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使也很绝望啊!

    剑姬和男枪虽然没闪现,但最起码人家还有位移技能。

    可黑天使刚刚闪现留人,此时被皇子的大招盖住,那就相当于被人放在锅里,还踏马盖上了锅盖...

    至于这个绝望至极的大招,让他死而复生,那也无非是被盖上锅盖后多加了一道程序,被人做成了“回锅肉”。

    在Saofen的突然加入下,SN处心积虑谋划了一波请君入瓮,没想到最后自己把头伸进了瓮里,被打了个两死一伤。

    “嘶,这波有点小炸啊。”王少少吸了口气道。

    LPL的解说一般不会轻易说‘炸’,但当解说说的时候,那就是真的出问题。

    夕桐也点了点头,“没错,不止是这一波的问题,而是从开局野区那个一血后接下来的这十分钟里,SN几个位置都出现了问题,单个看可能还好,但放在一个平面上就有点崩了。”

    “嗯,说起来峰哥也是细节啊。”

    王少少砸吧了下嘴,“俄洛伊这个英雄确实很吃触手,但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峰哥这波进野区也是有备而来,他在被动冷却好的时候特意在三角草那里停留了一下。”

    “噢,那一下是为了留下触手对吧。”夕桐反应了过来,“我说打起来的时候怎么那里也有呢。”

    “那现在峰哥和骚粉两人又回来打峡谷先锋了,这个先锋之眼峰哥一拿,再去上路吃几层塔皮,这个俄洛伊无敌啊。”

    王少少语气有些夸张,但现实却一点都不夸张。

    一层塔皮150,峡谷先锋这一头下来,那就是一个人头,再加上李秀峰身上挂着的三个人头。

    十五分钟前,这样的装备,其实已经足够产生质变了。

    上路再对上线的时候,阿宾脑海里回忆着房东太太的话,却没有一句能对他眼下的处境有所帮助。

    阿宾不禁仰头望天。

    难受啊太太!!!

    要知道,先前上路抓那一波被反杀后阿宾线上虽然不好打,但塔下最起码还是安全的,俄洛伊这英雄没法越塔。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李秀峰推线的时候把你压出经验区? 上来就换你的血,剑姬这个点根本打不过。

    等好不容易兵线进了塔,俄洛伊在塔下甩几鞭子,接下来的走位蠢蠢欲动? 看上去随时都有越塔的可能。

    心中惴惴的阿宾一开始还自忖手里有W技能,想着赖在塔下多吃点兵线,结果李秀峰往塔下一个假动作。

    阿宾当即就交出了W...

    这尼玛!

    阿宾傻眼了。

    刚他这个W不交不行啊。

    阿宾有预感? 如果他不交,李秀峰这个假动作很有可能就变成真动作。

    可现在没了W技能,阿宾连塔下都待不住了。

    这一刻? 他无比怀念以前的版本? 现在这个镀层版本上路单人线? 劣势方的生存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唉,上路一塔放了吧。”黑天使建议道。

    阿宾咬了咬嘴唇? 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剑姬遇上俄洛伊。

    还真是越打越说不清。

    本来嘛? 剑姬属于单挑型英雄,哪怕劣势发育到后面也单带无敌。

    可按照这节奏打下去? 阿宾在最擅长的单带上被牢牢压制,那剑姬这英雄几乎就等于废了。

    很快? 上路的一塔告破。

    队友看到上路被拔了塔? 却没人怪阿宾? 上塔被推掉最起码有中野一半的“功劳”? 尽管他们并不是很想要这份功劳。

    ......

    按照以往的节奏,上塔一推,李秀峰的上单十有八九就解放了,接下来去其他路游走带线,拉起全场的节奏。

    但这场比赛似乎有点不一样。

    上塔推完,李秀峰回家更新了一波装备,旋即依旧不声不响地往上路走,继续把兵线带进了SN的二塔。

    台上的解说稍微迟疑了下,有些反应了过来——李秀峰这么做的根本原因还是他这个英雄不怕抓,甚至是求你来抓。

    来个俩三个人,

    李秀峰根本就不带跑的。

    当然,职业比赛里很少出现真正的一打五,如果是五个人来抓,李秀峰该跑肯定还是得跑的。

    但话又说回来,SN要是真五个人都来上路。

    那么他们小龙,防御塔,兵线,野区资源...这一系列都要做出取舍。

    这就是单带的牵制。

    这场比赛,SN原本是想让阿宾的剑姬做到这一点的,没想到反而被李秀峰这一手俄洛伊给做到了极致。

    那就这么放着行吗?

