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小新,你是笑够了没?”盼小月气不过的将桌上的杯子丢向他。

    这家伙,已经笑三天了,还不够吗?

    “还有你!花厌情!”她恨恨的瞪向他。

    “我没笑呀!”无心无辜的眨眨眼。

    “你的眼睛在笑。”盼小月眯起眼,咬牙说着。

    “这哪算呀!”无心低呼,拜托!她连他眼睛在笑也看得出来?

    盼小月哼了哼,不理会他的抗议,转而骂向她身后的人。

    “罪魁祸首就是你,你还跟他们一起笑!”盼小月很恨的朝皇靳风踩了一脚,可却被他闪过。

    “圆月儿,你别气嘛!反正,事情都发生了,呃,你就接受事实吧!”皇靳风强忍住笑意,轻声说道,可一看到盼小月那气得红扑扑的脸蛋时,他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天呀!她一定不知道她此刻的表情有多可爱,让他想不笑都不行。

    “对呀!师姐,谁叫你在做那种事时,不锁上房门,所以,我也没办法呀!”步小新一脸无辜,但一想到当时的情形,他忍不住又爆笑出声。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师姐这么糗,真是有够给他爽的。

    他瞄了眼无心,只见无心也看向他,看来,此时他们脑中想得都是一样的。

    盼小月冷冷看着他们。哼!很好很好,她扬起一抹甜笑,脸上的酒窝深陷,直甜入人心,但却让步小新跟无心看了竖起寒毛。

    跟她一起长大的他们,可是最了解这种笑容代表的含义。

    可,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很好!我就让你们笑个够!”语毕,她衣袖一挥,顿时,他们三人笑得更加疯狂了。

    “圆月儿,你……”皇靳风捧着肚子,不停的狂笑,直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该死!他太大意了。“哼!反正你们爱笑嘛!我就让你们笑得更开心一点。”她轻哼一声,转身走出亭子,不理会他们三人的呼喊声。

    活该!就下个狂笑散,让你们笑到爽!盼小月一脸得意,原本怒气腾腾的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了。

    她慢慢的走到庭园,低下头,看着园中的花儿,边研究着它的品种,边想着可以拿来制出些什么。

    也许是想得太人神了,等她察觉身后有脚步声靠近时,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击昏。

    “圆月儿呢?”皇靳风虚软着身子,来到步小新房里。天呀!他已经笑得全身都没力了。

    “我怎么知道?”步小新瘫在椅子上,头无力的靠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应着。

    “奇怪,她是跑到哪去了?”皇靳风拧着眉,不解的问道。

    他已经找了她近半个时辰了,日落山庄就这么大,怎会不见她的身影?

    “会不会是到花圆去了,听她说她对你们园中的花花草草蛮有兴趣的。”无心也没力的趴在桌上,半阖着眼,一副快进棺材的样子。这还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原来笑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

    “没有!”皇靳风摇摇头,将虚软的身子靠在门上,“我刚去花园看过了,没看到她的身影。”不知为何,他心中有着隐隐的不安。

    “那么厨房呢?她会不会是肚子饿,跑到厨房找东西吃去了。”步小新闭上眼,唔!好累喔!

    “我问过仆人了,她不在厨房。”奇怪,她是到哪去了?

    “少、少庄主。”一名婢女缩着身子,怯怯的来到皇靳风身后。

    皇靳风转过头,“有事吗?”他微扬起眉。

    “我刚在花园里,捡到这个东西,我记得曾在盼姑娘身上看过。”婢女伸出手,只见她的手上是一块黄金色的牌子。

    “那是毒仙派掌门令牌,师姐一向不离身的,怎会掉在花园?”步小新拖着身子,来到婢女身旁,拿起那块令牌。

    “你确定是在花园捡到的?”皇靳风蹙着眉,再次问着。

    婢女点了点头。

    “看来,小月出事了,不然从不离身的令牌,不会无缘无故掉在花园里。”无心虚软的靠在步小新身上,瞄着他手上的令牌,低声道。

    皇靳风像是想到什么,低咒一声,足尖一点,迅速消失在远方。

    “喂,你要去哪里呀?”步小新跟无心赶紧追了过去。

    瞬间,只剩婢女不解的站在门前,看着三个远去的身影。

    “唔!”盼小月拧着眉,缓缓睁开双眼,整个人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一道尖细的嗓音。

    “呵呵呵!丫头,你醒了呀?”冰凉的手指轻触着盼小月柔嫩的脸颊,那冰寒的触感让她不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又是你们?”盼小月蹙眉看着眼前的七人,“你们抓我做什么?”

