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辰国的内廷既然已定,又顺利取回北冥山故有领土的景国遵守了之前的预定。

nbs;nbs;nbs;nbs;只是对他们而言,与他们达成约定的对象并不是最开始所接触的萧承颢,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能夺回故土,那么这一次他们出兵的目的便达到了。当然要是同时能取回那个让景教丢尽颜面的叛国者的人头便更好了。

nbs;nbs;nbs;nbs;尹照南的易容术再高超,一颗死人头总也维持不了多久的。景国人很快就发现了萧承颢之前送给他们履行约定的那颗人头……竟是假的!

nbs;nbs;nbs;nbs;赫连渡陌的亲弟弟,亦是现任景教上师是绝对无法忍受自己兄长如此屈辱地成为别国皇帝的男后的,对他而言,或者说对景国人而言,赫连一族血脉绝不允许受此侮辱!

nbs;nbs;nbs;nbs;“杀了他。”赫连思南向跪在自己面前的黑衣杀手们下了命令。

nbs;nbs;nbs;nbs;他转过身去,身后巨大的圣像在熊熊的火焰之下显得阴郁而森冷。

nbs;nbs;nbs;nbs;“顺便杀了那个竟敢糊弄我的男人!”

nbs;nbs;nbs;nbs;火焰随着赫连思南阴冷的声音倏然熄灭,随之消失的还有之前跪在地上那几名黑衣杀手。

nbs;nbs;nbs;nbs;纵然知道要在辰国对赫连渡陌严密的保护中杀掉对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上师的命令对他们来说比帝王的命令更有权威!

nbs;nbs;nbs;nbs;所以,他们就算死也要努力达成任务。

nbs;nbs;nbs;nbs;萧承颢上京的时候只带了几名护卫,轻车简从直抵龙盘关。

nbs;nbs;nbs;nbs;当初奉命坚守龙盘关的神机营副统领李默受命前来迎接萧承颢,说是迎接,更不如说是监视。

nbs;nbs;nbs;nbs;“翼王殿下一路辛苦了。末将受定王殿下之命,前来迎接殿下!”

nbs;nbs;nbs;nbs;李默冷冷地看着这个一度将龙盘关内将士逼得几乎开门投降的男人,他素来听说萧承颢风流好色,今日见到对方却似乎和传闻中那个好色的翼王大有不同。

nbs;nbs;nbs;nbs;对方那张淡定的神色与英明神武的定王如出一辙,倒真不愧是兄弟。

nbs;nbs;nbs;nbs;萧承颢拱了拱手,只是淡淡一笑,他看着李默身后大批披坚执锐的甲兵,心道自己这待遇还真是好,像是凯旋的大将军似的。

nbs;nbs;nbs;nbs;“真是有劳将军了。”

nbs;nbs;nbs;nbs;萧承颢随手接过了自己的手杖,慢慢往前走去,两旁穿戴整齐的士兵们都紧张地握着手里的枪杆,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个还跛着一条腿的翼王。

nbs;nbs;nbs;nbs;李默皱皱眉,待萧承颢在两侧的人墙中走了几步之后,他忽然大喊一声。

nbs;nbs;nbs;nbs;“来啊,拿下逆贼!”

nbs;nbs;nbs;nbs;两边的士兵听到这声命令,随即便扑了上去,将萧承颢按倒在地。

nbs;nbs;nbs;nbs;而与萧承颢随行而来的几名护卫见状当即便想要上前抢出自己的主人,可已经被按得跪地难起的萧承颢却对他们大叫道:“不可轻举妄动!难道你们忘了本王此行的目的吗?!”

nbs;nbs;nbs;nbs;“哼,翼王殿下,你有什么目的,还是回大宗正府去交待清楚吧!”

