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罗云霄让吴乘风跟着那个名叫莫小虎的店小二去城南处把朱长贵接到酒楼去,而自己则和练氏姐妹以及李老三先一步回鸿运酒家。于是乎,一场斗地主,NO,NO,NO!不是地主而是资本家啦!一场斗资本家,斗剥削阶级的戏码即将拉开帷幕。

nbs;nbs;nbs;nbs;当他们回到鸿运酒家,南宫一梦等人已经饭饱酒足,正坐在酒家的休息处嘎着三胡{又称着轧讪胡,是沪语聊天的意思}。

nbs;nbs;nbs;nbs;看到罗云霄他们回来,便纷纷地站了起来。南宫一梦率先开口说道:“小罗,事情都办妥了吗?”至于为何称之为小罗,这是有缘由的。为了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在外面,年纪大的就称罗云霄为小罗;而只有练红衣,练紫蝶姐妹二人称其为罗大哥。

nbs;nbs;nbs;nbs;罗云霄点头而道:“嗯!都办好了。云海,你去把这酒家的老板给我喊过来,罗某有事要找他。”

nbs;nbs;nbs;nbs;步云海领命去了,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严老板便颤颤兢兢地跟在他身后一起走了过来。其实严老板在罗云霄他们一踏入酒家的大门开始,已经在不远的暗处不时地张望着,他很想把李老三先叫到身边,给他一些压力,让他不许乱说,但鉴于罗云霄他们这伙人来者不善,也就不敢由此主张,只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nbs;nbs;nbs;nbs;不过老天爷并不随他的意愿,他怕来什么,什么就会找上门来。他害怕有人来找他,果不其然,找他的人,立刻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本打算先逃避开来躲一下的,可是怎么可能躲得了步云海的超强掌控啊!被轻轻地掐住脖子,他已经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了,只好就乖乖地跟着步云海来到了罗云霄的面前。

nbs;nbs;nbs;nbs;罗云霄冷眼打量了严老板一下,用刚刚从冰箱中取出来的言词冷声而道:“严老板,没想到你的本事可真大啊!亏你能想到如此奇葩的点子,实在是令人拍案叫绝啊!”

nbs;nbs;nbs;nbs;严老板始终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这位爷说的话,小老儿一时间也不甚明了,还望你老能够指点一二。”

nbs;nbs;nbs;nbs;看到他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死样子,罗云霄便气不打一处来:“哼哼!好一个不甚明了,你可真是会装啊!好,那我就来告诉你吧!你所雇佣的厨子,小二还有那些打杂的为何要3年才给他们结一次工钱呢?你不妨先把这个问题解释一下吧。”

nbs;nbs;nbs;nbs;严老板的脸上已然微微在冒汗了,他舌头有些打结般地说道:“小老儿3年一结工钱,实际上是在为他们着想啊!到了3年后,一下子拿到这么多的工钱,看着也会心花怒放,不是吗?这是给他们制造惊喜感觉,是多好的创意啊!嘿嘿!嘿嘿!”

nbs;nbs;nbs;nbs;罗云霄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另辟蹊径地问道:“严老板,我再问你,你这个鸿运酒家开了有多少年了?可否告诉我们?”

nbs;nbs;nbs;nbs;一看到罗云霄转移了话题,严老板以为他不再追究此事了,那喜悦的神色立刻就溢于言表。他有些得意忘形地说道:“这位爷,小老儿的这家酒楼已经开了17年了,也算是本县城中的一家老字号了。向来都是童叟无欺,规规矩矩的做生意。”

nbs;nbs;nbs;nbs;罗云霄并不随着他的话题而翩翩起舞,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走:“那你告诉我,这个酒家开了17年,曾经有几个人做满了3年的?又有多少人是在2年左右的时间就被你开掉的?”

nbs;nbs;nbs;nbs;突然间风云变幻,话题一下子又转回到了令他扎心得点上来了,他马上就不淡定了:“这位爷,这些人真的都是犯了错以后,小老儿不得已才开了他们的,这绝对是千真万确的啊!具体为何都在2年上下,那就只能说是巧合了,你可千万别相信他们在那儿胡说八道。”

nbs;nbs;nbs;nbs;罗云霄冷哼一声后说道:“哼!你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而别人都在胡说八道,真是够可以的。你利用这些雇工人微言轻,让他们替你白干2年,在找茬儿将他们除名,使得你从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获取40两银子或许还要更多。我已经粗略地算了算,这17年里,你用这种拙劣的手段开掉了500多人,榨取他们的剩余价值总计高达20000两以上,你是赚了个盆满钵满,财源滚滚,却让这些为了养家糊口,而不得不受你剥削压迫的穷人们变得更加家徒四壁,一穷二白。”

