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第三百一十章 突如其来的冲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咔”一辆飞驰的吉普车停在了补给站的门口,车尾部拖着的黄尘呼的一下就把围在补给站外面的十几个人给吞没了。( ?[{[{ 〉吉普车的车门重重的被推开,一个胖大的身影从吉普车里跳了出来,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挤开了那些站在门外的家伙,根本就不搭理这些刚才黄尘中脱离出来的这些家伙,从吉普车上下来的大胖子拎着一只口袋进了补给点的物资分库房。

  “哟,这不是老王吗?今天这是咋有时间来我这个小庙了,你们这周的口粮好像昨天就已经被领走了呀”上尉军衔的仓库管理员姚二虎熟络的冲着大胖子迎了过来,直接就把大胖子领去了自己的那间办公室。作为仓库的管理员,姚二虎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他使用这间办公室的时间并不是太多,多数时间这间办公室就是姚二虎放置他私人物品的秘密仓库。

  “少扯淡了,你小子鬼贼鬼贼的,你会不知道我为啥来的?”王大宝笑着把手里拎着的布袋扔到了姚二虎的办公桌上,“知道你小子爱吃蹄筋,今天早上我们驻地刚好有一只牛摔断了脖子,我们长官说宰了炖肉,我就弄了点蹄筋给你拿来了,说吧,咋感谢我?”王大宝嘴停手不停的在办公室里翻看着姚二虎的那些私人物品。

  “行了,也不要你为难了,我们长官就爱抽个雪茄什么的,你给我弄几盒雪茄来,我就在这里等着”王大宝早就看好了办公室里的几样东西,可他不直接要,而是把话题转移到了为赵志弄雪茄上面,这才是他今天来找姚二虎这个老乡的主要原因。王大宝的吉普车上还有一整条牛腿,可是王大宝不能一次就都给了姚二虎,如果王大宝在这里弄不到直属连需要的东西,他倒是不介意把牛腿再带回营地去。

  直属连被安排在那个废弃的营地已经有过一个半月了,起初的时候,物资什么的还是按时用卡车送来,只过了两周之后,赵志他们就被告知以后的给养需要自己去取,而且无论是口粮还是药品都是经过了克扣之后的,并且这是在每周的周三放给养。要是没有在周三领取给养,那就只好等到下一周了,这已经是明显在针对赵志和直属连了,可是赵志一反常态的不闹不找,只是用三条牛的代价从机场里弄了一辆“废旧”的吉普车回来。

  就从吉普车开进直属连营地的第二天开始,爱德华和罗杰就整日里开着吉普车满世界的溜达,去找他们相熟的那些美军军官们打听小道消息。而山羊他们从山林里弄来的那些野物也通过爱德华他们,被换成了各种口粮源源不断的进入了营地里。补给站放的那点东西,赵志根本就看不上眼,要不是为了隐忍,赵志都打算把营地搬去机场那里的。

  管理补给站仓库的姚二虎,还是偶然的机会让王大宝碰见的,两人一聊之后才现居然会是老乡,而且他们两人老家的房子还在同一条街上。所以王大宝就有了一个额外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拉拢姚二虎,为直属连换取需要的东西,至少不要让直属连领回去的口粮里面再出现沙子、石子这样的东西。

  在接受了王大宝几次馈赠之后,姚二虎这个老乡也是很上道,不仅直属连的给养没有再出现被克扣的现象,而且姚二虎还时不时能弄到些香烟、啤酒之类的东西,王大宝每次去补给站还能弄回些子弹手雷什么的。用国舅的话讲,用几块肉换这些东西显然是不吃亏的,反正那些骡马和野物也不是花的自己的钱。

  “你还别说,我这里还真有2盒雪茄,是前几天从英军那个大鼻子上校那里用两瓶酒换来的,听说还是啥古巴雪茄,挺贵的呢,反正我也不抽烟,你就拿走吧”姚二虎有些肉痛的从抽屉里摸出两盒包装精美的雪茄递给了王大宝。这可是用两瓶洋酒换来的,王大宝就用点蹄筋给换走了,看起来好像是自己要吃亏些。