nbs;nbs;nbs;nbs;李默冷哼了一声,打出手势让人将萧承颢押起来。

nbs;nbs;nbs;nbs;这可是萧承煜的命令,痛打落水狗,绝不留给萧承颢任何一点侥幸。

nbs;nbs;nbs;nbs;既然对方胸有成竹地前来请罪,那么便让他求仁得仁。

nbs;nbs;nbs;nbs;杨只影被掳到定王府中之后一直便被软禁在萧承煜的卧房里,好在对方平日忙于公务,也没有什么时间来折腾他。

nbs;nbs;nbs;nbs;林暗在门外踟蹰了半晌,终于还是敲门走了进去。

nbs;nbs;nbs;nbs;“殿下。”林暗一改往日藏头路面的模样,坦坦荡荡地站在屋中,看着坐在几案旁写字解闷的杨只影。

nbs;nbs;nbs;nbs;杨只影听到林暗的声音,抬眼看了看对方,禁不住轻轻地皱了下眉。

nbs;nbs;nbs;nbs;“是你。”

nbs;nbs;nbs;nbs;“呵,殿下或许没想到我竟敢还来见你吧?”

nbs;nbs;nbs;nbs;林暗上前走了一步,在杨只影面前跪坐了下来。

nbs;nbs;nbs;nbs;杨只影眨眨眼,他已想到林暗会劫掠自己,只恐……萧承颢也未必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吧。

nbs;nbs;nbs;nbs;不过这么想来那萧承煜倒真是心机深沉,居然一早便将这般人物安插在了萧承颢的身边,也难怪对方诸事不顺,如若没错,只恐萧承颢的勤王军早已溃败了吧。

nbs;nbs;nbs;nbs;“你来做什么?”

nbs;nbs;nbs;nbs;杨只影不动声色地搁了笔,微微一笑,面色全无被此人掳掠的愠怒。

nbs;nbs;nbs;nbs;“殿下放心,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nbs;nbs;nbs;nbs;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杨只影看到林暗的眉眼之间似是有一丝哀伤。

nbs;nbs;nbs;nbs;“你背叛了萧承颢,倒是选了个好主人,恭喜。”杨只影说道。

nbs;nbs;nbs;nbs;“在下也是身不由己。定王对我恩重似海,我只有如此以报了。当然……翼王殿下也的确是个好主人。”

nbs;nbs;nbs;nbs;比起冷酷深沉的定王来说,相对更为随和亲近下人的翼王倒还真算得是个不错的主人,林暗在翼王府潜伏这么多年,未有一次见萧承颢对手下人动过什么怒,更勿论对手下人动用什么酷刑。虽说对方对杨只影倒是副霸道的模样。

nbs;nbs;nbs;nbs;提到萧承颢,杨只影的眼里不由自主微微一暗。

nbs;nbs;nbs;nbs;“时至如今,他也真是自寻死路。”

nbs;nbs;nbs;nbs;“殿下,我知道你一直厌恶着翼王,当然,萧家的人你或许都不喜欢才对。不过不得不说,翼王殿下还真是个痴情种子,至少对你如此。上次破庙着火,众人都不敢去救你,还是翼王殿下不顾安危亲自将你救出来的。他可是胸怀大志之人,能为你做到这一步,委实不易。”

nbs;nbs;nbs;nbs;“奇怪了,你不是定王的人吗?怎么今晚反倒像是来替萧承颢那厮做说客的?”杨只影冷笑了一声,却是陷入了沉凝。他之前便摸到萧承颢背上多了一片可怕的伤痕,莫非那伤痕便是对方为救自己而留下的吗?

nbs;nbs;nbs;nbs;不过他倒是不曾想过萧承颢做了这样的事情,却只是隐忍不语,莫非是想以后借机托出,以此感化自己?