    好像也不行。

    李秀峰那个俄洛伊显然不是就在上路带线的,他甚至还对二塔跃跃欲试,大有一副要上路打通关的气势。

    SN那边一看,这样打下去不行啊,没人管管,让这个俄洛伊发育到最后真来个一打五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都去上路的话,第三条小龙也快刷新了,这如果再放一条,就要被对方“一火两水”听牌了啊。

    黑天使想了想,转头看向打野H4cker问道,“能不能控一下这条水龙,找机会把它打了。”

    H4cker闻言苦笑了一声。

    这机会可不太好找。

    你要说这是第一条小龙。

    哪怕是元素火龙,H4cker也有机会尝试打个时间差偷一手。

    问题这是第三条听牌龙,重要性虽然不如男爵,但也远胜之前的两条小龙,H4cker这跑去偷,那就是送了。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这样,你们可以再抓上...”

    “那你是想我死。”

    H4cker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宾打断了。

    他尴尬地笑了下,解释道,“先听我说,我的意思是,你们假装抓上,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和支援。”

    现在下路已经进入了“下单时代”,只有俩ADC在那发育。

    其他人都游走在中路河道附近。

    李秀峰那个俄洛伊虽然号称来多少打多少,但作为队友而言,看到自家的上单大哥挨揍了,周围的小老弟也没道理不上。

    就像是刚刚野区那波配合,李秀峰真一打三的似乎也问题不大,他是在三角草那留了后手的。

    可赶巧的是,Saofen就在附近,而他的加入不仅使得战局一面倒,还多留下了对方一人,自己也蹭了两助攻。

    这不是美滋滋?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SN的上路一旦表现出围剿的意思,KG这边的其他人肯定会去上路搭把手。

    那么到时候,H4cker趁虚而入偷龙,上路的队友再虚晃一枪。

    那这个小龙就有了。

    而拿下第三条小龙,没了后顾之忧,SN大可以再来一次五人全部包上。

    这次直接动真格,给上路来个虚虚实实,虚实相生。

    “妙啊!”

    听到H4cker的提议,黑天使眼珠儿转了两下。

    他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关键点,脸上顿时露出了跃跃欲试的兴奋。

    SN现在局面劣势已经很大了,再拖下去就是慢性死亡,这个时候H4cker充当狗头军师献上一条妙计,无论效果怎么样都是值得一试的。

    “我不这么...”

    阿宾本来不太想配合,可李秀峰这个时候把兵线推到二塔,忽然越过二塔,到了他高地上断他的兵线。

    他顿时一窒,语气一转,深深地点了点头道,“好主意!”

    ......

    从SNG改名SN,阿宾他们不是新队伍,彼此间配合也都很默契了,团队的执行力更是没话说。

    一转眼的功夫,SN的中单和辅助ADC三人就从不同的方位,大开大阖地朝着上路包夹了过去,这迅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诶?有情况啊!”

    解说台上,王少少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有些诧异地说道,“SN这波又想要动峰哥,三个不行就四个一起上?”

    “可这...”

    夕桐犹豫了下,也忍不住直言道,“不说峰哥的俄洛伊能不能打四个,现在KG这边其他人也都在上半区啊,真打起来,SN这边恐怕要吃亏。”

    “而且SN这抓的也太不谨慎了吧。”王少少吐槽道,“扇子妈过来的路上也不开个扫描,已经暴露在KG的眼位上了。”

    “那这波Gank没机会了。”夕桐也摇头。

    下一秒,她看着屏幕忽然惊讶道,“咦?SN这是要...硬抓?”

    舞台上大屏幕的导播镜头下,只见SN明显在暴露了的情况下。

    李秀峰那个断兵线的俄洛伊已经后撤,他们却丝毫不放松地紧咬着就追了出去。

    同一时间,KG的其他几人也快速赶往上路。

    “诶?要打吗?要打吗?”

    “我怎么感觉,SN追出去是追出去了,但追得很拖沓啊。”

    “没错,等等,男枪怎么在那?”

    “噢!男枪要打小龙!”

