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我们的目标是——”

nbs;nbs;nbs;nbs;“——没有蛀牙!”

nbs;nbs;nbs;nbs;柔软的真皮沙发上侧卧着一个女人,一手捧着薯片一手握着遥控器对着电视里笑的乐不可支,东倒西歪的姿势着实引人注目。

nbs;nbs;nbs;nbs;杏里恍然间就想到了小时候的牙膏广告,放在电视里的人身上简直不能再合适了,她看着那人的大白牙就心痒痒,有种上去狠狠打掉的冲动。

nbs;nbs;nbs;nbs;“诶?你干什么啊嗷!”

nbs;nbs;nbs;nbs;正看比赛看的开心的时候,突然被抢了遥控器是怎样一种感觉,反正杏里是不想再尝试,就好像自己心爱的玩具小熊突然被偷走了一样。

nbs;nbs;nbs;nbs;迹部叉腰把玩着手中的遥控器,“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nbs;nbs;nbs;nbs;杏里腾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扒在沙发背上眼睛亮亮的看着后面的男人,“景吾!你回来了!”

nbs;nbs;nbs;nbs;眼前的男人依旧那么华丽,但是俊美的面庞之下难掩奔波多日的疲惫感,眉眼间都是惺忪的困顿。

nbs;nbs;nbs;nbs;迹部景吾最近一直在忙,自从结了婚以后事情就没断过。对本家老头子们的交代,对学校毕业事务的处理,接受迹部财团后的忙碌,还有,抽出时间来陪自己的小女人。

nbs;nbs;nbs;nbs;才刚刚结婚不到一年,杏里和迹部待在一起的时间居然还没有以前上学的时候多,是在室令人不爽。

nbs;nbs;nbs;nbs;“唔,奇迹的世代你知道吗?我在看他们的访谈节目,有以前他们比赛的录像诶!”

nbs;nbs;nbs;nbs;“事务所没事情吗你这么闲?”

nbs;nbs;nbs;nbs;“诶诶——景吾别这样嘛~今天是周六啊,让我休息休息啦!”

nbs;nbs;nbs;nbs;对着一脸宠溺的男人撒撒娇,杏里悲哀的发觉自己的这项技能基本修炼成最高level了,“你也要一起来看吗?还是去洗个澡睡觉?”

nbs;nbs;nbs;nbs;“啊恩,本大爷还是去洗澡吧,这有什么好看的,啊恩,难不成你居然还对篮球感兴趣?”

nbs;nbs;nbs;nbs;边脱衣服边朝浴室走过去,迹部还不忘回头调笑几句,“要不要和本大爷一起洗啊?”

nbs;nbs;nbs;nbs;“……”一个靠背砸过去,杏里脸涨得通红,“臭流氓!走开!”

nbs;nbs;nbs;nbs;“哈?敢叫你老公流氓?胆子不小啊杏!”

nbs;nbs;nbs;nbs;“……”你赶紧走吧!

nbs;nbs;nbs;nbs;低头嘟囔了几句,“明明黑子君那么萌……”,杏里的注意力趁着迹部去洗澡的功夫又转到了电视上,“嗷嗷,最近手好痒好想打球!”

nbs;nbs;nbs;nbs;电视上正播放着一段几年前早期比赛的录像,蓝头发的男生在自己队员的身后做了几个假动作,然后将手中的篮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动作传给了对面红色头发的男人,紧接着那个应该名为大我的少年高高跃起,长手长脚给了他先天的优势,手轻轻一抬起,就将7号篮球扔进了那离地3米多高的篮筐,2分。

nbs;nbs;nbs;nbs;简直是激动人心,看着电视里的那群人在欢呼雀跃,杏里的一颗小心脏也不自觉地跟着跳动起来。

nbs;nbs;nbs;nbs;“嗷嗷嗷!好激情!自古红蓝出c!大神诚不欺我……”

