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第二百二十五章 日军老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尉,咱们该怎么办?”身边的一个老兵问着龟山,毕竟龟山才是小队指挥官,日军部队里严格的等级制度让士兵们总是依赖于自己的长官。< ?? {<? 〔 “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不要问我,不要问我”龟山被吓坏了,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手枪,把身体缩成了球状的龟山惊恐的喊叫着,脸上满是泪水和鼻涕,这和他在中国经历过的战场不太一样,现在他们是猎物了,而藏在暗处的支那人却成了猎手。

  “废物”那老兵朝龟山吐了一口痰,黄腻腻的老痰就落在龟山军装的前衬上,可是龟山却没有言语,只是低着头瑟瑟抖。龟山先前的嚣张跋扈,士兵们还能忍受,可是战场失态却是士兵们最不能忍受的,一个窝囊废的指挥官能害死整队的士兵,这是早就有过先列的。

  吐痰的老兵环视一圈,好像就属自己的军龄最长了,其他人正看着自己,应该是在等自己拿主意吧,毕竟这个龟山是靠不住了。“你们几个先走,退进树林里为我们掩护,我们剩下的人随后就来”那老兵指着另一辆马车后面趴伏着的几个新兵大声喊道。在场的老兵们都是心领神会的对视了一眼,在这么的情况下,当然是要用战斗力低下的新兵去吸引敌人的火力,他们这些老兵是要反击敌人的,不能白白去送死。

  那几个被点了名的新兵却不知道老兵们的盘算,他们还以为这是老兵们把生的希望让给了他们,眼含着热泪,那几个新兵纷纷跪在地上给老兵们行礼,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装备后,按照老兵们指点的方向窜出了马车的掩护,直奔山路右侧的树林,只要能踏进树林,他们就算安全了,只有占据 这里,草能有效的反击对面的敌人。

  “哒哒哒 哒哒哒 ”从山路右侧的树林里突然有子弹射了出来,那几个怀揣着希望的日军新兵齐刷刷的栽倒在地,距离太近了,在汤姆逊那恐怖的射下,他们根本就没有能来得及反应的时间。山路右侧树林里冒出来的枪火打破了刚才的寂静,连带着刚才沉寂的左侧树林里也射出了子弹,火力依然的强劲,惊得拉着粮食的骡马纷纷惊叫乱窜。

  日军一直是隐藏在马车后面的,这骡马一乱,就把他们直接暴露在了枪火之下,在密集的弹雨中,日军惨叫哭嚎逃窜,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减少树林中射来的子弹数量。反而随着骡马的慌乱,树林中的射击声有越来越激烈的局面。那急促的枪声似乎就没有个停顿的时候,瓢泼的弹雨来回的清洗着山路上的日军,只要是出现了土黄色的地方,一定会有好几颗子弹同时飞向那边去。

  聚集在一起的十几个日军老兵只是死死的抱头躲在他们的马车后面,拉车的马匹已经被他们用刺刀砍断了四条腿放翻了,飞射的弹雨中,失去了行动能力的马匹只能泣血卧地,为它身边的日军士兵们提供掩护。“噗”“噗”“噗”一串子弹打在了马车上的粮食袋上,吓的刚伸出头观望战场情况的吐痰老兵一缩脖藏了起来,敌人的子弹无穷尽般攒射不止,把日军已经完全的压制住了。

  “这样不行,再待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你们几个”吐痰老兵指着几个鹌鹑一样缩团的新兵,“你们几个等我们的火力掩护之后,就顺着这里跑,只要能跑进树林就安全了,知道了吗?”吐痰老兵拉开枪栓对着其他的老兵们做了个手势。老兵们再要是想着保存自己的实力,恐怕等敌人一旦起冲锋之后,这里就会被踩成平地了。

  “开火掩护,掩护”老兵们嘶喊着从各自的掩体后面伸出步枪啪啪啪的打着,为那些开路的新兵们提供着微弱的火力支援。这些日军老兵们都是积年老兵,只是靠着感觉打枪,只一轮射击下来,对方敌人的火力就弱了不少,显然,这些日军老兵的射击还是很准的。