    “要你交出属于我们的东西。”缥缈如幽魂的声音自一名细瘦的男人身上发出。

    “属于你们的东西?”盼小月不解,“我有欠你们什么东西吗?”

    “死丫头,只要你乖乖把盼元亭那死鬼留给你的东西,交给我们,我们就放你一条生路,不然的话……”另一个粗嘎的嗓音冷冷的笑了笑,眸中的狠意显而易见。

    “老鬼留给我的东西?”盼小月扬起眉,精灵的大眼一一扫过面前的七人,眸中渐渐浮起恍悟。“原来你们就是老头口中,那些活该被逐出师们的师兄弟喔!”她明白的点点头。

    “住口!要不是盼元亭那家伙在师父面前搬弄是非,我们也不会被逐出师门。”另一人说道,“哼!死丫头,你最好把毒仙派的独门秘笈交出来,不然我就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唷唷唷!我好怕喔!”可她的表情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你们是从哪里听说独门秘笈这种事的?毒仙派一向没有什么秘笈,所有毒术皆由口授,更何况就算真有什么秘笈的话,本姑娘也不屑交给你们。”

    盼小月鄙视的看了他们七人一眼,“说什么死老头搬弄是非,明明是你们几个暗中练魔功,还残害无辜的妇女,才会被赶出师门的。把自己说得这么可怜,真是可耻!”

    “你——”

    “我?我怎样?有种杀了我呀!那你们就永远也得不到你们想要的东西。”她得意的扬扬眉,“告诉你们,也不要想用什么把戏来折磨我,弄得我一个不高兴,顶多自杀,让你们什么都得不到。”她有恃无恐。

    七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还真拿她没辙。

    “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蓦地,一道银光朝盼小月刺去,没料到会有人突然冲出来,所有的人全都来不及反应。

    “住手!”就在那把剑快刺到盼小月时,另一道身影突地飞入,打飞了那剑,也给了来者一掌。

    “唔!”那人往后飞去,吐了一口血。

    “你……你打我,你竟然为了那女人打伤我?!”水柔月不敢相信的看着皇靳风。

    皇靳风脸上仅有的笑容被冰寒所覆盖,“你不该想伤她的,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她。”即使他曾爱过的她,也不能。

    水柔月低低的笑了,她哀怨的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是她?她凭什么让你放弃我?”如果没有盼小月的出现,他永远是她的。

    皇靳风没有回话,他转身看向盼小月,一脸的温柔,“你没事吧?”伸手想解开她的绳子。

    盼小月摇摇头,她开口,但来不及说出话,就被人打断。

    “你别想救走这丫头。”其余的七人见皇靳风想救走盼小月,赶紧出手阻止。

    皇靳风低头闪过攻击,回给盼小月一记笑容,“等我,等解决这些人,我马上来救你。”

    盼小月笑着点点头。

    “小子,你真狂妄。”见皇靳风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七人的攻击也更加凌厉。

    “来吧!我们速战速决。”皇靳风凝下心神,加快了回击的速度,他必须赶紧救回盼小月。

    盼小月看了眼皇靳风与七人的决斗,很明显的,皇靳风占了上风,她松了口气,转而看向水柔月。

    “是你吧!是你在皇靳风身上下了寒冰虫的吧!”之前她就怀疑了,只是每当她想从皇靳风那探出口风,总被他给混过去。

    水柔月抬头讶异的看着她,“你……”

