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不要脸的女人!别人的未婚夫也敢抢!」凯萨琳大声怒骂,眸子恶狠狠的瞪著恩恩。

    难怪这些日子伊凡对她这么冷淡,原来就是因为这个东方女人,若不是今早她无意间翻到一本台湾的八卦杂志,她一定还蠢的被蒙在鼓里,以为伊凡真的是公事太忙才无法陪她。

    她的自尊严重受到伤害,没想到她堂堂一名英国公主,竟会输给一个低下的东方女人,这种屈辱让她无法容忍,恰好夏洛斯夫妇也在今天来到台湾,看到他们凝重的神色,她立即明白这件事他们也知情了。

    可恶!就只有她一个人像个白痴,竟然最后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另外有女人。

    看到杂志上两人亲密的画面,她又妒又气,和伊凡在一起这么久,她都还没看过伊凡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她。

    他对她向来冷淡,也从不主动碰她,就连亲吻也是她主动,而他也仅给予冷淡的回应,她还以为他的个性奉就冷漠,也就不以为意,谁知根本不是!

    他的热情不为她展现,这代表什么?是在告诉她,她不如眼前这名低下的东方女人吗?

    凯萨琳瞪著恩恩,心里的妒火泛上绿眸,受辱的自尊让她控制不住怒火,一扬手就要再打恩恩一巴掌。

    「喂!疯女人!你在别人的地盘要啥威风!」夏乐乐抓住她的手,看到好友被打,整个人也不爽了。

    啪一声!

    轻脆的巴掌声再度响起。

    唐盼儿轻甩小手,不屑地睨了凯萨琳一眼。「这一巴掌是我替恩恩还的。」她开口,说出流利的英文。

    「你!」凯萨琳瞪著盼儿,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你竟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跟你认识吗?」看白痴似的,唐盼儿的眼光极轻视。「我又不认识你,怎会知道你是谁?」

    「你、你!」凯萨琳气得说不出话来。

    「盼儿,让我来。」凌恩恩抚过红肿的脸颊,站起身,澄眸瞬也不瞬地看著凯萨琳和身后的两男一女。

    其中一对中年男女,她隐约明了是谁了。

    「你们能不能先离开这里,剩下的事,我自己处理。」她朝身后的好友说道。

    「可是……」季天天皱起眉。

    「走吧!」方小舞率先起身,「我们到一旁去,恩恩自己会处理的。」端起自己的饮料,她走到另一边的位置坐下。

    朝小舞丢出感激的眼神,凌恩恩看著四位好友坐到另一边位置,这才深吸口气,转头面对这场战争。

    她早预想到会有这一天,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眸子瞬也不瞬地,她不畏惧地看著他们。

    「你就是凌恩恩?」巴克.夏洛斯严苛地打量著恩恩,清丽的外表下,看的出来受过良好教育。

    「没错。」凌恩恩看著他,回答的声音坚定。

    「看得出来你受过良好教育,那么也该懂,什么是自己该做与不该做的。」巴克.夏洛斯轻声道,不藏语气里的嘲讽。

    「我是了解。」凌恩恩微微一笑。「不过我想我没必要接受你们对我的指控还有怒骂,当然,还有巴掌。」她看了凯萨琳一眼。

    「哼!」凯萨琳冷哼。「狐狸精,你还敢这么理直气壮。」

    哼!抢别人的未婚夫还这么理直气壮,不要脸!

    「公主,请维持自己的形象。」听不下去了,比尔忍不住开口,心里也开始焦急。

    今天他一看到夏洛斯夫妇时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到台湾了,而且一开口就要找凌恩恩,迫于无奈,他只得带他们来,不过却也偷偷通知了伊凡,要他快点赶来,不然他怕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

    果然,这个娇蛮公主一进门就赏人一巴掌。

    不过没想到紫色蔷薇的朋友也很强,凶恶得令人不敢招惹;但最让他另眼相看的是凌恩恩的勇气,她竟无畏惧地和巴克叔叔对看,气势一点也没弱过。

    「比尔!」安雅看了他一眼,语带警告。

    比尔识相地闭嘴,眸子直往外面溜,心里也紧张地直喊著--伊凡堂哥,动作快点呀!我可保护不了你的蔷薇呀!

