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让开,让开,快看看,快看看”郎中带着两个外籍军医连滚带爬的凑到赵志和老四川身边,挤开围着赵志和老四川的家伙们,给两人检查着伤口。{{<([ [ 被击中了脖子的老四川已经不行了,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脖子上喷溅出来的血已经淌了一地。“妈的,妈的”一个美军的军医徒劳的用急救包按住老四川的伤口,企图能止住血。

  赵志倒还好些,他只是被子弹击穿了肩膀,没有伤到骨头和大血管,头上那一枪只是击飞了钢盔,把赵志震晕了而已。郎中已经仔细的检查了赵志全身,再没有现别的伤口,这次送了口气。

  “我操你大爷的”馒头甩掉钢盔,一个箭步冲到金大鹏跟前,劈头就是一巴掌,现在还不能弄死金大鹏。馒头要好好的折磨他,毕竟赵志受伤,老四川死了。“呯”的又是一枪响,毫无防备的馒头头部飚着血,倒在了路上。

  “隐蔽,隐蔽,有日军”经验丰富的国舅此刻已经听出来了,是日军三八步枪的射击声。郎中几步扑到馒头身边,拽住了馒头的背包就向一边的浅沟拖去,那里是最近的隐蔽物了。“哒哒哒 哒哒哒”竹棚对面的山坡上有俩挺机枪向着赵志他们不停的在扫射着,中间还夹杂着步枪的射击声。

  刚才还趴在地上装死狗的精锐们这会恨不能多长几条腿,纷纷慌乱的爬向树林,找着隐蔽物。袭击者的枪法显然不怎么样,不停扫射的机枪除了刚开始击中了几个不长眼的家伙,基本上一无所获。倒是山坡上的几支步枪打得很准,几乎枪枪咬肉。

  国舅顾不上看赵志的伤势,只是把晕过去的赵志往树后面一塞,就招呼自己的步枪手们向着山坡开枪。国舅手下的步枪手显然比袭击者的枪法要好的多,只是一轮射击,山坡上的机枪就没有再响过,那两机枪手的脑袋被至少7、8颗狙击步枪射出的子弹给打碎了。

  山羊带着几个冲锋枪手,绕到了山坡的侧面,趁着袭击者疲于应付国舅他们的时候,悄悄的摸到了袭击者的后面。只是每人一个弹夹的全开火力射击,山坡上的袭击者就全体阵亡了。

  山羊他们拖着几具袭击者的尸体下了山坡,“是缅甸人,不是日军,但他们用的都是日式枪械”秀才检查着尸体,现真的都是些缅甸人。被郎中拖下浅沟的馒头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被子弹在左边太阳穴上犁出来一道血槽,郎中已经帮他止住血了。赵志也幽幽的醒了过来,只是还头晕恶心,话也说不清楚。外籍军医说赵志这是脑震荡,过几天就会好的。

  “妈的”老炮从老四川的伤口里挖出了子弹,是一颗o.45口径的手枪弹,显然打中赵志和老四川的子弹就是金大鹏的手枪,这种美式的勃朗宁1911手枪近距离的穿透力很大。老炮咬着牙,站在金大鹏的面前,用狗子的佐官刀在金大鹏的身上比划着。惊恐的金大鹏瘫倒在地上,不知道老炮想干什么。

  “你打伤了我的长官,还打死了我的一个兄弟。要不是你们在这里磨磨蹭蹭的,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受伤死掉了”老炮冷着脸,伸手拽住了金大鹏的衣领,在地上狠狠的拖着金大鹏,一直拖到已经断了气的老四川跟前。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我的兄弟,被你打死的兄弟。他连丛林都走了两遍了,却死在了你的手里”老炮恶狠狠的用军靴踩着金大鹏的脑袋,让金大鹏一睁开眼就能看见老四川那血淋淋的脖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惊恐的金大鹏反反复复的只是喊着这一句话,他已经被老四川那血淋淋的脖子吓着了。