nbs;nbs;nbs;nbs;罗云霄的话音刚落,他手下的一众高层便开始愤愤地声讨起来了:“想不到这个老板真是黑心啊!定然会遭天打雷劈,会遭报应的。”“看着人畜无害的模样,却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看来人不可貌相这一说真的一点也没有错的。”“这个老儿实在是太可恶了,老子宰了他的心都有啊。”“对对对,我看还是一刀宰了得了,留着他必定是个祸害。”

nbs;nbs;nbs;nbs;众人7嘴8舌地越说越玄乎,把严老板这个老儿顿时吓得一佛冒烟,二佛出世,三佛升天,已经抖得都不成人样子了,估计就快要真的升天,哦,这种人不可能升天的,只能下到地狱,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那里报到去了。

nbs;nbs;nbs;nbs;罗云霄看到已经差不多了,便厉声说道:“你现在可以卷起铺盖滚了。有多远滚多远,这间店铺我们没收了,它将成为全国第一家公私合营的铺面,暂由李老三,朱长贵,莫小虎等人共同来经营,所得的利润大家平摊,你们觉得怎么样啊?”

nbs;nbs;nbs;nbs;除了严老板之外,所有人全都在欢呼雀跃,拍手称好。不过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祖训,严老板还是不声不响的离开了酒家。他当然不会就这么死心的,他现在马上赶往滁州的府衙所在地庐江。在庐江的衙邸里,他有个亲戚在这里担任着府衙博士的这样一个9品芝麻官。

nbs;nbs;nbs;nbs;在严老板的思维当中,州官已然是很大的官员了。能在州府中混上个一官半职可见是相当的不易了。而这些出现在自家酒楼的人估计也是从州府中来的,虽然亲戚不一定压得住他们,但是让他前来和这些人疏通一下总还是可以的,毕竟在一个府衙里上班,低头不见抬头也还是要见的。

nbs;nbs;nbs;nbs;严老板疾身赶到了庐江,见到了那个府衙博士的亲戚,便把自己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通,那博士亲戚很豪迈的对他说:“老严,你放心就是了,只要你肯出点银子,这件事我保证帮你搞定了。”

nbs;nbs;nbs;nbs;严老板弱弱地问了一声:“不知大概需要多少银子呀?你说个数,我好去准备准备。”

nbs;nbs;nbs;nbs;那个九品芝麻官官儿不大,胃口却不小,一开口就要了2万两银子。

nbs;nbs;nbs;nbs;2万两对于严老板来说,虽然感到肉很痛,很扎心,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舍得你拿出来的话,损失的肯定要比2万两多多了。俗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于是,他一咬牙一跺脚,答应了这个博士亲戚的要求。

nbs;nbs;nbs;nbs;那博士拿到了银子后,立刻便走动起来,还别说,经他的这一走动,还真的有人愿意替他出面摆平这件事情。

nbs;nbs;nbs;nbs;此番愿意替他出头的人正是那庐江府衙的主簿冉子非,九品官只花费了8000两银子就把这个7品官给搞定了。冉子非答应跟他们去趟肥县,并且保证,只要由他出马,绝对让这帮来者不善的家伙哪里来的就滚回哪里去。

nbs;nbs;nbs;nbs;此时,那扬州和滁州刚刚才投入到大华国的怀抱不久,罗云霄一时间还没有空闲对这2个州进行各方面的变动,目前仍旧实行的是旧的体制,官场中的人事基本上还是沿用了东晋时期的官位体制。

nbs;nbs;nbs;nbs;所以这里的大部分官员对于他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认得他的也仅限于州府里几个主要的官员,恰巧这个主簿冉子非还没有达到级别,所以就没有见到过罗云霄的真身。

nbs;nbs;nbs;nbs;当他随着严老板和府衙博士一起来到肥县,先找到了鸿运酒家。此刻,酒家易主,现在的主人已经换成了李老三,朱长贵他们这些一直处于下层的被剥削者。

nbs;nbs;nbs;nbs;由于这已是一天后的事情了,罗云霄他们自然不可能还在酒家中呆着。不过,罗云霄知道这个姓严的老板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他便从附近的驻军处抽调了一个班的人马来负责酒家的维安任务。

nbs;nbs;nbs;nbs;严老板有了后台的支撑,果真变得嚣张跋扈起来,他一进入酒家中,便开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模式。

nbs;nbs;nbs;nbs;或许有人会问了,胡汉三回来了是个啥东东呀?有点年纪的朋友在小时候应该都看过一部叫着{闪闪的红星}的电影,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就是这部电影中的经典台词。至于哪一位想更进一步详细了解其中的细节,那就自己去找度娘吧!

nbs;nbs;nbs;nbs;“嘿嘿!我严某人又回来了,你们这些贱人们通过外人,想分割我的财产,霸占我的酒家,哼哼!你们想得也太美了。现在我告诉你们,识相的就赶紧滚蛋,滚得越远越好,否则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

nbs;nbs;nbs;nbs;“好大的口气,你以为我们是吃素的吗?”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nbs;nbs;nbs;nbs;严老板再回头一看,他的身后站立着10多个全副武装的人,正用jun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