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第二百五十九章 停车检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走就走,接到命令的当天,直属连的家当就收拾的差不多了,只要爱德华和凯恩拿着司令部的命令去新平洋调来卡车就可以随时离开。{{<([ [ 直属连现在的人数可是过了3oo人,有近三分之一的伤员和大批凯恩攒下的家当,要是没有卡车的帮助,没有一个月的功夫根本就走不到列多。

  新平洋现在是一个前进基地,每天都有来运送物资的卡车,直属连只是搭个顺风车就好,这本不是什么难事,可爱德华和凯恩却硬是遇到了麻烦。“什么?你说什么?没有卡车?这怎么可能,我来的时候还看见货场里在卸物资,难道那些物资不是卡车运来的吗?”凯恩可没有爱德华那么好说话,一伸手直接就把那个书记官给抓了起来。1米7的书记官在1米9的凯恩面前的确是不够看,爱德华也有些气恼了,索性也不去阻拦凯恩,只是冷眼看着,跟着赵志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对中国人之间的一些龌龊事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那天上山来找事的赵远志据说已经是司令部任命的驻新平洋联络官,可是这个联络官的手伸的是不是有些太长了,就连司令部的命令他都要搪塞,看来他和赵志之间的麻烦还不是一点点那么简单。“算了,咱们走,直接去货场那边看看,说不定会遇见熟人的”爱德华轻拍着暴怒的凯恩,既然赵远志这里下了绊子,倒不如自己直接去找那些卡车。

  货场在新平洋是最繁忙的地方,每天进进出出的卡车和各种车辆川流不息,这个货场既要负责新平洋几千人的吃喝还要照顾前线几万人的弹药消耗和物资配给,每天的物资进出都是很大的。“看看,我就说吧,这里不可能没有卡车”爱德华看着物资场地里的那些卡车,笑嘻嘻的搂着凯恩走了进去,他要看看能不能找见自己相熟的司机,只要能找见一个,就能联系到足够多的卡车。

  事实证明凯恩的人脉要比爱德华强了不少,才刚一进去就遇见了原先在工兵团时的一个司机,把人哄到新平洋的酒吧里几杯酒一下肚,事情就办妥了。15辆后天返回列多的卡车能带走直属连所有的伤员和物资,剩下的人就由砍刀和老炮带着进行一次丛林行军,反正也是顺着丛林公路行军,安全和度上都不是以往穿越丛林所能比拟的。

  “什么?要咱们上交日本军官的配枪?”直属连的老兵们炸锅了,这是凯恩答应那些司机的小要求之一,每个司机送一支日军军官配备的南部手枪和一些日军的用具,他们这是要拿回家去炫耀的。日军用具还好说,凯恩那里有很多,可是这军官配枪可就难办了,南部手枪虽说毛病不少,可是大家都不曾上交过,凯恩没有办法了,只好搬出了袁青青逼着大家上交手枪。

  虽说是为了自己,可是这些老兵们也是极其的不情愿,在袁青青的威逼利诱之下,这才磨磨蹭蹭的在第二天集齐了15支南部手枪和一些日军的配具,并不是每次的战斗都能缴获军官配枪,这些配枪里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老兵们用香烟和别的部队换来的。砍刀他们几个有些庆幸,幸好司机们要的不是军官的佩刀,要知道在直属连里,只有最精锐的斥候们才有背插日军军官佩刀的资格。这种佩刀在山林里很好用,斥候们喜欢这些家伙多过司令部下的缅刀,整个直属连就只有不到2o把,若是被那些司机们给抢去了,砍刀就只有哭的份了。

  枪械打包,物资打包,一贯如蝗虫过境的直属连老兵们就连自己的旧军装也打在了背包里,好赖好的也能做成茅草衣,干嘛要扔掉。原本预计只是几辆车的东西居然装了7辆卡车还没有装完,急的凯恩和财主两个家伙来回的忙碌。装了东西就带不走全部的伤员,二者只能取一,无计可施的大家只好挑拣着没有用的东西留在了山岭阵地,这才把全部的伤员和女兵们都装上了卡车。