nbs;nbs;nbs;nbs;”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虽然与殿下相处时日甚短,不过我还是希望殿下能寻得一份适合的归宿。”

nbs;nbs;nbs;nbs;林暗又是一叹,他站了起来,作势便要离开。

nbs;nbs;nbs;nbs;“人之将死?你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又要死了?回到了你自己主人身边,你本该是加官进爵的功臣,难不成你主子不赐你金银珠宝,反倒赐你一死?”杨只影有些吃惊于林暗口中的话,他也跟着站了起来追问道。

nbs;nbs;nbs;nbs;林暗只是转头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

nbs;nbs;nbs;nbs;“殿下不必多问。林暗为了自己的主人什么都能做,我可以背叛萧承颢,也可以坦然奉上这条性命。只是……废后殿下,林某自知与你无缘,此番又对你多有得罪,只希望你能早日脱离苦海,得一份真爱,取一世长情。”

nbs;nbs;nbs;nbs;林暗说完话,忽而哈哈一笑,不等杨只影再多言,已是慨然离去。

nbs;nbs;nbs;nbs;杨只影愣愣地看着林暗的背影,对方的话令他仍有不少疑惑。

nbs;nbs;nbs;nbs;只是他自己也不知何时何日他方能觅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nbs;nbs;nbs;nbs;大宗正府。

nbs;nbs;nbs;nbs;萧承煜特意抽空过来,只因为他的五弟萧承颢已被押解至了此处。

nbs;nbs;nbs;nbs;萧承颢入龙盘关之后便被当作朝廷重犯看押,一路被神机营的士兵看守着悄然押送入了京城。

nbs;nbs;nbs;nbs;“王爷,翼王到了。”大宗正府的主事林森恭敬地走到了萧承煜的身边,低声说道。

nbs;nbs;nbs;nbs;萧承煜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深沉的目光已投向了门口。

nbs;nbs;nbs;nbs;不一会儿,萧承颢便拖着手铐脚镣被人搀了进来,按照大宗正府处置皇族宗亲的规矩,他的脖子上已被锁上了喉箍,如非受到盘问一般不会被打开。

nbs;nbs;nbs;nbs;萧承颢冷冷地看着高高端坐在上的萧承煜,不久前,两人还是一副兄友弟恭的虚伪模样。

nbs;nbs;nbs;nbs;“五弟,你出入京城来去匆匆,下一次记得向三哥打个招呼啊。”

nbs;nbs;nbs;nbs;直到萧承颢出现之后,萧承煜这才笑了,他抬了抬手,示意让人解开萧承颢脖子上的喉箍。

nbs;nbs;nbs;nbs;喉箍取走之后,萧承颢立即难受地咳嗽了几声,想到当初他为了逼迫杨只影让对方长时间戴着这东西,如今自己尝到了这凶器的滋味方知如何残忍,也是难怪对方会那么恨自己了。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nbs;nbs;nbs;nbs;“定王说这些客套话有什么意义,我如今乃是负罪之身,岂敢与殿下称兄道弟。”

nbs;nbs;nbs;nbs;戴久了喉箍,以至于萧承颢的嗓子都已经嘶哑了,他抬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痕迹,神色却是傲然。

nbs;nbs;nbs;nbs;“呵呵,老五,这里没有外人,你也不必惺惺作态。你敢孤身来此,想必骏墨那边一定安排妥当了。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nbs;nbs;nbs;nbs;萧承煜从高座上下来,笑着走到了萧承颢的面前。

nbs;nbs;nbs;nbs;“多谢定王不杀之恩。”萧承颢也是冷笑了一声,回应了自己的兄长。

nbs;nbs;nbs;nbs;“不杀你,不是我怕你手下作乱。不杀你,只是因为兄长我想看看你到底会有多么痛苦。”

nbs;nbs;nbs;nbs;萧承煜皮笑肉不笑地站在萧承颢身边,他的声音又轻又柔,全然不似是在威胁人。

nbs;nbs;nbs;nbs;萧承颢面色不改,他直直地盯着萧承煜,淡然说道,“我来这里,也没想过活着回去。不过皇兄……我希望你是重信守诺之人,我既然来了,那么他……就请你放了吧。”

nbs;nbs;nbs;nbs;“他?他在我这里很好,难道你以为我是你,会为了征服一个人而对他用尽残忍手段吗?”

