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到灰溜溜跑回新平洋的赵远志顿悟过来的时候,袁青青她们却迎来了天大的喜讯---赵志他们回来了。 最新现赵志他们回来的是外出训练的斥候队,山羊的斥候队最终还是没有能过3o个人,资质好的士兵实在是太难找了,山羊已经是降低了不少标准,也只能挑出来了3o人。

  今天的天气不错,山羊带着新晋的斥候们在做野外行军训练,野外行军是斥候们必须的训练科目。缅甸境内多山多丛林,而直属连就是凭借娴熟的山地战才在司令部挂了号的,所以作为排头兵的斥候们更是要熟练的掌握山地战术,而不是简单的会跑会爬山,只是那样就和普通的士兵没有什么两样了。

  山羊今天训练的场地选在了当初山岭斜面的那片雷场上,被直属连几次改建之后的斜面现在成了一个近似于6o度角的缓坡,除了稀稀拉拉的几株灌木和茅草,便是光秃秃的啥也没有了。山羊今天要教给他们的就是先前斥候们常用的突击隐蔽,直属连独有的茅草衣是必不可少的道具,而最重要的就是事先观察地形,按照地形制定合适的行进路线。

  赵志他们出现的时候,山羊带着斥候们用望远镜在观察地形,突然出现在望远镜里的那一队身影让山羊有些不知所措,一向最是镇定的他此时却有些呼吸急促起来,手心里出的冷汗几次让他都快抓不住望远镜了。山羊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等到他恢复了清明意识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的时候,那群身影已经到了缓坡下面了。

  新晋的斥候们从没有见过山羊如此的神情,在他们的印象里,山羊从来没有笑过也没有怒过,完全就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可是怎么现在却呆呆的望着山下,而且好像还流眼泪了。呆呆站立的山羊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事实上他也不在乎,因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山下面走来的这群人身上,别的都不在他的视线里。

  望远镜已经来回在那群人里来回晃了几遍了,可是山羊一直没有找见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山羊握着望远镜的手太用力了,骨节都已经显出了青白的眼色。没有,还是没有,山羊没有找到他最渴望的那个身影,眼中的水汽更胜几分,一直坚持着不哭出声的山羊终于佝偻了挺直的背脊蹲了下来,一旁的斥候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谁也不敢上前去劝,只是看着山羊面前的那一小块地方渐渐的被泪水打湿,最后变成泥泞。

  山羊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的流着泪,很多次了他都想要好好的哭一次。这会他终于是忍不住了,长官带走的人回来了,可是那里面却没有长官,山羊用望远镜都看见了,走在山坡下面的就是自己人,带头的是国舅和老炮,被人扶着一瘸一拐的严世军他也看见了,吊着一只膀子的砍刀也在。可是山羊没有找见赵志,队伍里有一副用藤条编扎成担架,可是他看不清楚躺在担架上的人,那是被一大张军毯完全盖住了的担架,这正是山羊不敢下去接应他们的缘故。

  山羊怕了,直属连里最出色的斥候山羊害怕了,他怕自己揭开那张军毯的以后,下面会出现赵志毫无血色的脸和失去了生机开始腐烂的身体。自从收到赵志受伤的消息之后,直属连里的老人们都在暗自担心,赵志受伤不是第一次来,可那都是大伙在一起时候的事情。眼下他们就只有几十个人在外面,受伤生病什么的就靠着方天宇一个人根本就照顾不过来,更何况他们还离着日军防线太近,随时都会和日军交战。

  “哎,你们几个搭把手来拉老子一把,老子们可是累死了”老炮一贯豪迈的大嗓门叫了起来,蹲在山坡上的山羊和菜鸟斥候们早就被国舅从狙击镜里看见了,只是不知道山羊为什么只蹲着不下来接应自己这帮人,难道是山上出了什么事不成?一贯小心谨慎的国舅命令伤员和后队停下,自己和老炮两个人先上山去看看情况再说。

