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lancer!

nbs;nbs;nbs;nbs;半空中, 许悠无声地张了张嘴, 尽管身体在不断往后飞, 但手却在努力向前伸。

nbs;nbs;nbs;nbs;那边lancer半身陷在黑泥中,可能是见她终于离开了危险区域,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他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黑泥吞噬中。

nbs;nbs;nbs;nbs;……不行, 不能就这样结束啊。

nbs;nbs;nbs;nbs;许悠说不上此刻内心是一种什么感受,最初明明是拒绝的, 就算被飞坦剧透了这个圣杯之战, 她最开始也只是想要帮助小樱脱离间桐家, 远离那一家子的变态而已。

nbs;nbs;nbs;nbs;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不能这么眼睁睁看着lancer消失,那是她的servant, 是她的搭档。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像之前那个梦里面一样,大家hé íng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

nbs;nbs;nbs;nbs;许悠想要救lancer,奈何目前的她根本没力气使出各种魔法阵, 就是想让自己安全着陆都有些困难, 更别说救人了。

nbs;nbs;nbs;nbs;卫宫士郎就站在下面, 不过正和吉尔伽美什开战的他根本抽不出手来帮助还在半空中进行弧线运动的许悠。

nbs;nbs;nbs;nbs;倒是间桐樱扯着嗓子努力喊了声:“悠——”

nbs;nbs;nbs;nbs;她话音一落, 原本守护在她身侧的rider一跃而上,紧接着就单手接住了还在做着自由落体的人。

nbs;nbs;nbs;nbs;原本不断下坠的身体终于获得了平衡, 许悠第一时间就看向了自家那位平日里总是特别狂野的搭档, 然而此刻他却宛如一条死狗一样奄奄一息地逐渐被黑泥吞入进去。

nbs;nbs;nbs;nbs;“不行。”许悠低声呢喃了下,听到她这话地rider跟着看了眼正对面的lancer,平时甚少开口的她难得出声问道:“要去救他?”

nbs;nbs;nbs;nbs;许悠点点头, 已经没什么力气的手在这时却极尽所能的拽住了rider的裙摆。

nbs;nbs;nbs;nbs;明明绑缚着眼罩,但rider却低头仿佛瞅了眼臂弯中的人,随即在得到间桐樱的首肯后,召唤出了从自己血液中诞生的珀伽索斯。

nbs;nbs;nbs;nbs;白色的天马自空中而来,仿佛带着圣光一般犹如天降,rider带着许悠坐到上面,然后朝着黑泥飞奔了过去。

nbs;nbs;nbs;nbs;无人阻止,或者说在圣杯启动之后,吉尔伽美什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更遑论现在的他正被卫宫士郎和saber缠着,根本无暇管半空中发生的事,而另一边言峰绮礼也在和远坂凛说着关于她父亲的事,因为上一辈的恩怨还在,那边打斗的并不比这边轻松,不过因为archer在远坂凛的身边,索性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nbs;nbs;nbs;nbs;已经改变了。许悠在匆匆扫了眼底下的情形后,不知怎么就想到当初玩游戏时的几个结局。眼下的情形已经完全脱离了游戏结局,而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所以……lancer也一定能活下来的。

nbs;nbs;nbs;nbs;珀伽索斯的飞行速度极快,几乎眨眼的功夫,rider就带着许悠飞到了黑泥边上,但作为servant,即便是宝具级别的珀伽索斯也无法靠得太近。

nbs;nbs;nbs;nbs;“lancer!”许悠吃力地叫了声,然而已经闭上眼睛,快被黑泥吞噬的lancer根本没有反应。“我来吧。”

nbs;nbs;nbs;nbs;眼看rider探出身子想要去挖出lancer,许悠赶紧抬手阻止了她。黑泥对servant侵蚀有多厉害,许悠在游戏中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并未多想,在阻止了rider之后,她果断探出上半身,努力想要去抓住lancer还露在外面的手。

nbs;nbs;nbs;nbs;就是这只手,在刚才把她甩了出去,他甚至连收回去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松散的垂落在外面,然后慢慢被黑泥吞噬着。

nbs;nbs;nbs;nbs;许悠皱着眉,张着嘴想要再度发出呼喊,然而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卡着了,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nbs;nbs;nbs;nbs;平日里那张总是带着几分嚣张的面容此刻已经陷入了沉睡,他就闭着眼睛,嘴角尚且勾起一点点的弧度。但他的下巴已经陷入了黑泥中,眼看着就连那翘起的嘴角都要被埋没了。

nbs;nbs;nbs;nbs;“lan……lancer……”勉强从喉咙里咕哝出这么一声,不像是在喊人,更像是激励自己勉励自己的强心剂。许悠又一次伸长了手,已经被黑夜的风吹得有些失去知觉的手指这次终于够着了那垂落在外面的手。

