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墨澜的视线却撞进墨睿直勾勾望着自己的眼眸。

nbs;nbs;nbs;nbs;也许,墨睿根本就没有料到墨澜会望过来,所以,才会对上墨澜。他迅速地、狼狈地躲闪着墨澜的目光。

nbs;nbs;nbs;nbs;墨睿根本就不想看自己!墨澜自嘲地转过头来,他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他会出现在这里,大概是因为墨夕请求他帮忙吧?

nbs;nbs;nbs;nbs;墨澜把头转回来,对郑帆说:“我让墨夕带人过来。我觉得,应该已经解决了吧?”

nbs;nbs;nbs;nbs;果然是这样!

nbs;nbs;nbs;nbs;不过,到底墨澜对墨夕是什么样的感情?是像自己一样,为了帮助墨澜,答应父亲的条件,失去自由吗?如果墨澜真的因为自己答应墨夕的条件,失去了自由,那么,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nbs;nbs;nbs;nbs;如果不是,墨澜真的爱上了墨夕——

nbs;nbs;nbs;nbs;郑帆没有再想下去。

nbs;nbs;nbs;nbs;“墨澜,你跟他们离开吧。我没事了。”郑帆艰难地说。他不得不推开墨澜。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站在墨澜身边。自己无法给他安全,自己无法保护他。所以,自己失去了资格。

nbs;nbs;nbs;nbs;墨澜却坚定地摇头,说:“不要再说了。我们是朋友。”

nbs;nbs;nbs;nbs;郑帆的嘴角浮现出一个苦涩的笑。朋友?墨澜,天知道,我多么不想跟你做朋友!

nbs;nbs;nbs;nbs;墨睿冷冷地对外边的人说:“进来。”

nbs;nbs;nbs;nbs;门外一直等着好几人,他们得到墨睿的允许,都有些谦卑地微微弓着身子走了进来。

nbs;nbs;nbs;nbs;郑帆的眼眸眯了起来。

nbs;nbs;nbs;nbs;因为,进来的人全都是站在郑启一边的老人!

nbs;nbs;nbs;nbs;墨澜看这个架势,心中也明白了几分,他走到墨夕身边,把空间让给郑帆和这些老人。

nbs;nbs;nbs;nbs;为首的老人对郑帆说:“爷,老爷的后事该怎样进行,请示下。”

nbs;nbs;nbs;nbs;一个简单的称呼“爷”!不是“二少爷”!这个称呼,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nbs;nbs;nbs;nbs;而且,他的话,说的是“示下”!

nbs;nbs;nbs;nbs;郑帆望向墨睿。他不认识墨睿,但是,他知道墨睿。他明白了。

nbs;nbs;nbs;nbs;郑帆没有回答,反问:“你们觉得该怎样办?”

nbs;nbs;nbs;nbs;同样简单的一句话,让这个老滑头无所遁形!他虽然臣服了,但是,他心中不服!所以,他本来想要借着这个问题,给郑帆一个下马威,但是,郑帆这么把问题丢回来,让老滑头根本就回避不了!

nbs;nbs;nbs;nbs;老滑头跟其他几人对视一眼,暗暗心惊,看来,自己一直偏向郑启,根本就没有留意,郑帆也已经成长起来了!

nbs;nbs;nbs;nbs;老滑头原来还有些不情不愿,只是被墨睿逼着臣服,再说,郑启他们也已经被墨夕给全都杀了,就是不想让郑帆上位都不行。现在,他们却觉得,也许,郑尧的眼光没有错!郑帆才多大?假以时日,他绝对可以接起郑尧的班!

nbs;nbs;nbs;nbs;当下,老滑头没有藏私,开始详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nbs;nbs;nbs;nbs;老滑头一归顺,其他几个老头子也马上倒向郑帆这边。

nbs;nbs;nbs;nbs;郑帆隐隐已经有了几分气势,他沉稳地听着,偶尔指示一两句。整个局面完全被他所控制!

nbs;nbs;nbs;nbs;等到商量好,几位老人完全退开,他们脸上的神情,跟进来的时候比,已经完全不同了!

nbs;nbs;nbs;nbs;墨澜在旁边观察着,心中感到非常欣慰。郑帆已经成功了!

