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名贵座车悄悄停在工地那一端。

    “瞧见了没?她在那辆货车上头,手里还拿着麦克风呢。”Amy的手指比划着。

    隔着不透明车窗望去,在拥挤嘈杂的人群中,安步云一眼认出了南英纱。

    她跟其他人一样,头绑白布条、执挥旗帜,闭阖的嘴在呐喊什么……她那滑稽的模样,让步云不禁揉着额头。

    “为什么会这样子?当初购地的时候,可有什么问题?”步云问。

    Amy在一旁澄清道:“本来是都没问题,不过,就怕是有心人氏的搧动。根据了解,是有人在制造谣言,说是我们的工厂将来要是盖成了,会危害到整个社区的安危,所以简单的说,是有人故意在搞怪。”

    Amy一边说着,一边认真的打量步云的表情,然后很谨慎的说:“就是不知道南小姐怎么也会在这里面。”

    随扈川问了:“董事长,现在怎么样?”

    “下去。”步云说。

    “可是这么多人,而且这些人看起来都……很粗俗凶狠的样子,要是他们——”Amy的顾虑被打断。

    “贩夫走卒的,不一定就不讲理。我看这样子好了,你不如就留在车上,不要下来了。”步云径自下了车。

    “不要,我要跟着你。”Amy赶紧追着步云及随扈的脚步。

    在沸沸扬扬的抗议声中,安步云出现的那一刻,有了片刻的寂静。

    “各位乡亲,请冷静一下,我们董事长他亲自来到了现场!”工地主任挥着汗水,对着群众喊话。

    “这可好,连董事长都亲身出马了,就好谈了。”

    “这样子的吗?听说这家公司的董事长不好对付……”

    “再怎么难缠,他也不能漠视别人的身家性命!他没有那个权力……”

    “对啊对啊,叫他提出个交代来!”

    震耳欲聋的喧哗中,英纱却突然消了音。

    她也发现步云了!

    怎么会?他……是这家工厂的老板?

    英纱发现他居然走向自己,而且四周还该死的突然安静下来。

    当众人的眼光全被他的脚步带往她这边来,她几乎有种冲动想逃离——

    “你在这里干什么?”步云挡着她的去向。

    睨着他身边的Amy一眼,英纱仰着下巴答:“抗议啊!”

    “抗议什么?”

    他的脸一定要这么臭吗?明明是他理亏啊。英纱直截了当说了:“抗议你纯了图利,不顾环保、不顾居民的意愿,硬要在这个地方埋管盖油糟!”

    “是谁说我要埋管盖油糟的?”步云挑眉问了:“一间艺品加工厂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吗?”

    艺品工厂?英纱掉了下巴。

    Amy的话适时响起:“事实摆在眼前,的确是有人在制造谣言,目的只是在破坏。”

    顿时四周再响纷扰,群众发现是场误会,声音也开始有了分裂。

    英纱愣了愣,会意之后,一个恼火她执着麦克风对着步云大吼:“你这个白痴,你是在怀疑我?”

    由于四周实在太吵了,步云只好顺手夺过她的麦克风,大声答:“我没有怀疑你!我相信你这个蠢蛋!”然后,他把麦克风递还给她。

    英纱接过麦克风,愣愣呆住。

    他……可是他说他相信她?这么坚决肯定?

    紧抓着麦克风,她低着头,呵呵呵……不知道这光景来个大笑三声,会不会吓跑众人?