nbs;nbs;nbs;nbs;往日里萧承颢是怎么对杨只影的,萧承煜早已通过林暗知道了不少,说实话,他也真是觉得萧承颢这家伙偏执又顽固,为了一个男宠而已,竟也如此大费周章。

nbs;nbs;nbs;nbs;萧承颢眉头拧紧低下了头。

nbs;nbs;nbs;nbs;“我也可以为了他放弃一切,乃至我的性命!”萧承颢抬眼深深地看了眼萧承煜,一脸严肃正经。

nbs;nbs;nbs;nbs;“这话听起来真是让人有些……嫉妒呢。”萧承煜暖暖地笑着,他围着萧承颢转了一圈,忽又说道,“只是他现在在我这里好得很,就算我想放了他,他也未必肯走。我看你还是安心地大宗正府里接受圈禁吧。待我登基为帝之后,他将成为我的侍君。”

nbs;nbs;nbs;nbs;“登基为帝?!你莫非……”萧承颢惊愕地看着萧承煜,从对方的言语里他已经听到了非常危险的信号。

nbs;nbs;nbs;nbs;“是你。是你不甘失败,竟派人行刺陛下。是我,忠肝义胆,于危难之时扶助先帝,自当继位为帝。萧承颢,你这辈子也别想离开京城了。”

nbs;nbs;nbs;nbs;萧承煜的嘴角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他抬手拍在了萧承颢的肩上,重重地按了按。

nbs;nbs;nbs;nbs;是夜,萧炎被杀手谋刺于上书房,而刺客也在大内高手的包围下就擒。

nbs;nbs;nbs;nbs;这名武功高强杀伤了不少大内高手的刺客为了不出卖主人当即服毒自杀,而有人却认出他曾是翼王府中的贴身侍卫——林暗。

nbs;nbs;nbs;nbs;听到悠远的鸣钟声,被囚在萧承煜定王府内的杨只影赫然惊起。

nbs;nbs;nbs;nbs;不知为什么他想到了林暗,那个视死如归的影卫,像对方这样的高手如果会送死的话,那么他杀的人必定是这天下最重要的人。

nbs;nbs;nbs;nbs;杨只影皱了皱眉,忽然抬手掩住了嘴,一股说不出的恶心让他想吐。

nbs;nbs;nbs;nbs;不一会儿,便有两名侍卫闯进屋来,两人不等杨只影发话,左右上前挟住他之后便将他带了出去。

nbs;nbs;nbs;nbs;“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nbs;nbs;nbs;nbs;杨只影被推进了一辆轿子里。

nbs;nbs;nbs;nbs;“去了您便知道了。”冷面的侍卫猛地拉上了轿子的门帘,随即轿夫便开始起身往前。

nbs;nbs;nbs;nbs;杨只影听到外面的街道上吵吵嚷嚷的,都是人们的惊呼和讨论,看样子……这辰国似乎又有异变了。

nbs;nbs;nbs;nbs;杨只影来到的地方是大宗正府,他被人从轿子里拉出来之后,便径直被拖到了萧承煜的面前。

nbs;nbs;nbs;nbs;“嫂嫂,贸然将你请来此处,只是想让你见一个故人。”

nbs;nbs;nbs;nbs;“是他吗?”不用萧承煜多说,杨只影已经或多或少猜测到了他所要见的对象是谁。

nbs;nbs;nbs;nbs;萧承煜微微一笑,拉了杨只影的手,将他带到了一间大堂之中。

nbs;nbs;nbs;nbs;“啊!”

