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第二百六十七章 冰释前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官,不好了,不好了”勤务兵没有敲门,就奔进了赵远志的办公室里,把正在闭目养神的赵远志吓了一跳,从藤椅里蹦起来就从腰间拔枪,他还以为是日军打过来了。?〈 ? “长官,那个赵志又回来了,这次是带着几十车士兵来的,已经开进医院了”勤务兵有些磕磕巴巴的总算是把自己想说的话给说完了。赵志上次在公路上闹的那一出,有幸当天跟着赵远志一块去的勤务兵至今还是记忆犹新,刚才去医院逗弄护士的他抬眼看见正下车的赵志,就觉得双腿软,立马就奔了回来,他可不知道赵志这次带着人回来,是不是来找麻烦的。

  “赵志回来了”赵远志有些懵了,这个该死的家伙上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教训鲍曼,摆明了就是在当众扫自己的面子,这次带着这么多士兵回来,难不成是又要出动了。赵远志这会子可是想起来,人家赵志可是司令部直属的部队,出击调动都是司令部说了算的。可是自己的宪兵指挥部离着司令部没有多远,这咋一点风声也没有听见,这个活阎王就这么冷不丁的蹦会了新平洋。

  赵志来医院是为了看华莱士,说来也是倒霉,从来不离开司令部的华莱士突然有一天脑袋抽风,非要跟着一只侦查部队进山搜索隐藏在山里的零星日军。按说他从前在先遣营的时候,身手还算是不错,可能是在司令部呆的时候长了,这反应就差了许多。刚跟着侦查部队走了没几天,华莱士就从山道上滑下了山涧,幸好下面有一个浅水潭,要不华莱士可就报销在缅甸的山林里边了。

  刚回到新平洋的赵志听说了此事,便心急火燎的带着爱德华和罗杰去了医院,好歹也是一起呆过的弟兄,死不死的都要去看一眼才对,眼下还需要华莱士牵线解决自己手里的骡马呢。华莱士是高级军官,连着病房也是不凡,软床、茶几、衣架、藤椅是一样不拉,就连照顾他的护士都是专门指定的金洋婆子,把个窝在列多养伤三个月的赵志羡慕死了。

  “上帝呀,赵,我的朋友,你们怎么来了?难道我受伤的事情都传到列多去了?”华莱士一见到赵志他们,兴奋的喊叫道,身上缠满了绑带的他暂时是动不了的,只能用歉意的眼神望着大家。一条腿骨折、肋骨断了三根,满身的擦伤和淤青,这就是华莱士进山换来的代价,望着躺在床上缠满绑带的华莱士,赵志他们毫不掩饰的笑了,笑的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老天呀,你都干了什么坏事,上帝居然要这样惩罚你”迟来一步的袁青青和琳达一进病房就看见了华莱士的惨状,琳达不停的在胸前画着十字。袁青青心有余悸的看着赵志,幸好赵志的身上每次只是枪伤,要是他也像华莱士这样躺在床上不能动,依着赵志的性子,还不得活活急死。

  袁青青和琳达的加入让华莱士的心情好了很多,那个照顾他的金护士也大方的和大家打着招呼,此时赵志等人才算是弄清楚了,原来人家跟华莱士这个家伙是一对,根本就不是什么司令部指定来照顾华莱士的护士。华莱士的另一半叫凯瑟,是从芝加哥参军刚调来缅甸的,一来就被华莱士这个家伙给弄到了手里,他们还准备等战争结束就结婚。

  在华莱士的病房里折腾了好一会,赵志他们才被医院的宪兵礼貌的请了出去,缘由是他们的笑声实在是太大了,已经影响到了其他军官病号的休息。有些突感无趣的赵志只好匆匆与华莱士作别,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医院,那些补充兵和骡马还需要安排,华莱士受伤了,只好由爱德华出面找司令部去办此事。

