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福星大事记 第六卷、谁家天下 117、梦南柯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们两个各写一份五千字的检查,明天午饭前交给我!”在我睡得迷迷糊糊中,一个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并且越来越大,似乎在极为强势地教训着什么人。“对于你们的处理要看李忠同学的结果再说,不过你们还是要作好心理准备……”虽然被训的人一直没有吭声,可这个声音还是不依不饶的顽强持续着。

    “李忠?这个名字好像很亲切啊!”似梦似醒当中我捕捉到了这个名字,并且意识相当执着地粘在了上面。“这应该是一个我认识的人,并且相当熟悉……一定是这样的……可他究竟是谁呢?似乎我的敌人和部下当中,都没有名字如此短的人……”这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而且似乎线索很少,我努力追寻着那个答案,但却有些力不从心。

    “徐医生,李忠同学的情况怎么样?”那个声音终于结束了喋喋不休的指责,转而换了十分恳切的询问语气。

    “不用担心,目前情况比较稳定!”一个男人用平静镇定的语气作了出了回答,而且似乎发声点据我相当的紧接。

    同时在某种强有力的干预下我的眼皮裂开了一线,一缕亮黄色的光线透了进来,不过一时的明暗变化难以使视网膜迅速适应,因而只是几个分不出颜色的影子晃动了几下。迅速的眼皮又在重压下合拢,四周重新陷入了一片漆黑。

    “瞳孔、脉搏和血压都很正常,对口腔和鼻腔的检查也没有发现呛水的迹象!”那个平静的声音更加自信,可能是因为获得了足够多的证据。

    “可是他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先前的声音却还是显得焦虑不安,不过依旧保持了对后者专业水平足够的敬重。

    “应该是在水里时剧烈挣扎造成了脱力,同时过于紧张了。我一会儿给他输一瓶葡萄糖,晚饭前应该就会醒过来!”那个平静的声音虽然只是叙述,但却让听着的人不自觉地恢复了信心。

    “那就好……”先前地第一个声音终于送了一口气,似乎心此时才回到了肚子里。

    “我就说什么事都没有。这个小子不过是吓晕了!”这时一个让人十分讨厌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给我的直接印象就是一个小丑似的角色。“老师您别担心,也不用麻烦徐医生,交给我的话抽他三四个嘴巴”,

    “你给我住口!”这种荒诞的论点终于引来了第一个声音的再次爆发,据我猜测已经声色俱厉了。“文裘,你的检查改在明天早饭前交给我,否则我将提议学校给你严重警告处分!现在你马上把李忠同学送到医疗室去,并照顾他直到醒过来为止。高猛。你也是……”

    “至于嘛……”那个“小丑”嘟嘟囔囔靠近了我,接着我就感觉身体飘了起来。虽然是从两边被架住,但不得不说还是非常不舒服。

    “送李忠同学……难道‘李忠’就是我?”我地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好像一道闪电划过黑夜。这似乎是一中可能性非常大的判断,至少从现在已有的迹象上来看是附和逻辑的。

    如果我是李忠的话,那么这个名字为什么又这么遥远?和这个名字相联系的一切东西怎么如此模模糊糊?周围的这些人应该是和这个名字有密切关系的,那么他们都是谁?这里是哪……

    飘飘呼呼当中我不断考虑着这堆有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如此复杂的逻辑交叉关系真是令人苦恼,而且以前我曾经处理过许多远远比这复杂得多地问题,好像当时并没有费过这么大地劲儿。难道是我的脑袋突然变笨了?

    就这样不知道在空中飞了多久。我眼前也由漆黑一片变成了青虚虚不断晃动的光影。似乎这时我已经由一个开阔处进入了一个封闭空间,因为不止是所有地光影都变暗了,就是吹在身上的风也不那么强。没那么冷了。

    “咣当!”我的身体突然重重地落了下来,好在承接物还算柔软,不过就算这样也够瞧的。“你们这些笨蛋,我要把你们都砍了!”我喃喃地抱怨着。就算我脾气再好可也是堂堂太上大御所,怎么能够受到这种对待?

    “这家伙怎么这么沉,真把我给累死了!”那个小丑似的滑稽声音抱怨到。“真是奇怪了,看他这小身板不该这么沉啊!难道说是贴骨膘?刚才扔他下去的时候也没这么费劲儿,难道是水喝多了……你刚刚,说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另一个尖细些的声音喘着粗气回答到,听着似乎有浓重的不耐烦情绪。“如果我想到什么好词不如写在检查上,哪还有心思和你废话!”

    “我刚才名听见你……难道是他?”一声惊呼过后。紧接着我就感觉到了一阵七点八级地震的摇晃。“起来!你这个混蛋快给我起来!”

    “不要这样……我头晕……这是哪儿?你是谁?”受不了这种超强力的刺激,我地神智迅速恢复了过来。可眼前的情景却令我大吃一惊,所有场景都似层相识,只是又很模糊。“你究竟是谁?”我盯着眼前那张“丑陋”的脸问到,几乎成了斗鸡眼儿。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那张脸离我远了些,为了能看得更清楚些。“我是文裘,他是高猛,你真的想不起来了?”他怀疑地上下审视着我,似乎想看出作戏的痕迹。

    “哦……”我茫然不知所措地摇了摇头。

    那张丑陋的脸扭向一边。和边上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的人彼此用目光交流了一些信息,应该承认那个人长得确实比他好看些。

    “来!”他们两个仿佛经过长期演练一样动作协调,一边一个架起我的胳膊,推到了一扇窗前。“我们是同学还记得吗?我们现在在海南旅游记得吗?这是我们班租的船还记得吗?”

