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第二百章 狗子VS日军枪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坐在地上回了回神,赵志觉得好些了,刚才的那一枪虽然是打在了钢盔上,可是脑袋被震的嗡嗡作响,眼前看东西都是双影。[(( 用力的甩了甩头,接过爱德华递过来的水壶喝了几口,赵志这才算是恢复了正常。

  “狗子,你带几个人去把那个日军枪手给弄回来,死活不论”赵志中枪,最担心的就是爱德华了。赵志一旦出现了意外,自己就是直属连的最高长官,可是直属连这帮子骄兵悍将就只听赵志的,他是没有办法管的也根本管不了。所以爱德华这次了狠,非的要见见打赵志冷枪的家伙长了个什么摸样。

  早就想着能显摆枪法的狗子,带着几个老是混在一起的家伙溜走了,他们要迂回到另一侧去。赵志他们现在待着的那个死角显然是被那日军枪声知道了的,从那里击杀日军枪手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绕出了一个大圈子,狗子他们几个转到了距离赵志他们不到2oo米的一处沟坎,说是沟坎其实也就是雨水冲刷泥土后形成的一道土坎。狗子解下捆在背上的茅草衣披在了身上,伸出手给其他的人比划着,示意其他人散开各自隐蔽。

  2oo米的距离,对人的眼睛来说是有些远,可是在狙击镜里却就像是在眼前一样的清楚。狗子把自己罩在茅草衣下,用狙击镜仔细的搜索着树林中的可疑。草丛、灌木丛、树干、树冠都是狗子仔细搜索的地方,国舅和罗杰曾经讲过,枪声对决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沉不住气,谁能稳下心,谁就是赢家。

  树林里的茅草太多太茂盛了,偶尔有人行进之后留下的痕迹,那也是赵志刚才带人追击时留下的。树林里湿热难当狗子的身上已经在出汗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子顺着脸颊滑落,可还是没有现那个日军枪声的踪迹。

  狗子只得慢慢的在草丛里爬行,借着草丛和灌木的掩护,寻找着合适的狙杀地点。他不敢把头探的太高,他知道那个日军的枪手一定就在这一片,也许他正端着枪在等着自己的出现吧。可是那个日军枪手到底会藏在那里呢?自己周围的草那么高,狙击镜的视线都被挡住了。

  狗子虽然年纪偏小,可是他早就被国舅他们给带成了兵油子,战场上的损招学了不少。“狗日的,你不出来,小爷就逼你出来”狗子自说自话的摘下腰间的两颗手雷,拔下拉环一扬手就扔了出去。“轰”“轰”狗子刚才觉得最可疑的一颗树被硝烟笼罩住了,狗子顾不上看爆炸的结果,一纵身就窜出了草丛,向着自己早就看好的一处灌木奔了过去。

  “啪”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狗子的腿边擦了过去。“哎呦”被子弹擦边烫了一下的狗子重重的扑倒在地上,连滚带爬的翻进了那株灌木后面。“妈妈的,好险呀”狗子低头向大腿上看去,左腿的军裤依然是被子弹打穿了一个洞,大腿上也被子弹擦出了一道红红的印记,再偏一点狗子的左腿就被子弹击中了。

  丝毫不受影响的狗子开始兴奋了起来,和高手过招那才是真本事,那叫一个过瘾。在心里默算了一下自己刚才跑动时的行进路线和子弹的轨迹,狗子笑了,他已经知道了那日军枪手的大概位置,剩下的就要看看谁的本事大了。

  狗子抱着步枪慢慢的开始退后,是的,他在一直退后,可是眼睛却在一直注视着前方。他要换一个方向,丛林里不存在迎光和逆光,光线是利用不上了。狗子要寻找一处合适的地方,一处更适合自己潜击的地方。

  退回去了大概十几米,狗子找上了一株灌木,把身上的茅草衣盖在灌木上,正好就是一个极佳的狙击点。狗子慢慢的把狙击步枪架在灌木的主干上,眼睛贴在狙击镜上,搜寻着那个日军枪手。

