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第二百四十六章 老炮的选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炮郁闷了,赵志陷在雷区里了,就在距离坡底只有不到1o米的地方。< [ 要是在平常这1o米的距离至多就是翻几个跟头的事情,可是现在赵志是被敌军的重机枪压制在了那个弹坑里,根本就不敢露头,更别提什么翻跟头的事情了。

  山崖上的两个狙击手一直在击杀敌军的重机枪手,可是敌军的反应也不慢,在接连损失了几个机枪手之后,他们不知是从那里弄来了几块钢板挡在了机枪的前面。机枪手就通过钢板上的孔洞来调转射击的方向,狙击步枪的子弹拿钢板根本就没有办法。而且补给点里的敌军也不主动出击,就躲在钢板后面不停的用机枪扫射,看来他们这是铁了心要死死压制住躲进了弹坑里的赵志,弄不好还想要捉活口呢。

  “老子要是有架掷弹筒,看老子不轰死你们这些个小鬼子”趴伏在山崖上的老炮沮丧的在岩石上捶了一拳。当初的作战计划只是突袭,为了能多带弹药,老炮就没有带掷弹筒来,要是早知道会弄成现在这样,老炮是说啥也要带上掷弹筒的。山崖上的人各东西几乎都被老炮撵走了,就只剩下了老炮的突击组还在等着接应赵志他们和下面的两个狙击手。

  赵志不知道老炮在担心他,此时的他正趴伏在弹坑里,拼命压低了身体在抽烟。幸好离着那地雷炸开的弹坑不远,要不然赵志早就被那重机枪打成筛子了,即便是如此,赵志的腰侧还是被子弹擦了个边,眼下正流血不止。不是赵志不会包扎伤口,而是他把自己的急救包给见山一男用了,自己却没有了急救包。

  “长官,你咋样了?”已经到了坡底的你去过冲锋枪手不死心的喊着赵志,日军的重机枪打的怪异,大多都是瞄向赵志那边的,反倒是留在坡底的三人很安全,至少没有机枪子弹来散射他们。粗粗的一想,三个人得出一个结论,自己的长官一定是被日军的机枪给压制在了那个弹坑里,要不日本人的机枪为啥一直在封锁那个弹坑?

  “还好,暂时还死不了”赵志扯着嗓子回话,不小心趴的太低了吸了一嘴的土,呛的赵志连连的咳嗽,引的日军的机枪又是一阵子弹泼了过来,把弹坑边缘的虚土溅起不少的灰拄。“狗日的,等老子回去了拿炮来轰你”赵志恶狠狠的泄着自己的不满,心里却在想着对策。从第一声枪响到现在,已经过去又半小时了,可是补给点里的人只出来了不到一半,剩下的人那里去了,难道他们就不管不问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熟知日军性格和作战风格的赵志知道,补给点的日军指挥官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大清早的就被人在自己的营盘里闹了个人仰马翻的,任谁也咽不下这口气,更何况补给点的指挥官是个睚眦必报的日本人。这帮狗日的莫不是分出了一半人去抄后路去了,想到这赵志不由得冒出了冷汗,要是被日军把自己堵在了山崖下,那岂不是要逼着自己丢弃辛苦得来的电台和俘虏强行突围,,这一趟可不就白来了。

  “妈的,差点忘了自己还有4颗手雷了”赵志被烟头把手给烫了,斜了身子扒拉掉在身上的烟头时,才觉腰上还挂着4颗手雷。把4可手雷都摘了下来,依次的摆放在自己的身前,赵志小心翼翼的瞄着几米外的小道。弹坑和小道中间还隔着不到3米,只要几步就可以跨过去,赵志估计要是有地雷也就是有一颗的样子,他想试试能不能用手雷引爆地雷。

  “轰”赵志投掷出去的手雷爆开了,腾起的烟雾还没有消散,就听见一声比手雷响了好几倍的爆炸声,有一颗地雷被引爆了。不等地雷爆炸的烟雾散开,赵志利索的将剩下的3颗手雷都依次扔了出去,只不过是相反的方向,他可不想冲出弹坑的时候,被其他引爆的地雷破片击中自己。“轰”“轰”“轰”三声爆炸依次响起,赵志拎着自己的冲锋枪借着烟雾的掩护快步跑出弹坑,直奔那条小道。