    “调虎离山,SN这波可以啊!”

    “......”

    很快,场下的众人就都意识到了SN的意图。

    这个时候,男枪那边已经带着真眼把小龙打得只剩下半血了。

    下路幻风的EZ看情况不太对,他去河道野区转了转,刚好就看到了正在RUSH小龙的男枪。

    但已经来不及了!

    打野不在,EZ几乎不可能从男枪的手里抢下小龙。

    不料就在这时,大屏幕上导播的镜头却猛地再次一切,旋即现场四周的观众席上掀起了一阵惊呼。

    SN的上路二塔后方,某个眼位上,骤然急速旋转起了一道紫色的传送光芒!

    这个人自然是李秀峰了。

    他刚刚断线断的正欢乐,突然被SN那边组团撵出来,这会儿和队友汇合后对方似乎又不继续追了。

    李秀峰也看出了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他从来是不吃亏的人,追上了让你嘿嘿嘿,但你不追还真不行!

    他这个传送,就相当于绕后了。

    “峰哥算了吧。”

    “冷静点,别冲动啊。”

    “......”

    “我好了,谁上车?”

    最后一句话是辅助寓言说的!

    他的塔姆这会儿张开了血盆大口,开出大招开始深渊潜航了。

    塔姆的大招虽然不像是瑞兹,可以带一车人,但却也可以用嘴含住一个队友带着一起冲。

    谁上车?

    左手一个迟疑,Saofen的皇子就干脆利落地坐上了车,仿佛在用行动证明“峰哥永远是我大哥”。

    ......

    咕噜咕噜咕噜——!

    看着上路二塔下地面上冒出了一连串气泡,SN的几人都有些傻眼了,这好像不在H4cker导演的剧本里啊?

    SN的几人这波本来就是虚张声势,根本就没打算留人,对面要是真回头,他们按照剧本肯定转身就走。

    可眼下这是什么鬼?

    塔姆就直接大招冲进他们塔里来了,就算是俩个人,也不至于这么送啊。

    难道带过来的是那个俄洛伊?

    那这也有点脱节啊。

    不会真拿他们不当人吧?

    “准备给炸弹?”

    H4cker低声喊了一句。

    “瞧好了!”

    黑天使应声道。

    这波只要落地把两人定在塔下,哪怕塔姆真就带个俄洛伊来,配合上防御塔的伤害他们可以先点杀一个。

    来不及想更多!

    下一秒,塔姆和皇子从地下钻了出来,顿时被时光的二连炸晕在了塔下。

    然而两人都是皮糙肉厚,同时给自己来了个护盾,一时间血量掉的倒不是很多。

    “先杀塔姆!”

    阿宾一个破空斩,大招已经套了上去,SN的其余三人也紧随其后,包括老贼司马的老鼠。

    不料倏然间,

    老贼司马心中一颤。

    一转头,二塔后方的墙拐角后冷不防地杀出了一个挥舞着鞭子的怪物,上来一把抽出了他的灵魂!

    R闪EQW!

    轰——!

    要知道,李秀峰刚刚越过二塔断线周围的墙壁上生出了几根出手,SN几人上来的时候忙着演戏也没来得及拆。

    此时李秀峰传送绕后,他杀出的这一下从天而降R闪,简直无异于五百公斤的富婆泰山压顶。

    那真的是要了SN众人的老命!

    没办法,眼下的李秀峰装备比前几波更好,等级也更高。

    老鼠只觉得头顶一黑,有什么东西轰然落下,几乎是眨了下眼的功夫,自己就出现在了泉水里。

    有人说俄洛伊没法秒人,对不起,R闪的俄洛伊还真能秒人。

    不仅秒人,四周的鞭子闪电般再次落下,SN二塔下剩下的三人转瞬间全部被打的七荤八素,血量一落千丈。

    “我劝天公重抖擞,魑魅魍魉哪里走!”

    “我的天!峰哥这波简直是神级绕后啊,也太灵性了。”

    “左手得发条跟上来了,皇子EQ击飞,快看发条这个大!”

    QERW!

    一气呵成,大招的冲击波一拉,配合李秀峰又是闪电鞭子,除了剑姬另外两人再次从塔下蒸发。

    炸了!

    SN这波彻底炸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最后居然假戏真做。

    假李逵遇到了真杀神。

    这踏马上哪说理去?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