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第二百三十九章 悲催的吴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狗屁,咱们当初在列多河、山谷营地和后来的新平洋,那次不是和小鬼子面对面的硬打,咋就没有阵地战的经验了?”国舅不同意老炮的说法,当下便瞪着眼睛和老炮呛上了。〈  其实直属连接连打的这几仗里都是和其他部队一起经历过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阵地战,国舅对此是心知肚明,只是从来都不肯承认罢了。

  “先别吵了”赵志的头都大了,这几个家伙一天不吵就不舒服,“咱们现在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电台,没有电台,咱们和司令部就无法取得联系,而且咱们还有弟兄在新平洋休整,咱们也的要知道他们的情况”电台兵的失踪,在到达山洞的时候,所有的军官们就得知了,财主还带着人出去找了一圈,却没有丝毫的现。

  无法和司令部取得联系,这的确很是个问题,从这里到拉加苏还有很长的一段山路,这么多的伤员是个大问题,可是要留下这些个伤员是绝对不可能的。这里距离大洛太近,日军部队里有很多的缅甸人,这些缅甸人平时就在这一带的山岭里转悠,一旦被他们现了伤员们藏匿的山洞,那等待着伤员们的不是被俘就是砍头,这样的结局是赵志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就是电台吗?咱们去日军那里抢不就行了吗?”严世军趴在担架上翻看着吴左供述的情报,里面有一条被赵志疏忽的消息吸引了他。“这上面说日军在距离大洛3o里的地方有一个小型的物资补给点,是给过路日军部队实施物资补给的地方,这样的地方绝对不会没有报机,咱就去抢他们的报机”

  “狗屁,抢报机好办,可是咱们谁会报,可别说你会?”,最爱和严世军顶嘴的馒头咧着嘴打趣着严世军,报不是那么好学的,当初赵志还在列多的时候局逼着大家跟赵燕学习报,可是所有的人都偷懒,根本就没有好好的学,现在要用的时候,才现谁也没有学会如何操作这个物件。

  “你还真是傻,咱们不会不代表那日本人不会,咱们把日军里面的电台兵一块抓回来不就行了吗?书生把情报翻译成日语的,让抓来的日军电台兵报不就行了吗?”狗子捂着自己的伤口,满脸鄙视的看着馒头,他不敢大笑,怕把伤口给震开了,但鄙视和打击一下馒头还是可以的。

  “不行”一直没有露面的砍刀回来了,浑身湿漉漉的,“咱们就只有几个完好的士兵,人数少了去打日军的补给点就是去送死”砍刀是一大早就冒雨外出去寻找那失踪的电台兵,不过看他的样子估计又是没有找到。要是放在平时去攻打日军的补给点,砍刀是一定不会拦着大家的,可是眼下的状况是行不通的,兵力太少了,弄不好就是全军覆没,白白增添了伤亡。

  “那你说咋办?”心急的馒头转头看向正在换衣服的砍刀。别看馒头的年龄小,他却是直属连中最好战的一个,跟着他一块去救回彪子的那四个士兵全都战死在了山坡上,这让馒头心里一直压着火,好容易有了个找日军报仇的机会却被砍刀阻拦,不由得心头火起,和砍刀说话的口气也带着些火气。

  “我去拉加苏找电台,就我一个人去,你们都在这里养伤等着”砍刀用军装擦着头上的雨水,面色平静的看着赵志,他知道赵志一定会答应的。直属连中除了山羊,就再也没有人能比砍刀更熟悉丛林,眼下最紧要的就是拿到电台,如若不然,赵志只好把这份情报烂在肚子里,带着大家窝在这个山洞里养伤。

  “不行,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赵志摇了摇头,他绝对不会让砍刀一个人翻越丛林去拉加苏。先不说丛林里危机重重,即便就是砍刀到了拉加苏也不一定会拿到电台,更何况这中间砍刀还要一个人翻越茫茫的丛林。大洛和拉加苏之间的丛林里到处都是日军和缅甸人混合组成的搜索队,一旦被他们现,砍刀一个人根本就无法与他们接战逃脱,赵志不会同意砍刀去冒这个险。

