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医院后,可洁迅速被推进检查室,

    专业医师早已在等候,护士们拉起布帘,将夏鼎昌请出外面。

    自幼及长,再大的风浪袭来,他都不曾这么不安过。他坐下、他站起、他踱步、他槌壁、他踹墙、他每三秒钟看一眼检查室的门、他每五秒拾一次腕表。

    终于,在他几乎要冲进去,问个究竟时,医生出来了。

    「她怎么样?」

    「我们现在要送准妈妈到病房。不用担心,胎儿生命力很强,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请准妈妈卧床静养几天。」

    「那我太太呢?」他最想知道可洁的情形。

    「准妈妈听到胎儿没事,情绪已经镇静下来,但手臂肌肉拉伤,暂时无法使力,起居暂时需要协助,至于其他外伤,我们都处理过了,没有大碍。」

    就在这时,可洁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他的眼神离不开她,深怕一眨眼,她就消失了。

    他一路跟随,来到特等病房,等不及护士退去,急着就问: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都还好。」她漾出笑意,让他放心。「医生说,宝宝也很好,要我多休息几天。」

    她想揉开他眉间的结,却发现手臂动不了。

    肌肉拉伤,医生说过了,她苦笑。「鼎昌,我跟宝宝都没事,笑一个给我看。」

    「我笑不出来。」只要想到她曾在顶楼随风晃啊晃,他的心就忍不住抽紧。

    如果当时失去她……天哪,他不敢想象自己会有多痛苦!

    「你一直皱着眉头,我会害怕。」她看护士都已离去,小小声地撒娇。

    他坐下来,硬是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对了,黎小姐呢?」她记得她好像被另一批员警从下层楼接了进去。

    他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立刻变得修罗脸。「她在做精神鉴定,她的家人已经过去陪她了。」他的表情告诉她,最好别再问了。

    可洁沉默了一下。「我想,我的出现伤害了她。」

    「不许-这么说。」他替她顺了顺耳边的发。「是她曲里拐弯的想法害了她自己。如果她曾诚实以告,我也明快回绝,现在的她也许已经找到真正的幸福。」

    「你多找时间去看她,好不好?」她也尝过暗恋的滋味,知道黎紫曼的难受。

    他坚定地摇头。

    「可是,你这样对她……很残忍,毕竟你们曾经有过婚约。」

    「婚约的内容是:如果我找不到今生至爱,她的性向也不被家人接受,我们都被逼婚,就权宜性结为夫妻。但我已经找到今生的最爱了,她也根本不是同性恋,婚约自然不存在。」他愈说愈动怒。「再者,她对-做了这种事,差点让我失去-跟宝宝,我没回头报复就算客气了,绝无可能再有相交之谊。」

    知道他的意志坚决,一旦决定了就不会再改变,她也只能叹息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

    「爷爷、爷爷!」

    「爷爷,你走慢点!婉吟,-搀着奶奶!」

    他们面面相觑,还来不及反应,病房的门突然被用力推开,只见一位身穿长袍马褂的老人家霹雳现身,先在门框上定格三秒钟,然后气势凛凛地走了进来。

    已爷爷?」夏鼎昌站起来,几乎不敢相信他看见了谁。

    后头,聂奶奶、夏婉吟、聂尔璇都跟了进来。

    一听到夏鼎昌喊爷爷,可洁吓了一跳,心里惴惴难安,深怕他们又要吵架。

    夏老-着眼睛,看清楚病床上的「那个女人」,他长袍一甩,大步踏来,目光炯炯,就像一团超强飓风,直扑病床而来。

    「鼎昌,你要不要先去躲一躲?」她小声建议。

    躲?开什么玩笑?

