薏卿呼吸再度急促。他们明明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不是吗?

    「现在你是不是都弄明白了?」

    「思。」她点点头。

    「那你是不是误会我了?」

    「是。」她低下头。

    「那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

    「我……对不起。」她的下巴几乎贴到胸前了。

    「不对!」

    「啊?」她快速抬头。

    「我爱你。」他托起她的脸,「你该说我爱你。」

    「你!」她羞红了脸。「哪有人道歉说这个的!」

    「谁要你道歉了?」他的唇办在她脸上摩蹭,「我只想跟你相爱。」

    相爱两字震撼了薏卿,他的温存爱语让她忘情。

    「你愿意吗?」

    「如果我说……不愿意呢?」

    「那你的损失就大了!」

    「厚!你这人……」她轻捶的小粉拳落入他的掌控。

    他将她拽入怀里,以吻封缄。

    「泽优……」她无意识的轻唤。

    这个唤声,却成了动情的指令。泽优悄然将身子一挺。

    「啊!」他的入侵,让薏卿失声低呼,想要抽退。

    这个动作,让他们两人双双倒卧。

    「我想我们……就到此为止,好吗?」薏卿怯怯问。

    「不好!」他抬起头,无法置信的瞪着身子下面的女人。该死的,她存心想折磨他吗?「这只是开始。」

    开始?那接下来的呢?「可是……可是我……」

    「相信我,你会想要更多的……」

    「一个也跑不掉!」方泽优的话绝非戏言。

    某日,各大报刊出现了这样的标题——方氏企业传出内哄,少东铁腕清理门户,张氏姊弟惨遭出局。

    各份财经杂志周刊当中,更是极尽能事的挖掘相关内幕新闻,大篇幅报导方泽优现身董事会,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健步跨上讲台主持会议。

    他以雷霆万钧的气势,从容改写这场股东临时会议的议题——原先的罢免董事长案,霎时成了讨伐大会。

    方氏第二代传人,同时身为现任董事长的方泽优,凭着手中确实掌握张坤渎职舞弊的证据,策反不成的张芳兰、张坤姊弟两人,立即成了箭靶。

    除了舆论的声讨,张氏姊弟俩还要面对司法的审判……

    然而报导中最让人震惊的,莫过于那桩车祸疑云。

    牵扯出方馨的命案,罪加一等的张坤,下场堪虞。

    这个真相也让张芳兰的淘金梦彻底绝望,即使可以规避相关刑责,但是她依然选择远走他国。

    至于方泽优……

    这一天,「天灵宫」侧厅,怱传女子高吭的嗓门。

    一唉啊!快看!你们快看啊!电视上那个男的,就是我的女婿啊!」王陈鸾指着电视屏幕,向着其它人嚷道。

    「哪个?」

    「就是穿黑色西装,正在接受访问的那个,帅吧?」

    屏幕里,方泽优面对记者的争相询问,沈稳大方地答复有关方氏企业目前的跨国投资案。

    围着电视机的几个欧巴桑都看傻了眼。

    「哇!真的钦!阿鸾啊,你家丫头真行,有这么体面的男朋友。」

    「还好啦。」王陈鸾笑歪了嘴。

    「对喔,阿鸾你真不够意思,女儿结婚了也没通知。」忽然有人这么说,

    王陈鸾的笑容略僵。「呃……还没,还没结婚啦!」

    「喔……那就是订婚了?」

    「钦,是啊!算是订了。」吐了口气,王陈鸾的脸色也悄悄沈了下来。

    当天,一通电话直拨——

    「卿卿,你现在马上回来一趟!」

    「马上?」那头的薏卿被吓了眺:「怎么了?」

    「当然是有急事!就是……」睨着一旁正在喝茶看报的王财旺,「你爸差点中风了!」

    噗!王财旺嘴里的茶水直接喷上报纸。他霍然起身,对着收线的老婆嚷嚷:「喂!你干嘛胡说!」

    王陈鸾只睨了眼,转身挥挥手,漫应:「你现在这张脸,看起来不像快中风的样子吗?」

    「欵……」像吗?摸了摸脸,王财旺愣住了。

    匆匆赶回来的薏卿,发现老爸安然无恙,追问母亲急召她回来的目的,却马上让自己掉人痛苦的深渊。

    「叫你回来,当然是有重要的事。」王陈鸾把女儿拉到身边,两眼紧盯着她,「你说,那个姓方的,是不是对你怎么样了?」

    薏卿倒抽一口气,「妈……」

    「怎么样?有没有?」

    「我……」唉呀,怎么这样子问嘛!