    突地,来自摊贩们的抗议声再响:“就算不是化工厂,可是……这块地本来是我们租来做生意的,租约都还没到期,地主就这样子卖给你们了,那我们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英纱和步云互觑一眼,然后,十足默契的将麦克风又交到他手里。

    她友善的眼光,让步云的精神为之一振。

    接过手的步云,开始对着群众喊话,他表示将负责和地主协调所有提早解约的赔偿,并且将来工厂落成时,将提供优惠的工作机会回馈地方。

    就在此时,响应步云的声音传出来。

    是狗腿松。

    同属于“市场集团”的他,不知何时也加入现场,手里拿着麦克风开始大嚷:“各位各位,我是卖鱼松啦,请大家相信他的话,我可以证明他不会骗我们的,告诉,各位好了,其实他就是咱们大姐大英纱的男朋友呢!大家应该信得过英纱吧。”

    顿时,一阵惊叹。

    仿佛间,英纱感觉脸颊热了起来,感觉群众开始往她包围过来。

    “纱纱,你好厉害!你的男朋友是个大老板呢。”骂她小太妹的大婶热乎乎唤道。

    “是啊,以后还要靠你多多提拔呢。”从不正眼瞧她的邻家叔叔这般说。

    英纱心虚的低下头,该死的狗腿松……忽地,她瞥了眼步云脸上那抹浓浓的笑容。

    暮色逐渐聚拢,尽管视野昏幽、即便是纷扰人群,他深邃温柔的眸光,却像一盏明灯,总是引导着她的方向,轻易地成为她的焦点。

    步云释放的善意,终于得到最和善的回应,一场纷扰平息,人群也逐渐散去。

    英纱才松口气,忽然听见Amy叹口气,道:“几万块就能喂饱?说穿了不过就是要点钱,看来讨生活的确不容易。”

    “你是什么意思?”英纱的火气又忍不住了,“他们不过就是在争取一点权益,有什么不对?没有错,他们是要钱,可是你呢?

    甚至是安步云也一样,你们有什么不一样?不要钱吗?谁不是在讨生活?不过就是数目不一样罢了,但是我却相信,他们讨生活绝对比你们还容易,就因为他们容易‘喂饱’!怕就怕那种永远喂不饱的人,一辈子永远在挨饿!”

    Amy面如灰土的瞪着英纱,她忽然领悟到一件事,她,低估了这个“孩子”。

    “你们……”步云被英纱的咆哮声吸引过来。

    “没、没什么……可能是我措词不当,才会让南小姐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更不是轻视他们,云,你相信我,我——”

    “好了,我明白。”步云颔首。

    英纱斜着眼,哼,你明白个屁啦。她忿忿地掉头就走。

    “你……等等。”步云忙着追上前,“刚才……他们的意思是说,要推你出来代表社区和公司协商,所以——”

    “要协商是不是?”英纱瞧了眼腕表,“行,不过得先约时间,平时我很忙的。”

    “喔——”步云点点头,“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等你。”

    “随时都可以吗?”英纱往那方的Amy投瞥,努嘴,“你没那么空闲吧?舍得牺牲约会?”

    步云强忍笑意,“有时候还是牺牲一下的好,我的体力没那么好,你知道的。”他的体力……她知道?后!这人在使坏!

    啥时候他也学会使坏了?英纱咬着唇瓣,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不要脸!”扮了个鬼脸,她快速“逃”离。

    对着她的背影,步云只是一个径的笑着。

    就在她身影消失的同时,有股意念逐渐清晰,安步云敛笑,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又是黄昏时候。

    不乏人潮的市场里,充斥着蔬果鱼肉交杂的特殊气味。

    “哈——啾!”猛打喷嚏的南英纱揉揉鼻子,坐在水果摊前,招呼着过往客人,“来唷!橘子四斤一百!保证甜的,不甜不要钱!这位太太,你要不要……哈、啾——”喔,要命!人呢?

    再样子下去,英纱怕自己会把青牛的摊子给搞砸了,现在青牛还因为胃溃疡住在医院里,维系一家温饱就靠这水果摊了。

    英纱感觉口干舌燥,只好拼命的灌开水。

    “这草莓怎么卖?”

    “一斤二十。”生意上门了!她定睛一望,噗——含着茶的嘴巴差点成了“喷水池”。

    “怎么是你?”居然是安步云?

    他很专心的挑着草莓,“你卖给我的价钱跟步姿一样吗?”