nbs;nbs;nbs;nbs;那么,自己离开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nbs;nbs;nbs;nbs;以后,也许自己跟墨夕好好说说,他会答应让自己跟郑帆见面呢。

nbs;nbs;nbs;nbs;不知道为什么,当墨澜一转换心态,他忽然觉得,只要自己跟墨夕好好谈,墨夕什么都会答应自己!

nbs;nbs;nbs;nbs;——因为,他一向这样宠着自己!

nbs;nbs;nbs;nbs;墨澜笑了,他低下头,对上已经睁开眼睛,痴痴地望着自己的墨夕。

nbs;nbs;nbs;nbs;墨澜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墨夕的脸庞,淘气地在墨夕的脸庞轻点。

nbs;nbs;nbs;nbs;墨夕伸出手,抓住了捣乱的墨澜的手指,放到自己的唇上,轻轻地吻着。

nbs;nbs;nbs;nbs;墨澜的脸“唰”地涨红了!他用力一挣,挣开来,嗔怪地说:“墨夕——”

nbs;nbs;nbs;nbs;是墨夕!墨夕!澜叫的是墨夕!

nbs;nbs;nbs;nbs;不是哥哥!

nbs;nbs;nbs;nbs;墨夕整个人都傻傻的,呆呆的,仿佛整个灵魂都已经飞到天上去!

nbs;nbs;nbs;nbs;墨澜担心地戳戳墨夕的脸,问:“你怎么了?”

nbs;nbs;nbs;nbs;墨夕腰不酸了,腿不痛了,吃饭也嘛嘛香了!他一骨碌坐起来,傻兮兮地看着墨澜笑。

nbs;nbs;nbs;nbs;墨澜马上就明白过来,瞪了墨夕一眼,扭过头去,不看墨夕。

nbs;nbs;nbs;nbs;墨夕却伸出手来,拥住墨澜,在墨澜耳畔低低地说:“澜,我的澜——我很幸福!谢谢你!”

nbs;nbs;nbs;nbs;墨澜却心中感慨,简直想要流泪。

nbs;nbs;nbs;nbs;他任由墨夕抱着他,就像以前一样,墨夕抱着自己,两人亲密地挨着,呆在床上说话。

nbs;nbs;nbs;nbs;原来,墨夕对待自己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nbs;nbs;nbs;nbs;墨睿的脸色早就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他的唇紧紧地抿着,他的拳头紧紧地握着,他的心里愤怒得想要杀人!

nbs;nbs;nbs;nbs;他一遍一遍地问自己,问上苍,却没有任何回答!

nbs;nbs;nbs;nbs;墨睿转身离开。

nbs;nbs;nbs;nbs;墨夕不着痕迹地扫了门口一眼,什么都没有理会。

nbs;nbs;nbs;nbs;郑帆背靠着床头,呆呆地望着墨夕的背影,以及墨澜的一点点影子。

nbs;nbs;nbs;nbs;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来挽留墨澜。

nbs;nbs;nbs;nbs;他只能就这样看着,忍受着刀割般的痛苦。

nbs;nbs;nbs;nbs;身体受伤了,还可以医治。

nbs;nbs;nbs;nbs;心碎了,能怎样修补?

nbs;nbs;nbs;nbs;郑帆默默地躺下来,闭上眼睛,封上耳朵,不看,不听,不想。

nbs;nbs;nbs;nbs;不,没有办法不想!

nbs;nbs;nbs;nbs;墨夕从窗户玻璃那里,看见郑帆躺下去的动作,他终于放下心了。

nbs;nbs;nbs;nbs;墨澜忽然想起,自己跟墨夕并不是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这里还有其他人!

nbs;nbs;nbs;nbs;他的脸上泛起红晕,迅速推开墨夕。

nbs;nbs;nbs;nbs;墨夕可怜兮兮地望着墨澜,像是一只等待垂怜的小狗!

nbs;nbs;nbs;nbs;可是,墨澜硬起心肠,不去看他,走到郑帆面前说:“郑帆,你先休息,我跟墨夕出去一下。”

nbs;nbs;nbs;nbs;郑帆睁开眼睛,凝视着墨澜,然后,他违心地说:“墨澜,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等我忙完,我们再见面吧。”

nbs;nbs;nbs;nbs;墨夕赞许地点头,对郑帆的“识相”感到万分赞赏!因此,墨夕慷慨地决定留下一些人,多呆长一些时间,一定要把郑帆的事情解决,让墨澜不需要为郑帆担心!