    「可洁不怕,我会保护-跟孩子。」他俯身在她耳边说道。

    夏老神情凝肃,步到床边后,直勾勾地瞪着她的小腹瞧。

    气氛之紧绷,夏鼎昌瞪着他,深怕他会出什么怪招。

    果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伸出一掌,探向她的小腹。

    另一只有力的巨掌更快,在半空中截住了他。

    夏鼎昌怒目而视。「你想做什么?」

    「我的曾孙怎么样了?」夏老问。

    「你要问就问,不要随便动手动脚。」

    「我关心我曾孙,想亲手做个确认,是会怎么样?」

    果然吵起来了!房里其他人几乎要呻吟。

    「你有没有搞错?」夏鼎昌大发雷霆。「可洁才经历过那么危险的事,我差点失去了她,我们吓得都该去收惊,而你赶来医院,竟只是关心『曾孙』来着?」

    夏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不然是要怎样?」

    「你应该先关心你『曾孙的妈』。」夏鼎昌指着可洁。

    无奈她双臂拉伤,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战事发生。

    已奇了!奇了!」夏爷用手指着他,抖啊抖。「上次你回家宣布你有小孩,离开前撂下的最后一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你指责我在乎『谁怀孕』比在乎『曾孙』更多一点。现在我来关心曾孙,你居然又说我不对!」

    「你要看场合、看情况关心人,不是你比较在乎谁,就比较关心谁。」

    一老一少,两个夏家男人吵得不可开交。

    「不要吵、你们不要吵架。」可洁想劝架,无奈声音压不过两个大嗓门男人。

    她真担心会生出脾气跟他们一模一样的男孩,但现在才担心似乎来不及了。

    聂奶奶凑过来,「我早就跟-说过,要学会习惯这种事。」

    「我们家爷爷跟大哥脾气都很硬,平时都不会让步的,但我教过-,要作威作福得趁这时,怀孕的女人最大!」婉吟用力拍拍手,「你们闭嘴啦!闭嘴!准妈妈有话要说。」

    两个男人立刻住口,齐齐转头面向她。

    「可洁,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肚子痛?我马上叫医生来。」

    已我曾孙怎么样了?喂,做人要讲义气,-既然怀了夏家的种,就要负责好好生下来呀,快!快去把医生给我找来!」

    这关「义气」什么事?可洁不解。

    难得看到两位商场上威震八方的悍将慌了手脚,夏婉吟很乐。

    已不用大惊小怪,准妈妈只是有话要说而已。可洁,-就勇敢说了吧。」

    「你们不要再吵架了。」她想起身,无奈根本坐不起来,顶楼惊魂缓缓-酵,危险过后,她这时才觉得浑身虚软。「夏老爷子,胎儿很安全,您不用担心。鼎昌,我很好,你也不要紧张。」

    夏老重重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不吵就不吵。」他嘟着嘴回道。

    「谢谢您。」可洁好感激。

    在赶来的路上,他听说了整件事,心头千思百绪。此时看到准孙媳,个儿小小,惹人娇怜,五官端正,没一丝狐骚味儿,心中已有了好感,再看到她手臂被抓得破皮流血,又怵目惊心,又叫人心疼,一颗铁汉石头心根本就硬不起来。