    王陈鸾指着厅上的神像,说:「你不用否认了,昨晚济公师父已经都告诉我了。」

    「济公师父?」连这个也管?

    「是的。济公师父托梦给我,他指点我说,一定要把你叫回来!」

    一旁的王财旺插嘴:「昨晚?你不是说梦见明牌?」

    「你闭嘴!」王陈鸾两颗眼珠子快瞪掉了。「你到底管不管啊?这关系到女儿的终身车福欵!」

    「当然管,只是……怎么管?」王财旺一摊手。

    「怎么管!?当然是叫那小子负责啊!」掉头转向女儿,王陈鸾劈头问道:「他有没有什么表示?」

    「表示什么?」薏卿茫茫然。

    「就是结婚啊!难道他都没提?」

    薏卿低下头,嗫嚅:「他是有提到……」

    「真的?他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结婚?」

    「他……他……」薏卿吞吞吐吐的:「他说不相i结婚……」

    「什么!」尖锐的嘶吼,响遍方圆数公尺。收了尾音,王陈鸾绷着脸,咬牙切齿道:「这个浑小子!亏他人模人样的,居然想玩弄我女儿!就让老娘来教训教训他!」

    教训?薏卿讶张着嘴,看着老妈打开手机,开始拨号。

    干嘛?难不成想召集乡亲父老,前往方家丢鸡蛋?

    不,她发现老妈是打电话给报社,说是要登广告,而广告的内容居然是征婚!

    「妈,你这个干什么?」薏卿制止老妈的第N通电话。

    「帮你找对象啊!除了登报,等会儿我到阿桃婶那儿走一趟,请她安排一下,让你看看她手边的资料。」

    阿桃婶是这里有名的媒婆,所谓的「看数据」,就是相亲。

    「妈,我不需要——」

    「你不需要,那浑小子需要啊!」王陈鸾拨开女儿的手,「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再回去方家了,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反应,这一招叫以退为进,也叫激将法。有没有效果,试了就知道!」

    是吗?薏卿怔忡。

    过没几天,「效果」果然出来了——

    这一天,宫外锣鼓喧腾,八家将等般阵容,正为神明圣诞勤操演练。

    待在宫内侧厅的薏卿,正在帮忙烧开水。心思恍惚的瞪着炉火,占据脑子的那影像,也让慧卿的心像那壶水一般沸腾。

    老妈真够狠,将她的征婚启事和相亲现场的照片,全数寄到方家去了。他看了之后会怎么样?几天下来,这种揣测开始折磨着她。

    薏卿一阵苦笑,也许老妈的效果已经先报应在她身上……

    「来了!来了!」倏地,春梅阿姨自外头一路嚷过来。「方泽优来了!」

    薏卿愣了愣,心头五味杂陈,既期待又害怕……

    「你还愣在这儿干什么?他现在就在外头跟你妈谈判,你快出去看——」

    甩下春梅阿姨,薏卿快步跨出厅外。

    宫外,是一幅诡异的景象——锣鼓钹吶,一律消音,现场的安静,让人格外不安。满脸纹彩、奇装异服的八家将们分列四周,而泽优……则和母亲对峙在其中。

    薏卿的出现,马上转栘了他的聚焦。

    泽优走近她,痦哑的问:「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薏卿抬眼,在他微愠的瞳眸里捕捉到一抹辛涩。「我……」话末落,已被母亲一把拉开。

    王陈鸾挡在他们之间,「难道她要留在那儿继续给你糟蹋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如意算盘!有我在,就不会允许你玩弄她!」

    「我没有玩弄她!」吼毕,泽优的视线一跃,回到薏卿身上,声音更加低沈了:「难道你不相信我?」

    「相信个屁!」王陈鸾也跟着吼:「你给了她什么?口口声声说爱,可是你替她想过吗?你知不知道女人的青春宝贵?你想让她等多久?难道她没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

    「我可以给她聿福。」泽优应道。

    「你不想娶她,只想留着她的人,这样子她会车福?」

    「谁说我不想娶她的?」

    「薏卿说的……」王陈鸾的话暂停。瞧瞧这小子手里的是什么?