  篱笆墙里的机枪又打响了,只不过由于烟雾的干扰,机枪手们只顾扣下扳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子弹打去了那里。“轰”“轰”不时的有地雷被重机枪的子弹击爆,雷区里满是烟雾和飞溅的地雷破片,可是一切都晚了,赵志已经连滚带爬的滑下了坡底,完好无损。“别打了,走,快走,等烟散了,咱们就上不去了”赵志急急忙忙的先抓住了一条绳子往腰上捆着,俩狙击手和那冲锋枪手对望一眼,也是急急的给自己捆着绳子。

  斜坡有2o来米长,4根垂下来的绳子上各绑着一个人,早就等的不耐烦的老炮他们在山崖上拼命的拉着绳子,顷刻间,赵志他们就像死猪一般被拖上了山崖。“老炮,你狗日的轻点,老子没有被他们的子弹打死,到要被你给拖死在地上了”赵志被拖上山崖之后,还没有缓过气来,就被老炮和一个士兵架着猛跑。措不及防的赵志直接就被两人给拖倒了,脏兮兮的军裤已经被地上的灌木枯枝给挂烂了不少地方。

  “你给老子闭嘴,消停的跟着跑,要不老子就大耳刮子削你”老炮恶狠狠的冲赵志瞪眼,气的赵志只翻白眼。补给点里日军打的如意算盘,老炮这样的老兵油子如何会看不出来,所有的东西都放下山崖去了,就只差赵志他们四个了。现在人安全的上来了,剩下的就是安全的跳开日军的包围圈,唯一逃脱的办法就是加快度,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跑着跑着老炮就感到被他架着的赵志有些异常,整个人开始软还不停的往地上坠,这种时候赵志是不会和自己开玩笑的,老炮停下了脚步偏头看向赵志。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赵志此时已经是紧闭双眼,脸色苍白就连嘴唇都没有了血色,再看赵志的身上,半个身子都被血染红了,身后还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线,那都是顺着赵志的裤腿流下来的血。

  “你他娘的是死人呀?就不能说你受伤了吗?”老炮急了,把赵志平放在地上,撕开赵志的军装找着伤口。“滚蛋,你们几个都赶快下去,给老子留下几个急救包就行了,快点的,别磨蹭了”撕开一包止血粉,老炮手忙脚乱的撒在赵志腰间的伤口上,挥手示意其他的人赶紧顺着绳梯下到山崖下面去,就这么一架绳梯要是还磨磨蹭蹭的,那一准会耽误时间的。

  赵志腰间伤口的血已经被老炮给止住了,倒是没有打中要害,只是被机枪子弹在腰侧撕开了一个口子,没有伤到骨头和脏器,只是失血过多造成了赵志暂时性的昏迷。粗粗的用纱布把赵志腰间的伤口包了几圈,老炮抓起赵志扛在了肩上,赵志现在的状况不要指望他自己能走下绳梯去,只能是老炮扛着他一级一级的下绳梯了。

  老炮扛着赵志走到绳梯边上的时候,他已经能看见冲出篱笆墙的日军了,在几轮机枪射击没有遭到回击之后,篱笆内的日军终于忍受不了主动的冲了出来。2oo来米的距离加上那2o米的斜坡,再算上他们的小心翼翼,日军大概只需要三分钟就可以冲上山崖来。而山崖高3o多米,绳梯一共有9o多个绳阶,老炮扛着赵志就必须在这三分钟之内下完这9o多个绳阶,否则就是死,但老炮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做不到的。

  冲锋枪、手雷、钢盔、备用弹药,所有现在用不上但又占了分量的东西都被老炮扔了,直接扔下了山崖,他要扛着赵志就不能再带着这些东西,老炮最后就只留下了一支手枪,作为预防万一使用的。老炮咬着牙,脸上的横肉已经变的有些狰狞,他的一只手要护着肩上昏迷的赵志,只能用一只手抓着绳子准备要滑下山崖。

