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妈的,这些家伙够精的呀“赵志用望远镜看着山谷口,那里依稀可见有烟冒了起来,一定是有人或是日军安排的哨岗。[? ([ ”要不,我带人摸上去看看吧?“趴在一边的砍刀嘴里叼着根草叶,一脸的轻松,好似不过是平日里随意去溜达一样。”闭嘴吧你,就你能耐,给老子老实呆着,显不出来你了还“赵志一个白眼砸过去,砍刀缩着脖子不再言语了。

  不能硬来,再看看,赵志带着山羊和砍刀转向了侧面,想仔细看清楚了那道烟到底是怎么回事。绕出去了老远,赵志他们开始慢慢的向山谷摸去,借着茅草和树木灌木,赵志他们终于摸到了离那冒烟的地方只有1oo米的地方。

  “娘的,这是小鬼子,有三个”山羊一脸的兴奋,把望远镜递给了赵志。那三个日军好像是在烤什么东西,火堆上架着几把刺刀,刺刀上扎着几团黑乎乎的东西,正在火上烤着呢。一个日军士兵不时的用手去翻动着刺刀,看看东西烤好了没有,另外的那两个日军士兵都是歪坐着在闲聊。

  “先等等”赵志一把拉住了要摸上去的砍刀,摇着头示意再等等。不能贸贸然的上去,万一日军不止这几个哨兵,那砍刀就会把自己送进了危险之中,还是先摸清了情况再说。果不出所料,火堆边的那个日军显然是烤好了吃的,只见他挥动着手臂,嘴里不知在喊些什么,从他身后不远的草丛里又钻出几个日军来。

  赵志见状,歪着头看向砍刀,大有老子又救了你一命的意思。被赵志的小白眼看的浑身不舒服的砍刀,干脆一闭眼---老子装睡。大大欣赏了一番砍刀的窘迫,赵志很是心满意足,转头继续观察日军的动静。一共是11个日军,刚才隐藏在草丛里有8个,日军这是玩的什么花样呀。日军俘虏所说的那个山洞却一直没有找到,赵志估计应该是在山谷的里面。

  几个人早草丛里趴着观察了半天,数来数去始终就是这11个日军,赵志挥挥手,按着原路,赵志他们又退回了先遣营隐蔽的树林里。好不容易找到了隐藏的日军,没有理由放过他们,要不是这些烦人的家伙,赵志他们也不用在丛林里钻来钻去的了。“等,等天黑”赵志丢下句话,转身找地方睡觉去了。见赵志是这幅摸样,其他人也是散开找着睡觉的地方,好养足了精神,晚上收拾日军。

  天色黑了下来,赵志和大家就着水壶里的凉水凑合着吃了些东西,按照白天走过的路线,把先遣营带上了离日军1oo多米的一片灌木后面。“先要拿掉那些哨兵”赵志在地上用树枝比划着,不用太多人上去,山羊和砍刀带着一队斥候就可以了。不过是11个日军,人多了,反而动静太大了。

  山羊和砍刀走在最前面,两人在黑夜的掩护下,就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摸向日军哨兵藏身的草丛。山羊的计划是先拿掉日军的暗哨,再打明哨,明哨的人少,可以留到后面处理。斥候们跟在山羊和砍刀的身后紧张的潜行,生怕出响动,惊醒了日军。

  走着走着,前面的山羊和砍刀好像忽然矮了半截似的蹲了下来,后面的斥候们也是蹲了下来,都紧张的盯着他们俩。草丛索索的响着,是一个日军哨兵出来撒尿来了,日军尿的很畅快,似乎没有料到已经有人潜伏在了他的侧面。正当那日军觉察到不对劲的时候,山羊已经从他的侧面扑了上去,没等那日军呼喊出来,山羊已经用刀把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太阳穴上。日军哨兵哼都没哼一声,整个人就朝着地上栽了下去,一旁的砍刀立马伸手接住了倒下的日军,轻轻的放在了一边。山羊的那一下重击,足以令日军哨兵毙命了,所以不用担心他会在喊叫了。

  山羊半蹲着打着手势,斥候们鱼贯的从他身边悄声靠了上去,把白天看过的那一整片灌木围了起来。为了不弄出声响,山羊和砍刀都是贴着地皮,慢慢的爬了过去,绕过一窝灌木,才能看见哨兵的情况。山羊他们爬的很慢,直到绕过灌木,能看见其他两个日军明哨了,日军也没有现。

  剩下的那两个日军的明哨都是靠坐在一起在打瞌睡,头也是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那俩哨兵靠坐的位置正好能看见整个的山谷口,要改变计划了,山羊对砍刀打着手势,要先干掉这两个明哨。从砍刀背上取下钢弩,山羊现在是双手持弩,这种射法他没有试过,但现在来不及了。已经有一个哨兵站了起来,别的斥候们离山羊还有几米远,换人肯定是来不及了。