    “这……”外面碧海无边蓝天如洗,真是不错地景色,但我怎么也确切联系起这一切和自己的关系。

    “别是得了脑震荡吧?”两个家伙似乎显得极为焦虑,这使我对他们的观感也一下子好了不少,那种似层相识的熟悉感觉也愈发的强了。相信这只是我刚刚受到了某种创伤的缘故,慢慢一切都会想起来地。

    “看!那边是银滩……那边是我们的饭店……那边是海滩浴场……”但似乎这两个人却不愿意就此放弃,继续不断作着各种引导。

    外面的景色确实越来越感到亲切。但是给我的确实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庄周对于自身本体的怀疑过去一直认为是个笑话,可此时此刻不知怎么落在了我自己的身上。

    “看到没有,中午我们就是在水上乐园的餐厅吃地饭,我还抢了一只盐炯对虾!”他强制地将一个望远镜架在我的眼前。“那些正在坐快艇冲浪的日本旅行团,中午在餐厅里不就坐在我们临桌吗?”

    “等等,日本人?”我一下子愣住了,自己伸手托住了望远镜。“日本人怎么这样?他们怎么不是黑眼睛。还什么颜色的头发都有?”

    “日本这么个开放性、多民族的国家什么人种没有,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文裘对我的问题嗤之以鼻,急速地抢白道:“你说巴西人的血统里有多少葡萄牙、意大利、非洲、印第安的成份,美国人又该属于什么种族?这样的常识你怎么都不记得了?”

    我坐回到病床上,感觉脑子非常地乱。“那日本人里……和族血统占多少?”我迷迷糊糊地问到。

    “不到百分之七吧!”另一个人非常关切地说:“你真是得尽快恢复,这个都记不得了你下学期地考试可怎么办?”

    我躺在床上拿起了一本书,不过书和床都是我自己的。从海南回来已经十几天,我一直沉浸在这几本突发奇想买下的书里。

    “……庆长六年,德川家牵涉入发生在奈良对退休将军诸星清氏地未遂行刺事件中,虽然在诸星清氏本人的斡旋之下并未遭到幕府的严厉处置。

    但是却引起了德川武士集团内部的剧烈动荡。在其后的三年里。德川家门下旗本直至家老的各级武士当中,出奔、放逐、切腹、遭到暗杀的人数,达到了四百以上……”

    我放下了手里的书。这段文字已经看了不下30遍,但却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叹一口气爬起来打开电脑,在游戏文件夹里找到了一个古怪的图标,那是一个圆圈里按十字形排列的五颗五角星。

    随着一阵音乐响起,屏幕上一副用古典浮世绘笔法描绘地金戈铁马画面缓缓横向移动,同时一段行书的文字逐个出现在画面上:“四百多年前的日本战国末期,是一个黑暗混乱的时代,战火与杀戮成为了主旋律。无数为后世闻名的武将应运而生,为结束这个时代而不停拼杀。

    终于,在他们当中有一个特别的男人走了出来。他从一个寂寂无名的……”

    “叮~当~当。铃~当当!”这时电话铃突然响了,我抓起来一听原来是文裘。“来我这儿搓几圈,人我都约好了!”

    “马上到!”我喊了一声挂上电话。此时屏幕上片头已经过完,正在最初选项页上。直接点到“退出”,我关上计算机匆匆跑了出去。

    ………………………

    关于本书不得不说的话

    敲下了最后一个键,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字符,看看窗外,说不清楚此刻的感觉是轻松还是失落。将近三年了,想起这段历程我自己也唏嘘不已,悲伤和失落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却是激动与喜悦。

    这本书的诞生是源于早期起点几篇日本战国文引发的兴奋,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兴起了在网络文学这一领域上一展身手的愿望,虽然当初确实是激情炽热,但现在想起来也确实是有些草率了。

    直到写了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在当时的背景下此类题材作品的签约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并且挨骂一定无可避免。“姑且先写着,反正就算改写别的我也未必有资格签约!”面对之前几位优秀的战国文作者的纷纷离场,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不知不觉中就这么写了一卷又一卷,一天接一天的过了下来。在那段日子里我却遇到了越来越多热情的读者,受到他们的感染我才逐渐真正找到了写作的意义:笔下所写应该真正是心中所想,为了迎合任何潮流口味的作法都不过是给自己上了一套枷锁而已!或者你可以认为这是我个人能力不足的“酸葡萄”心理,我告诉你也未尝没有这样的因素。

    感谢诸位至今坚持的读者大大能容忍我这么久,包括那些为了我好,劝我早些tj的。更有起点的责任编辑黄泉、胡说,签约编辑痱子,甚至不属第四组的惊悸,对他们几位为本作费的心我在此深表谢意,想必压力也曾经承受了不小吧!

    好也罢,坏也罢,在今天算是正式结束了。我此刻的心情竟然是些许遗憾,些许的留恋,还有些许的酸涩。正如“世上无不散之宴席”,只能对您众位轻轻地挥一挥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