nbs;nbs;nbs;nbs;萧承颢的惨叫声令人浑身寒毛直立。

nbs;nbs;nbs;nbs;杨只影进去之后,只见萧承颢被吊着双臂跪在地上,身后站着一名行刑人正在挥舞长鞭抽打他的身体。

nbs;nbs;nbs;nbs;许是背后的伤势本就未痊愈又受了这般残酷的抽打,萧承颢痛不欲生,只能以惨叫来发泄自己所承受的痛苦。

nbs;nbs;nbs;nbs;萧承颢的双眼此时被黑布蒙着,也看不见谁人来了这刑堂之中,自从萧炎遇刺之后,他便被作为幕后指使人在此处受酷刑逼供。

nbs;nbs;nbs;nbs;毕竟,萧承煜若是想要干干净净地登基为帝,也少不了他来背着个黑锅。

nbs;nbs;nbs;nbs;不过萧承颢万万没想到萧承煜竟会如此狠心,为了皇位对他们的侄子下如此毒手,即便是他自己虽然也想谋夺皇位,心中却未曾想要致萧炎等皇族于死地,毕竟,萧氏一族人丁凋零,自相残杀已是不幸,又何必赶尽杀绝。

nbs;nbs;nbs;nbs;那行刑人挥着手头鞭子往萧承颢身上狠狠抽了几下,见对方晕过去之后这才住了手。

nbs;nbs;nbs;nbs;“他愿意画押招供了吗?”

nbs;nbs;nbs;nbs;萧承煜缓步上前问道。

nbs;nbs;nbs;nbs;刑讯官见萧承煜前来,随即起身答道:“属下无能,翼王至今不肯招供谋刺陛下一事,更是……更是妄自诬陷王爷您……”

nbs;nbs;nbs;nbs;要逼萧承颢心甘情愿背上这黑锅何其容易?

nbs;nbs;nbs;nbs;萧承煜带杨只影过来也是自有打算。

nbs;nbs;nbs;nbs;“嫂嫂……”

nbs;nbs;nbs;nbs;“不要叫我嫂嫂。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nbs;nbs;nbs;nbs;萧承煜刚一出声便被杨只影断然喝断,对方冷冷地盯着萧承煜,竟让他有些不太自在。

nbs;nbs;nbs;nbs;“呵呵,不喜欢我便不叫。要是你不嫌弃,我便也叫你一声渡陌吧。”

nbs;nbs;nbs;nbs;萧承煜极是温和地笑了一声,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他指着昏死在地的萧承颢对杨只影继续说道,“老五怎么对你,我怎么对你,相信你很清楚。他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也是自找苦吃。那刺杀陛下的人到底是不是萧承颢的属下,渡陌,相信你格外清楚。”

nbs;nbs;nbs;nbs;手握大权的萧承煜有恃无恐,杨只影未死之事实际上在朝中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他谋定之后便让陈敏之派人放出了风声说是萧承颢贪图前任废后美色设计劫走了废后,而当初劫走废后的人很可能便是与刺杀萧炎的人是同一批。

nbs;nbs;nbs;nbs;杨只影漠然无语,他紧紧地盯着浑身鲜血的萧承颢,走到了对方身后,仔细地看了看对方背上那处可怕的伤痕。

nbs;nbs;nbs;nbs;想起林暗对自己说过的话,杨只影的眉心皱得更紧了。

nbs;nbs;nbs;nbs;“他如果不招,你准备怎么办?”

nbs;nbs;nbs;nbs;“他如果实在不肯招的话,那么……”萧承煜冷笑了一声,眼里已是有了杀意。

nbs;nbs;nbs;nbs;杨只影扭头看着他,继续说道,“真是想不到定王你竟是如此宽仁之人,即便萧承颢犯下滔天大错,只要他肯认罪,你也能饶他一死吗?”

nbs;nbs;nbs;nbs;“为什么要杀他呢?他始终也是我弟弟啊。”萧承煜轻轻地感叹了一声,那副怜悯的模样看上去倒像是十分真诚。

nbs;nbs;nbs;nbs;“那我可以问一下定王你打算怎么处置他吗?”