nbs;nbs;nbs;nbs;好吧,她的重点其实一直是这个。对于葫芦娃一样的彩虹战队杏里她,还真的不是很感兴趣,只是由于小时候总是被邻居野崎梅太郎真由安利,迫于压力才关注了一下。

nbs;nbs;nbs;nbs;“不过那个黄毛还真是眼熟……”

nbs;nbs;nbs;nbs;时间已经不早了,深知如果再继续吃下去一定会长胖的女人终于意识到应该担心一下自己的形象了,不过已经嫁人的她倒是每太所谓,啊啊啊反正思来想去她家的男人不会不要她。

nbs;nbs;nbs;nbs;迹部洗完澡照例涂了点玫瑰精油来放松身心,端了杯无酒精香槟坐在床头请抿几口等待着自己的女人从浴室里出来。

nbs;nbs;nbs;nbs;“很久没有抱着你睡觉了。”

nbs;nbs;nbs;nbs;男人将头轻轻凑向女孩儿的肩窝,像是在品尝最鲜美的果酒一般狠狠的嗅了嗅,然后开始伸出舌头舔弄着。

nbs;nbs;nbs;nbs;“好痒啊景吾~”

nbs;nbs;nbs;nbs;酥软的声音不像是自己发出来的,杏里羞涩的将脸藏到被窝里,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nbs;nbs;nbs;nbs;推了推男人毛茸茸的头发,杏里心中突然就升起一种奇异的满足感,虽然婚后两人不常见面,但是每次相间总是那么的幸福温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久别胜新婚?

nbs;nbs;nbs;nbs;“景吾……”

nbs;nbs;nbs;nbs;“嗯?”慵懒的用鼻音轻哼出生,男人的手渐渐开始不老实。

nbs;nbs;nbs;nbs;“你这次回来会呆多久?”

nbs;nbs;nbs;nbs;“不会太久……”男人的声音因为在撕咬着什么东西而渐渐开始模糊,“唔……英国那边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nbs;nbs;nbs;nbs;“……哦。”

nbs;nbs;nbs;nbs;听出了女孩儿语气里的失落,迹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翻身将杏里压在了身体下面。

nbs;nbs;nbs;nbs;“怎么?不开心了?”

nbs;nbs;nbs;nbs;“……没有……”

nbs;nbs;nbs;nbs;“本大爷会相信吗?”

nbs;nbs;nbs;nbs;将杏里偏向一旁的脸正过来,“听着,杏,有什么问题要告诉本大爷,不要自己一个人钻牛角尖!”

nbs;nbs;nbs;nbs;杏里闭着眼睛轻轻“嗯”了一句,算作是回答,然后就不搭理眼前的男人了。

nbs;nbs;nbs;nbs;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挫败感,迹部再次掰开了杏里的眼睛。

nbs;nbs;nbs;nbs;“嘿,宝贝。我们来一次蜜月旅行吧!”

nbs;nbs;nbs;nbs;“哈?”错愕的盯着上方的男人,月光下的他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nbs;nbs;nbs;nbs;“算作补偿……上次我们的蜜月旅行,太短了……”

nbs;nbs;nbs;nbs;听到迹部这么说,杏里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刚刚在德国完婚之后,迹部和杏里就分别回了学校处理事务,等好不容易闲下来了才想起来有进行一次蜜月旅行,于是二人把地点订到了新西兰,当然,为了满足大爷他南太平洋巡航的小愿望,他们是坐船去的。

nbs;nbs;nbs;nbs;但是还没有到一个星期,迹部就因为家里财团的事情回去处理了,于是蜜月旅行作罢。

nbs;nbs;nbs;nbs;而这次,迹部突然提出要再进行一次蜜月旅行,杏里就觉得眼前的人一定是掉包了,单不说她家的大爷什么时候这么浪漫这么知道心疼人了,就说他大爷的时间,能挤出一个星期来吗?

