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萱儿本打算追上去的,一来是修为不足,体力不济,二来不想见死不救。萱儿虽然有时任性,喜欢无事生非,但她本性不坏,不过是从小被宠坏了而已。经过一番检查,她发现了小乞丐身上的伤口,急忙用自己觉得可行的方法给他进行紧急包扎,然后迅速送往附近的医馆。

nbs;nbs;nbs;nbs;苏婉紧紧跟随在卓不凡后面,不是她不想追上,而是她根本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最终失去他和疑似魔宗弟子的踪迹。

nbs;nbs;nbs;nbs;不知不觉间,她发现自己无意之间追到一个四周充满建筑物,却又空无一人的特殊区域。这里非常安静,远离喧嚣繁华,苏婉有种错觉,感觉自己好像闯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nbs;nbs;nbs;nbs;嗖!

nbs;nbs;nbs;nbs;一道黑影从眼前一晃而过,此人竟是卓不凡一直在追的黑衣人,他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nbs;nbs;nbs;nbs;苏婉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既然他能够出现在这里,那就意味着卓不凡那边出现了情况。

nbs;nbs;nbs;nbs;“你是什么人呢?”

nbs;nbs;nbs;nbs;黑衣人转头看了苏婉一眼,发出桀桀的笑声,身形一纵,宛如一缕青烟消失无影。

nbs;nbs;nbs;nbs;“想跑,没有那么容易。”苏婉虽然看不见黑影在何处,但她能嗅到一股味道,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种强大的直觉,凭借着敏锐的第六感,她一路追去,不停停下半刻。

nbs;nbs;nbs;nbs;没过多久,追击酷似魔宗子弟的苏婉,突然看见前面躺着一个人。

nbs;nbs;nbs;nbs;苏婉停下脚步,一点点靠近,生怕对方是敌人不下的陷阱。等她靠近后,这才发现躺在地上的是一个年轻美貌女子,只不过被人打晕了过去。

nbs;nbs;nbs;nbs;叫醒陌生女子后,她说自己是被一个黑衣人打晕过去的,苏婉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nbs;nbs;nbs;nbs;“苏婉姐姐,我可算找到你了。”萱儿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苏婉身后。

nbs;nbs;nbs;nbs;“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让你留下照顾小乞丐的吗?”

nbs;nbs;nbs;nbs;“苏婉姐姐,你就放心吧,事情我已经办好了,小乞丐没事了。”萱儿笑呵呵的走上前来:“我不放心你们,所以,就跟上来看看。”

nbs;nbs;nbs;nbs;蓦然间,苏婉手中宝剑出鞘,横指萱儿脖颈,神情冷冽:“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装成萱儿的样子来骗我?”

nbs;nbs;nbs;nbs;“苏婉姐姐,你胡说什么呢,我就是我啊,干嘛要装啊!”

nbs;nbs;nbs;nbs;苏婉冷笑。

nbs;nbs;nbs;nbs;萱儿脸上的笑容敛去,似乎是意识到没有再转下去的必要,说话的时候声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nbs;nbs;nbs;nbs;“我并不知道你是真是假,而我也没有怀疑你的身份,刚刚只是一个简单的试探。不过,就我对萱儿的了解,以她的实力和修为很难追上来,即便追上来了也做不到脸不红气不喘。”

nbs;nbs;nbs;nbs;萱儿一脸沮丧:“所以你才试探我对吗?”

nbs;nbs;nbs;nbs;“是的,好了,现在该轮到我问你们了。”苏婉缓缓转过神来,盯着身后的年轻女子:“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费周章,所为何事?”

nbs;nbs;nbs;nbs;卓不凡一直紧追不舍,终于,黑衣人在一处僻静无人的巷口里停下脚步。

nbs;nbs;nbs;nbs;“我很佩服你,很少有人能够追上我的脚步,遗憾的是你今天将死在这里。”

nbs;nbs;nbs;nbs;“是吗?”卓不凡镇定自若,透明乳名的宝剑缓缓离开剑鞘,沉淀的气势一点点拔高。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必须得先将其制服再说,才能从他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nbs;nbs;nbs;nbs;黑衣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卓不凡:“看起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

nbs;nbs;nbs;nbs;“至少可以将你降幅。”

nbs;nbs;nbs;nbs;黑衣人仰头一笑,兴致更浓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更不能和你战斗了,把她二人带上来。”

nbs;nbs;nbs;nbs;只见,黑衣人把手一挥,两名少女还有从拐角处押着苏婉和萱儿走了出来。

nbs;nbs;nbs;nbs;“好了,现在我们该好好谈谈的了。”

nbs;nbs;nbs;nbs;两位同伴被人控制,卓不凡不仅没有一点担心,脸上反而变得轻松起来,如释重负一般的轻松。

nbs;nbs;nbs;nbs;“的确该好好谈谈。”卓不凡抢先问:“我很好奇,国教学院此次的考核内容究竟是什么?”

nbs;nbs;nbs;nbs;“国教学院?”卓不凡对面的黑衣人一脸茫然:“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nbs;nbs;nbs;nbs;“这一点也是我想知道的。”被押解着的苏婉突然笑了。

nbs;nbs;nbs;nbs;三人之中,唯独萱儿觉得莫名其妙,感觉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苏婉姐姐,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nbs;nbs;nbs;nbs;“很快就会明白了。”

nbs;nbs;nbs;nbs;黑衣人耸了耸肩,颇显无奈:“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nbs;nbs;nbs;nbs;“其实你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我并没有怀疑过你是魔宗弟子的身份,但你在追击你的过程中,你不止一次的露出破绽。如果你真是魔宗子弟,你就不可能被我们发现你的行踪,更不可能一直和我追逐。不过,这些都不足以为让我怀疑你们是国教学院的人,你们把她们二人押解出来,这是最大,也是最不明智的做法。”

nbs;nbs;nbs;nbs;听了卓不凡的话,苏婉又接着说:“从一开始我就对黑衣人是魔宗弟子的身份怀疑不已,魔宗弟子数百年未曾在中原出没过,如果有囚禁魔宗子弟的阵法真的出了问题,江湖上不会没有风声。其二,我们三人初来京都,与人无冤无仇,绝不可能是仇家寻仇。其三,我和萱儿虽然被你们抓住,但并未受到任何伤害……每一个矛头都明确点名了你们的真实身份。”

nbs;nbs;nbs;nbs;“原来是这样。”黑衣人看向自己的两个女同伴:“两位学妹,看样子,这一次我们输得很彻底,年底的结业考核很危险啊!”

nbs;nbs;nbs;nbs;萱儿大吃一惊,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太相信眼前的事实:“年底考核?这么说,你们是国教学院的学生?啊,我现在越来越糊涂了,那我们考核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nbs;nbs;nbs;nbs;“这个嘛。”黑衣人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时间不早了,我们边走边说。”

nbs;nbs;nbs;nbs;“去哪?”

nbs;nbs;nbs;nbs;“当然是真正的考核地点了。”

nbs;nbs;nbs;nbs;萱儿闻言大喜:“也就是说,我们通过了入学考核的第一关?”

nbs;nbs;nbs;nbs;黑衣人摇摇头,一脸认真的道:“不,刚刚的试探,不过是证明你们有资格开始接下来的考核,真正的入学考核还没开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