  狗子跟着国舅和日军教过手,知道日军很骄傲,日军的射手们往往是仗着**没有狙击手,打完一枪了根本就不会更换地方,还是呆在原地等着击杀下一个**。狗子现在就是根据刚才的弹道,锁定了范围在搜寻那日军的枪手。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狗子还是没有动作,只是盯死了自己锁定的那片区域。很快狗子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一棵树上,那是一棵十几米高的榕树,离着地面不过3、4米高就盘伸出许多的枝丫和藤蔓,是一个极好的潜伏点。

  如果那日军的枪手占据了榕树,不仅可以居高临下击杀直属连的士兵,而且从那株榕树正好能看见刚才赵志他们占领的地方,那高度足够用了。在狗子锁定的范围内,那株榕树也在其中,由不得狗子把注意力放在了榕树上。

  狗子相信自己的感觉,可是眼见为实,不能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行事。现在自己藏身的地方除了草丛就只是几株灌木,可以说几乎就是片开阔地,这样的地形对自己很不利。所以自己必须十拿九稳一枪毙命,否则被那日军枪手抓住了机会,自己的下场就只能是一个字—死。

  狗子耐心的等着机会,赵志那边好像也是开始了静默,丝毫没有帮着狗子掩护扰敌的意思,现在就只是狗子和那个日军枪手之间的对决,比的就是耐心和运气,当然还需要真本事。狗子往嘴里塞了一块口香糖,这是国舅给的,烦躁的时候嚼上一块,能放松心情。

  突然,从狗子的狙击镜里能明显的看见那榕树上的一处枝丫动了一下,现在也是下午时分,林子里根本就没有风,那枝丫当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动。这突然的现让狗子已经开始烦躁低落的心情开始变的兴奋而又紧张,就像个初学钓鱼的人一样,狗子既兴奋终于有鱼上钩,又紧张咬了钩的鱼儿会跑脱了钩。

  擦了擦眼睛,狗子紧紧的贴着狙击镜,看清楚了,刚才晃动的那根青黄色枝丫旁边多了一点土黄色。看见了土黄色,狗子这才明白了过来,狡猾的日军枪手撕下身上的军装把步枪包裹了起来。这狗日的小鬼子太狡猾了,刚才狗子就是一直在找与步枪相近的颜色,而忽视了那株榕树。

  妈的,纵然是你再狡猾,还的是小爷嘴里的菜,狗子咬着牙慢慢的把枪托紧紧的顶在了肩膀上。狙击镜里看不见那个日军枪手的全貌,就只能看得见那一点土黄色,应该是枪管。不管了,狗子默想了一下国舅教授过的东西,稳稳的扣下了扳机。

  “嘭”的一声闷响,子弹窜出枪膛,直扑狙击镜里锁定的那株榕树。啪,子弹穿过榕树的枝丫,准确的击中了狙击镜里的那一点土黄色。枝丫有些晃动,一支缠绕着布条的步枪掉下了枝丫,一只满是鲜血的胳膊随即出现在了狗子的狙击镜里。狗子拉动枪栓压上一颗子弹在枪膛里,呆在原地不动,紧张的注视着前方的动静。

  看来真的是死了,那支出现在狙击镜里的胳膊一直都没有在动过,哪怕只是一次抽搐。过了有3、4分钟,狗子才小心翼翼的端着枪钻出了灌木丛,借着各种掩护物向着那株榕树摸过去。爱德华说了死要见尸活要见人,狗子要过去确认自己的战果。

  自己的枪托上已经有2个正字了,马上就又可以在添一道新的划痕了,狗子的心情极好。正在这样想着呢,“啪”的一声枪声响起,一颗子弹穿过狗子的腋下飘了出去。一切生的太突然太快了,紧接着第二颗飞射而来的子弹就击中了狗子的左肩,狗子闷哼一声,扑到了一颗树后面。

  狗日的还有第二个枪手,狗子有些恼火,自己还是太大意了。跟着赵志一直打的都是顺风仗,狗子也有些沾沾自喜飘飘然了,刚才得手的那一枪已经让他失去了作为一个狙击手必要的警惕。犹是狗子的运气好,他的左脚刚才猜中了一根枯枝,枯枝断裂的声响让狗子惊了一下,身形稍稍就慢了一分。就是这稍稍慢的一分救了狗子的命,要不然那穿过腋下的第一枪就能要了他的命。