    “果然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盼小月冷冷的看着她。

    “风是我的,我与他从小一起长大,若不是那件意外,我们会在一起的,我不许他爱上别人,他是我的,永远是我的。”水柔月回视着盼小月,眸中带着妒恨。

    “所以,你就对他下了蛊?”盼小月问,语气更加冰寒。

    “没错!”水柔月骄傲的抬起脸,“与其让他爱上别人,我宁愿他死。”她得不到的,宁愿毁掉。

    “你这该死的,你以为你是谁呀!是你自己要嫁给皇昱桀的,凭什么怪他?你知不知道寒冰虫发作起来是多么痛苦?你说你爱他?不!你这根本不是爱!”盼小月握紧双拳,若不是她此时被绑住了,她一定上前狠狠的踢死这该死的女人。

    “你懂什么……”

    “不懂的是你!”盼小月怒吼着打断水柔月的话,“你知不知道,你那个好相公派杀手要杀他,当时他寒冰虫发作,要不是我救了他,他现在早命丧黄泉了。”

    水柔月怔住了,昱桀他……

    “你爱他?你爱他就不会嫁给皇昱桀。不要跟我说他腿断、你愧疚这种屁话,当初大家要你嫁给他时,你怎么不反抗?偏偏要搞私奔这种把戏,干吗!浪漫呀!”盼小月气怒的骂着。

    “告诉你,皇昱桀会腿断是你害的,是你懦弱、不说清楚,他的腿才会断,皇靳风才会出走;而你呢?嫁给皇昱桀,让人同情你,哈!你还真高明,表面上做个柔弱的小女人,暗地对皇靳风下寒冰虫。”她瞪着水柔月。

    “不!不,我爱他呀!”水柔月摇头,泪水不住滑落,她只是爱他,她不要他爱上别人呀!

    “去你的爱他!你的爱,就是让他无时无刻忍受寒冰虫发作的痛苦;你的爱,就是让他日日夜夜为他大哥的腿断而感到愧疚。”

    只要一想到皇靳风忍受寒冰虫的模样,盼小月就不禁一阵心痛,看着眼前这以爱为名的女人,心中的怒火也就更甚。

    “你的爱,还是真恐怖,不愧是夫妻,两个人同样自私,都只会把自己的过错推到自己的弟弟、小叔身上,还真是天生一对呀!”

    “我……”水柔月回不出话,只能怔怔的流着泪。

    盼小月张口,还想继续骂下去,眼角却瞄到皇靳风的情形——不妙!

    “皇靳风!”她惊吼。

    皇靳风勉强地闪过一剑,但他的额不住的冒出冷汗,手脚也渐渐冰寒。该死!怎么在这时候发作?

    “皇靳风,你不要管我,快走!他们不敢对我怎样的!”看出他的冰虫又发作了,盼小月不禁大吼。

    “不!我一定要救你走。”皇靳风危急地闪过剩余的四人,飞身至盼小月面前。

    “师兄弟,抓住他,他是那死丫头的弱点,只要抓到他,那死丫头一定什么都会说出来的。”看出了端倪,那四人赶紧追上前。

    “你放心,我马上救你。”忍着身上的刺寒,皇靳风笑着对盼小月道。

    他举起手上的剑,想要割断盼小月身上的绳子。可是,另一把剑却更快的刺进他的身子,血,溅到盼小月身上。

    “不!”盼小月惊吼。

    皇靳风闷哼一声,转过身,勉强使着仅存的内力,将那人打飞,只是妄动内力的下场,使他口中吐出更多的血。

    “不要!皇靳风,你快走!”看到他血迹斑斑的,盼小月的心更痛了,她哭喊着要他离开。

    可是,皇靳风却回给她一记笑,“我没事,别担心。”他举剑割断绳子。

    一挣脱束缚,盼小月赶紧抱住他,“皇靳风……”她低呼。

    “谁也别想走!”受了伤的敌人,再次举起剑想要刺向皇靳风。

    “不!”一道身影飞来想要挡住那把剑,可更快的是另一道身影。

    “该死!来迟了!”另一个灰影自空中飘下,将那名敌人踢飞,刺入身体的剑随着敌人飞退而抽离,顿时,鲜血猛地喷出。

    水柔月怔怔的看着护住她的人,“昱桀……”她惊讶的看着不停出血的皇昱桀,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你的脚……”