    「凌小姐,相信你知道伊凡的背景,这可不是你能匹配的,希望你能知难而退,离开伊凡。」安雅高傲地看著她,不隐藏眸里的鄙视。

    凌恩恩皱眉,看了四人一眼,发现除了褐发男人外,其他三人看她的眼神都带著轻视,而她为何要接受这种目光?

    「我想,你们似乎误会了。」冷下眸子,她也被他们弄火了;被打了个耳光就算了,她为何还要受人鄙视,仿佛错的人全是她。

    「误会?你敢说你没勾引伊凡?!」凯萨琳怒吼,目光鄙夷。

    「你怎么不说,是他来招惹我的?」冷眸睨了凯萨琳一眼,凌恩恩的语气冰冷。「若他不来招惹我,你们认为我会有机会接近堂堂的J.R总裁吗?」

    「你!」没想到她会回嘴,夏洛斯夫妇有点愣住了。

    「真奇怪,为何你们不去责怪自己的儿子、未婚夫,反而跑来我这怒骂?敢情全是我的错,而伊凡.夏洛斯就没有任何错误?」凌恩恩冷冷一哼。「不好意思,恐怕在责备我之前,你们必须先管好自己家的人吧!」

    「这似乎有点难,我不想做的事,没人可以勉强我。」伊凡推开玻璃门,一推开门就听到她的话,嘴角轻扬,蓝眸看著他的女人。

    果然,如他所料,他的蔷薇坚强站立,根本无须人保护。

    凌恩恩看了他一眼,双手盘胸,别过脸。

    蓝眸微闪,伊凡迅速来到她面前,大手扳过她的脸。「谁打你?」瞪著她脸上明显的红印,怒火燃起。

    「没什么。」不想多说,凌恩恩轻言带过。「你先解决眼前这阵仗吧。」

    伊凡皱眉,想也知罪魁祸首是谁,他目光冷厉地看了凯萨琳一眼。

    凯萨琳被他的目光吓到,惊喘一声,不敢出声。

    「伊凡,你这是做什么?」巴克.夏洛斯看到自己儿子一进门就护著那名女人,完全视自己的未婚妻于无物,不禁气怒了。

    「父亲,有任何事晚点再谈,我让比尔送你和母亲回饭店。」无视他的怒火,伊凡的语气冷淡。

    「伊凡!」见他还要留在这,安雅也出声了。「你跟我们一起回饭店,还有,以后你不许再跟这名女人见面。」她厉声命令。

    伊凡眉一扬,冷冷地笑了。「母亲,你们是想在这丢脸吗?」

    「你!」安雅被儿子的笑弄得一愣。

    「好,我们先回去。」明了自己儿子的个性,巴克.夏洛斯出声了。

    「叔叔!」凯萨琳不依地跺脚。

    「放心,你一定会和伊凡结婚的。」巴克对她承诺,蓝眸看了伊凡一眼,率先步出门。

    「你自己保重。」轻声丢下这句,比尔赶紧跟在后面。

    *****

    风暴暂时撤退,可伊凡明白事情还没结束,父亲方才的眼神清楚告诉他,他一定要和凯萨琳结婚,不得违抗。

    扯出一抹嘲讽,伊凡在心里冷哼。

    没人可以指使他做他不想做的事,即使是他父亲也一样。

    「你在想什么?」见他一直不说话,凌恩恩出声了。

    「没。」伊凡回神,手指轻抚著她红肿的脸。「疼吗?」

    「嘶!」凌恩恩皱眉,「你那位公主未婚妻,下手可真重。」她瞪了他一眼,她会被打还不是因为他。

    「对不起。」若不是他,她也不会被打。

    「干嘛道歉?又不是你打我。」她送他一记白眼。「你不回饭店行吗?在这陪我,我怕你父母会更生气。」

    「我会回饭店,不过你要跟我一起回去。」伊凡握住她的手,嘴角扬起一抹自信。

    「跟你一起回去?」凌恩恩皱眉。「我怕他们看到我会更火大。」她可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没关系,今天就把事情一次解决吧。」耸肩,他不打算再让任何事物阻隔在他们之间。