  听见了老炮的喊叫,那几个斥候们对望一眼,谁也没有动窝,不是他们只听山羊的,而是此时的老炮和国舅两个人是一副标准的溃兵像。被篝火撩的乌黑的钢盔,焦黑的脸上满是污渍,而且老炮还有着一脸脏兮兮的络腮胡子,军装也早就快成了破麻袋片子了,只有打着厚厚绑腿的军裤和军靴还算是稍稍好了一些,唯一能代表他们军人身份的恐怕就是他们手里拎着的枪械了。

  国舅拎着的是一支春田狙击步枪,从被擦的油光水滑的枪身上就不难看出主人对它的喜爱,最吸引斥候们的是那枪托上刻着的一溜正字。有心的斥候偷偷的数过了,那上面一共有21个正字,按照狙击手们的说法,眼前这个貌似溃兵的老家伙至少打死了百名以上的日军。而老炮吸引斥候们的是他一爬上山坡就脱了军装的上半身,斥候们看的不是老炮的壮硕,而是他身上一个摞一个的伤疤。刀伤、枪伤、贯穿伤、已经化脓未愈的伤口,各种伤疤遍布老炮的上身,在平常人的眼里,老炮有些像占山为王的土匪响马子,可是在这群斥候们看来,这些伤疤却是作为一个军人的荣耀。

  “山羊,你狗日的咋就不知道下去接我们呀?你想累死我们几个呀?”老炮看出了山羊的不对劲,都是老弟兄了,他那能不知道山羊心中所想,索性便将戏做足了,声音中已是带着了些许的哽咽,“5o个弟兄呀,我们出去的时候是5o人,现在回来的就只有2o几个,一半的人都留在山里了,长官他也,,,咳”说道最后,老炮的声音愈的哽咽,几乎就要不说不下去了。

  “你闭嘴,我不听,我自己去看,我自己看”一直背对着老炮和国舅的山羊终于忍受不住了,自己个跌跌撞撞的走下了山坡,那个被军毯盖着的担架他要亲自掀开,不管长官是死是活,他都要自己确定。留在山坡上的国舅和老炮对望了一眼,都齐齐的裂开嘴乐了起来,要是山羊现在回头,一准能看见笑的像偷鸡贼一样的国舅和老炮。

  留在山下的人早就歪倒在地上了,穿越丛林消了他们全部的体力,找见了自己人的喜悦让他们忘记了全部,此时他们剩下的就是躺在地上休息喘息。山羊没有和弟兄们打招呼,而是两眼直愣愣的直奔那盖着军毯的担架,跪坐在地上的砍刀也是很纳闷,自己和山羊打招呼,这家伙咋不搭理人,干什么要直眉楞眼的看着长官睡觉的那个担架?

  苦着脸的山羊蹲在地上,这手都揪住军毯好半天了,可他还是没有勇气掀开。在担架边躺了一地的家伙们也是奇怪的看着山羊,莫不是上次受伤把山羊给变傻子了,要不咋就一副苦瓜脸守着长官的担架不言语,难道他是知道长官还没有睡醒?思量了好一会,山羊猛的掀开了盖在担架上的军毯,果然是赵志,躺在担架上被军毯盖着的就是赵志,一脸苍白躺的笔直的赵志。

  “扑通”山羊一个屁墩坐在了地上,答案终于揭晓了,可山羊宁愿自己没有掀开军毯,宁愿不知道这个答案。“谁把毯子掀开的,你们这些狗东西就见不得老子睡一会觉,妈的,等回去了再好好的收拾你们”躺在担架上的赵志突然开口说话了,虽然是闭着眼睛说的,可是对山羊来说却不亚于是挨了一颗大口径榴弹炮轰击时的震撼。满脸是泪的山羊闻言又将抓在手里的军毯小心的给赵志盖了回去,闭着眼的赵志便闭上了嘴又恢复了山羊刚掀开军毯时的状态---犹如死人一般的睡觉。

  “嘶”山羊狠狠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扭了一把,钻心的疼痛告诉他刚才听见的绝不是在梦中,长官赵志还活着,貌似还活的很好,至少还能被人抬着睡觉。“哈哈 哈哈”山羊爬起身来不停的傻笑着,转身就朝着山坡上跑去,这么好的消息是应该马上转回山岭阵地去的。这些天大家都担心坏了,尤其是小姑奶奶袁青青和琳达,一定要马上把这个消息传回去,一刻也不能耽误。