    唉,不是不感叹,他看着紫曼长大,却没看出她的真本性。可洁有他最重视的婉吟与聂奶奶背书保证,或许他该给她一个机会,试着去接受她。

    他转回头,金刚怒目地说:「我『曾孙的妈』,是不会叫我夏老爷子的。」

    夏鼎昌愣了一下,没想到从不退让的爷爷,居然会先让了一步。

    「快,还不快叫爷爷?」他赶紧催促。

    可洁眨了眨眼睛,百感交集,眼泪悄悄汇集,几乎要落了下来。

    虽然宝宝还没出生,但她好像已经拥有一个热热闹闹的大家庭,再也不孤单。

    「……爷爷。」她的轻喊有泣音。

    「唉,你怎么挑的媳妇?一喊我就哭,你是不是都在背地里讲我的坏话?」夏老又慌了手脚,「你们做人证,我只有在背后骂过她,可没当面欺负过她呀!」

    聂奶奶、夏婉吟、聂尔璇笑成一团。

    夏鼎昌弯身,轻拥可洁。

    「-哭什么?-是福星,一出马就把坏脾气的爷爷给克住了。」

    她泪眼迷蒙。「我一直是孤儿,现在好像忽然间多出一家子热热闹闹的亲戚。」

    「放心吧,爷爷看起来凶,其实他很疼女生,嫁进夏家就像进入女生的天堂,-以后一定会知道。」

    他吻着她的唇,在家人的见证下,许下他的承诺。

    风和日丽的好天气,绿草如茵的好园地,一对新人正在举行结婚典礼。

    新郎是夏鼎昌,新娘是林可洁,有别于豪门婚礼的大鸣大放,他们的喜事办在夏家的庭园,只宴请亲近的家人朋友,气氛温馨而可爱。

    牧师站在小讲台上,推推眼镜,问一脸神气的新郎:

    「夏鼎昌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林可洁小姐为妻,不论贫病痛苦,都愿与她祸福相依?」

    「我愿意。」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

    「林可洁小姐,-是否愿意嫁夏鼎昌先生为夫,不论贫病痛苦,都愿与他祸福相依?」

    身怀六甲的新娘害羞地点点头。「我愿意。」

    「现在,请两位交换信物。」

    他们为彼此套上戒指。牧师还在喃喃念着,宣布他们正式成为夫妻时,他们早已吻得难分难舍。

    婚宴是西式自助餐,一顶一顶白色遮阳伞下,都是他们最最重要的贵宾。

    一个小时后,可洁被拱出去抛花束,才刚抛完,她就不安地踅回老公身边。

    「怎么办?我刚刚不小心,把新娘花束砸在明小姐头上。」

    明小姐当然是他们的座上嘉宾,她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赴宴,没想到她花束一抛,居然不偏不倚地打中明小姐的头。

    这意味着,下一个当上新娘的人,很有可能是不苟言笑的明小姐。

    可洁胆小,不敢上前去致歉,只能找刚刚走马上任的老公大人商量大计。

    她老公最邪恶了,根本不打算处理。

    「砸到就砸到了,这是天意,所谓天意不可违也。」

    他看了一圈婚宴场地,大家都自在地走来走去,随意攀谈,就算婚礼的主角消失,应该也没有人会注意到才对。

    「喂,可洁。」他引诱着。「医生说,到了怀孕后期就不太适合圆房,我们嘿咻的时间有限,要不要先上楼去处理这件『大事』?」

    可洁-了他一记。「你不正经!」

    「如果不多把握机会,接下来我们都得禁欲了喔。」他很严肃地说着,道貌岸然。「我是还好啦,但我怕-会受不了。」

    瞧,说得多义正辞严、大义凛然,全是为了她着想耶。

    听起来好像很惨!可洁傻傻地被唬住了。

    「好吧,那我们就先回新房吧。」她小小声地答应。

    没有多久,新郎与新娘果然消失在婚宴上。

    明小姐看着那束新娘捧花,内心五味杂陈。

    接到新娘捧花,就代表下一个出阁的人,是自己。

    但,这个预言……灵验吗?

    想到又花心又赖皮,说失踪就消失不见了好多年的男人,她不禁叹息。

    如果可以,她真的真的好想再见他一面啊……

    这时,一辆莲花跑车驶进了夏家大门,一个俊美如俦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明小姐不放。

    未完待续的缘分,才正要重新接起爱的连线--

    【全书完】

    编注:欲知曹介勋与蓝惟欢的精采情事,请翻开草莓117《首席少奶奶系列》四之一「巧合成为少奶奶」。

    欲知蓝义阳与蓝乔莲的精采情事,请翻开草莓131《首席少奶奶系列》四之二「注定当上少奶奶」。

    欲知聂尔璇与夏婉吟的精采情事,请翻阅草莓138《首席少奶奶系列》四之三「倒楣变成少奶奶」。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