  正常走绳梯是来不及的,急切之下,老炮收回了斜坡上的那几根绳子连在一起,他要带着赵志顺着绳子直接滑下去。老炮身上的军装已经层层的缠在了手上,如若不然等老炮光手抓着绳子滑下去以后,他的手可就废了。可即便是这样,在老炮滑到了一半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手火辣辣的疼。

  “嘭”“嘭”山崖下等着的狙击手已经开始了射击,日军是已经到达山崖上了,他们这是在为老炮和赵志做作掩护。子弹打在岩石上激起一溜火星和灰拄,把山崖上的日军吓的都齐齐卧倒趴伏了下来,不到百米的距离,山崖下的冲锋枪是也可以将子弹打到山崖上面的,也就是说只要山崖上的日军敢于露头,他们就有可能会被山崖下的冲锋枪手们击中。

  冲锋枪的齐射是壮观的,可是直属连的家伙们早就玩出了别的花样—自动火力的交替射击。这和赵志的第次掩护攻击是一个道理,将两支冲锋枪划为一个射击段,在这个射击段的冲锋枪还没有打光子弹之前,其他的冲锋枪都是准备状态,一旦第一射击段的冲锋枪打光了子弹,那么后面就有第二射击段的冲锋枪接着开火。冲锋枪手们想出了这样的射击方式是为了力求保持射击的连贯性,已达到持续射击压制敌人火力的目的。

  冲锋枪的射击声不停歇的响着,山崖上灰烟四起,火星乱溅,自动武器的火力覆盖是绝非栓动步枪所能比拟的。那不间断的子弹彻底的压住了日军,急着追赶敌人的日军根本就没有带来机枪,所以他们只好趴在山崖上看着老炮一点点的滑下山崖,然后扛着赵志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离开他们的视线范围。

  老炮的手很疼,可是他不敢停留,一滑下山崖便扛着赵志顺着砍刀他们留下的记号狂奔而去,留下掩护的几个冲锋枪手们抬着两只木箱子紧追其后。砍刀只带走了三只木箱和俘虏,他不得不先走,因为敢果,赵志没有回来,敢果极其的烦躁,只有砍刀的话,敢果还能听见去一些,所以他必须先走,带着敢果先走。

  “老炮,你狗日的把我放下来”赵志其实早就醒了,可是那会还在老炮的肩上正往下面滑降。赵志不敢乱动,他怕自己会影响到老炮的平衡,一个不小心两人都掉了下去。赵志醒了,老炮没有应该有的喜悦,只是给赵志换了个姿势,把赵志挪到了自己的背后,做起了赵志的临时坐骑。老炮不是第一次背赵志了,可是从没有像这次一样的凶险,追击到山崖上的日军再稍稍来早一点,老炮和赵志都有可能战死在山崖上。

  现在虽说是暂时脱离了日军的追击,可是一直没见到的那一半敌军是老炮心里的刺,万一他们真的是绕过山崖堵在了前面,那可怎么办呀?老炮一边跑一边在想着对策,一直以来直属连都是赵志在拿主意,可是现在赵志极其虚弱,老炮不得不开动自己的脑筋想办法,否则不光是自己和赵志,就连后面的这几个弟兄也会陷入危险之中。

  没有文化,不会洋词,家里的亲人们也早就死干净了,可是自己除了会打仗,老炮实在不知道自己还会什么能干什么。老炮的这个军官本就是做的勉勉强强,要不是赵志一手操持着在上报军功的时候玩了花招,恐怕老炮还只是个大头兵呢。老炮是粗人,但他知道一个道理,做人要讲良心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想无可想,心里没招的时候,老炮终于打定了主意,赵志既然是拿自己视作兄弟,那自己就是陪上了性命也要保住赵志的一个周全。撤退的队形已经有了些变化,披着茅草衣的狙击手走在了最前面,抬着箱子的冲锋枪手跟在狙击手的后面,而背着赵志的老炮和其他的冲锋枪手则是走在最后面。这样做的唯一好处就是在遭受伏击的时候,老炮能在第一时间里背着赵志逃命,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