  “瞧你那抠门劲的”王大宝推开姚二虎,从抽屉里把剩下的两盒雪茄也拿出来,拿过一个空背包装了进去。“我车上还给你留着一条牛腿,一会你喊人拿下来,再给我来几条香烟,打火机,像美军用的那种铁壳打火机也给我弄几个来”王大宝用自己的胖腿拐着极度狂喜的姚二虎。雪茄、香烟加上打火机,这些东西要是放在黑市里也许会很值钱,可是现在对这些天天吃罐头肉的外籍大兵来说,新鲜的肉食才是最值钱的,王大宝拿来的牛腿绝对值这些东西。

  姚二虎屁颠屁颠的拿香烟去了,王大宝看着左右无人,就把自己刚才看好的那几样东西装进了背包里,等姚二虎拿着几条香烟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王大宝还是保持着他离开的样子坐在桌子上。王大宝偷偷拿走的是一盒点45口径的手枪弹和一架望远镜,王大宝的手枪就是点45口径的,而且直属连连番大战之后,整个部队里就只剩下了不过四架望远镜还能使用,所以王大宝选择了偷拿走手枪弹和望远镜。

  “老王,我听说你直属连好像是缺子弹是吧?回去了跟你们长官商量一下,一头骡子换两箱冲锋枪子弹外加一箱手雷,咋样?这买卖你们可是不吃亏”送王大宝出去的时候,姚二虎悄声的低语道。王大宝扭头看了一样姚二虎,这狗日的做生意的水平和财主一个鸟样,财主上次牵了一头骡子去机场,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两箱冲锋枪子弹和两箱步枪子弹,还外加四枚火箭弹。

  “行吧,我回去给我们长官说一下,能不能成可就不知道了,我可不敢打包票”拿到了想要的东西,王大宝急于马上离开补给站,在出门的时候不小心和一个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满怀。“你他吗的眼睛瞎了吗?”随着一声喝骂,一个巴掌就落到了王大宝的脸上,被撞中了鼻子两眼直冒泪花的王大宝还没有看清楚对面的人是谁,自己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这还了得,也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泪水,直接就一把卡住了那人的脖子顶在了墙上。

  “咣咣咣”王大宝就给了这小子三拳,现在的王大宝可不是刚进直属连那会只会逃跑的那个火头军,他王大宝也是杀过人的,而且还不止一个,也是背着几十斤的东西在山林里和日军激战过数月的人。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这王大宝起火来也是很可怕的,尤其是被一个还没有看清楚的家伙扇了一巴掌。

  “老王,老王,你快把他掐死了,先放手”被王大宝掐着脖子顶在墙上的那小子已是两眼翻白就快要断气了,姚二虎急忙上前死命的拉王大宝的胳膊,这人要是死在自己的仓库里,那自己也是要跟着吃瓜捞的。围聚在补给站外的那帮家伙听见了姚二虎的喊叫也挤了进来,一看势头不妙,纷纷上前开始拉偏架。他们和王大宝不认识,拉架的时候自然是偏帮被王大宝抓着的那个人,只是拉扯了几下,王大宝的身上就挨了好几下拳脚。

  “他妈的”一根大木棒子夹着风声重重的砸在了那几个拉偏架的人身上,剃着锃亮光头的严世军从驾驶位上跳了下来,拎着条大木棒子冲入了战团,狂狮一样的严世军只是几下就把那帮家伙逼退了王大宝的身边,已经被打倒在地的王大宝还是死死的抓住刚才扇他耳光的人没有撒手。“来呀,来呀”满脸是血的王大宝用穿着军靴的脚不停的猛踹那个被自己摔倒的家伙,弄了半天,扇自己耳光的家伙居然只是一个少尉。