nbs;nbs;nbs;nbs;杨只影的目光又转向了萧承颢,不过他的眼里的冷漠却始终未曾减少一分一毫。

nbs;nbs;nbs;nbs;萧承煜说笑间顺手搂住了杨只影的腰,他别过头看了眼这个冰冷的美人。

nbs;nbs;nbs;nbs;“怎么?你在担心他吗?”

nbs;nbs;nbs;nbs;“怎么可能?我不会忘了是谁施加给我种种屈辱!萧承颢此人卑劣无耻,下流好色,哼,就算比起你那二哥来,也是差得远了,我又怎么会担心这种下三滥的家伙!”

nbs;nbs;nbs;nbs;杨只影冷笑了一声,竭力否认。

nbs;nbs;nbs;nbs;痛昏过去的萧承颢也不知为何慢慢地醒转了过来,他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又听到了那字字指向自己的刻薄字眼,竟是气得一口气喘不上来。

nbs;nbs;nbs;nbs;“赫连渡陌!”萧承颢挣扎着抬起头,循声望向了杨只影所在之处。

nbs;nbs;nbs;nbs;杨只影微微一惊,他根本没想到萧承颢会苏醒得这么快,不过他面上的惊愕之色稍纵即逝,很快便恢复了平日的冷漠。

nbs;nbs;nbs;nbs;“噢,定王,他已经醒了,你还要继续逼问下去吗?”

nbs;nbs;nbs;nbs;听到萧承煜也在这里,萧承颢随即挣扎了起来,他仰起头,虚弱地质问道:“萧承煜,我的确有夺取皇位之意!可我绝无杀害陛下之心!炎儿……那小子一直那么信任你仰慕你,可你却对他下此毒手,你于心何忍?!”

nbs;nbs;nbs;nbs;“老五,你这人怎么如此死性不改?到了这时候还想着诬陷本王,唉,看来不让你尝点大刑,你是不肯老实招供了。”

nbs;nbs;nbs;nbs;萧承煜面色一变,上前一把扯掉了萧承颢的蒙眼布,两人顿时互不相让地瞪视在了一起。

nbs;nbs;nbs;nbs;萧承颢怒瞪了萧承煜片刻,却又转眼望向了杨只影,看到对方如今安然无恙,他的心里也不知是何滋味,欣慰之中竟带了几分酸涩。

nbs;nbs;nbs;nbs;“渡陌……你还是恨着我吗?”萧承颢悔恨地垂下了头,他这后来对杨只影种种讨好,却只是如泥牛入海,毫无回应,难免让他心伤无奈。

nbs;nbs;nbs;nbs;“恨?你不值得。”

nbs;nbs;nbs;nbs;杨只影鼻中轻哼了一声。

nbs;nbs;nbs;nbs;“好了,废话少说,如今渡陌可不是你叫的了,他现在是本王的人。”

nbs;nbs;nbs;nbs;萧承煜说完话,又将杨只影搂得更紧了一些,甚至他当着萧承颢抬起头在杨只影的面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nbs;nbs;nbs;nbs;萧承颢目眦欲裂地看着这一幕,心中一阵愤然,因为他看到杨只影对萧承煜的亲昵丝毫没有要抵触的模样,而对方来到萧承煜这里才多久啊!

nbs;nbs;nbs;nbs;“想我替你背黑锅,还不如杀了我来得容易些!”

nbs;nbs;nbs;nbs;萧承颢对萧承煜大吼了一声。

nbs;nbs;nbs;nbs;萧承煜满面厌烦地挥了挥手,淡淡地吩咐了一句,“大刑伺候,留一条命就可以。”

nbs;nbs;nbs;nbs;“杨只影!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萧承颢被人扶起来要押到刑架上时,忽然厉声叫住了一直对自己面色冷漠的杨只影。

nbs;nbs;nbs;nbs;诚然,他伤害过这人,但是他和这人和其他所有恋人那般拥吻亲热都做过,他不信,这人对自己一点感情也没有!杨只影看着萧承颗带了什么企盼的眼,轻笑着转过了身。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