    「在解决事情之前,恩恩,你先处理你的脸吧!」方小舞将手上的冰袋递给恩恩。

    「谢谢。」凌恩恩接过冰袋,将红肿的脸颊往冰袋一贴。『好痛!」她紧皱著脸,痛到泪水都掉下来了。

    「痛厚!放心,那位公主会比你更痛!」唐盼儿皱鼻,她方才下手可没留情。

    「你就是伊凡.夏洛斯?」夏乐乐上下打量眼前男人。「我先警告你,你敢让恩恩受到任何委屈,我们可不饶你。」

    「没错!那位公主好可恶,把恩恩的脸打成这样。」季天天看著恩恩肿起来的脸,眉尖皱的死紧。

    「你们放心,我不会让恩恩受到任何委屈。」伊凡慎重承诺。

    「那你打算怎么做?」方小舞扬眉。

    伊凡和她对上眼,那双太过精明的眸子,让他明白她一定是恩恩口中常提到的小舞。

    「就算不是J.R总裁,失去伯爵的封位,我依然可以过得很好,没有人可以强迫我做任何事。」他冷傲地笑了,蓝眸却温柔地看著恩恩。

    「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还会在我身边吗?」他低声问,蓝眸漾满深浓感情。

    凌恩恩红了脸,不好意思地觑了觑好友揶揄的眼神,害羞地低下头。「白痴!不要问这种蠢话!」吼!他故意的,要让她在朋友面前丢脸。

    「唷!赞喔!」夏乐乐率先拍手。

    「恩恩,好羡慕你喔!」季天天感动地眨著眼。

    「啧!要解决事情就快点,我们等你们两个回来,天天,准备大餐,晚点再来庆祝恩恩找到男人了。」方小舞朝恩恩眨眼。

    「吼!你们很讨厌耶!」凌恩恩娇嗔,瞪了她们一眼。「都是你啦!害我被笑!」她瞪向罪魁祸首。

    「哈!」伊凡大笑,拉住她的手。

    「走吧!我们一次把事情解决。」

    *****

    「伊凡,你带她来干嘛了』安雅瞪著儿子,不懂他干嘛带这女人回饭店。

    「我想,今天就把事情一次解决吧。」伊凡气定神闲地来到父母面前,嘴角扬起一抹淡笑。「我不打算离开她,更不打算和凯萨琳结婚。」

    「你说什么?!」安雅瞪著他,「我不淮,伊凡,这女人配不上你,况且唯有跟凯萨琳结婚,夏洛斯家才……」

    「够了!」伊凡打断母亲的话,蓝眸浮起一股厌恶。「我不想跟你们一样,拥有一个没有感情的婚姻,维持表面幸福的假象,私底下却都另有情人,虚伪透了。」

    他绷紧身子,想到小时候的孤单,他孤伶伶的待在空空的大房子,找不到任何一丝温暖,没人陪他说话,一醒来接触的就是一连串英才教育,教导他要怎么当个伯爵、怎么管理企业,每一样都让他厌恶极了。

    以前,他不懂爱,以为这就是注定的生活,所以他无所谓,可是……

    他看向恩恩,大手紧紧握住她的。

    现在不同了,他不要那种虚假的婚姻,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小孩尝到他所尝过的。

    察觉到他的情绪,凌恩恩反握住他的手,对他绽出一抹微笑。

    她的笑容让他的身体渐渐放松,冰冷的蓝眸泛上一股温柔,他转头看向他们,气势坚定。

    「我懂得爱人,我找到属于我的幸福,我不想走你们的路,那种悲哀的日子我不想过。」他转头看向恩恩,两人相视一笑。

    「你……」安雅愣住了,看著他们两人,心里不自主的升起一股羡慕。

    她也曾年轻过,也曾幻想过甜美爱情,只是幻想终究是幻想,她还是奉父亲之命嫁给不爱的人。

    她不幸福一辈子,丈夫不爱她,她也对先生没感情,于是便各自私下发展,而对这唯一的儿子,她从没正视过,直到现在……

    看著唯一的儿子,安雅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悲哀。她和这儿子从没有任何感情,这是她做母亲的失败,难道现在,她还要破坏儿子的幸福吗?

