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从日军少佐皮包里找到的文件,他们是从孙布拉蚌那边过来的,高黎贡山也已经被日军占了。( 咱们要想回国就必须翻越高黎贡山,再渡过怒江,可是现在咱们基本上被日军截断了回国的路。”几件雨衣搭成的雨棚下面,秀才拿着缴获的日军文件给大家做着介绍。

  “要不咱们改道去印度吧”王汉试着询问大家。老炮直接一个大脚飞了过去,“装什么犊子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国舅摇着头鄙视的看着王汉,“你傻呀,你真以为咱们是天兵天将呀。日军现在肯定在边境上等着咱呢,就咱们这几百人,怎么过去?”

  赵志伸手制止了大家的争吵,抬头看着下的哗哗的雨水,脑子里计算着。国舅挥手招呼大家悄悄的退了出去,各自去看自己手下的溃兵了。队伍再次的扩大了,人数已经达到了近千人,狗腿子们手底下多多少少的都增加了人手。

  暴雨哗哗的下个不停,溃兵们躲在树叶和茅草扎成蓑衣里瑟瑟抖。蓑衣只能暂时遮挡着雨水,可是遮挡不了寒冷,大家都紧紧的围抱在一起,彼此寻找着温暖。伤痛、寒冷和食物的匮乏折磨着溃兵们,每天都有因为疾病死去的溃兵。郎中本来就不多的头已经快被他自己揪光了,他是在自责,自责救不活那些弟兄。财主现在每天找赵志诉苦,队伍储存的食物快见底了,每天的两次稀粥改为一次。稀粥里本来就很少的米粒,现在更加是可以粒粒可数了。砍刀他们外出的狩猎队,已经数次空手而归,雨季里野兽们也都销声匿迹了。

  赵志已经被这些事情弄的焦头烂额了,队伍人数增加是好事,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增加了。弹药、枪械、食物、疾病都困惑着赵志,实在是头痛,赵志无奈的摸着额头。他的心里满是惆怅,原本只是几十个人,他还算有信心带大家回国。可是现在队伍已经有近千人了,对于只是个上尉的赵志来说,这确实是个大问题。赵志觉得以他的能力,实在是不足以带领他们安全的回国。

  赵志现在的临战指挥方式,全都是他回忆以前部队他上级平时的作风,他只是在模仿而已。他不知道是对是错,他很困惑。赵志蹲在地上,傍徨无助的抽泣着。一只手拍在了赵志的肩头,平日里贼眉鼠眼的国舅一脸的严肃,看着眼眶红的赵志,缓缓说道“小子,你做的很好,弟兄们都很感激你。主意可以大家一起想,你不要窝在心里。你要是倒下了,大伙可就该散伙了,弟兄们走到这里不容易”“我怕,我怕把弟兄们带上死路。这一路上死的人太多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赵志气恼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咳”叹着气的国舅出了雨棚,眼眶湿润的赵志看着国舅那略显佝偻的背影,一旁蹲在大树下避雨的狗腿子们,显然是听见了国舅和赵志的交谈。纷纷围在国舅身边,七嘴八舌的问着什么。长毛干脆带着几个小狗腿子,围住了赵志的雨棚,不让任何人接近。

  “咱们还是走孟关,然后绕过孙布拉蚌再翻高黎贡山,我不相信日军能完全封住山。以咱们现在的位置,走哪里是最近的,不过也很危险。告诉所有的人,不愿意的可以分开走。”哭过后恢复了清醒的赵志安排长毛通知大家。

  赵志的决定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在溃兵中引起了争论。几个激进的军官找到了赵志,他们已经得知赵志实际只是个上尉。他们这些校官却受一个上尉的指挥,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他们需要得到指挥权。

  “赵志,咱们非得要从高黎贡山走吗?部队现在的情况能做到吗?”一个少校军官激动的指着赵志质问。军官们的来势汹汹就已经让狗腿子们很不舒服了,现在还直呼赵志的名字,妈的,当初就不该救他们的。“啪”长毛那沾满了泥水的军靴直直的踢在一个军官的屁股上,那军官被踢得趴在了泥水里。老四川看着在泥水里挣扎着想爬起来的军官,恶狠狠的骂道“龟儿子的”“妈的,谁救的这瘪犊子玩意,是谁?真不长眼”老炮同样的咋呼着,大有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