  “跑,快跑”吐痰老兵捡起一枚子弹壳狠狠的砸在早已瘫软的龟山身上,不管龟山是如何的窝囊,好歹他是个军官,这样的人要是被敌人活捉了去,那会是帝国勇士们的耻辱。“让他跟着新兵们一块去趟路吧,是死是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好了”吐痰老兵塞给龟山一支三八步枪,这种时候,龟山的南部手枪还真是比不上一支三八步枪划得来。

  “啊,啊”新兵见敌人的火力骤然小了不少,齐声嘶喊着钻出掩护,拼命端着步枪向树林里跑去。老兵们纷纷闷头向着马车对面掷出手雷,现在顾不上手雷的杀伤力了,只要能炸出烟雾就好,烟雾能有效的降低敌人射击的精准度,好歹也能为那些新兵们争取点生的机会。“轰”“轰”“轰”老兵们掷出的手雷沿着山路上炸成一片,呛人的硝烟团团升起,山路上的视线已经到了最低点。

  “我们也走”老兵们端着步枪紧紧的跟在新兵们的身后追了上去,老兵们这样的布阵是为了让新兵们吸引敌人的火力,而隐在新兵身后的他们就能一鼓作气冲进树林里去。老兵们都有着很丰富的战场经验,刚才从敌人的射击声中就能听出敌人的人数不多,甚至还没有他们的人数多。只是这些狡猾的敌人藏在了暗处,而且火力很猛,拿着栓动步枪的他们的确不是敌人的对手。可是他们好歹是号称丛林之虎的日军十八师团的士兵,只要能冲进树林里,再多的敌人也不足为惧。

  自以为找到敌人弱点的老兵们就这样躲在新兵后面冲向树林,只有不到1o米了,冲在最前面的新兵距离树林就只有不到1o米的距离了。可是异状突然出现,跑在最前面的那个日军新兵在身后老兵们的注视中居然停下了脚步,后面的人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可是那个新兵自己知道是为什么,因为他面前的草丛中正有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在指着他。

  “哒哒哒 哒哒哒”就在那新兵背后的士兵想要呵斥他的时候,枪响了,是草丛中的那个枪口响了,一串火链从草丛中冲了出来,直直的打在了那个冲在最前面的士兵身上。“噗”“噗”“噗”十几股血箭从那日军新兵身上飙了出来,近距离攒射的冲锋枪子弹力量极大,密集的子弹直接将那个日军新兵击打的临空腾起,等尸体落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几乎都被子弹给打烂了,完全认不出原来的模样。

  “集火,集火”一个雄壮的声音响起,没有来得及刹住脚步的日军士兵面前呼啦啦冒出几支黑洞洞的枪口,而且还都是冲锋枪。“哒哒哒 哒哒哒”几道火舌扑进日军士兵的冲锋阵型里,暴躁的火舌击打的泥土溅起老高,中弹的日军士兵在飞溅的泥土中辗转惨叫,直至他们的腿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之后,那些已经成为师徒的家伙们才会倒地抽搐不止。

  “手雷”日军老兵们也是豁出去了,不管那些还在前面的自己人,掏出手雷就是一阵乱扔,不管敌我了,只要能弄出条逃生的路就行。在老兵们不计数量的手雷投掷过后,对面的冲锋枪停止了射击,老兵们需要的逃生之路出现了,兴奋的老兵们蜂拥着开始了他们的逃生冲锋,只要能抢在敌人再次开火之前冲进树林就能保住性命了。脑子里只剩下了逃命日军老兵们拼命的跑,跑,丝毫不管脚下踩着的是自己曾经的同伴,他们就这样踩着自己人的身体冲进了树林里。

  “总算是安全了,至少是暂时安全了”浑身是血冲进树林的老兵们暂时的松了一口气,再看看人数,能冲进树林里的就只剩下不到2o人,三分之二的人被丢在了山路上。老兵们没有停下脚步,他们端着步枪继续前进,现在还不是可以休息的时候,向着山林里走的越深越好,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更安全。他们的身后已经传来了枪声,看来是敌人追上来了,老兵们对视一眼,加快了脚下的度。

