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世军来了,只开了一辆吉普车带着曹艳回来的,跟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三个骨灰罐。 和赵志他们分开之后,严世军的连队执行了几次任务,阵亡了十几个人,其中有三个是直属连的老弟兄。身形单薄的严世军看上去很是憔悴,他的脸上甚至还有没有冲洗干净的血污,整个人看上去极其的疲惫。曹艳稍稍好些,只是抱着那三个骨灰罐一言不,偶尔会在袁青青他们说话的时候应和几声。

  “让他睡会,青青,你带着曹艳去洗个澡换件衣服,我让山羊和砍刀进山打猎了,咱们今晚吃炖肉”赵志把自己的军装披在了严世军的身上,后者跟赵志说话的时候就睡着了,从他的黑眼圈就不难看得出,严世军最近有多疲惫。严世军躺在赵志专用的躺椅上睡的很安逸,赵志挥手让其他的人都散去了,自己却搬了块石头就坐在躺椅边给严世军驱赶着蚊虫。

  “你们长官很看重军子,要不也不会把弟兄们交给他”袁青青带着换好衣服气色大好的曹艳来到庭院里的时候,赵志还在用一根细枝在为严世军驱赶着小飞虫。赵志难得有这种时候,袁青青和曹艳不忍上前打扰,就手拉手坐在旁边悄声的看着。

  “鱼来了,鱼来了”光着脚的老炮和馒头兴致勃勃的拎着两个用树枝编制的鱼笼跑了回来,这些天经常会下雨,老炮和馒头他们进山打猎的时候,现了一个水泡子。这几个家伙不用组装枪械了,就寻思着弄了鱼笼进山去摸鱼,老炮和馒头今天收获颇丰,巴掌长的鱼就有十几条。

  “你狗日的小声点”赵志眼一瞪,随手捡起颗石头就扔了过去。赵志的反应是够快了,可是还有比他反应更快的,睡在躺椅上的严世军在老炮的大嗓门开喊的时候,就已经一个侧翻躲在了躺椅的侧面,腰间的手枪已然是拔了出来。“隐蔽,隐蔽”严世军的眼睛都还没有完全睁开,嘴里就大叫着隐蔽,手中的枪已经是瞄着了老炮他们。

  “自己人,自己人”赵志一手掐着严世军拿枪的手向上抬,另一只手抓着严世军的肩膀,就把他按在了躺椅上。老炮和馒头的反应也是够快的,直接就扔了鱼笼,闪身趴在了地上,手脚扒动之间,老炮和馒头就躲到了庭院中的一堆干柴后面。

  “啪”赵志给了严世军一巴掌,神智还没有完全清醒的严世军这才安静了下来,只是怔怔的看着赵志。“他这是几天没有睡觉了?”等着曹艳把严世军哄着睡着了之后,赵志就把曹艳拉到了一边,细细的问了起来。严世军这种样子,一看就是长时间的休息不好,而且他的神经已经是绷到了极致,只要有细微的声响都会惊醒过来。他刚才的闪避和拔枪都是本能的反应,严世军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他还是神志不清的,甚至都没有完全醒过来。

  “我们奉命前出攻击一处日军据守的阵地,结果那阵地里的情况与情报不符,日军的数量远远要比我们多。我们陷入了围攻不得不退进丛林里,一直坚守了5天才冲了出来,军子几乎就没有怎么合眼”曹艳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她一直强忍着没有落泪。赵志是经历过溃退的,他知道这其中的艰辛,5天的山林坚守绝不是三言两语那么简单。就是这5天的坚守,几乎耗尽了严世军的心神,所以严世军才会如此摸样。

  “你也去休息一会,等炖肉好了,我就叫醒你们”赵志故作轻松的让袁青青和琳达陪着曹艳离开,自己的心里却是沉重了很多。战争是残酷的,可不是严世军这么个打法,这样打下去,还没有灭了日军,自己就先要累到了。看来自己是有必要和这小子好好的谈谈了,打定主意的赵志就坐在严世军身边守着,还严令任何人进入自己的房间。