nbs;nbs;nbs;nbs;墨澜讶异地看着郑帆,为什么自从他醒来,态度就发生变化了呢?

nbs;nbs;nbs;nbs;墨澜看向墨夕。

nbs;nbs;nbs;nbs;墨夕走上前来,握住墨澜的手,说:“小傻瓜,郑帆是担心他接下来的时间太忙!担心怠慢你!所以啊,你乖乖地先回去,等郑帆解决这些事情,我陪你过来见郑帆好不好?”

nbs;nbs;nbs;nbs;墨澜想不到墨夕竟然会主动提出这一点!他握紧墨夕的手,笑了。

nbs;nbs;nbs;nbs;墨夕心中一亮,原来,要得到心爱的人的主动,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nbs;nbs;nbs;nbs;明白了!

nbs;nbs;nbs;nbs;所以,自己以后一定要弄清楚澜到底想要什么!照着他的心意来,相信自己可以更早地得到澜的心!

nbs;nbs;nbs;nbs;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从十几年前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可以提上议事日程了?墨夕的脑子里开始出现某些儿童不宜的场面。

nbs;nbs;nbs;nbs;墨澜望着郑帆,问:“真的吗?”

nbs;nbs;nbs;nbs;郑帆不得不回答:“是。”

nbs;nbs;nbs;nbs;墨澜这才放下心来,想了一下,说:“嗯,这样吧,我们先留在这里,明天再看看情况,要是没有什么变化,我们明天才走。”

nbs;nbs;nbs;nbs;郑帆痛苦地闭上眼睛,他真的不想要看见墨夕对墨澜做出的这些亲密举动!

nbs;nbs;nbs;nbs;墨夕早就心中有数,他对墨澜柔声说:“澜,郑帆需要休息,我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我看,我们还是交给医生吧。我们马上回去,让郑帆不用分心给我们,这样恢复才快是不是?”

nbs;nbs;nbs;nbs;狡猾的墨夕!他口口声声提到的,都是“我们”!他需要一再地强化墨澜心中“我们”这个词!让墨澜明白,自己跟他是联系在一起的!而且,把墨澜跟墨夕联系在一起,也可以彻底地打消郑帆的念头!

nbs;nbs;nbs;nbs;墨夕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小样!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才不会让澜跟你单独呆在一起呢!

nbs;nbs;nbs;nbs;就是要用“我们”来让你知道,你要跟墨澜见面,就会有我在场!

nbs;nbs;nbs;nbs;墨夕已经彻底明白,要对付那些觊觎墨澜的人,什么都不用做,直接在他们面前秀恩爱甜蜜就好了!

nbs;nbs;nbs;nbs;看看,墨睿就已经被打击走了!

nbs;nbs;nbs;nbs;看看,郑帆也被打击得连脸都扭曲了!嗯嗯,真丑!

nbs;nbs;nbs;nbs;墨夕在心中鄙视一番,随即又想起,自己灭了郑启,还来不及换衣服,就匆匆过来见澜,身上都很脏,很影响形象!

nbs;nbs;nbs;nbs;墨夕心中哀嚎一声,决定等一下回去,一定要好好洗干净!让自己心爱的澜为自己的美色迷住!

nbs;nbs;nbs;nbs;郑帆终于再一次艰难地出声:“墨澜,你哥哥说的是对的。你先回去吧。”

nbs;nbs;nbs;nbs;墨澜看看墨夕,他还受伤了呢,回去有墨家的顶级医生医治,也好得快。至于郑帆这边——

nbs;nbs;nbs;nbs;墨澜扯扯墨夕,低低地说:“墨夕,你多留下一些人帮帮郑帆吧。好不好?”

nbs;nbs;nbs;nbs;这是澜在提要求?墨夕用力地点头,说:“既然澜说了,我会这样做的!”他根本就不提自己本来就想要这样做!因为,澜提出来的,让郑帆不得不接受澜的帮助!也让郑帆明白,他跟自己的差距有多大!

nbs;nbs;nbs;nbs;墨夕一点都不介意把觊觎澜的男人每一个都打击到体无完肤!真的,他一点都不介意!