  稍稍恢复了元气的砍刀和山羊负责带领新兵们进行山林行军,细心的凯恩还给他们弄来了一辆吉普车,加上直属连原本从工兵团那里弄来的两辆吉普车,就有了三辆吉普车为山羊他们拉给养给和子弹补给。一贯貌似野人的老炮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和赵燕缠绵了一宿神清气爽的他自然也是要跟着新兵们行动的,他那里能放过大吃野味的机会,那吉普车上专门有一只弹药箱里装的是他烤肉需要的调料面,那可是财主最后的存货。

  “出”袁青青正在用干净纱布给赵志擦着头上的汗,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车队慢慢的开动了,现在的山林公路已是很安全和平坦,只要不是遇上下雨天,只需要2天就可以赶回列多。袁青青开始有点想念他们在列多修建的那个营地了,也不知道这次回去还能不能住在那里面,那可是当初大家一根木头一根木头搭建起来的,都是大家的心血。

  “停车检查”一个手持红旗子的宪兵站在了路中间,他的身后是一排端着步枪的宪兵和几只临时赶制的拒马。车队停了,司机们骂骂唧唧的下了车,他们来的时候,可是没有遇见什么检查和宪兵的。“长官,您还是下来看看吧,好像是冲着你们来的”一个伶俐的司机转到了卡车后面掀开篷布喊着凯恩和爱德华,他认为这种时候,大鼻子老外出面会好一些。

  “你们还有完没完?我们是奉命撤回列多休整”下了卡车的爱德华一看见拦路的是宪兵,就先将此事和赵远志挂上了勾,只是掏出司令部的命令递了过去,这些宪兵只是下面跑腿的角色,跟他们没有什么好说的。

  “长官,我们只是在查找一个叫曹艳的军官,她前几天开枪打死了一个叫贾尚杰的士兵,我们有证据就是她开的枪,好像就是你们直属连的人,所以我们要搜查你们的卡车”宪兵们带队的是一个少尉,一张满是粉刺的脸上镶着个酒糟鼻子,再加上他那肿肿的鱼泡眼,一看就是个沉迷于酒色的家伙。爱德华从不承认自己是个好人,但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却是很令自己讨厌,可他们是宪兵,见官大一级的宪兵,自己也拿这人没有办法。

  “你们的赵长官上次来我们营地的时候,不是早就说清楚了吗?你们并没有证据能证明是我们的人开的枪,而且你们物证和人证都没有,凭什么就要搜查我们的卡车?”壮硕的凯恩可不吃宪兵的这一套,还在兰姆伽的时候,凯恩就没少喝醉了跟宪兵们打架,宪兵是凯恩除了日军之外最恨的家伙了。

  爱德华也不想让宪兵们搜查卡车,车上就只有女兵和伤员,爱德华害怕自己人会吃亏。卡车已经开了有2o多里地才被拦下,后面徒步的补充兵们一时半会追不上来,看来这些宪兵是早就计划好了的,这是要志在必得来找直属连的霉头。一不做二不休,爱德华直接就吹响了挂在脖子上的竹哨,这是原先赵志带着狗腿子们奔命时为了方便联络自制的工具,自从配备了步话机之后,就很少再用了,爱德华这突然的一下子不亚于和日军遭遇时的状态,只听的卡车后箱板啪啪啪全都落了下来,扑扑通通跳下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女兵来。

  “把咱们的机枪都架起来,姑奶奶到要看看,今天是谁不长眼来找事”随着袁青青的一声喊,几挺美制轻机枪就架在了卡车顶上,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就瞄上了站在路上的宪兵们。其他的女兵们也都是平端了冲锋枪,曹艳带着新配的两个女枪手抱着步枪已经爬上了路旁的制高点,用狙击步枪居高临下瞄准了宪兵中的军官。女兵们的动作太快了,每一步都像是经过了演练一样的默契,等到宪兵们醒悟过来的时候,人家的机枪已经在瞄着自己了。