  一直到日头偏西,赵志在房间里整整坐了7个小时之后,严世军才悠悠的醒来,此时的赵志早已经是坐的腰酸背痛直不起腰了。“吃吧,我们都吃过了,就剩下你和长官还没有吃”王大宝端着一大盆油汪汪的烧肉进了房间,端着酒和米饭的国舅笑眯眯的也跟了进来。这会早已是天黑了,炖肉是中午的事,这盆烧肉是王大宝特意为赵志和严世军留下的,国舅纯是跟着来混酒喝的。

  赵志亲自给严世军把酒倒上,自己却还是一口不喝,赵志不好酒,直属连的人都知道。所以严世军也没有劝酒,就和国舅喝了起来,行伍之人吃饭都是非常的快,尤其是王大宝做的烧肉的确是很好吃。筷子夹动之间,一大盆烧肉就被赵志他们三个吃了个精光,“还是厨子做的东西好吃,太舒坦了”吃的肚子溜圆的严世军惬意的揉着肚子,这估计是他离开直属连之后吃的最舒心的一顿饭了。

  “这次能休息几天?”赵志又为严世军倒了一杯酒,这小子的酒量他知道,决计是不会让他喝多。“那里能休息,我的人不小心喝了山林里的脏水,有不少拉肚子的,这次只是回来休整几天,前边的部队已经和日军搅在一起了,像我们这样的侦察部队已经派出去不少了,估计是要有大动作了”严世军一仰脖就把杯子里的就喝干了,国舅也陪着他喝了一杯。

  躲在门口偷听她们说话的袁青青和琳达一听严世军这话,立马就走了进来,这些日子大家一直惯着赵志,雪茄、躺椅、时不时的还陪着他进山打猎,大家做这些事情,就是想让赵志远离打仗的事情。这严世军开口闭口都是前线什么的,这只会又让赵志开始琢磨战况,大家这期间所做的努力就白费了。所以她们要阻止,只要有她们俩在场,赵志就不会主动提及前线的战况。

  只是她们这次是失算了,她俩进去的时候,严世军已经用手指蘸着酒在桌子上在画密支那外围的兵力部署图,一边画还一边在给赵志讲解。赵志听的津津有味的,根本就没有看见袁青青和琳达走进来,国舅只是使着眼色叫她俩别出声,其实他自己也是听的很聚精会神。袁青青和琳达是没有办法了,赵志的性格她们都清楚,在这个事情去规劝赵志,简直就是找着吵架。

  此时孟拱河谷方面的远征军已经切断了驻守孟拱、加迈日军的后勤补给线,大大鼓舞了新22师和新38师对日军的正面进攻。5月底,新38师将瓦兰团团包围之后,调集主力迅向孟拱方向急进。6月1日。新22师攻克马兰高地,立即向加迈展进攻。16日,新22师占领加迈,歼敌大部,日第18师团团长田中新一率3ooo余残兵,在第53师团主力的接应下仓皇南逃。6月25日,新38师攻克孟拱,歼敌16oo余人。

  而密支那的日军在丢失了机场之后,还在顽抗远征军的攻势,孟拱、加迈相继失守之后,密支那成为一座孤城。但是,日军指挥官水上源藏少将按照“死守密支那”的命令,依然负隅顽抗,作困兽之斗。远征军司令部重新调整了部署,以第5o师、新3o师和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从三面围攻密支那,力求在围困中击溃日军,拿下密支那。

  只是天公不作美,进入雨季以来,敌我双方的阵地大多都成了沼泽,士兵们往往是趴在齐腰深的泥水里进行战斗。为了保证司令部指定的作战计划能顺利实施,像严世军这样善于侦察的连队就被早早的派了去前沿阵地,他们不仅要前出侦察刺探军情,而且还要帮助友军驻守阵地,所以他们的伤亡自然是不会小。

  赵志他们调来仓库已经一个多月了,除了不下雨的时候进山打猎,其他的时间就是聚在仓库里闲聊打牌,目前的战况他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赵志也只是从送来仓库缴获枪械的数量和次数来判断前方战事的进展,此时要不是严世军告知,他都还不知道密支那已经打成这样了,若是司令部真的下了决心,那孤守密支那的日军可算是在劫难逃了。