nbs;nbs;nbs;nbs;不过,他望向澜的时候,脸上可一点神色都没有露出来,只有深深的宠溺。

nbs;nbs;nbs;nbs;他眼中的深情,简直要让墨澜溺毙。

nbs;nbs;nbs;nbs;墨澜有些晕眩地接受着墨夕红果果的宠溺注视,他赶紧望向郑帆,不知道万一郑帆知道自己跟墨夕是那样的感情,郑帆会不会鄙视自己。

nbs;nbs;nbs;nbs;可是,没有,墨澜却从郑帆来不及收回去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羡慕。

nbs;nbs;nbs;nbs;可惜的是,墨澜可以分辨出羡慕,却以为,郑帆是在羡慕自己跟墨夕兄弟之情的浓厚!墨澜以为,郑帆想起了郑启!

nbs;nbs;nbs;nbs;墨澜不想让郑帆伤心,所以,他赶紧对郑帆说:“郑帆,那,我们就先离开,过一段时间,我再来看你,好不好?”

nbs;nbs;nbs;nbs;郑帆缓缓地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说:“好,我等你。”

nbs;nbs;nbs;nbs;墨澜又叮嘱了几句,这才跟墨夕一起走出去。

nbs;nbs;nbs;nbs;阿达正守在外边。

nbs;nbs;nbs;nbs;看见墨澜少爷跟墨夕两人拉着手出现,墨夕眼中的深情毫不掩饰,他心中一咯噔,原来,二少爷是单恋!他神情复杂地望着墨澜。

nbs;nbs;nbs;nbs;墨澜交代阿达几句,就被墨夕拉着,往外走去。

nbs;nbs;nbs;nbs;墨夕和墨澜坐上飞机,直接飞回去。

nbs;nbs;nbs;nbs;墨睿却留了下来。

nbs;nbs;nbs;nbs;他查到了郑悦之前收购的艾米公司。

nbs;nbs;nbs;nbs;可是,他没有查到一件跟“阿波”这个名字有关的任何东西!

nbs;nbs;nbs;nbs;然后,他查到了“云漓”这个名字。

nbs;nbs;nbs;nbs;从云漓手中,他拿到了墨澜的所有手稿。还有每一种设计的样品。

nbs;nbs;nbs;nbs;当这个天神一样的男人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云漓却没有一丝欣喜,有的,只是簌簌发抖。

nbs;nbs;nbs;nbs;她不会天真到以为墨睿是给自己奖励。

nbs;nbs;nbs;nbs;郑启、郑悦的死亡已经让她想通了一些事情,——他们的死,跟阿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nbs;nbs;nbs;nbs;墨睿珍惜地翻看着这些东西,头也不抬地说:“郑悦找上阿波,是因为你告密?”

nbs;nbs;nbs;nbs;云漓一听这话,双腿就想要软倒。可是,自己的确对不起阿波!她深深后悔着!

nbs;nbs;nbs;nbs;“我是不是该感谢你让我找到他?还是该感谢你,这么多年一直在利用他?”墨睿的声音依然很淡,听不出一丝喜怒。

nbs;nbs;nbs;nbs;云漓一听这话,站不住脚了,她啪一声,跪倒在地。

nbs;nbs;nbs;nbs;墨睿连看都没有看云漓一眼,站起来,丢下一句:“自己动手,或者,别人动手。”

nbs;nbs;nbs;nbs;单单是害得墨澜差点被墨葵伤害这一条,就已经死不足惜!墨睿的所有同情心,都只针对墨澜!其他人在他心中,就是一个零!

nbs;nbs;nbs;nbs;云漓已经瘫软在地上。

nbs;nbs;nbs;nbs;墨睿走了出去。

nbs;nbs;nbs;nbs;他一挥手,有一个黑衣人走了进去。

nbs;nbs;nbs;nbs;墨睿走出电梯,坐上等着自己的车。

nbs;nbs;nbs;nbs;汽车从满地的鲜血与残肢旁边驶过。

nbs;nbs;nbs;nbs;墨睿解决了这件事,坐上自己的飞机回去了。

nbs;nbs;nbs;nbs;。

nbs;nbs;nbs;nbs;墨家大宅。

nbs;nbs;nbs;nbs;“二少爷。”下人们恭敬地向墨夕打招呼,然后,一个个都傻了——三少爷回来了?

nbs;nbs;nbs;nbs;墨夕不悦地扫了下人们一眼。

nbs;nbs;nbs;nbs;下人们才回过神来,赶紧低头恭敬地喊了一声:“三少爷。”

nbs;nbs;nbs;nbs;离开六年,墨澜有些不习惯,而且,一踏上这墨家大宅,他就想起当年发生的一些事情。他咬了一下唇,已经知道墨睿的态度,自己还纠结这件事干嘛?忘记以往的伤害,好好地跟墨夕在一起!