nbs;nbs;nbs;nbs;怀疑的眼神瞬间扫了过去,迹部挑眉,“怎么?不相信本大爷?”

nbs;nbs;nbs;nbs;“咳,哪有……但是景吾,你有时间?”

nbs;nbs;nbs;nbs;“本大爷想做的事情,没时间制造时间也要做!”

nbs;nbs;nbs;nbs;“……”好好好,大爷你说了算!反正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总会有的。

nbs;nbs;nbs;nbs;“那么,去哪里玩?”

nbs;nbs;nbs;nbs;迹部眯眼轻勾嘴角,“刚才说喜欢奇迹的世代?”

nbs;nbs;nbs;nbs;“……等……”

nbs;nbs;nbs;nbs;“那就去美国吧!”

nbs;nbs;nbs;nbs;“不是……”

nbs;nbs;nbs;nbs;“nba在那里开赛不是吗?”

nbs;nbs;nbs;nbs;“……”我根本没说我喜欢奇迹的世代吧!不过,打篮球……杏里的心痒痒的,有点想去。

nbs;nbs;nbs;nbs;“大爷你最好了!”

nbs;nbs;nbs;nbs;“啊恩,现在才知道本大爷好?!那就好好补偿我!”

nbs;nbs;nbs;nbs;“唔……”

nbs;nbs;nbs;nbs;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草泥马,他们上面么么哒,他们下面啪啪啪~(捂脸)

nbs;nbs;nbs;nbs;“我们和青峰住在一间酒店!!!”

nbs;nbs;nbs;nbs;“……是。”

nbs;nbs;nbs;nbs;不是很想回答眼前这个癫狂的女人,迹部心累的将行李交给了服务生,甩着钥匙率先走进了电梯

nbs;nbs;nbs;nbs;“诶——等我啊嗷嗷!”

nbs;nbs;nbs;nbs;一想到和梅太郎的偶像住在一间酒店杏里就开心的不得了,嘿嘿嘿,回去可以好好炫耀了!

nbs;nbs;nbs;nbs;收拾好东西杏里也不觉得累,趁着迹部在房间整理财团文件的时候,迅速换了件衣服绑起长发就要出门。

nbs;nbs;nbs;nbs;“啊恩,干嘛去?”

nbs;nbs;nbs;nbs;“嘿嘿嘿,突然就手痒了~我去打个球!”顺便看能不能有个艳遇(≧▽≦)

nbs;nbs;nbs;nbs;走到球场边上,杏里再次感叹有钱真好,有了他家男人这个金龟婿,自己的生活每天都在uuu,这个酒店的私人篮球场简直帅到爆!

nbs;nbs;nbs;nbs;从服务生手中接过毛巾和护腕,杏里走进场内,空无一人的球场正好可以自己练练手,毕竟已经好几年没有摸过篮球了。

nbs;nbs;nbs;nbs;细心的放上了男士7号求和女士6号球,再一次令杏里感受到了贴心的服务,“美国的确是个好地方!”

nbs;nbs;nbs;nbs;站在线外瞄准篮筐,杏里猛地将球从胸前推出去,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球进筐,“nice!”

nbs;nbs;nbs;nbs;“呵~”

nbs;nbs;nbs;nbs;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令杏里正比划yes的手瞬间僵掉。

nbs;nbs;nbs;nbs;哦,在别人面前表演羞耻lay神马的,少女她hold不住……

nbs;nbs;nbs;nbs;缓缓的转过头,杏里一口气憋在胸腔里脸色通红,瞪大眼睛看着来人。

nbs;nbs;nbs;nbs;那人歪了歪头,要多无辜有多无辜,“hello?”

nbs;nbs;nbs;nbs;“赤司……”

nbs;nbs;nbs;nbs;“哦呀?是个日本的小姐啊!”

nbs;nbs;nbs;nbs;红发的男人在他那张表情淡然的脸上硬是扯了一个笑容,惊悚的感觉顿时让杏里倒抽一口气,“赤司君,您好!”