  “要不,咱们把敢果她老爹叫来问问,看看有没有别的路能到拉加苏的”还是国舅想的周全些,敢果她老爹是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山民,对周围的丛林一定是熟悉之极,也许还真能找到一条不被日军知晓的山路到达拉加苏。

  叫来了敢果的老爹闻讯了一番,可是结果并不能令大家满意,大洛到达拉加苏之间的山路都被日军掌握了,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别的路径去拉加苏。赵志他们当初穿越丛林来到这里是另一回事,他们是仗着人多,翻山越岭的直接穿越的丛林。若是砍刀一个人按照来时的路返回是绝对不可能的,就是途中那几座悬崖峭壁,砍刀一个人也无法翻越。

  “财主,咱们还有多少能打枪的弟兄?”反复思量之后,赵志还是决定采纳严世军的计划,去打日军补给点的主意,至少在他看来要比砍刀的计划要容易些。虽说。从这里距离拉加苏只有1天的路程,可那是走山路的计算,要是翻越丛林,还不知道要走多久,所以赵志宁愿直面日军,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弟兄一个人放进丛林里去。

  “咱们还有6个完好的弟兄和9个轻伤的,这些人都是可以作战的,其他受伤的人的还需要继续休养,没有十天半月的根本就不能下地走路”财主的小本子上记录着每个伤员的情况,这是在新平洋的时候琳达教给他的,这样能随时查阅到伤员们的情况,有利于医生对他们的治疗。

  “弹药和食物还够多久用的?药品呢?”赵志一听还有15个弟兄能打仗,不由得心中一喜,看来情况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糟糕,至少自己手里还有一个班的机动兵力。

  “弹药管够,不过日式的迫击炮弹没有了,咱们只有美式迫击炮弹2o枚。食物足够咱们这些人消耗的,药品也够,你忘了,咱们上回劫来的都是粮食和药品”财主不由得挺直了胸脯,要不是他上次力排众议留下了这些食物和药品,那这些个伤员拿什么来医治,吃什么喝什么。

  “砍刀,吃过中饭,你带三个人前出,按照情报里面的位置去找日军的补给点,那个缅甸小子你带上,等找到了日军的补给点就宰了他”综合现在的情况之后,赵志决定了要全力以赴打日军补给点,还是老办法老套路,先派出斥候探路,确定了位置之后,便集中火力一举拿下补给点,夺取电台和电台兵。说打就打,这就是直属连的作风,赵志大战根本就没有什么具体的作战计划,都是依着战场上的情况来制定下一步的行动,但是作战之前的侦察是必不可少的。

  “那好吧”见赵志已经定下了要打日军的补给点,砍刀选择了妥协,同时他也知道这是赵志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冒险翻越丛林。其实赵志并不知道砍刀也受了伤,只是没有其他人那么重而已,给砍刀包扎伤口的时候,方天宇就被砍刀警告过了不许声张。目前正是赵志缺少人手的时候,砍刀作为唯一完好的斥候担负着很大的责任,所以他不能让赵志知道自己受了伤。

  命令下达的很快,实施起来也快了几分,砍刀的人已经挑好,配备给他们的是最好的武器,最好的补给,只等着吃过中饭就会出。被捆在山洞最里面的吴左并不知道自己马上就会踏上不归路,他还在幻想着等自己被放回去之后,一定要带着日军来追击这帮可恶的远征军,他要亲手砍下那个年轻军官的脑袋,再把那个漂亮的缅甸女孩抢回去。

  下了雨的山林变的异常的湿滑,被伞绳反着捆住了双手的吴左连着摔了好几跤,本就被敢果用刺刀划烂的日式军装变的更不像样子了,吴左索性便直挺挺的躺在了泥水里装起了死猪,任凭你打你骂就是不起来。他知道这几个远征军是想让他带路去找隐在山林中的日军补给点,认为自己有了能拿捏远征军的本钱,吴左从一离开山洞便开始了磨蹭和耍赖,现在更是过分的想让这几个远征军士兵抬着自己走。