nbs;nbs;nbs;nbs;那手指已经有些僵硬了,冰冰冷冷的,甚至比她的手更冷。要不是目之所及的确是lancer的手,许悠甚至觉得自己是摸到了一块手形的冰块。

nbs;nbs;nbs;nbs;“唔……”刚一抓住那只手,许悠就被逐渐下沉的力道拖得往外跌了下,还是rider眼疾手快,一把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扯了回来。

nbs;nbs;nbs;nbs;许悠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她并未松手,冰冷的手就紧紧拽着那几根手指。

nbs;nbs;nbs;nbs;十二月的气温低得可怕,尤其夜风袭来仿佛能把人冻成冰块。许悠勉强睁着一只眼睛,因为用尽力气而有些模糊的视野中,面前的人还在下沉。

nbs;nbs;nbs;nbs;rider还搂着她,另一只手想要帮她拉起lancer,然而眼前黑泥的吞噬速度却在逐渐加快。许悠只觉得掌心中滑溜溜的,刚才终于够到的几根手指不经意地就又滑落了下去。

nbs;nbs;nbs;nbs;“lancer,不……”本来就只剩下半只手还在外面,许悠看过去的时候,仅剩的几根手指也被黑泥彻底吞噬了。她的手还在努力往前伸过去,手指划过,但终究还是抓了个空……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nbs;nbs;nbs;nbs;消失了!被吞噬了!

nbs;nbs;nbs;nbs;一切都结束了!

nbs;nbs;nbs;nbs;许悠眼睁睁看着黑泥将自己的lancer吃掉了。

nbs;nbs;nbs;nbs;是的,她的lancer……

nbs;nbs;nbs;nbs;“不——”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下一秒许悠只觉得腰背处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前被压抑着的某些东西正逐渐冲破魔力的屏障开始在身体中乱窜。

nbs;nbs;nbs;nbs;“已经极限了,我带你下去。”对于无法拯救lancer,rider也深感遗憾,但看着眼前仿佛突然暴走的黑泥,她那张从来平静的面容都禁不住皱了一下。吞噬了lancer的黑泥似乎比之前huó dòng得更频繁了,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这让rider有种不好的预感。

nbs;nbs;nbs;nbs;与之相反的,被她抱在臂弯中的人却无比平静。rider低头看了眼,就见许悠身上不知何时冒出了无数红色的令咒,这些痕迹仿佛有生命一般,正向着她的周身不断蔓延。

nbs;nbs;nbs;nbs;一时间,rider有些拿不准这人究竟怎么了,不过不管怎么看,这人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nbs;nbs;nbs;nbs;“许悠。”rider尝试轻唤了声,被她抱在臂弯中的人缓缓抬起头来,不知何时变得血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她。就在这一瞬间,脑中莫名传来一道声音,rider几乎下意识地就把这人丢了出去。

nbs;nbs;nbs;nbs;“rider——”间桐樱一直看着她们,乍然看到rider的举动她整个人都懵了下,不敢置信地就往前走了两步。

nbs;nbs;nbs;nbs;“不要过来。”rider根本没时间去查看被她扔出去的人怎么样了,回身就让珀伽索斯飞了下去。

nbs;nbs;nbs;nbs;虽然不清楚究竟是谁在说话,但在方才那一刻,rider的确听到有人让她把许悠丢出去,这个疑似成为圣杯的容器人体,在lancer被彻底吞噬之后也跟着暴走了。

nbs;nbs;nbs;nbs;rider一把将间桐樱抱在怀里,一直让珀伽索斯远离黑泥,她才转身看向半空中仿佛由黑泥堆砌而成的高台。身体布满红色令咒的许悠仿佛傀儡一般站在上面,与之相对的,是不知何时出现在另一侧的魔法阵。

nbs;nbs;nbs;nbs;随着光芒乍现,一道人影赫然出现在魔法阵之上。尽管rider并没见过这个人,但直觉告诉她,这个就是方才提醒她的人。

nbs;nbs;nbs;nbs;这个突然出现在战场的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裙装,被扎成双马尾的橙红色长发即便在黑色的背景之下也依旧耀眼。这个人什么话都没说,但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却都集中在她身上,就见她举起手上的魔杖,早已变换了炮击模式的魔导器展开魔法阵,赫然锁定了半空中还在不断流淌出黑泥的孔——

nbs;nbs;nbs;nbs;那个原本应该连接着“根源”的地方,从被打开到现在,就在不断涌出“此世之恶”。

nbs;nbs;nbs;nbs;……

nbs;nbs;nbs;nbs;“许、许悠……”

nbs;nbs;nbs;nbs;似乎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然而声音实在太过陌生,令许悠有一瞬间的晃神。

nbs;nbs;nbs;nbs;“已经没事了哦。”充满安抚性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仿佛就在耳边,却又仿佛隔着什么似的。