  对着砍刀一点头,山羊突然战了起来扣动了弩机,嗖,嗖的两声轻响,钢制的弩箭闪电般射了过去。“噗”“噗”弩箭都射中了目标,只是其中的一支射偏了,没有射中哨兵的要害。被射中了肩胛的那个日军哨兵刚张开嘴要大叫,只见灌木旁的草丛里窜过去一道黑影,刷的就是一刀,正好划断了那日军哨兵的脖子。哧的一声,从日军哨兵脖子上的刀口喷出老大一股鲜血来。

  抽回长刀的砍刀伸手去接日军哨兵倒下的尸体,谁知手上都是血滑腻腻的,竟然没有抓住那日军哨兵的尸体,扑通的一声,尸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砍刀当时就楞在了当场。反应快的山羊直接扔掉手里的钢弩,反手抽出武士刀连连挥动,让斥候们直接冲上去。尸体落地的声音,已经被躲在灌木后面的暗哨听见了,一个睡眼朦胧的家伙,提着步枪走了出来,嘴里还在叽里咕噜的嘀咕着什么。

  “噗”刚反应过来的砍刀扑上去,一个转身绕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握住那家伙的嘴,另一只手用武士刀割开了他的脖子。灌木丛外面哗啦啦一阵猛响,斥候们一窝蜂似的冲了上来,齐齐的涌进了灌木后面。先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用钢弩射了一遍,然后用长刀或是匕对着人形的物体就是一顿乱捅。血腥味慢慢的散了出来,浓重的让人想吐,斥候们的脸上、身上都是喷溅的血,有的家伙就像拿血洗了澡一样的。

  几乎是两个对一个,灌木后面的日军暗哨在打瞌睡的时候,都被斥候们砍断了脖子,捅穿了身体,再也没有能喘气的了。蒙着红布条的电筒晃了几下,草丛里响起了一片索索的动静,那是赵志带着的大队上来了。“怎么样?弟兄们没有事吧?”看到斥候们血呼啦差的样子,赵志心里咯噔一下,生怕是自己人出现了伤亡。

  “弟兄们没事”山羊憨憨的笑着,不再言语,只是瞪了砍刀一眼,怪他刚才的愣神。几个前出的斥候已经出了,他们借着谷口边的草丛慢慢的向里面摸了进去。不大会的功夫,一个斥候就退了回来,“长官,我们向里面走了几十米,一直没有现有日军,在左侧的半山腰上倒是有一个洞口,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日军的那个山洞”斥候压低了嗓子,小声的汇报谷口里面的情况。

  “半山腰吗?”赵志摸着下巴,在谷底还好说,有灌木和草丛的掩护,稍稍一点的响动不会引起日军的现。可是这么多人上山上去,难免不会出响动,在这种山路上,一旦被日军抢先开火,等待弟兄们的只有死亡。“先把人都撤回来,舅爷,你的人找地方掩护住大队,我上去看看”赵志背着冲锋枪带着山羊,两个人悄悄的摸上了左侧的山。

  几乎没有路可以走,只有浅浅的人走出来的小道,还是曲里拐弯的很难走。斥候说的那个山洞确实是在半山腰的,可是左侧的那座山不高,只有大概百米高。如果赵志的大队人马聚集过来,山洞里的日军极有可能会听见下面的动静。

  趴在地上听了一会动静,赵志和山羊开始趴伏着向上摸去,夜很黑,几乎不见一丝的光线,赵志他们只好爬一点歇一会,等确定没有动静了再向上爬。半个小时过去了,赵志和山羊还没有回来,一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回来。在山下等着的国舅他们脖子都快伸长了,老炮已经是第4o次把头探出灌木去观望了,可是周围都是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没事,没事,没有枪声,就是还没有出事”国舅握紧了手里的狙击步枪,自言自语的安慰着大家,同时也是在安慰着自己。要是赵志出了事,他都不知道怎么回去告诉袁青青和琳达了,又如何去见已经战死的那些弟兄们。

  对于赵志,国舅一直有隐瞒,当初在丛林里之所以拥护赵志,不单单是因为赵志是军官,主要是国舅跟赵志聊天的时候,得知他的干姐夫是昆明城里的王大奎。这个王大奎就是昆明城里的地头蛇,国舅是知道王大奎的。本想着拥护了赵志,能留下个好印象,等回去了昆明,能通过赵志,把自己调进王大奎的昆明守备团,再也不用上前线去打死仗了。可是没有料到的是,跟着赵志一路的打下来,不但自己和弟兄们升了官,而且国舅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帮子烂人们了。

  “有动静”砍刀的低喝打断了国舅的遐想,定了定神,国舅慢慢的拉动了枪栓,狙击步枪稳稳的指着响动传来的地方,手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随时可以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