  严世军和赵志他们聊着聊着就哭了起来,只是一次战斗就损失了十几个弟兄,初次作为主官带队的他自然是很难受。战斗的时候自然是不能把自己的悲伤表露出来,可是到了仓库,见了赵志他们之后,就感觉是回到了家一样。再加上严世军是喝了酒的,也就毫无顾忌的当着赵志的面嚎啕大哭了一场,赵志和国舅两个人劝都不行,直把眼睛哭的肿了才算是消停。

  “都是当了连长的人,咋还这么小孩子脾气,要改,不要让你手下的弟兄看了笑话”赵志没好气的扔了一块毛巾给严世军。话说的很是严厉,可是赵志的眉宇间却是带着几分溺爱,看的坐在一边的国舅直摇头。一直以来,赵志就对严世军有些纵容,狗腿子们颇有些怨言,只是每次都被赵志骂个狗血淋头,现在看来,赵志选择了严世军还的确是个明智之选,至少严世军和赵志一样,对手下的弟兄很不错。

  “说说吧,你还知道些什么?”赵志摸出雪茄叼了一根,他现在对前方的战况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这会子逮着严世军那还不得问个清楚。闲暇的时候,赵志总是喜欢聚齐了军官们,用沙盘推演他们以往的战列,推演的结果让赵志很是汗颜。要是有现在的这种心境指挥那些战斗,赵志最起码能让手下的士兵们减少一半的伤亡,而且自己也不会被派来看守仓库。他今年才刚刚25岁,还是个热血青年,就这么一直混到战争结束,这是赵志万万不能接受的事情。

  擦了脸的严世军又恢复了以前在赵志身边的摸样,“司令部的意思是要在7月动战役,力求在包围密支那日军的同时,用蚕食的战术,慢慢的向密支那推进,一点一点的吃掉密支那的日军。只是目前是雨季,行军受到了影响,我们的人只能是一点点的往前蹭,就连我手下的斥候也不得不缩小了搜索半径,一旦和日军缴获,后援的部队根本就来不及赶过去”

  雨季,的确是影响行军的一个因素,有可能还会影响整个战局。赵志对于司令部急于要解决密支那的日军部队并不感到意外。再过不多久就是“77事变”爆7周年的日子,远在重庆的统帅需要好消息,国内的民众也需要好消息,司令部的这个作战计划显然就是为了迎合国内而制定的,只是苦了那些泡在泥水里的远征军将士。

  赵志沉思片刻,从床下抽出一张地图在桌子上摊开来,“你看,这是密支那,日军一旦被围困必定会拼死一战,但是依照我的判断,他们应该不是准备所有的人都会死守密支那”赵志的手指慢慢的挪到了伊洛瓦底江的位置,“这里是他们唯一的退路,日军一旦生溃败,一定会有日军从这个方向撤离,你们一定是没有准备渡江的东西,只要日军能逃过江去,你们就只能是干看瞪眼,八莫可是距离伊洛瓦底江不是太远”

  严世军有些愣的看着赵志,“你的意思是要我在司令部下令动之后,带着部队绕到江边去,然后守株待兔,在江边堵住溃散的日军,阻止他们过江”赵志的这个判断实在是有些大胆,严世军和国舅都不能确定这个主意是对是错。司令部下令总攻击,那可是在命令所有围攻密支那的远征军部队,赵志要严世军私自带队绕去伊洛瓦底江,那可是临阵抗命,那是兵家大忌,是要枪毙的。

  严世军这话一问出口,赵志的脸立马就黑了,嘴里叼着的雪茄也扔了,“滚蛋,才走了没几天咋就不长脑子了。你以为你是团长还是师长,手里就百来号人就想着打人家的伏击,你又那个能耐吗?老子是让你向上面报告,只要能截住了日军,那就有你的功劳”赵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严世军一眼,气鼓鼓的背着手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