  赵志示意秀才拉起趴到的少校,笑着说道“朱少校,不好意思啊,手下弟兄不懂事。大家的情况不好,这我知道。可是这雨一直在下,咱们老是在丛林里也不行。现在就只有两条路,一是印度,一是回国。我倾向于回国,日军在高黎贡山的兵力应该不会多,咱们可以先去孟关,再转向东北方向直奔高黎贡山。印度边境上日军应该早就陈兵以待了,咱们这点人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我不想自己的弟兄白白送死。”赵志在缴获的地图上,给那些军官们讲解着。

  在丛林里的时候,是因为赵志的人控制着食物补给和弹药,军官们不敢和赵志生争执。可这马上就要走出丛林了,军官们决定和赵志撕破脸摊牌了。不敢怎么也要抓住兵权,这些溃兵们是军官们回到国内之后安身立命的筹码。只有手上有了兵,腰杆才硬,才能稳固自己在军中的地位。在这种想法作祟下,军官们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纷纷面红耳赤的大声叫骂起来。“小小的上尉,凭什么指挥我们”“翻了天了,一个小上尉如此的霸道”“赵志,等回国了,我会去军部告你的”赵志的雨棚里响起了军官们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妈的,给脸不要脸的玩意”国舅带着一群狗腿子,像抓鸡仔般扭住军官们,一抬手全都扔进了泥水里,还狠狠的踏上了几支沾满泥水的大脚。一个军官刚想喊叫,就被塞了一嘴的泥巴,狼狈的趴在了泥水里。“你们都听好了,我们长官心好,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但你们别太过分了,这里每天都会死很多人”秀才露着一嘴的白牙,笑嘻嘻的看着军官们。每战之后就会虐杀俘虏的秀才,是这支队伍里的异类杀星。被这杀星惦记上了不是啥好事,军官们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安分了很多。

  “弟兄们,根据缴获的日军文件,咱们再有三天就可以走出这片山林了。但是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是去印度还是回国。刚才的争论你们也听见了,想去印度的,到了孟关后向西北方向走。想跟着我们回国的,就从孟关转向东北方向,翻越高黎贡山。不过要提前告诉大家,走高黎贡山是一条很危险的路,我不敢保证每个人都能完好的回国。”赵志站在雨水里,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就看溃兵们如何选择了。人各有志,赵志不想勉强他们,他们有自己选择的权力,虽然他们只是溃兵。

  短暂的沉默之后,溃兵们分成了两伙。校官中只有被称作二迷糊的王汉跟着赵志他们,大部分的溃兵选择了那些军官,毕竟去印度是很诱惑人的,那边的路比较近。赵志的身边只有他原本的4oo人和一些受伤的溃兵,只有赵志这儿有药,伤兵离开了赵志就等于失去了活路。“妈的,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狗腿子们唾弃着站在那边的溃兵们,吃了、用了,现在到跑了,真不是东西。

  “算了”赵志制止着狗腿子们的愤怒,带着他们离开了大队,他实在不想在看那些军官们脸上沾沾自喜的表情。“拿来,这是老子的东西”财主带着他的手下,挨个的从溃兵身上搜着属于狗腿子们的东西。个别的溃兵刚想反抗,就被狗腿子们的枪托给放倒了,还要再狠狠的踩上几脚。

  在赵志的示意下,很不情愿的财主给溃兵们留下了一些食物和枪支弹药,毕竟去印度那也是出了丛林之后的事情,走出丛林还需要三天呢。老炮一边照顾受伤的毛头,一边嘟囔着赵志“妈的,狗头就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咱们辛辛苦苦背来的东西,咋都给了那些瘪犊子了”国舅扔过一团湿泥,正糊在老炮的脸上,“你狗日的嘀咕啥呢,那不都是咱**的弟兄吗。又没有饿死你,在嘟囔,老子就拍死你”五大三粗的老炮还是很怕国舅的,一缩脖子闭上了嘴。

  长长的队列在密林里分成了两队,虽然还是同一个方向,但却是一前一后的走着。赵志自然是带着他的狗腿子们走在前面,这是财主的主意。雨水已经停了,丛林里出现了很多的蘑菇和野菜,走在前面的人可以采集到更多的食物。在砍刀的带领下,狗腿子们现在的食谱很广泛,野菜、昆虫甚至是树皮都是他们搜集的对象。他们把视线里所有可以见到的可以吃的东西都弄回来,交给财主弄熟了,再填进自己那永远吃不饱的肚子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