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痕小说网 www.sucum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节

  邵博炎是一个行动力非常强的人,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杜阮捞起来,早早的做好早餐,打包一些水果,免得杜阮饿了要吃外卖,还不卫生。(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学楼)

  “哥,那掏别墅到底被你装修成什么样子,这么着急的非要显摆,你能忍到现在,是不是还打算金屋藏娇啊?”

  杜阮倚靠在车椅背上,斜靠着贼兮兮的望着邵博炎,她现在学的越来越狡黠,时不时的耍些小聪明,让邵博炎哭笑不得,被萌的不要不要的。

  “恩……金屋藏娇?这个想法不错,不过嘛,你这丫头,我还是藏严实一点,免得你去祸害别人去。”

  一句话让杜阮气的想要有掐住邵博炎脖子的冲动,这个男人,现在也是如此,以前他对她好的不得了,宠溺到令人发指,就连林铮有时候都看不过去,现在可好,虽然邵博炎依然宠着杜阮,时不时的调戏更多,把她弄得面红耳赤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是个祸害,当然要去祸害人家了,祸害您老多不合适是不是,恩……回头我得物色物色,看看有长得帅的,又喜欢我这个祸害的。”

  酸溜溜的语气,邵博炎一看架势不妙,这个小祸害看来是生气了,现在千万不能再煽风点火,等会儿还要让她带着好心情去看房子呢。

  “嘿嘿,咋能啊,我家的小祸害只要祸害我就好了。”

  沿路有一家蔬果店,很是新鲜,有机无公害的蔬果,邵博炎赶紧下车带着杜阮挑选一些她喜欢吃的水果。

  “想吃什么尽管挑,哥埋单。”

  邵博炎故意装的很滑稽,把杜阮逗乐了,这个大男人,都三十多岁了,到现在竟然竟然像个小孩子似的。

  “好了,人家都在笑了。一样买一点就好了,吃不完就坏了。”

  杜阮可是一个居家好女人,说这话的时候,就像个很会过日子的小女人,瞪了一眼耍宝逗趣的邵博炎,看到各式各样的水果,兴奋的拉着邵博炎挑选。

  大包小包的提着,放在后备箱里,当然,杜阮啃着一个苹果,开心的眯着眼睛,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两人愣是开了一个小时的车。

  高档的别墅群,果然和那条破旧的小区不是一个档次的,干净整洁,场地宽敞,小区门口的门卫都是一个长得很帅的男孩儿。

  刚刚对着那个帅哥愣了一下,小小的花痴一下,却换来邵博炎一记白眼儿,酸溜溜的瞪了一眼,对杜阮警告。

  “我帅还是他帅?”

  这个男人还真是小心眼儿,杜阮无语的抹额,剜了他一眼。

  “恩……这个不好说……恩……还是你帅你帅,在我心里我家老公最帅了。”

  如果杜阮敢说邵博炎没有刚才那个门卫帅的话,邵博炎就敢直接让物业开了那个门卫,他做事儿虽然不会那么专横霸道,但是,关乎于杜阮的时候,就算是一件小事儿,他都没有一点理智。

  牵着杜阮吃的黏糊糊的手,邵博炎打开屋门,看着有些熟悉的房间,顿时感动,这些年,杜阮潜意识里,觉得邵博炎对她好就像是理所当然的,自然从未感觉。

  今天,看着这么似曾相识的装修风格,才发现,这些年来,邵博炎把她放在了心尖儿上,疼入骨子里。

  “哥……”

  一声呼唤,已经呜咽到不能言语,邵博炎心顿时慌了,一边擦着杜阮的眼泪,一边慌乱的抱着她。

  “乖,乖不哭,不哭!”

  本来就是按照“乌鸦屋”的装修风格,就好像是照搬,把当初阮玲和杜明怀在世时,房间是什么样儿的,这栋新装修的别墅就是一个放大版的翻版。

  “哥,你这样让我怎么办,你这么好,如果别的女人也看上你了,我啥都没有什么都不会,如果被人抢走了,我该怎么活呢?”

  杜阮揉着鼻涕泡儿,就像小时候,跟在邵博炎身后,一不小心搬到了,哭的一抽一抽的却仍然笑着,唯恐邵博炎把她丢下。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杜阮总是多愁善感,也想的很多,性格都改变了很多,总是喜欢粘着邵博炎,这点邵博炎也极其享受。

  但是,正是她怀孕了,才更加不能让她这么苦,对身体不好,对孩子也不好,赶紧轻声细语的哄好了,领着她一间一间的查看了,就像买二手房。

  “恩……哥,我都怀疑了,这段时间你也没怎么忙,更何况,公司里每天都那么多事儿,你哪儿还有时间装修这房子,就算装修你不用亲力亲为,但是这些差不多的翻版物件儿,差不多的装修风格,总得让你勘测,这是什么时候弄好的?”

