了?”

    张小宝摇头:“不不不,飞机只要有能力造就使劲造,然后在各个地方修飞机场,除了训练之外还能帮忙运输货物,尤其是信件,给有钱人用,收费很高,但相信他们会高兴使用的,因为能体现出身份。”

    李隆基笑了:“对对对,必须要让有钱的人去享受,去购买和使用奢侈品,不然他们的钱太多了,花不出去的情况下就会抢普通百姓的买卖。”

    在这点上张小宝和王鹃一直坚持观点,以平衡社会矛盾。

    李隆基说起这个,又想到个事情,对二人说道:“最近朝堂上又有官员提议迁都,迁到洛阳去,还有的提议筑高台,像……铜雀台那种。”

    王鹃眨眨眼睛,就第一个事情说道:“迁都就不必了,东西太多,折腾来折腾去的没什么意义,何况京城旁边还有我们的重工业研究基地,要迁也是等以后有了更多的钱时往北或东北方向迁,南边环境倒是好,总不能让一群人到那里享福。”

    “那……高台呢?”李隆基问起第二件事情,他其实也想要建一个,但怕两个人说他劳民伤财。

    结果张小宝肯定地说道:“建,铜雀台不够高,也不够大,我们要建个更高更大的,但不能建在京城周围,也不能建到洛阳。”

    “建在哪?”李隆基担心的事情没出现,反而更被人支持了。

    “幽州,原来的安东都护府,在那建,让人去那边建,在周围找适合的石头,咱堆出来一个几百米高的大建筑。”

    张小宝给出地方,其实就是北京那里,那里人口现在太少,建一个大的建筑,用上一两年时间,很多人就得在那里住,人口自然就增加了。

    而且那里确实不错,否则也就不会有很多朝代在那里定都,稍微偏一偏,距离天津港近点,就挺好,反正那里还有很多地是自己家的,因为那旁边是平原,就是河北。

    李隆基不管建在什么地方,让建就行,他相信张小宝不会骗自己,他问出关键的问题:“钱是从财政出,还是用我的内帑?”

    “都不用,让有钱的人捐,告诉他们,捐的数目够的话就可以在石头上刻他们的名字,捐的钱少就在最底下,捐的多就往上排,然后等以后维护时,他们还得出钱。”

    张小宝给出了个好主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