  没有办法的士兵只好叫来了在前面开路的砍刀,山林里的湿气本就让砍刀有些难受,这个缅甸人又在这里闹事,这让砍刀有些恼火。“给他解开绳子”砍刀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吴左,右手搭在了背上的武士刀上,砍刀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沉默寡言不爱说笑的,可是像赵志他们熟悉砍刀的人知道,砍刀这个老实人也是有火气的,真要是招着他了,赵志都是拉不住的。

  还躺在地上的吴左感到有些不妙,一扭头正好对上砍刀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而让吴左感到的不妙正是来自于砍刀那双带着怒气的眸子。吴左立马要挣扎着爬起来,可是已经晚了,两个身强力壮的时候劈手就把吴左从地上提溜了起来,顺手按照砍刀的吩咐给吴左解开了绑在手上的绳子,而此时砍刀背上的武士刀已经出鞘。

  “啊”看出势头不妙想要躲避的吴左出一声惨叫,砍刀已经攥住了他的一只手,锋利的武士刀劈下,直接砍去了吴左的两根手指。“给他止血,下次还是不听话,你们就再砍掉两根手指”砍刀的语气极其的平淡,仿佛刚才只是拿着武士刀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看了几眼在地上疼的打滚的吴左,砍刀将武士刀入鞘,转身又去了前边开路,这个缅甸人本就该杀,砍刀根本就没有把他的死活放在眼里。

  草草的用止血粉和纱布给吴左包扎了伤口,三个士兵押着吴左继续上路,这一次吴左老实多了,不敢再玩什么花招。他终于知道,前面这个黑瘦不爱说话的军官比山洞里那个黑大汉还要可怕多了,自己在山洞里只不过是挨了顿揍,可前面的这个黑瘦的家伙一言不就砍去了自己的两根手指,若是自己再落到他的手里,恐怕就小命不保了。

  忍着疼的吴左带着砍刀他们几个在丛林里绕来绕去走了大半天,终于在天黑之前来到了一处几十米高的山崖前。砍刀他们都不懂缅甸语,可是从吴左用树枝在地上的比划中得知,只要翻过这座山崖,就能看见日军的那个补给点了。这个补给点主要是给游荡在山林里的几支日缅搜索队设立的,平时就只有一支混编小队驻防在这里,每隔一个月,大洛方面的日军就会送一批物资到这个山林补给点,其他时间根本就看不见有日军的部队来这里。

  对于吴左的情报,砍刀一直都是半信半疑的,但这个任务是赵志千叮咛万嘱咐的,所以就容不得砍刀松懈半分。吴左随着龟山来过这个山林里的补给点,所以他知道一条从山崖下上去的小路,这还是上次陪着龟山打猎时现的,应该是一条早就废弃的猎路,是猎人们走出来的山路。

  跟着吴左,砍刀等人来到了山崖下,用步枪拨开茂盛的茅草丛,一条仅有几十公分宽窄的小路出现在大家面前。山路的一侧贴着山体,另一侧就是悬崖,走在上面的人只能是侧身站立,要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山体上才能顺着山路爬上山崖,若是稍不留神就会从悬崖上滑落下去,这座山崖不是笔直笔直的,而是带着一定的坡度,可即便是摔不死人,但是摔个手断脚折的还是没有问题。

  砍刀狐疑的望着山崖,对于吴左突然迸出的殷勤,砍刀一直保持着警惕。此刻他的心里便是疑虑重重,这样的地势,只要走在山路上的吴左小小的玩个花招,就能把砍刀和其他的士兵们置于死地,看来自己还是小看这个缅甸人了。“用绳子把他给我绑在那颗树上,用绳子从头到脚都给我捆死了,不能让他有一点能动弹的可能”砍刀的这招可是够狠的,把吴左从头到脚都捆紧了,就是吴左想要挣扎着在树上磨断绳子也是不可能了,这吴左浑身上下动都动不了,还咋去磨绳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