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恶,可以有多巨大?

    这个答案,庙老头打算花一辈子去了解。

    不管恶的大小,每天都要做一件坏事,是庙老头的人生之道。

    “大娘,我问你……这世上有没有天理?”

    庙老头踩着一个胖女人的身躯,而胖女人的眼睛正瞪着丈夫的尸体。

    不久前,她那好心在路边摆摊奉茶给路过旅人的丈夫,竟被这个老头子不问理由地杀了……这老头子一句话也没多说,除了她的丈夫,其他正在喝茶的两个旅人也给他一人一掌给毙了。

    “有天理!你一定会得到报应的!”胖女人凄厉地大哭。

    报应?

    庙老头嗤之以鼻地看着天。

    “呸!如果这个世界真有天理,我早就该死了。”

    庙老头倒是不厌其烦地解释给被他踩在脚下的胖女人听:“说穿了,什么气运?什么天道?屁!不过是命格。就算是十恶不赦的坏蛋,拿到了好运气的命格,就算奸淫掳掠一百年也不会出事,操,所以我干尽坏事,到现在还是好得很!”

    “你会有报应!你会不得好死!你一定会死得很惨!”胖女人哭吼。

    “我有个朋友……不,不算朋友,他是个自以为正义的笨蛋,他啊,为了解救跟他其实毫无关系的人,千里迢迢跑去扶桑去杀一个坏透了的大混蛋。结果呢?死啦!哈哈哈哈!他做好事?死啦!没机会继续做好事了啊!我干坏事,干到今天还在干啊!如果真有天理,为什么歪让我们的下场换一换啊?有了命格,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老天爷插手的份啊!要是老天爷觉得应该让大家知道他有在做事,为什么不来阻止我啊?我呸!”

    解释完,脚也拿起来了。

    “……”胖女人呆呆地看着庙老头。

    “看什么看?”庙老头嫌恶地转过头,骂道:“别以为我说奸淫掳掠,就一定要奸你!操他娘的,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德性,眼巴巴要老子奸你?呸!”

    就这么走了。

    眫女人不敢置信地看着越走越远的庙老头。

    怎么可能?那个杀人如麻的丧神……竟然轻易饶过了自己?

    呸。

    庙老头可不打算杀掉那可怜刚死丈夫的胖女人。

    比起来,让她那种再嫁也嫁不出去的女人苟活下去,好像还更恶毒一些吧?

    面对无力抵抗的寻常百姓,随手就干得了坏事,不需要用到什么咒术,庙老头也不会觉得无趣。

    毕竟干坏事就是干坏事,为什么一定要用到自己擅长的化虫咒干坏事才过瘾呢?搞强奸的时候,难道也要用化虫咒吗?不可能嘛!

    “总之,干坏事真是太开心啦!”

    午时才刚过,就干光了今天的份,实在太愉快了。

    等一下若还遇到长得一脸衰相的人,就多多益恶吧?

    不过在那之前,不妨趁着天气清爽先睡个大觉。找了个依傍着小山谷的河流坐下,庙老头吃着刚刚捉到的甲虫与蜻蜓,饱餐一顿后便躺了下来,吹吹口哨。

    一直跟在后头的灵猫飞快奔来,亲昵地扑向庙老头。

    “胡芦,乖。”

    庙老头拍拍它,摸出藏在它身上的“绝妙的恶灵”放进自己的身体里。

    自从在二十年前得到了这个命格,庙老头就将用了很久的“大幸运星”封印起来、弃之不用,专心地培养修炼“绝妙的恶灵”,行事也就更加邪恶更加快乐。

    这个命格,不知道为庙老头躲避掉多少次猎命师的围捕、乌禅的铁枪追杀。

    说它是恶人的护身符也不足为过。

    “你自个儿去玩罢,别走得太远啊!”

    灵猫葫芦喵喵跳走,自己觅食去了。

    庙老头大字形躺在草地上,愉快地睡起午觉。

    睡饱的时候,已是满天星斗。

    庙老头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唉,睡过头了,显然错过了多做坏事的机会……

    吹吹口啃。

    又吹吹口哨。

    “葫芦!”庙老头大声喊道:“别贪玩了!”

    没有动静。

    也没有葫芦的气味。

    “葫芦!”庙老头用内力将声音送得更远。

    等了片刻,还是不见葫芦的身影。

    有古怪,葫芦受过严格的训练,从没有离自己十丈之远过,更不曾听到唤声后还不快快冲来啊。可能出事吗?一般的野兽可是伤不了机灵的葫芦……

    警觉起来的庙老头,一翻身,迅雷不及掩耳地跃上天空。

    半空中,庙老头狞笑着。

    ……幸好在睡觉前就将“绝妙的恶灵”锁进自己的身体,不管是哪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找上门来,都要领受他“蜘蛛舞”的恶毒手段。

    “化虫——天罗地网!”

    几百只被养在庙老头体内的咒化蜘蛛从空而落。

    天女散花般,银白色的丝线绵延秘密射向四面八方,蜘蛛轻轻巧巧落在它们联合吐丝织成的巨网上时,毛茸茸的身躯已大到像人类的小孩。

    而蜘蛛网可不只一张,而是横七竖八地搅和在河边与山谷上,成为好几十张错综复杂的网面!绝对不想遭到暗算的庙老头,可是刻意找了个适合自己战斗的地方睡觉!

    昏暗的月光下,几百只人一样大的蜘蛛爬来爬去,寻找着敌人。

    庙老头站在其中一面蜘蛛网上,俯瞰着四面八方,寻找着可疑的敌人影子。

    浮云涨满了半弧天空,今晚的月光有些混浊,朦胧着青光。

    载着模糊月色的河面,多了一点碍眼的蚊蝇。

    草地沾满夜露,点点发光。虫鸣唧唧藏匿其中。

    寒气越来越重。

    重得刚刚才织出来的蜘蛛丝线,都沾了点银色的露水。

    后面?

    仿佛承受了极凝重的压力,庙老头只能慢慢转过头。

    “乌禅,你到底……做了什么?”

    〖绝妙的恶灵

    命格:机率格

    存活:四百年

    征兆:宿主最常听到的话,莫过于:“你这个没人性的家伙,一定会得到报应的!”跟:“我发誓,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可见宿主的行事作风,相当不拘泥于世间的道德标准。

    特质:干越多坏事,就能累积继续干坏事的成功机率,吃食宿主犯罪后的得意洋洋。命格与宿主乃是共犯关系,所以有很可怕的副作用——如果宿主停止干坏事的话,命格就会将以前带给宿主的幸运一口气要了回去,让宿主知道改过自新要付出很惨痛的代价。当然了,这对猎命师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用的话扔掉就是了。

    进化:恶魔的呢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