nbs;nbs;nbs;nbs;许悠尝试动了动眼皮,但非常可惜,这东西似乎从之前开始就一直在和她作对,她睁不开眼睛,只觉得眼皮重得有如千斤。但又和之前有些不同,这次的身体并没感受到疼痛,就连腰背处的不适也都消失不见了,周身仿佛被什么温暖的东西环绕着,令人浑身舒畅。

nbs;nbs;nbs;nbs;或许是太舒服了,也没有魔力在体内乱窜,许悠仅仅动了两下,发现手脚并不听使唤后,竟然无所谓地又睡了过去。

nbs;nbs;nbs;nbs;再度醒来的时候,她还是没能立刻睁开眼睛,但比起上一次的模糊感觉,这次的意识似乎更清晰了一点。

nbs;nbs;nbs;nbs;许悠觉得自己好像被置身于水中,温暖的液体包裹着身体,恍若回到母体中,有种在羊水中窝着的舒适感。

nbs;nbs;nbs;nbs;“……所以说,都是你!!”声音似乎是隔着什么东西传进来的,饶是如此,许悠一听也知道这次是谁的声音了。“要不是你我jiā bǎo贝就不会受这种罪了,而且你看看现在的你这什么样子……”

nbs;nbs;nbs;nbs;许爸爸的情绪似乎格外激动,而且许悠敢打包票,这些话他肯定不止说过一次了,估计见到这人一次就要念叨一次吧。

nbs;nbs;nbs;nbs;“啊?闭嘴你这家伙。”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懒散劲儿,似乎并不是很愿意和许爸爸打交道。

nbs;nbs;nbs;nbs;许悠对这声音也是格外耳熟,但比起曾经那种充满不屑傲慢的声线,这次的声音似乎更低沉了几分。尽管如此,许悠还是听出来了,这是lancer的声音。

nbs;nbs;nbs;nbs;lancer还在,他并没有消失。

nbs;nbs;nbs;nbs;一瞬间涌起的喜悦充盈着许悠的内心,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刚才那一声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nbs;nbs;nbs;nbs;在她最后的记忆中,她明明看到黑泥吞噬了lancer,但之后究竟怎么样了,她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仅剩的记忆也只是她上一次醒来,听到有人跟她说“已经没事了”的话。

nbs;nbs;nbs;nbs;随着她开始回忆,身体的知觉似乎也渐渐复苏了起来。

nbs;nbs;nbs;nbs;这次她能明显感觉到她被浸在液体中,但非常神奇的是她竟然能在这种液体中呼吸。

nbs;nbs;nbs;nbs;“喂!你这家伙干嘛突然站起来,喂,我说你呢……”面对这家伙的时候,许爸爸似乎把这几年的教养全喂狗去了,许悠能听出她爸爸语气中的不满及挫败感。

nbs;nbs;nbs;nbs;但下一秒,她所处的正前方就传来一阵敲击,就仿佛有人用手拍在玻璃上的感觉。

nbs;nbs;nbs;nbs;咚——

nbs;nbs;nbs;nbs;“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低沉而又慵懒的声音仿若大提琴的音色缓缓飘荡进来。

nbs;nbs;nbs;nbs;许悠强迫自己睁开眼睛,这次眼皮终于没在和她作对,她睁了开来。与此同时,围在周遭的人群似乎也躁动了起来,纷乱的声音不断响起。

nbs;nbs;nbs;nbs;哗啦——

nbs;nbs;nbs;nbs;环绕在周身的液体开始下降,她睁开眼睛,起先只是耀眼的光,随着双脚触碰到地面,视野终于映入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但没等她看清楚,还未适应的双脚无力地就要跌坐下去,恰好令她与外界隔绝的玻璃罩升起,一双手从外面伸进来小心地扶住了她。

nbs;nbs;nbs;nbs;“lancer……”许悠抬眸,终于清晰的视野中却并未看到以往熟悉的蓝色身影。

nbs;nbs;nbs;nbs;眼前的人戴着一顶深蓝色的兜帽,脸颊上方的红色纹身也突兀地彰显着与之前的不同……许悠懵了,上下打量了两眼,就见面前这人顶着一张lancer的脸,却并未穿着他战斗时常穿的蓝色紧身衣,而是什么都没穿,顶着胸前一大片红色的纹身半身赤|裸的站在自己面前。

nbs;nbs;nbs;nbs;“la……lancer??”许悠再度将目光落在这人身上,面前的人顺势皱起眉,一脸不耐烦地望着她。

nbs;nbs;nbs;nbs;“小悠!!”许爸爸站在一边,不甘寂寞地拿着外套冲了过来。

nbs;nbs;nbs;nbs;许悠原本还想问面前这人是谁来着,结果她都没开口,许爸爸一把抢过自jiā bǎo贝女儿,抬手就拿外套罩到了浑身湿透的许悠身上。

nbs;nbs;nbs;nbs;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以为我能完结掉普通人,然后来填这个坑。

nbs;nbs;nbs;nbs;没想到我太高估自己的速度了,普通人可能还要再进行十天半个月吧_[:3∠]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