    皇昱桀吐出一口血,看着水柔月,勉强笑着,“我的腿,被盼姑娘医好了八成,刚刚看到你危急,下意识就跟了过来,我也不知自己能走。”他闷哼一声,更多的血自口中溢出。

    “昱桀!”水柔月惊呼,举手不停的拭去自他口中溢出的血。

    “我没事。”皇昱桀对她一笑,“头一次,你的眼中终于有我了,我好高兴。从小,你的眼中一向都只有靳风,即使嫁给了我,你的心里、眼里是只有他,所以,你从不喊我一声相公,不过,你的眼中终于有我了,我好开心。”

    步小新皱眉看着一切,“无心,把他们统统解决了,我不想再看到他们。”以往脸上的天真转而被阴狠取代,眸里也闪着懊恼,他原本只是觉得好玩,所以才会策划这一切,可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这样。

    “没问题。”无心冷冷一笑。

    “步小新,你快点来看看皇靳风,他不对劲。”盼小月抱着皇靳风,脸上是一片慌乱。

    步小新赶紧上前,他把住皇靳风的脉搏,再观察他的脸色,“不好!他的虫毒已经侵入心肺了,再不把虫给赶出来,他就活不成了。”

    盼小月愣住了,不!他不能死!

    “水柔月,你该死的快把笛子交出来!”她对着水柔月怒吼。

    水柔月怔怔的看向盼小月,再看向皇靳风,最后看向皇昱桀,脑中一片混乱,依稀的,脑子浮起盼小口用刚刚说的话。

    天呀!她……是做了什么?

    “柔儿,快把笛子交给盼姑娘。”皇昱桀握住水柔月的手,强撑着。

    “笛子……”水柔自低语。

    “水柔月,难道你真的要皇靳风死?他要是死了,我要你陪葬!”盼小月怒吼,泪水不停的滑落。“水柔月,把笛子交来。”步小新走到水柔月面前,伸手向她要笛子,眉宇间满是凝重。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柔儿……”皇昱桀轻唤,可却抵不住袭来的黑暗,闭上眼,昏过去。

    “昱桀!”水柔月惊吼,她赶紧拿出身上的笛子,“笛子给你,可是我求你,救救昱桀!”她求着步小新,她不要昱桀死,因为真正该死的人是她呀!

    看了皇昱桀一眼,“无心,这家伙交给你。”说完,他赶紧将短笛移近唇,轻声吹了起来,就希望来得及呀!

    “皇靳风,你撑着,小新在吹笛子了,你很快就会好了。”盼小月用手压住皇靳风的伤口,可却止不了汨汨流出的血液。

    皇靳风柔柔一笑,他握住盼小月的手,轻声道:“圆月儿,我没事,你别哭,我最不喜欢看到你哭了。”他希望她能永远开心的笑着。

    “好!我不哭,我不哭。”盼小月伸手擦去脸上的泪,却弄得满脸血涛。

    此时,皇靳风闷哼一声,他颤着身子,觉得身体好像有虫子在啃烛般,好难受,而且身上的刺寒也更甚以往。

    “皇靳风!”盼小月赶紧抱住他的身子,不顾那冰寒沁入她的肌肤。

    “我没事,你不要担心。”皇靳风安抚她,“圆月儿,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件事。”他颤声道。

    “什么事?”盼小月哽咽着。

    看着他脸上异常的苍白,她的泪落的更多了,不要!她不要呀!

    “你爱不爱我呀?”皇靳风笑着问,“每次都是我在说爱你,你呢?爱我吗?”