nbs;nbs;nbs;nbs;墨澜向他们微微点头。

nbs;nbs;nbs;nbs;墨夕拉着墨澜就往楼上走去。

nbs;nbs;nbs;nbs;墨夕打开墨澜的房间门,说:“澜,你想住在这个房间吗?”

nbs;nbs;nbs;nbs;墨澜没有回答,他走进去,抚摸着自己的房间里的东西。

nbs;nbs;nbs;nbs;一件件,都那样熟悉。没有一丝改变。就好像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这个房间一样。

nbs;nbs;nbs;nbs;没有一丝灰尘。想来有人一直在保持这里的东西的干净。

nbs;nbs;nbs;nbs;这时候,墨澜却发现了一件不对劲的事情!

nbs;nbs;nbs;nbs;这些东西,竟然一直那样!

nbs;nbs;nbs;nbs;难道,这六年来,这些东西都不会变旧?不可能啊!

nbs;nbs;nbs;nbs;那就是说,有人在辛辛苦苦地让这些东西保持全新的状态!

nbs;nbs;nbs;nbs;墨夕!

nbs;nbs;nbs;nbs;他一直在等着自己回来是不是?

nbs;nbs;nbs;nbs;他一直在等着问自己这个问题是不是?

nbs;nbs;nbs;nbs;墨澜回过头,看着墨夕。

nbs;nbs;nbs;nbs;他缓缓地说:“墨夕,你很傻。”

nbs;nbs;nbs;nbs;墨夕也深深地凝视着墨澜,他缓缓地说:“傻吗?澜,你可知道,正是相信你有一天会回来,我才能坚持下来!我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你还活着!要不是让自己这样想,恐怕,你今天看到的我,就是一堆白骨。”

nbs;nbs;nbs;nbs;墨夕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可是,这样的话语,听在墨澜耳朵里,却那样惊心动魄!

nbs;nbs;nbs;nbs;墨澜凝视着墨夕的眼眸。

nbs;nbs;nbs;nbs;那里面,有着的,都是对自己深深的爱,没有一丝掩饰的爱。

nbs;nbs;nbs;nbs;墨澜朝墨夕伸出手。

nbs;nbs;nbs;nbs;墨夕快步走过来,紧紧地握住墨澜的手,他一用力,墨澜就被拥抱进墨夕的怀抱。

nbs;nbs;nbs;nbs;“澜,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答应我。”墨夕的声音多了很多的泪意,“我不相信,我还能再坚持一个六年。”

nbs;nbs;nbs;nbs;“不会了,我不会再离开你。”墨澜的心中也下起了雨。

nbs;nbs;nbs;nbs;墨夕捧住墨澜的脸,轻轻地、温柔地吻下去。

nbs;nbs;nbs;nbs;跟那个激烈的吻不同,这个吻缠绵入骨,直直要把墨夕化成一股柔情,缠绕住墨澜,缠住他,让他再也无法离开。

nbs;nbs;nbs;nbs;墨澜承受着、感受着,墨夕的深情。

nbs;nbs;nbs;nbs;一股莫名的感情激荡着墨澜的心,于是,墨澜的舌头试探着主动触碰了墨夕一下。

nbs;nbs;nbs;nbs;墨夕整个人都快乐得想要飞起来!

nbs;nbs;nbs;nbs;老天!老天对待自己多好啊!

nbs;nbs;nbs;nbs;他吸吮着墨澜的小巧的舌头,就好像那是世界上最最好吃的美食!

nbs;nbs;nbs;nbs;墨澜的口中有着最最甜美的蜜汁!

nbs;nbs;nbs;nbs;墨夕怎么都吃不腻!

nbs;nbs;nbs;nbs;两人终于分开。

nbs;nbs;nbs;nbs;贪婪的墨夕直把墨澜吻得气喘吁吁,嘴里也发出一丝丝低吟,墨夕的头脑轰的一声,真想要得更多!