  赵志本想着把这些骡马都交给司令部处理,大鼻子们不是喜欢肉食吗,赵志这可是1oo多头骡马,足够这些大鼻子们吃上好一阵子的。当然了,赵志不会傻到白白送给司令部,他是要拿来交换的,直属营里现在就只有4挺机枪、8具巴祖卡和几架5o掷弹筒,迫击炮早就被赵志拿去换狙击步枪了,这样的重火力实在是有些单薄,赵志就把主意打到了司令部的头上,用这些骡马来换,赵志不相信这些大鼻子大佬们能抗拒新鲜肉食的诱惑。

  不得不说是赵志的运气好,爱德华只是跑去找史迪威这么一说,老头子大笔一挥立马就同意了,史迪威手里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军火。光是拿下孟关就缴获了不少日军的装备,掷弹筒、迫击炮也有不少,史迪威给了直属营5具巴祖卡和5挺美制轻机枪和一批新军装军靴,剩下的东西就要赵志他们自己去囤积日军物资的仓库里自己去翻腾了,只要是他们看中的都可以拿走。

  翻腾东西打扫战场,那可是直属连的拿手好戏,拿着史迪威手令的爱德华一声喊,呼啦啦的跟着去了二十几号人,老炮国舅他们几个更是一个都不拉都去了。一溜四个大仓库里都是缴获来的日式装备,旁的东西狗腿子们根本就不看,只找掷弹筒、迫击炮、三八步枪子弹和日军的指挥刀,还是国舅的命好,人家居然在一堆三八步枪里面捡出来三支日式97狙击步枪来,虽说是满是血污破旧了些,但是枪还是好好的能用,狙击镜也是完好。

  看守仓库的一个班士兵都看傻眼了,这帮子都是什么人呀,也太能翻腾了,挑拣出来的东西码放的很是整齐,那些用不着的东西就随手乱扔,本来还算是整齐的仓库里现在已经变成了垃圾堆。带队的班长本想着去规劝几句,可是人家眼皮都不抬,伸手就亮出史迪威的手令,没有办法,就由着他们折腾吧,反正都是没有人要的日军装备,大不了等他们走了,自己这些人再去收拾。

  忙活了一个下午,爱德华他们这才算是作罢回营,就这战果已是不小了,三支日式狙击步枪、4把日军尉官指挥刀、5o掷弹筒7架掷弹筒专用榴弹若干、日式手雷三箱、日式6o迫击炮4门还有一批迫击炮弹和步枪子弹。光是这些东西就能低回换骡马的物资,何况还有史迪威另外给的巴祖卡和轻机枪,看来赵志的这笔生意是赚着了。

  新平洋的山岭阵地已经有其他部队驻守了,所以赵志的直属营只能是暂时住在机场的外围,只有那里地势平坦,能停得下那么多的卡车。在那里睡觉,赵志倒是不太在意,反正也只是一个晚上。赵志根本就没有打算在新平洋逗留,只要处理了骡马补充油料之后,他会立即上路,距离强渡怒江的时间越来越近,赵志的心里没有底,毕竟没有走过高黎贡山,也不知道能不能按时赶到,这路上的事谁能说的清楚。

  今夜的新平洋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赵志的大批骡马进入新平洋之后,驻守新平洋的大鼻子们像是狂欢了一样大肆宰杀着骡马,品尝着新鲜的肉排。各支部队的营房里都弥漫着烤肉的香味,赵志这里当然也不列外,大锅炖肉,新鲜烤肉随便吃,每个人还有半碗酒,虽说这洋酒没有烧酒好喝,但也比没有的强。士兵中鲜有不喝酒的家伙,半碗的量刚刚好让他们微有醉意,这是赵志和爱德华商量之后的结果。

  老炮肩上搭着条毛巾,正热火朝天的给士兵们在烤肉,离着他不远的王大宝拿着一把工兵锹,正在费力的翻动着大锅里油汪汪的肉块,平时不太和士兵们说话的女兵们拎着大壶,挨个的给士兵们倒酒。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这些补充兵们几乎都是在原来的部队被打散了之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才被聚在一起的,别的没有学会,军队里的旧习气倒是学了个十足十,有几个喝了酒的补充兵便开始对女兵们毛手毛脚。