    「你不想娶凯萨琳?」一直沉默的巴克.夏洛斯出声了。

    「没错。」看向父亲,伊凡的口气坚定。

    「即使这会让你失去伯爵封位,以及J.R总裁的位置……」

    「无所谓!」伊凡打断父亲的话,嘲弄一笑。「我从不在乎这些东西,所以拿这威胁我是没用的。」

    看著儿子,巴克.夏洛斯微叹,「果然,你会这么回答。」他微微一笑,严肃的脸庞因这一笑而显得柔和。

    第一次看到父亲的笑容,伊凡不禁一愣。

    「早在当年,你第一次开口说要五年的自由,并且不惜抛弃一切,我就知道,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锁住你,除非你自愿停下,所以,当年,我答应你的要求。」而当他看到五年不见的儿子时,他便知道,五年的流浪让他变的更成熟,也更没有人可以锁住他。

    「父亲……」父亲第一次对他说这么多话,伊凡有点不习惯。

    「我和你母亲的婚姻是个不幸,而对你更是充满许多歉意,所以一听到你另有女人,我便好奇的来到台湾,想看看你喜欢的女人是怎样,果然,没让我失望。」巴克看向恩恩,这东方小女人的胆量让他印象深刻。

    「呃。」凌恩恩尴尬一笑,「难道,方才您是故意的……」不会吧!

    「呵!伊凡,我从没给你父爱,不过,我不会阻碍你的幸福,就当作是补偿吧。」他淡淡一笑,蓝眸看向妻子。「安雅,你没意见吧了』

    安雅怔忡的看了丈夫一眼,再看向自己唯一的儿子,轻轻点头。「就这样吧,至于凯萨琳那边,就交给我吧。」确实,这是她唯一能替长久以来被自己忽略的儿子做的。

    看著父母,伊凡不知该说什么,心里有著激动,可他却不知该怎么开口,未了,只能化为一句……

    「谢谢。」他低头,朝他们道谢。

    「对不起,方才对你们有很多无礼的地方,也请原谅。」凌恩恩也跟著低头道歉。

    看著他们,夏洛斯夫妇不禁相视一笑。

    「那么伊凡,你可还愿意继续接管J.R集团?我老了,没那力气管理了。」看著儿子,巴克轻声道。

    「我会的,不过,J.R的事务繁多,我又有恩恩了,恐怕没办法把全部的心思放在J.R集团上面……」

    明白儿子另有所指,巴克静静等待。

    「我想,比尔是个很好的人才,在台湾的这些日子,他把许多事情处理得非常好,让他只当个小小秘书,实在太委屈他的才能了,我想可以的话,就让他升为副总裁吧。」伊凡笑著提议,蓝眸掠过一抹精光。

    「就照你的意思吧。」巴克笑著点头。

    「母亲,如果没意见的话,我想也把凯萨琳交给比尔吧!」忍住嘴角诡笑,伊凡再度提议。

    「你的意思是……」安雅扬眉。

    「我相信,他们会是很好的一对的。」比尔,感谢堂哥吧,为你找了个好姻缘。

    「伊凡!」凌恩恩轻拉他的手,「你确定?」她低声问,她记得刚刚在咖啡屋,那名褐发男人似乎对凯萨琳没任何好感呀!

    「放心,一切有我!」伊凡对她轻眨眼。

    「好吧。」凌恩恩耸肩,反正这件事跟她无关,重点是,这名男人完全属于她了。

    至于那位比尔,就祝他幸福吧!

    嘻。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