  赵志歪头和秀才不知道说了什么,秀才带着两个人就上了山坡,一会的功夫,秀才扛着挺日式机枪下了山坡。伤亡已经清点出来了,赵志这边是一死两伤,外籍大兵们死了三个,精锐们最惨,死伤了2o多个。

  尸体被整齐的摆放在路旁的草坪上,老炮正带人在挖坑,金大鹏被捆的粽子般扔在一边,无人理会。精锐们现在也对金大鹏恨到了骨子里,如果不是金大鹏刻意的磨磨蹭蹭,大家根本不会在这里遇到袭击。而且金大鹏身为军官,居然打死了自己人,还口口声声的狡辩是枪走了火。这一路上赵志和他的人在行军中的表现,已经让精锐们对他们的印象生了很大改观,赵志并不像金大鹏说的那样傲慢跋扈,相反,精锐们在狗腿子们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赵志的伤口已经止了血,郎中还给赵志用了吗啡,伤口上被厚厚的包了纱布。蹲在老四川的尸体前,赵志心里满是苦涩,只差一步了,马上就要到列多了。“你敢开枪,却少了敢于承担后果的勇气”赵志走到金大鹏身边,俯身看着这个人,金大鹏已经有些精神恍惚了,满脸的泪水和鼻涕。

  赵志一招手,秀才带着两个狗腿子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那挺日式的机枪。“拉的远一点,老四川他们要埋在这里,我不想这个人把这里弄脏了”赵志冷冷的说着,眯缝起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金大鹏。不顾金大鹏的挣扎和咒骂,秀才带人拖着金大鹏走了,树林里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秀才打了绝对不止一个弹夹。赵志本来想亲自去的,可郎中说赵志短期内不能开枪,否则伤口会被震开的,国舅干脆就收了赵志所有的枪。

  气氛是沉闷的,所有人都站在了一起,要给死去的弟兄们下葬了。赵志学会了打仗,却好像还没有学会适应这种场合,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老四川的尸体前。狗腿子们都和自己的兄弟们生离死别过,也曾亲手埋过自己的同袍手足,可赵志这是第一次,但他坚持要亲手下葬老四川。

  搬动老四川的尸体,已经让赵志的伤口迸开了,半个身子都是血。可是他不让其他人帮手,还是大力的用长刀砍着树枝,直至用干树枝把老四川的尸体堆成了一个圆丘。“走吧,走吧,你先走一步,等着我们”赵志给老四川点了几支香烟,然后点燃了柴堆,转身拔出狗子的手枪,咣咣咣的对着天上打了一个弹夹。熊熊的火焰中,老四川慢慢的变成了一堆灰烬,赵志和狗腿子们都是满脸的泪水。这个一路和弟兄们穿越丛林的家伙,终于先走了一步,大家知道可能自己也有这么一天的,可是真的来到的时候,心里还是不免有些伤感。

  心情好了些的赵志,把手枪扔还给狗子,拐到那些精锐们面前,“死了弟兄,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可是活着的还要继续活着。你们的长官金大鹏少校,身先士卒身中数枪,现在下落不明,你们想去找他吗?”赵志的话把精锐们彻底的弄糊涂了,不是赵志的人打死了金大鹏们,怎么有变成了下落不明了。

  不过精锐里还是有聪明人的,一个上尉站了出来,对着赵志啪的一个军礼,“报告长官,我们已经搜索过了这片区域,没有现金大鹏,估计是被袭击我们的日军抓走了”赵志眯缝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上尉,很是满意的拍着他的肩膀“不错,你很不错,以后这队人是你的了”

  “这样也行?”抠着鼻子的长毛满脸的质疑,他没有想到赵志会如此明目张胆,而且还有人如此不要脸的配合赵志。活该这个金大鹏,堂堂的**少校,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成了失踪人员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