  其实说到这栋房子,邵博炎想想都觉得有些后怕,当初就是因为害怕见不到杜阮,就是因为害怕如果杜阮真的有喜欢的男人,他会受不了,才会多方面考虑,买了这间离“心阮”很近的别墅。

  不管当初出于什么目的,那时候邵博炎是抱着打算离开杜阮的最坏想法,到现在,他能够时时刻刻的拥抱着她,现在还有一个属于他们爱情的结晶的小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酝酿生长。

  真好!

  “刚刚买房子的时候,我就想着装修成什么样儿,知道你不想离开乌鸦屋,所以才会想到装修成这样,每天趁你睡着了,我偷偷拍了照片,有一点时间,隔几天有几个晚上我没有回来,那是在监工。”

  想想那段时间,邵博炎每天过的心惊胆战的,唯恐被杜阮发现,惊喜泡汤了,没有想到,时间过去很久了,房子早就装修好了,杜阮竟然把这栋别墅直接忘了。

  “哥,我现在才发现,人家都说你腹黑,真是吓人。”

  “傻丫头,我腹黑吓人,那是对人家那样,你不用,我对你只有无限度的包容和爱。”

  看来所谓的别人的看法一点都不对,邵博炎的腹黑,他冷漠,他就像一块儿万年不化的冰块脸。

  但是看现在,对杜阮无限度的宠爱,不用想就随口而出的情话,总能让杜阮弄得心慌意乱的,不知所措的情况下,还能占点小便宜。

  被吻的头昏脑涨的迷迷糊糊的不知所以,本来怀孕杜阮就有些缺氧,脸蛋儿红扑扑的喘着粗气,让久未尝到“荤腥儿”的邵博炎心痒难耐,抱着杜阮身体有些僵硬。

  都是已经有孩子的人了,邵博炎身体的变化,不是杜阮敏感,而是小腹上抵着的温热硬物,让杜阮脸蛋儿更加红晕。

  “哥……”

  杜阮无意识的喊了一眼,而这声音软糯甜腻,好像把邵博炎的心都喊酥了,全身更加僵硬,就那么直愣愣的抱着杜阮,不敢乱动,唯恐他控制不住自己。

  “哥……”

  又是一声!

  该死的!

  “不要再喊了,阮阮别动,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邵博炎声音都有些颤抖,他不敢使劲用力,唯恐手臂勒着杜阮,这些年来,就如当初,如果一直查不到葡萄,也就算了,虽然会很想,每晚想到杜阮的时候,也会用手解决。

  但是现在,杜阮在他身边儿,可人儿的让人抓狂,却只能看不能动。

  “哥,你是不是想……想要……”

  感觉到邵博炎忍得难受的杜阮,也极其心疼,都说男人这方面不能憋着,但是现在杜阮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要说话,一会儿就好,让我抱一会儿就好。”

  “要不,我,我用手或者用……用……”

  邵博炎从来不会强迫杜阮做这些事儿,虽然这段时间杜阮怀孕后,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身边儿睡着心爱的女人,却不能亲昵。

  而杜阮对这方面知道的更甚少,所以邵博炎就算有时候想要的发疯,就算他自己动手,脑海里想象着杜阮情动的表情和呢喃般的低吟。

  “阮阮……”

  一时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邵博炎动情的喊了一眼,只见杜阮轻轻推开邵博炎,一把把他推到在沙发上,顺势低下头……

  “哦……啊……”

  一阵轻颤,邵博炎全身舒爽的痉挛,低吼了一声,慌忙拉开杜阮,看到她嘴边儿还是有些白沫儿,心疼的亲吻着。

  “对不起。”

  或许刚才太疯狂,杜阮有些难受的撑着,眼角滑落几滴泪水,邵博炎全部轻轻吻去,道着歉。

  “哥,我看到你这样好难受,我乐意给你这么做,我爱你,当然想要让你快乐。”

  这个丫头总是让人有手足无措的感觉,感觉全身都颤抖着,把她拉起来抱在怀中,坐在他腿上,邵博炎轻轻地给杜阮顺气儿。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用勉强知道吗!”

  “不是勉强,是我自己乐意的,看到你快乐,我也高兴,而且,哥,我们是夫妻,该这样的吧。”

  杜阮的体贴,让邵博炎心跳加速,看着她因为情动红润的脸蛋儿,邵博炎心头一颤,轻轻揽着她的腰,俩人温存着。

  刚刚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杜阮听见门铃的声音,睁开眼睛,示意邵博炎把地上的纸巾拾起来弄到垃圾桶里。

  打开房门……

  咦?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