  酒糟鼻子的背心已经被汗给打湿了,原本他以为只是亮出来宪兵的招牌,直属连的人就会乖乖就范。谁知人家直属连只是出动了女兵就是如此的阵仗,大大出乎了自己的预料,别忘了,人家还有3oo男兵没有出动呢。幸好自己没有乱来,要不然还真是不好收场了,酒糟鼻子眼珠一转,给爱德华陪着笑脸,“长官,你看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这要是空手回去了恐怕是不好交差,你看是不是就走个过场,让我们随便看看”

  爱德华一直在注意这些宪兵,刚才曹艳带着人爬上山坡的时候,宪兵们根本就没有盯着曹艳看,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曹艳。这闹着非要检查卡车只是为了找直属连的麻烦,给刚刚回来的赵志心里添堵来的,卡车上装满了物资和直属连的一些战利品,他们只需在检查的时候做点手脚,就能达到他们的目的,这个赵远志难道就没有别的招数了吗?

  “不行,我们的卡车上都是伤员,不宜搬动和打扰。你们要还是这样不讲道理,我会直接向司令部控诉你们和你们的长官”爱德华拿出了自己的少校派头,倨傲的用手点着那个酒糟鼻子的胸口。爱德华的嚣张和那酒糟鼻子的窘迫惹的袁青青她们一众女兵乐不可支,一个个的都笑的没有气力端枪了,有几个笑的厉害的更是直接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酒糟鼻子的脸被气的通红,可是他不敢翻脸,人家的火力是他的数倍,那些女兵们笑归笑,那枪口却还是一直在瞄着自己这边的,一旦开火,遭殃的只会是自己这边。可是临出门的时候,赵远志的话说的很明确了,要是带不回来直属连的人,那自己就不用再回宪兵队了。酒糟鼻子原本只是个负责后勤的士官,是靠上了赵远志这尊大神,才被提拔成了少尉军官的,所以他不敢也不能不遵从赵远志的指示办事。

  双方一时间谁也不说话局僵持在了公路上,闲来无事的司机们乐得看热闹,居然还聚在一起为谁能得势下起了赌注。看看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爱德华已经收到了袁青青的眼神,索性便也不着急和凯恩凑在一起抽起了烟,女兵们在袁青青的指示下已经用步话机联系了后面的山羊他们,3o里的路程,吉普车不到一个小时就会赶来,只要男兵们一到,就有这些宪兵的好看了。

  宪兵这边也有步话机,还是车载的大功率步话机,他们也在叫帮手,所以他们只是守住了拒马,在等待自己的援兵到来。山路上寂静一片,仿佛根本就没有生过什么异样,两帮人就隔着拒马各干个的事情,只是直属连这边是轻松,而宪兵那边多了几分凝重。倒是下了赌注的司机们有些迷糊,他们有些弄不明白了,刚才还是剑拔弩张的双方怎么就会突然偃旗息鼓像没有事了一样?

  卡车后面的山路上远远的冒起了几条黄龙,那是高行驶的车辆尾部拖起的尘土,拒马后面的宪兵一下来了精神,他们认为是自己的援兵来了。黄龙越来越近,已经能看清楚了是三辆吉普车,车上的人都带着摩托风镜和钢盔,根本就看不清长的什么模样。三辆车上都挂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三声急促的急刹车之后,扑扑通通从吉普车上面跳下来整整24个人,每辆吉普车上装了8个人,这已经是极限了。

  “是谁他娘的来找事?站出来,让老子好好瞧瞧”一声暴喝,老炮就戴着他的风镜扛着一挺轻机枪挤到了拒马跟前,只是一抬手,那机枪就直接架在了拒马上面,黑洞洞的枪口都马上要顶在宪兵们的胸口了。“就是你们这些小杂鱼来劫道的是吧?出来的时候看过黄历了没有?劫道可是要被雷劈的,爷爷不用雷劈你们,只要能扛得住爷爷的机枪就行”老炮藐视的看着站在拒马后面的宪兵,喀拉一下就拉动了枪机,子弹已经压进了枪膛,只要扣下扳机,呼啸而出的机枪子弹瞬间就可以将这些讨厌的家伙撕成碎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