    “卖给她的当然会比较便宜。”她想都不想。

    “为什么?”

    “她是老主顾啊。”英纱忽然想到什么,问:“对了,她这两天怎么没过来?”

    “她到日本去了。”

    “日本?对啊,前些天她是说过要去日本一趟,可是有人硬是阻挠——”

    “为了避免她来骚扰你,我只好答应她去了。”

    此时!又有客人上门了:“小姐,橘子怎么卖?”

    “呃……橘子……喔,一斤四百!”他刚刚说什么为了她……很暧昧欸。

    在客人昏倒之前,步云插嘴:“四斤一百,太太,包一点吧,橘子维他命很丰富的,吃了保证你一定会比现在还漂亮!”

    这男人“卖笑”的成绩,果然让那位太太大包小包提着走。

    “不错吧?我帮你卖的话,生意一定会更好。”一向动辄千万买卖的步云,居然持了几百块的成交沾沾自喜。

    “谢了,我可请不起你这位大老板,只要你实践对社区的诺言,不要害我被追杀就成了。”她又打了个喷嚏。

    “你感冒了?”他皱着眉,“既然生病了,怎么不休息呢?”

    她耸肩,“小感冒就休息?我不像你的Amy,没那种娇贵的命。”她拿着水壶往鲜绿的芭乐上洒水。

    “看来你是很在意我跟Amy在一起?”

    “哈!好笑!”她努嘴咧牙,“你跟她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干我——”

    “干你屁事?你是要这样子说吧?”他不落痕迹的从她手里取过水壶,有样学样的浇着水。

    “是,我就是要这样说。”她望着他洁白的丝质衬衫,已经溅湿了一大块。“你……是不是也要说我很没气质、没修养?你在笑什么?”

    “我是在笑你问的话,如果我说是,你以后就不会说了吗?那你这样问有个屁用!”

    呃?他……英纱噗哧一声笑了。

    他分明故意要逗她笑的。

    英纱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改变,只是,她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她也几乎没那个勇气去印证什么。只能任由那种微妙的感觉,游走在彼此心窝。

    突然,他的一句话,却让这种氛围剧变。

    “我找到南柏了。”

    “啊?”英纱一颗心即刻上提。

    步云叙述的口吻却出乎意外的平静。

    “南柏从他父亲的日记里,才完整的明白了当年发生的事,当年为孩子下落的事,两个男人吵了起来,拉扯间,我大哥不慎跌落海里,而我大嫂她……她为了救大哥,也跳下,结果……”

    结果两人双双溺毙。

    “原来大嫂还是爱着大哥的……也许这对南辰来说,才是怨恨的来源。”

    英纱闻言,失神喃语:“这样子的恨,又有什么用呢?”

    “你想知道南柏现在去了哪儿吗?”步云语调忽转轻松。

    “哪儿?”

    “泰国。他陪着安杰一起去的。”

    “安杰?他们两兄弟——”

    “不,他们还没相认,南柏也似乎没那个打算。”

    “为什么?”

    “也许是方便他做事吧。”对着迷惑的她,步云笑说:“南柏现在接受安杰的聘请,负责陪安杰前去泰国找回苏珊。”

    “真的?安杰终于良心发现了?”英纱好高兴。

    “其实是你不了解安杰,他父母的婚姻难免造成他心理上的障碍,有时候……风流花心跟冷漠无情都一样,只是一种保护色罢了。”

    后者,指的是他自己吧?

    步云开始若无其事的扯到别的话题,英纱也专注的聆听,心情随之起伏。

    走夜路的阿亮终于遇上“鬼”了,因为一桩诈欺被判服刑,而老夫人也回来了,而且一直嚷着说要过来看她……

    聊着聊着,英纱的脸色忽然好怪异。

    她眼巴巴的望着他,欲言又止。

    “怎么?你不舒服吗?”

    “呃……隔壁本来是个卖菜的欧巴桑,那我们的摊子接近,所以平时就是彼此关照……”

    他点点头,然后呢?