  要是换做了平时,女兵们早就大耳刮子扇了,可是今天晚上,她们却没有作,只是拎着酒壶从士兵们中间默默的退了出来。明天,如果路上顺利的话,明天下午车队就可以到达孟关,进入孟关地界就会有零星的日军溃逃部队出现,困兽犹斗的日军残部绝不会主动投降的,像直属营目标这么大的一个车队,他们是没有理由不来袭击的。再看看这些补充兵,女兵们不知道他们中有多少人会死在日军的袭击之中,没有人知道明天要生的事情,没有人。

  “长官,赵远志来了,只带了一个勤务兵,要不要见他?”馒头匆匆的走了过来,贴在赵志的耳边低语着。赵志扭头看去,正好看见了被狗子他们拦着的赵远志,在篝火的掩映下,赵远志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睛让赵志有些迷惑,这个时候,赵远志会来干什么?是要找回上次丢的面子还是为了其他的事情?貌似自己的人今天并没有在新平洋出什么事?

  “放他过来”赵志示意馒头去通知狗子,让赵远志过来,这里都是自己的人,料他赵远志也弄不出什么名堂。其实赵远志对自己突然跑来赵志这里,自己都有点不敢置信,可是自己真的来了,就像是鬼使神差一般,只带了一个勤务兵就来了。

  “赵长官,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个小庙,司令部今晚不是在搞什么烧烤会吗?怎么赵长官你没有去?”赵志大刺刺的盘腿坐在地上,摸出一支雪茄叼在了嘴里,一直到赵远志走到自己身边了,也没有站起来敬礼的意思。赵志是故意弄出的这么一副做派,他就是要激怒赵远志,想看看这家伙今晚到底是为什么来的。

  “听说你们马上要开拔支援11集团军强渡怒江?”赵远志完全无视了赵志的无礼,也学着赵志的样子盘腿坐了下来。对于赵远志的问话,赵志只是挑了挑眉毛,赵远志本来就是司令部的人,而且这家伙很会做人,打听这点消息应该还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这在司令部内部本就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赵远志微微停顿了一下,见赵志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略微的沉思了一下,有些迟疑的开口问道,“赵志,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你一件事,我小妹赵晚晴是不是你打死的?”赵远志的声音有些僵硬,一张脸也是绷的紧紧的,隐在镜片后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志,好像他想要的答案就印在赵志的脸上一般。

  赵志有些愕然的看着赵远志,弄了半天,这个家伙是为了这事来的,这都多久的事情了,还真是阴魂不散呀。慢悠悠的把嘴的烟吐了出去,赵志用手指中夹着的雪茄指着赵远志,“赵长官,我最后再和你说一遍,赵晚晴是死在日军手里,跟我和我的弟兄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就不明白了,是谁告诉你,赵晚晴是我杀的?丛林里的情况,你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可别说你没有被日军追着满山跑过”

  赵远志也是从茫茫丛林里死里逃生跑回列多的,日军追击时的凶悍他当然是知道的,只是死的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他自然就把气撒在了赵志身上。和赵志交了几次手之后,赵远志也有仔细想过,忽然现自己原本和赵志没有什么矛盾,要不是因为妹妹死在了丛林里,自己和赵志根本就谈不上有个人恩怨,难道真的是自己误解他了。

  赵志的直属营奉命北归,翻越高黎贡山那是九死一生的任务,所以赵远志就想着问清楚自己妹妹的事情,总不能老是在自己心里窝着一团火过日子。赵远志走了,走的很是潇洒,只是在离去之前留下了一句让赵志很是不解的话,“既然我妹妹的事情和你没有什么关系,那咱们之间就没有什么矛盾了,祝你们这次大胜而归,希望咱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到时候我请你喝酒” 难道这就是老话说的冰释前嫌,赵志夹着雪茄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赵远志离去的背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