  两个空着手的斥候着急慌忙的跑了回去,他们是山羊派回营地报信的,其他的斥候们一窝蜂的窜下了山坡,他们身上有水有香烟,躺在山下的是他们的袍泽弟兄,他们要把这些累脱了力的家伙们一个个的背上来。

  赵志醒了,是被雪茄的味道勾引醒的,山羊的身上一直藏着一支雪茄,这还是上次去新平洋的医院检查身体时,从那个大鼻子院长那里偷摸来的。赵志喜好雪茄,这在狗腿子们中间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他们都是尽自己一切可能在新平洋搜刮各种雪茄,就等着赵志回来享受了。“还是你这家伙知道我”赵志美滋滋的叼着雪茄夸赞着两眼通红的山羊,任谁都能看得出,赵志是受了很重的伤,被缠的厚厚的绷带下已经隐隐的透着一股子腐肉的味道,老兵们都知道那是伤口溃烂的味道。

  逼不得已进入丛林之后,赵志身上的伤就是时好时坏的,缺医少药的方天宇也是没有办法,只好每天用些草药暂时压制住赵志和其他伤员们的伤口。可是丛林中的湿热还是让他们的伤口开始了溃烂,尤其是赵志的伤势最为严重,走到最后两天的时候,赵志已经不能正常走路了,老炮他们只好用木棍和藤条扎了担架抬着他走。若不是靠着方天宇药包里的一坨鸦片撑着,恐怕赵志是疼也疼死了,还好是走出了丛林,再晚个几天,赵志可就危险了。

  几个人说话间,从山岭营地那边乌泱泱的冲过来了一大群人,跑在最前面的是袁青青和琳达。这两个女人几乎是脚不沾地的玩命在跑,紧随在她们身后的是爱德华和狗子她们几个,又胖了一圈的凯恩跑在了最后面,要不是有几个士兵拽着他,恐怕这个堪比大笨熊的大鼻子老外早就变成滚地葫芦了。被山羊扶起来半抱着的赵志就着国舅手里拿着的望远镜看着这些跑过来的人,鼻子一酸眼泪已是流了下来,多少次自己都快要放弃了,就是担心这些被留在了新平洋的弟兄们,才强撑着走出了丛林。

  “人哪?人在哪?”袁青青几乎就是吼叫着揪住了迎上去的老炮,比老炮整整矮了一头的她此时却像只愤怒的老虎一般,恶狠狠的揪住了老炮那破烂的军装喝问着,早就哭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琳达也在一旁盯着老炮,在期盼着老炮的回答。回去报信的斥候们没有把话说清楚,他们是刚补充来的新兵,没有见过赵志这一队人,只是回去说山下来了一队穿的破破烂烂的人,山羊一见他们就哭,领头的是一个满身伤疤壮汉和一个腰里别着旱烟袋的老家伙。

  聚在一起的袁青青他们一听就炸了锅了,斥候们说的可不就是老炮和国舅,待听到山羊蹲在地上哭的时候,袁青青慌神了。山羊这个人是直属连里的异类,悲喜从不露在脸上,直属连里战死的弟兄不算少了,也没见过他哭,可这回是当着新兵的面哭。袁青青和其他人不敢再想下去了,他们只是撒开了腿拼命的跑,不管是好是坏,总是要自己当面亲眼看过了才做数的,旁人说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信也不敢听。

  被袁青青晃的快散了架的老炮本来还想着再骗一次大家,可是等他看清楚袁青青和琳达脸上的表情时,还是决定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此时的袁青青和琳达已是满脸的狰狞,老炮半天的不回答让她俩的心落到了最低点,过度的悲伤已经使得她们本来俏丽的脸开始了扭曲,开始变得狰狞了。

  “你俩傻呀?老炮都快被你俩给掐死了都,都放手”袁青青和琳达呆住了,那个令自己魂牵梦绕的声音出现了,站在老炮身后的几个斥候挪开身体,被山羊半抱着的赵志现了出来。虽然是满脸的苍白,可是那双狡黠的眼睛却提醒着在场的人,他赵志活着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