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狗腿子们照旧被分成了十几队,在林子里撒的到处都是,寻找着一切可以果腹的东西。[ 〈〈 山羊和砍刀带着几个狗腿子走的很远,他们不但要寻找食物,还要给丛林里的家伙们提供警戒。“树上有鸟,在那边”砍刀小声的对山羊嘀咕着,他想用自制的弓箭射鸟。“看我的”山羊用一根从牛皮背包上割下来的一根皮绳包着一块石头,把皮绳在头顶上用力的甩动了几圈,手腕一抖,带着呼啸声的石头脱绳而出,准准的打中了树上的鸟,这可是山羊年少放羊时练下的绝活。狗子跑的屁颠屁颠的去捡鸟了,“哎呀”兴高采烈的狗子一脚掉进了一个泥潭里。

  狗子睁大了眼睛,一动也不敢动,他的半个身子已经陷进了泥里。可是他不敢动,因为他头上的枯树上有一条四米多长碗口粗的大蟒蛇。那蟒蛇本来是睡觉来着,可山羊打下来的那支鸟正好掉在了蟒蛇的嘴边,这会蟒蛇依然是醒了。只要自己这边一动,那蟒蛇就会缠住自己,再慢慢的勒死自己。昨天晚上宿营的时候,溃兵那边就有一个家伙是这样被蟒蛇缠住勒死的。所以狗子不敢动,他在等,等着其他的狗腿子来救他。

  “呜”一把长刀带着风声被掷向枯树上的蟒蛇,是砍刀来了。长刀贴着蟒蛇的身体掠过,在蟒蛇的身上留下一道伤口。受伤的蟒蛇愤怒的朝着攻击它的砍刀窜了过来,早就藏在一边的老炮带着几个人,赶紧的用长木棍把狗子拉出了泥潭。受伤的蟒蛇顺着砍刀逃窜的山路追击着,刚窜过一段路的蟒蛇嘴里突然出嘶叫声,身子扭做了一团打着滚。蟒蛇那粗粗的尾巴啪啪的打着旁边的树木,打的树木一阵乱晃,树皮、树叶纷纷落下。折腾了好一阵,蟒蛇不动了,彻底的没了动静。

  “咋回事呀?”害怕蛇类的老炮远远的看着不动的蟒蛇,问着身边的山羊。“砍刀刚才在地上埋了几根刺刀,蟒蛇从上面过的时候,肚子被刀刃给划开了,那不就死了呗”兴高采烈的山羊那里还顾得上絮叨的老炮,回了句话,就带着他的手下去接收蟒蛇了,那可都是肉呀。脱了衣服正清理身上蚂蝗的狗子,扯着嗓子直喊山羊,“我要吃双份呀,我丢了这么多血,要补补”

  晚饭很丰富,蟒蛇蚂蚁野菜汤、烤蘑菇、芭蕉根,最后的一点大米,那是给伤员熬粥用的,大家都舍不得吃。脸色苦的老炮很郁闷的捧着装着汤的钢盔,他自小就怕蛇,现在让他喝蛇汤,他还是不敢喝。“你狗日的干啥呐?不吃饭什么呆呀?”国舅递给老炮一勺芭蕉根。芭蕉根很涩嘴,但老炮却觉着像美味一般,大口的吞嚼着。

  “老炮,过来,狗头叫你”秀才大声的喊着老炮。“妈的,这小白脸离了老子就是不行。这小犊子货一刻也玩不转,累死我了”端着芭蕉根的老炮一边走,一边给其他的狗腿子们得意洋洋的吹嘘着。

  “过来,陪我喝酒”赵志招呼着老炮,面前的树桩上摆着两盒罐头和半瓶酒。“坐吧,这还是在山谷缴获的日军罐头和日本清酒,来,陪我喝点”赵志指着地上的一块木头,示意老炮坐下。

  两人一口酒一口肉的,不大会功夫就把酒和罐头全造光了。老炮剔着牙,满面红光的迈着八字步,优哉游哉的在狗腿子们中间溜达。“这汤好喝吗?嗯,不喝,喝不了。刚狗头请我喝酒,吃的日本肉罐头,吃撑着了,喝不下了,你们喝,你们喝”老炮得意的显摆着,显摆着他的优越。

  长毛拿着块烤蛇肉凑到老炮身边,吧嗒着嘴,“肉罐头好吃吗?那罐头咋和我的烤蛇肉一个味的咧”“狗日的,咱们早就没有罐头了,那酒也是拿老子的酒精兑的水”郎中给老炮说着悄悄话。这才恍然大悟的老炮看着背着手站在一边得意洋洋的赵志,心里的那个狠呀,又上了这小白脸的当了。“啊”老炮大喊着冲赵志冲了过去,却被长毛一脚勾倒在了地上。一帮狗腿子们嘻嘻哈哈的压着老炮,给老炮嘴里塞着烤好的蛇肉。“你们这些瘪犊子都等着,老子早晚削死你们几个。慢点塞,噎死老子了”被大家压着的老炮一边挣扎的骂着,一边大口的吞咽着塞进嘴里的烤蛇肉,他倒是两不耽误。

  “长官,咱们攒下的食物都光了,只剩下一些留给伤员的大米了”财主认真的说着,同时把自己的皮带又紧了一扣,好勒住因为自己廋了之后变得松垮的裤腰。看来真的是弹尽粮绝了,赵志知道财主的能力,不是到了最后的时候,财主绝对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的。

  “再坚持一天,明天一定会走出丛林的,走出去就好了”赵志拍着财主开始变得瘦弱的肩膀,安慰着财主。“长官”山羊带着几个斥候回来了,一向悍勇的山羊也因为饥饿,而开始变的有点步履蹒跚,但他的嗓音里却带着喜悦。“长官,我们刚出去不到5里地,就看见缅甸人了,咱们好像是要走出丛林了”喝了几口热汤的山羊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是啊,两个月的丛林生活,给大家留下来不可磨灭的影响。大批的士兵们死在山路和丛林里,几乎每走几步就会见到一个倒毙的远征军士兵。湿热的丛林气候使尸体很快的生腐烂,沿路走过的士兵能清楚的看见尸体上蠕动的蚂蝗和蛆虫。附在尸体上那密密麻麻的苍蝇,像黑色的毯子般裹着尸体。

  每个人都有可能死去或是失去自己的好友、兄弟,每个人睡着了以后,都不知道明天自己或自己的弟兄还能不能醒过来。第二天的早上还能睁开眼睛,就是溃兵们最大的幸事。经常有人早上醒来,现躺在自己身边的兄弟已经全身冰凉或是爬满了蚂蝗,悄悄的死去了。溃兵们碰上这种时候,只能是默默的给尸体上盖些树枝或撒点土,然后抽走尸体下的毯子,默默的追上大队继续的在丛林里行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