    “笨蛋,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个!”盼小月哭骂。

    “就是这种时候才要问嘛,这样才能听你说出真心话呀!唉!爱不爱我?”他嬉笑着。

    “笨蛋!要不爱你,哪会让你又搂又抱又亲的呀,”盼小月骂着。

    “呵呵!”皇靳风低低一笑,

    “那你说一次我爱你嘛!好不好?”他求着,可心却传来一股刺痛。“我爱你!皇靳风!我爱你!所以我不准你死!不准!”盼小月哭喊。

    “我也爱你……”皇靳风笑着,“我的圆月……儿……”眼一闭,握住盼小月的手也松开了。

    “不要……”

    尾声

    “你师父是留什么给你呀?这么神秘!”皇靳风搂着盼小月,看着众仆人拿着铲子,不停的挖着地上。

    “我怎么知道?”盼小月耸耸肩,“当初老头就留给我跟小新一张图,要我们照着图上说的地方,来找他留下的东西。”老头还神神秘秘的,害她的心痒痒的。

    “喔!”皇靳风轻应一声,看了眼笑得有点古怪的皇尉岚,及身后那对亲密的兄嫂,不禁笑了笑。当初,他在鬼门关走了一回,幸好步小新的医术好,才救回他一条命,顺便,也救回了大哥。现在,大哥与水柔月重新培养感情,甜蜜得很,一点也没有当初的疏离。

    这样他就放心了。

    “挖到了!挖到了!”仆人高兴的叫着。

    “挖到了?我看看、我看看!”盼小月赶紧冲上前。

    咦?一坛瓮?什么东西呀?

    皇靳风也跟着上前,眉也疑惑的挑起。

    他帮盼小月打开瓮,顿时,浓浓的酒香自瓮里散出,这味道……

    “这、这是女儿红吧!”皇靳风道。

    “女儿红?!”盼小月张大眼,“老头子留给我女儿红做什么?还藏在土里,这不是嫁女儿才……”她收住了声音,不敢相信的看着皇靳风。

    “哈哈哈……”皇尉岚大笑出声,“没错!我可很感谢盼老鬼留给我的儿媳妇呢!”

    盼小月看向他,“庄主,这么说,你一开始就知道了?”不会吧!她盼小月竟然被设计了。

    皇尉岚点了点头,“而且,还不只我知道。”他意有所指。

    “不只你知道……”盼小月眯起眼,轻声道。

    皇靳风赶紧挥手,“我先声明,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喔!”

    开玩笑,他可不想又被她整,上次的狂笑,他还记忆犹新呢。

    盼小月的唇角微扬,笑得无比甜蜜,“少庄主,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我师弟步小新也有插一脚?”

    “我可没这么说。”皇尉岚一脸无辜,可却止不住眼中的笑意。

    “是吗?那很好!”盼小月轻笑了笑,“那家伙不只联合庄主你来骗我,还去找那八个人来整我,差点连皇靳风的命也赔了进去。我看,就连水大嫂去找那七人合谋时,那家伙也一定看得清清楚楚的。”看来,她被整得很彻底嘛!

    盼小月笑得更甜了,“跟他相处十几年,我都还不知道,他的武功这么好呢!”

    她还记得当初,他来救她跟皇靳风时所展露的轻功,只是那时她没心思注意,近来又忙着帮皇靳风养伤,便忘了这回事,现在,她可苦想起来了。

    “敢整我!非常好!”她脸上的甜笑无比迷人,却令皇靳风看了发寒。

    唔!看来步小新得自求多福了。

    正打算走进日落山庄的步小新跟无心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们两个互视一眼,再看了眼山庄。

    “无心呀!听说苗疆的奇珍异草很多,我很有兴趣耶!”步小新率先开口。

    “是呀、是呀!我对苗疆美女跟醇酒也很感兴趣呢!”无心点头附和。

    “那么,我们一同到苗疆去玩一趟,可好?”步小新笑着道。

    “好呀、好呀!”无心开心的点点头。

    两人非常有志一同的一起转过身离去,而且,脚步还越来越快,最后干脆施展轻功,飞了起来。开玩笑,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编注:欲知杨盼怜与凌未央之情事,请翻阅《夺君怜系列》四之一“情盼君怜”-

    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