nbs;nbs;nbs;nbs;可是,来日方长!墨夕安慰自己。

nbs;nbs;nbs;nbs;然而,墨澜已经不是六年前那个十六岁的男孩子!他感受到的,除了墨夕的柔情蜜意,还有着因为身体的接触,而发现的墨夕身体的变化。

nbs;nbs;nbs;nbs;墨澜虽然已经发现自己对墨夕有感情,但是,不代表他现在就可以接受墨夕做那件事!

nbs;nbs;nbs;nbs;事实上,他很不愿意想那件事!

nbs;nbs;nbs;nbs;所以,他简直是逃难般推开墨夕,匆匆地说了一句:“我要去洗澡!”就落荒而逃。

nbs;nbs;nbs;nbs;墨夕莫名其妙地看着小兔子般逃得飞快的墨澜,又低下头看看鼓鼓的某处,他明白了。

nbs;nbs;nbs;nbs;墨夕苦笑一声,却没有离开,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以亲近墨澜的好点子!

nbs;nbs;nbs;nbs;墨夕站在窗前,他不得不这样做!——从浴室中传出来的阵阵隐隐约约的水声,让墨夕想起那些水流洒在墨澜身体的情景!

nbs;nbs;nbs;nbs;单单是这想象,就已经足够让墨夕的身体发生变化了!

nbs;nbs;nbs;nbs;他不想离开这个房间,所以,只能让自己看着窗外那远处的万家灯火!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nbs;nbs;nbs;nbs;可是,真心这个注意力没有那么容易转移,或者可以说,这个法子效果不大——小墨夕还是顶得生疼。

nbs;nbs;nbs;nbs;墨夕已经开始为接下来的痛苦又甜蜜的日子哀叹了!

nbs;nbs;nbs;nbs;自己的身体那么容易被澜诱惑,可是,在澜愿意接受自己之前,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得到什么纾解的!

nbs;nbs;nbs;nbs;幸亏,这一次的折磨没有那么久!水声停止了!

nbs;nbs;nbs;nbs;墨澜腰间围着一块浴巾就出来了。刚才落荒而逃,躲到浴室去,所以也根本就忘记了拿衣服。

nbs;nbs;nbs;nbs;不过,他想着,反正自己洗澡,墨夕也不可能等在自己房间,也就没有在意。

nbs;nbs;nbs;nbs;现在,洗完澡走了出来,他直接走到衣柜前面翻看着衣服。

nbs;nbs;nbs;nbs;可是,这些衣服都是自己十六岁那年穿的衣服!——墨澜心中埋怨墨夕,就没有想到自己会长大吗?随即,墨澜就觉得自己这个埋怨很没有道理!

nbs;nbs;nbs;nbs;墨澜拿起一件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自己已经比当时高了很多!而且,身体也结实多了!

nbs;nbs;nbs;nbs;这件衣服放在自己身上,小得很可笑!根本就穿不下去!想要勉强挤一挤都没有办法!

nbs;nbs;nbs;nbs;他只能继续翻看,有没有一件大一点的恤衫,可以临时挡一下。

nbs;nbs;nbs;nbs;一定要记得去买衣服!

nbs;nbs;nbs;nbs;墨夕却一直默默地站在窗户旁边,两眼发光地盯着墨澜看!

nbs;nbs;nbs;nbs;是的!墨夕着迷地盯着墨澜健美的身体,清瘦,但是,却不羸弱,每一根线条都恰到好处!他真的很想用手摸摸,看看手感跟自己想象的是不是一样!

nbs;nbs;nbs;nbs;他更想要扑上去,用自己的双唇去触碰一下,让墨澜明白自己心中的渴望!

nbs;nbs;nbs;nbs;可是,他没有!

nbs;nbs;nbs;nbs;他就那样站在那里,忍受着全身每一个细胞疯狂的叫嚣!

nbs;nbs;nbs;nbs;墨澜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对劲了!

nbs;nbs;nbs;nbs;两道火热得叫人受不了的目光投射到自己身上!刚才自己一心想着赶紧换上衣服,担心墨夕会突然进来,却没有想到,墨夕还在不在房间!

nbs;nbs;nbs;nbs;墨澜扭头望去,果然不出所料!两只冒着幽幽绿光的狼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身体看!

nbs;nbs;nbs;nbs;------题外话------

nbs;nbs;nbs;nbs;感谢宝贝昙花漓、a2575169、雨轩818、凤祁寒、13898795723的票票!么么哒!

nbs;nbs;nbs;nbs;感谢宝贝skyice123、sulili7910的漂漂花花!么么哒!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