  命好的龟山依旧的命好,那段死亡冲锋居然让他也冲了过来,而且还是毫无损。龟山的大腿内侧很疼,可是他不敢叫疼,老老实实的端着步枪跟在老兵们的身后埋头疾行,缺乏军事素养的他从老兵们那紧张的脸就能想到现在的危险。疾行中的老兵们没有去刻意的理会走在队尾的龟山,这种时候,他们这些老兵是不会把指挥权交给这个令人失望的家伙。

  一口气奔出去了几十米,最前的一个老兵突然停了下来,暗叹不光是停住了脚步,而且他还借着脚下的惯性一个侧身驴打滚,就钻进了一窝灌木丛里。“哒哒哒 哒哒哒”已经没有时间给其他人思索了,突如其来的弹雨已经扑了过来,老兵们只好抱头扑地,子弹来的太突然了,只能来得及护住身体的要害部位。

  “轰”日军老兵们又重施故技,还想着要用手雷来开路,可是他们这回是失算了,还没有等他们的手雷扔出手,那几个举着手雷的家伙就被子弹击打的连连抽搐。手雷是炸了,只不过是在日军老兵们的中间炸开的,呼啸飞溅的弹片给日军老兵们做了一次血的洗礼。只不过这种洗礼送来的是弹片和死亡,而带走的却是他们的生命。

  爆炸过后,树林中安静了下来,没有了爆炸,没有了枪声,有的只是正袅袅升起的硝烟。树林中死寂一般,冲进树林里的日军悉数中弹,大部分已经死亡,只有那个领头的吐痰老兵还活着,他只是腹股沟中了一枪,大量的失血让他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环视着四周自己的那些个同伴们,吐痰老兵很是恼火,6o人的押运小队被全歼,可是连敌人的面都没有看见,帝国的勇士们曾几何时落到了这样的下场。

  唰唰的声音响起,几条人影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是敌人老打扫战场了,吐痰老兵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的让自己恢复了些许帝国士兵的尊严。“你们是什么部队?我想见见你们的指挥官?”吐痰老兵斜靠在一棵小树根上,用眼睛贪婪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几个士兵,应该是支那军吧?虽然他们使用的是美式装备,可他们也是同样的黄色皮肤,没错,他们就是支那军。

  “你连兵曹都不是,没有资格见我的长官”领头的一个年轻人笑嘻嘻的打量着这个日军老兵,不待吐痰老兵询问自己如何会日语,那年轻人举手就是一枪。“噗”手枪弹射穿了那吐痰老兵的心脏,日军老兵脸上的表情定格了,就这样带着一丝疑惑下了地狱,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去了。

  “书生,你弄死他干啥呀?咱抓个俘虏多好呀,说不定还能问点情报出来呢”正在日军尸体上翻拣战利品的一个冲锋枪手笑骂着那年轻人---严世军。严世军他们是收拾了小野勇那波日军之后,赶来与赵志合围龟山的。老兵们之所以能顺利的冲进树林里,就是赵志有意为之的,困兽犹斗,赵志害怕日军老兵们心存死志的和自己硬拼,与其拼个血本无归,倒不如设下埋伏等着日军上钩。

  早就用步话机联系了赵志的严世军等人留下一部分人看守炮弹,剩下的人都跟着严世军埋伏在了树林深处,严世军他们又是以逸待劳的等了半天了,一直疲于奔命的日军老兵们早就跑的腿脚软了,结果严世军他们,只是一次集火便阻住了日军老兵们的去路,永远的把这些逃出来的日军老兵们留在了这里,留在了这片树林中。

  “头,快来呀,这儿还有个活的呢,这狗日的好像一点伤也没有”被冲锋枪手现的唯一幸存者正蜷缩在一根枯树根后面,他显然是吓坏了,正像个鹌鹑一般抱头缩在一起,死活不敢抬头,围着他的冲锋枪手们还能听见那日军幸存者的哭泣声。严世军微微皱起了眉头,心说日军十八师团是王牌部队,他们里面怎么也有这样的怂包软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