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就在罗伯特和皮特站在大门边聊着的同时,在路对面的一个面包店里,乔装打扮的帕克透过面包店的玻璃窗看着门口边站着的皮特。

nbs;nbs;nbs;nbs;其实他之所以进入这个面包店,便是因为他发现了皮特。这让他感觉很不好,甚至是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原因很简单,皮特消失这么久他一定在做着某个秘密的任务,而在他离开前留下的话,他应该是被选入了一个特别的部门中。那么此刻突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是什么意思?并且还是这么招摇的站在大门前抽着烟。

nbs;nbs;nbs;nbs;帕克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现在正是阿达尔·哈桑和凯西会面的时间。皮特出现在这里不可能是巧合。多半是和33号有关系。并且皮特是认识阿达尔·哈桑,也见过凯西的。那么他肯定知道这两人是在为什么人工作。那么他此刻的表现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

nbs;nbs;nbs;nbs;帕克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仔细盯着皮特看了看。这家伙在不时的往左右看着,一副很担忧的样子?帕克顺着皮特的视线往左右两侧看去,很快他看到了那个依旧在长椅上坐着的人。自己来的时候就看出了那两个人像是有点问题,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的行动,因为这里会有布置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的,换做是自己也不可能就只有在明处的这些在3号馆内还有周围的安保。但是此刻皮特的举动显然让帕克意识到了事情绝对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nbs;nbs;nbs;nbs;想到这里,帕克深深的吸了口气,在付了面包钱之后。他看了眼面包店一旁的桌子道:“这里有什么喝的吗?我想在这里休息休息。”此刻他不打算立即离开,他觉得皮特这样做像是在试图建立某种联系,他肯定是知道什么,应该是知道威胁存在并且他就和自己预料的那样,一定已经认出了阿达尔·哈桑和凯西。但是他无法和他们建立联系,也就没法报警。但是他可能知道自己始终会在暗中盯着,就和之前自己和他一起在华盛顿做的事一样。所以他来到了大门口这么个最显眼的地方站着,为了就是要让自己看到他。

nbs;nbs;nbs;nbs;就在这时,面包店的老板递过来一杯咖啡。帕克在接过咖啡付了钱后坐在了一旁的用来给客人用餐后者休息的桌子旁。自己得想办法和皮特建立起联系,自己显然不行。只能是让。。。阿达尔也不适合,唯一适合建立起联络的只有凯西。对,只能让他建立起联络。但愿这一切都别太迟了。

nbs;nbs;nbs;nbs;皮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便转身回去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一看。他此刻十分希望帕克能够尽快和自己联系上,不然照这样下去很可能要出大问题。

nbs;nbs;nbs;nbs;而在往3号馆走的路上,皮特再次看到了埃里克。这家伙装扮的就和一个真正的来观展的人一样,衣着整齐,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

nbs;nbs;nbs;nbs;埃里克只是看了眼皮特后便转身走开了,皮特自然也没搭理他。自顾自的一路走回了3号馆,并在3号馆中的监控室中坐了下来,并且这一坐就一直坐到了会面结束。

nbs;nbs;nbs;nbs;当阿达尔·哈桑和凯西走出那个展厅时,皮特立即起身离开了监控室,走到了门口的大厅这里,这让走出来的几人都同时看到了皮特,而皮特则在看了眼凯西后朝着阿达尔道:“哈桑先生,一切顺利吗?”

nbs;nbs;nbs;nbs;哈桑像是并不愿意多和皮特做什么交流,只是朝着皮特点了点头后便又和凯西聊了几句,接着才各自取回自己随身物品离开了这里。

nbs;nbs;nbs;nbs;在上车并开出这个展览馆后,凯西拿出了自己的电话并重新开机。而刚开机便收到了一条短信。这条短信只是一条普通的问候,乍一看起来就像是久未联络的人问候一般。但凯西却知道这是她联络帕克的暗号。

nbs;nbs;nbs;nbs;凯西没急着联络,而是将这条信息删掉后又看起其他信息并显得很正常的和自己的同时讨论起刚刚的会面,并计划着之后的准备。在回到自己的公司,也就是纳斯里的在洛杉矶的分部,回到自己办公室,安静的坐下后才又拿出了电话拨出了帕克的号码。

nbs;nbs;nbs;nbs;此刻帕克刚刚离开了展览馆,正在返回落脚点的路上。相比凯西,他要晚了不少。因为在展览馆外盯着的那些人在阿达尔和凯西离开后并没立即离开,而是在逗留了一阵后才撤走了大部分的人。

nbs;nbs;nbs;nbs;在接到凯西的电话后,帕克没多说什么而是道:“晚上七点半,你公司北面联合大道503号的那个墨西哥风味餐馆见。”

nbs;nbs;nbs;nbs;“直接见面?很重要的事吗?”凯西问到。

nbs;nbs;nbs;nbs;“到时你就知道了。记住出门时小心点,不要直接过来,在外面绕两圈确定没有问题再过来。”帕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nbs;nbs;nbs;nbs;凯西疑惑的看了眼手机,不禁回想起刚刚不久前结束的这次会面。今天的会面一切都很正常,虽然安保可以说非常的严密,不禁有监控,离他们不远的展览厅的出入口那里还站着守卫。自己随身带着的东西也就是带着一些纸质的资料进了那里,其他的都被放在外面禁止带入。

nbs;nbs;nbs;nbs;而这次会面也成了一次真正的买方和卖方之间的很正式的沟通洽谈,和交换情报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非要说传递消息的话,那也就是从阿达尔·哈桑这次的表达中可以知道项目有了变化,并且是很大的变化,需要自己配合做一些事情。这就是最关键的信息,其他什么都没有。虽然自己一直做好了这个家伙传递情报的准备,但是他一直都没动,并且可以看出根本就没这样的打算。直到会面结束,这个家伙也没有任何的表示或者暗示。

nbs;nbs;nbs;nbs;想到这里,她看了眼电话。从帕克的声音来看,这家伙像是此刻的心情很沉重。不然应该是那种感觉像是在开玩笑的口吻在说话。而在刚才,帕克不仅显得很严肃,并且语气中还能听出焦急的味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