  忍着疼,狗子撕开肩膀上的衣服,拿出止血粉胡乱的撒了一些,用纱布简单了包扎了几道,好在子弹只是穿过了肌肉没有伤到骨头。往嘴里倒了几口水,狗子定了定心神,默算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和轨迹,不能白白的挨了一枪,至少要找回场子来。

  子弹过来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隐蔽的东西,唯一能藏着人的就是离着狗子不到3o米的几株灌木,看来那第二个日军枪手一定是藏在那几株灌木那里的。狗子咬着牙又把左肩上的纱布紧了紧,又给自己扎了一针急救包里的吗啡,疼痛感才慢慢的减轻了。

  来吧,小爷送你回老家,狗子默声的嘀咕着,一股脑的把腰上剩下的3颗手雷统统摘了下来。拉下拉环,狗子先向自己的左边扔出一颗手雷,然后趁着手雷的爆炸闪出大树,依次的把剩下的2颗手雷扔了出去,随即缩回大树后用狙击镜观察着那片灌木丛。

  “轰””“轰”连续的两声爆炸响起,被狗子重点照顾的那片灌木丛里腾起两团烟雾,泥土和杂草被气浪推的很高。借着爆炸还未散去的烟雾,狗子把狙击步枪背在背后,手持着m1911手枪快步的冲了上去。近战的时候,自动武器要远远比栓动步枪好使的多,这是狗腿子们数次和日军短兵相接得来的经验。

  窜出大树,忍着疼的狗子就那么直挺挺的冲到了那片灌木丛跟前,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不过已经能看清楚了。灌木丛被手雷的弹片崩的乱七八糟的,枝叶、泥土到处都是,不过狗子没有兴趣看这些东西,他的注意力都被窝在灌木丛里的一个日军给吸引住了。

  狗日的命大,手雷没有炸死他,只是炸断了他的一条腿,不过他的手好像也受了伤,一片血肉模糊的样子。狗子自然是不会可怜日军,即便是受伤的日军在他的眼里和畜生也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等等,等等”那受伤的日军枪手看见狗子抬高了手枪好像是要打死自己,便连忙开口求饶,而且还是字正腔圆的国语。狗子弄不清楚了,这狗日的明明就是个日军,这咋中国话说的这么好?

  “我不是日本人,我是台湾人,是被日军逼着参加军队的,请不要杀我。我能提供你们想要的情报,真的,真的,我有你们想要的情报”那日军伤兵见狗子有了一丝犹豫,便巴拉巴拉不停的求饶。

  “小爷不管你是什么人?我现在带你去见我的长官,你要是不老实,小爷就送你去见阎王”狗子用手枪敲着那日军伤兵的脑门。抓了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兵,这是狗子从来也没有遇见到的,狗子吹响了竹哨,招来那几个给自己掩护后路的家伙,把这个日军伤兵给架了回去见赵志。

  本来按照赵志的意思,把俘虏的缅甸士兵集中起来,一次性用机枪突突干净完事,谁承想狗子抓回来了一个日军伤兵,是从日军第14军48师团调来的家伙,是个会说中文的台湾人。一向精于敛财的财主这次被赵志带了出来,那个叫花田间雄的台湾人被送到赵志面前时,见财主正把从俘虏们身上的财物都集中在一起清点,便大叫着说自己知道日军埋藏的一批东西,希望能以此换回自己的命。

  也就是他遇见的是财迷到了极点的赵志和财主,要是换个别的人早就一枪送他回老家去了。一番盘问之后,大家这才知道了这个家伙的来历:这个叫花田间雄的家伙是从从即将转战菲律宾的48师团专门调来的台湾山地高砂兵,和他一起来的有2oo人,都是精通山地丛林战的台湾高山族人。日军缅甸方面军已经把他们化整为零分散在了大龙河一线,带领缅甸当地人组成的游击队,利用丛林在各处伏击远征军,企图拖延远征军渡过大龙河,为日军向缅北地区增兵赢得时间。

  急于保命的花田间雄告诉财主,日军确实有一批紧要的物资被深埋在了地下,刚好就是花田间雄的这一队缅甸手下负责押运的。埋藏的地点就在刚刚被远征军占领的拉加苏,这也是为什么赵志会召集军官们的缘故,因为拉加苏正是赵志他们回撤时必须要去的地方,司令部派来的联络官就在那里等着直属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