    “所以,如果必要时,都会帮对方看一下摊子的,可是她今天没出来卖,那……那我跟其他的人还不熟……”

    他的头点得挺酸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我——”她涨红脸,“想请你先帮我看一下摊子。”

    “尿急就说嘛。”

    英纱睁大眼,“没气质!”拔腿就跑的她,听着背后的笑声,自己也跟着笑了。

    她一个消失,步云马上拨了电话:“……对,马上过来,照我的吩咐去做。”

    英纱解手回来,发现他竟然在装箱作业?

    “喂,你干什么?还不到收摊的时间啦。”

    “不收摊也不成啊,这些被客人订走了,说好待会儿过来载,不装箱怎么秤重?”

    “全……订走了?”她愣了老半天,然后侧着头,狐疑万分问:“你……是不是你……”

    “你在怀疑什么?我拿着水果刀追着客人买?还是跳脱衣舞招揽生意?”

    她被他的话逗笑了。

    “我帮你做了这么大笔的生意,你打算怎么谢我?”

    “那……你想怎么样呢?”付他佣金吗?

    他脸上的笑始终未停,“别怪我没提醒你,过度暧昧的话会很危险的。”

    英纱的脸又烧了起来。

    “让你请一顿点心好了,你还记得咱们一起去吃过消夜的地方吗?”

    “我当然记得。”英纱佯作爽快,“只要你不怕被Amy误会就好了。”

    “误会的人是你。”

    吃过点心,他坚持送她回家。

    抵达家门时,两人同时安静了下来。

    “不请我进去坐坐?”

    “我想……不方便。”

    “有什么好不方便的?”他凑近她,“你在怕我什么?”

    “我不是在怕你,我是……怕自己。”她倒抽口气。

    “怕你会……离不开我?”

    她飞快的抬头。喔,这男人之狂!“我不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既然事实都已经那样,那你又何必……”

    “我只是想,也许能省下那一亿。”他一句话结束她的语无伦次。

    “什么一亿?”

    他的手轻轻在她脸颊触摸,“安杰用一亿元的代价,请南柏寻找他的女人,我也想找回我的女人,虽然阿松已经答应帮我——”

    “后!这个狗腿松。居然见利忘义,连我都出卖!”唉,他又在笑什么?

    “你承认自己是我的女人了?”他张臂将她紧紧搂入怀里,在她耳畔低语:“你这个小傻瓜,怎么总是搞不对时机?该精明的时候你糊里糊涂,而这会儿……偏偏你才跟我打迷糊仗。”

    “我哪有……”汲了口气,英纱酥软了,天,这男人是吗啡,一碰就会上了瘾。怎么办?

    她贴着他宽厚的胸膛摩蹭,妥协的低吟:“那你叫我怎么办?叫我哭着求你来爱我吗?安步云,我警告你,既然你不爱我,最好不要招惹我……”

    “我偏偏就是要招惹你,因为……我爱你。”他捧着她的脸,温柔的亲吻她的眉、她的眼。

    “你……安杰是怕失传了,才把这一套花言巧语传给你吗?”他撩人的轻抚,兴起她体内一波波强烈的颤栗。

    她苦涩的接口:“你已经有Amy了——”

    “我爱的人是你,我已经明白对Amy说了,我跟她之间会一直是公事的伙伴而已。而且……”倚着门板,他爱抚的动作愈来愈狂野。

    “我母亲说了,要是不能把你叫回来,我也不用回去了,所以,你只有两条路,要就是跟我回去,不然就得收留我了。”他吻遍着她的脸、颈子……

    “不要这样子……等一下有人经过会看见的……”她娇喘道。

    “行,那就只好先进去,你不收留我也不行了。”

    “你这哪叫收留,你是霸占嘛,啊——”不顾她的尖叫,他一把抱起她,踢开虚掩的大门,大步跨进。

    英纱甜蜜满足的偎紧他。

    也许该说,这一夜,他们收留了彼此的那颗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