nbs;nbs;nbs;nbs;慌里慌张的鞠了一躬,杏里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oss,不是说青峰大辉住在这里吗?!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偷偷掀起眼皮瞄了一眼,杏里惊讶,果然是异色的双瞳,一金一红诶!

nbs;nbs;nbs;nbs;“你好。”温和有礼的话语配上淡淡的表情,杏里再度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nbs;nbs;nbs;nbs;妈妈,这个人类好可怕!

nbs;nbs;nbs;nbs;“啊,我是迹部杏里,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nbs;nbs;nbs;nbs;“你好,迹部桑,你认识我?”

nbs;nbs;nbs;nbs;看了他的脸,明明是一句简单的回答杏里都觉得好难说出口,虽然如介绍一般的此人个子不高,但是这一身的气势……还真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杏里思考,赤司君现在已经三十三岁了吧,比自己大了十岁还不能叫叔叔→_→

nbs;nbs;nbs;nbs;“啊,是呢!我看过您的比赛!”

nbs;nbs;nbs;nbs;“哦?那还真是我的荣幸。”

nbs;nbs;nbs;nbs;欠了欠身子,赤司走到了一边拿起一个篮球,“打一场?”

nbs;nbs;nbs;nbs;“……”我可以拒绝吗?

nbs;nbs;nbs;nbs;答案当然是不行的,赤司征十郎的邀请是你一介凡人可以拒绝的嘛?愚蠢!

nbs;nbs;nbs;nbs;好吧,但是其实这个大叔也不是真的想和你打球而已!醒醒吧迹部杏里!

nbs;nbs;nbs;nbs;心塞的运着球,杏里发现赤司君正好整以暇的抱着臂瞪着自己,“……赤司君?不是说打一场?”

nbs;nbs;nbs;nbs;“啊,是我看你打一场!”

nbs;nbs;nbs;nbs;掀桌!混蛋你让我自己一个人怎么打一场!你倒是告诉我啊!

nbs;nbs;nbs;nbs;顿时就想把球砸到这个男人的脸上,杏里忍了忍还是放弃了疯狂的想法。

nbs;nbs;nbs;nbs;打算再来一发三分球的杏里已经摆好了姿势,远处突然传来了呼唤声,“杏?”

nbs;nbs;nbs;nbs;“景吾?”

nbs;nbs;nbs;nbs;惊讶的松开了手中的球朝场外望去,赤司的眼神也看了过去,“迹部君。”

nbs;nbs;nbs;nbs;“赤司君。”

nbs;nbs;nbs;nbs;“诶——?!你们认识!”

nbs;nbs;nbs;nbs;顿时从藤椅上站了起来,杏里才意识到这里是咖啡厅又赶紧做了下去,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两人,等着他们的解释。

nbs;nbs;nbs;nbs;“啊恩,生意伙伴。”迹部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然后朝着对面的男人点头致意,“杏很喜欢你们的篮球。”

nbs;nbs;nbs;nbs;“啊,我知道。迹部君你夫人的篮球打的不错。”

nbs;nbs;nbs;nbs;“!!!”赤司征十郎什么时候学会的夸人!我自己的水平我还是知道的→_→

nbs;nbs;nbs;nbs;“啊恩,那么我们来说一下这次市场上的这个问题吧……”

nbs;nbs;nbs;nbs;百无聊赖的转动着杯子,杏里托腮看着两人的谈话,记忆中的那群篮球少年都长大了,在别人都看不间见的地方发光发热,但是我们爱他们的心却只增不减。

nbs;nbs;nbs;nbs;总有那么一面是大家所不了解的,但是他们依旧是他们,看着这些人,杏里就会想起来自己小时候那段狂热的时光。

nbs;nbs;nbs;nbs;他们是自己人生路上必不可少的风景。

nbs;nbs;nbs;nbs;景吾是乳齿的机智,杏里少女越来越爱他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