    一个塞了枚戒指的锦盒,正捧在泽优的手里。

    「我确实是不曾想过要结婚,直到遇上卿卿……」回眸,他对上慧卿的眼睛。「她是唯一我想娶的人。」

    薏卿紧紧捏着手心。噢!她的心早被满满的喜悦给橕爆……

    「好!」王陈鸾爽快的应了一声,然后掉头向老公说:「登记一下,这是第三十二号的候选人。」

    王陈鸾交代完后又转向一脸诧异的泽优,续道:「虽然不敢保证你一定能当我的女婿,不过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会把你列入优先考虑的对象。」

    薏卿内心开始乞求母亲大人别再玩了……她玩不起呀!

    泽优也玩不起。他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低咆:「我绝对不会让卿卿嫁给别人!」

    程金此刻也跳出来「助阵」:「别管这个老女人,把人带走再说!」

    老女人?噢喔!有人触犯了王陈女士的忌讳!薏卿不敢想象接下来的场面……

    「有本事你就动手过来抢人!」王陈鸾大发雌威的怒吼,两侧的八家将开始骚动……

    这……这成了什么跟什么?薏卿张着嘴,心跳快告歇。

    剑拔弩张的情势,叫人冒冷汗。

    「停停停——」适时,阿俊冒出来喊停。「有什么事,好好说嘛!」

    怎么说?

    阿俊出了主意:「就交给神明来作主好了。」接着走向泽优,低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只见泽优认同的点了头,然后跟着阿俊一起定进宫里。

    他们想干什么?紧跟后头的薏卿,满脸惊愕。

    泽优手里拿着茭杯,他……要用掷茭来决定婚姻!?

    「神明在上,我方泽优对王薏卿一片真心,我爱她,愿意用所有的力量来照顾她,请成全!」

    听闻他的字字句句,一股涩意直逼薏卿的鼻腔。其实,无须神明作主,她的心早有主宰。

    她怱然有种冲动想制止泽优——

    阿俊按住她,神秘的眨眨眼,比了个OK的手势。

    呃?薏卿还在纳闷,那头已传来掷菱的声响。

    结果——三茭全允!

    「哇!太好了!」薏卿忘情雀跃的动作,在意识到众人目光的时候,羞窘的停止。

    泽优对王陈鸾说:「奉神明的旨意,你女儿只能嫁给我了。」不顾众人的在场,他上前将薏卿拥入怀中。

    早巳羞得无地自容的薏卿,推开他,往外头逃去:跟在她后头的,则是泽优坚定的脚步。

    他轻易的捉住她。「你高兴吗?」

    「有什么好高兴的?」她故意嘟着嘴,「你用这种方式来决定,就不怕万一……」

    「没有万一。」他轻轻拥着她,「如果我掷茭失败了,我还是不会放弃你,更何况……」

    「何况什么?」她仰头,发现他眼里神秘的笑意,怱地想到阿俊表哥古怪的暗号,狐疑问道:「你跟阿俊奸像怪怪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

    「秘密?你想问这个,对不对?」大手掌搓搓她的头发,无比爱宠,「你愈来愈像狗仔队了!」

    「因为你总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让人摸不透啊!」

    「那你现在有一辈子的时间去挖掘。」亲亲她的额头。

    「别这样,会被人看见……」

    没人在看了。王陈鸾收回远眺的视线,脸上净是宽慰的笑容。喜事已近,该忙着张罗了。

    程金也在忙。把玩着那两只底部灌铅的茭杯,他开始跟阿俊讨价还价。

    「喂喂,你不要狮子大开口,算便宜一点……」

    不知道岩尾家族信不信这玩意儿?他咧着大嘴笑着。

    【全书完】

    各怀心思的每张脸,都带着笑容。编注:别忘了,《豪门男人的秘密》还有「总裁的贴身烙印」、「总裁的秘密写真」、「总裁的秘密频道」、「总裁的偷心绝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