  “这位兄弟,不要把事情做绝了,你已经把他放倒了,我看就算了吧。这事情要是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你们可就只有2个人”一个上尉军衔的家伙站了出来,看似在劝架,实则是要严世军和王大宝看清楚形势,对方这是仗着人多势众的想要王大宝罢手。

  “怎么着,人多想欺负人少是吧?”严世军的声音有些阴冷,“我的弟兄被你们仗着人多打的满脸是血,现在你们的人吃了点小亏就不乐意了,有这样的道理吗?你们每一个人我都记住了,这事不算完,有本事,你们今天就把我们给揍挺了,否则我们要把这个人带走,咱们去找宪兵评评理去”严世军替王大宝拍打着军装上的灰尘,还特意的在王大宝的少尉军衔上擦拭了几下。

  王大宝是少尉,扇他耳光的人也是少尉,所以他们两人之间生的事情只能算是同级斗殴,可是这帮家伙一拥而上帮着拉偏架打黑拳,那就是在明显的偏帮先动手的那个家伙。这种时候,严世军是不会让步的,要是被赵志知道直属连的人在外面受了欺负,却不敢还手,那他回了直属连还不得被赵志揍死完事啊。再说这件事本就不是王大宝的错,在公在私严世军都要帮着王大宝,至少不能叫这帮家伙小看了直属连。

  姚二虎早都傻眼了,王大宝是自己的老乡不假,自己一直以为他就是个厨子,而且王大宝本人也是这样对自己讲的。可是看王大宝刚才和人打斗的动作来看,自己的这个老乡可不是个简单的厨子,那动作,那气势,一看就是杀过不少人的主。还有和他一起来的那个光头上尉,那气势都快赶上将校军官了,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对面的十几个尉官就都傻了眼。

  “我要是说不行呢”尉官中带头的那个家伙突然拔出了枪对着严世军,他原本以为这两个不知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家伙看着自己这边人多势众,也许就会这么算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光头少尉似乎并不吃这一套。有些骑虎难下的他脑袋一热,突然拔出了手枪对着严世军,但他并不是要开枪打严世军,只是想吓唬吓唬他。

  跟随赵志出生入死的严世军岂能害怕一支手枪的威吓,只是看了那个家伙一眼,便转身拉住了还在狂怒中的王大宝。“咱们走,我看看谁敢拦咱们”严世军单手拖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右手将自己身上穿着的衬衣下摆掀起来,把腰间的枪套露了出来。王大宝一看势头不对,急忙用自己的军装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也是拔出自己的手枪拎在了手里,跟着严世军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的吉普车走去。

  “站住,再不站住,我可就开枪了”举着枪的上尉连连后退,严世军的胸口已经是顶着他的手枪了,可是他没有这个胆子开枪。他只是一个还没有真正上过战场的后勤军官,对面这个光头的家伙眼睛不眨的一直看着自己,那眼神中透着一股子令自己浑身冷的东西,这种感觉让自己很不舒服。

  “滚开”严世军抬起脚就是一下,直接把那个少尉连人带枪踹出了几米远,“刷”严世军的手枪已是握在手里对着这帮蠢蠢欲动的家伙们,“我看你们谁敢动,有本事拿枪去和日本人斗,对着自己人算什么本事”严世军举着枪转了一圈,围着他们的家伙们都是齐齐的后退开来,严世军回头叫着王大宝,并把自己拎着的家伙塞给了王大宝,“厨子,带着这家伙上车”

  “老子是直属连的,乖乖的开车跟着老子去我们的营区,否则就等着宪兵队的人明天一个个的去找你们”严世军坐在吉普车上轻藐的看着这帮子军需官们。既然是选择了出手,就要敢于承担责任,敢向直属连的人出手,就要有胆子面对直属连所有人的怒火。赵志在列多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护短,严世军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军官,自然也是秉承了赵志的性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