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李温见到,那名男弟子,在看到灵狐的瞬间,眼中登时出两道亮光,定定地盯在灵狐身上,再也不松开。说实话,一见到这种以貌取人之人,李温便没什么好感,只因这种人,有太多事情能够让他们分心,并不能专心一志于修炼上,以后定然也没什么大出息。

nbs;nbs;nbs;nbs;灵狐娇声道:“原来是杜玲师姐,花百秀师姐,苏莉师姐。”这三个女子,都是天梧峰中的弟子,和灵狐属于同门,此次在天佑峰上相见,不由十分亲热。

nbs;nbs;nbs;nbs;杜玲微笑着问道:“灵狐师妹,你怎地到天佑峰上来了?我们三人前些时日让你出来,你说什么也不来,这次怎么来了?”

nbs;nbs;nbs;nbs;灵狐笑道:“我是陪同李兄办一些事。”说罢,灵狐双眼,向李温瞟了一眼。

nbs;nbs;nbs;nbs;杜玲是个极其善于察言观色的女弟子,她一见到灵狐眼神,不禁心中一凛。那眼神之中,蕴含着一种隐藏极其深刻的情愫,却又是那样的刻骨铭心。杜玲不由向李温看去,不禁又有些狐疑,这个长相普通的男弟子,怎会让灵狐对他如此?

nbs;nbs;nbs;nbs;杜玲来到李温身前,脸色严肃地问道:“这位师弟,你是天雾峰上的?叫什么名字,修为如何?”

nbs;nbs;nbs;nbs;她这种态度,说实话很是无礼。但每个人想法不同,自然行为也不会相同,李温对于杜玲此举,也并未在意。“杜师姐,在下名叫李温。至于修为,气络八十几条。”李温并未告知她准确修为,告知她八十几条,已经是最大限度了。

nbs;nbs;nbs;nbs;杜玲眼神之中,立刻闪过一丝不屑。她心中暗想:灵狐对他如此,一定不是因为修为原因,那定然是这个男弟子,用了什么不知道的手段,将灵狐迷惑了。灵狐虽然修为很高,但她毕竟年纪还小,很容易被人迷惑。女子就是这样,一旦被人迷惑住,通常都很难自己觉醒,必须要有人棒喝才行。

nbs;nbs;nbs;nbs;“才八十几条气络,距离一百条气络,还差得远呢。”杜玲不屑地说道。

nbs;nbs;nbs;nbs;李温只是微微一笑,这杜玲看起来清清秀秀,似乎是一副精明模样,没想到,原来也是个只会以貌取人的肤浅之辈。

nbs;nbs;nbs;nbs;“杜师姐,你别这样说。李兄虽然只有八十几条气络,可他厉害得很”

nbs;nbs;nbs;nbs;“是骗人的功夫厉害吧。”

nbs;nbs;nbs;nbs;杜玲没等灵狐把话说完,便接口说道。同时,她把灵狐拉到一旁,小声说道:“灵狐师妹,你还小,莫要轻信任何人。你知道吗,选择一个双修伴侣,对我们这些女修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以你容貌,应当选择一个修为与天赋俱佳的男弟子。就像他”

nbs;nbs;nbs;nbs;说着,杜玲伸出一根小指,偷偷一指旁边的那名男弟子。“他叫垢无双,乃是第一峰天尘峰的弟子。他的修为是九十七条气络,最为关键的是,他掌握了入微境界。”

nbs;nbs;nbs;nbs;灵狐道:“入微境界?那算什么,我李兄”

nbs;nbs;nbs;nbs;“灵狐师妹,别老是你李兄李兄的,你那位李兄怎么和人家比?入微境界,整个天佑派中,又有几个掌握入微境界的?只怕一个手掌之数也不会过吧。那是一种非常惊人的天赋,具有这种天赋,今后的修行之路,一定可以取得巨大成就。灵狐师妹,你要是选择,一定要选择这种男弟子,可不能因为一时的幼稚,毁了终生。”

nbs;nbs;nbs;nbs;灵狐眉头微微皱起,张口便要分辨,入微算什么,我李兄是凝神境界。可她还未等说出口,李温忽地拉了一下灵狐的玉手,向她轻笑一下,微微摇了摇头。

nbs;nbs;nbs;nbs;李温知道,自己身具凝神境界,恐怕整个天佑派,也未必会有一人。如果他这件事情传出,自己定然会惹人注意。何况,对于这些人,说自己比那男弟子高,又有什么意思。

nbs;nbs;nbs;nbs;因此,李温才阻止灵狐说下去。

nbs;nbs;nbs;nbs;李温拉住灵狐的玉手,只是自然而然的动作。可是,看在那垢无双的眼中,却在他心中掀起波澜。灵狐那只玉手,纤细光洁,握在手里,一定是非常滑腻。可是此刻,却让别人拉在手里。

nbs;nbs;nbs;nbs;垢无双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他脸上挂起笑容,向前几步,来到灵狐和李温身旁。

nbs;nbs;nbs;nbs;他特意站到了李温身旁,相信凭借自己英俊的面貌,只要灵狐稍微具有一些鉴定能力,登时便可将这个普通的男弟子比到地下去。

nbs;nbs;nbs;nbs;他站了足有一会儿,才微笑道:“灵狐师妹是吗?在下天尘峰垢无双。”

nbs;nbs;nbs;nbs;灵狐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nbs;nbs;nbs;nbs;垢无双微微一笑,气度翩翩地说道:“人都说天梧峰的女弟子,个个风华绝代,清丽脱俗。今日一见四位师妹,果然此言非虚。”

nbs;nbs;nbs;nbs;其余三个女弟子,都是一副惊喜神色,“垢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吗?”“垢师兄还从来未曾这样夸过别人,他既然这样说,那一定就是真的了。”

nbs;nbs;nbs;nbs;灵狐神色淡淡,“三位师姐,我和李兄还有事要办,这就先走了。”说罢,灵狐转过头来,“李兄,咱们走吧。”

nbs;nbs;nbs;nbs;两人才只走出两步,忽然那垢无双在两人身后叫道:“等等”随后,垢无双抢上前几步,拦在了两人面前。

nbs;nbs;nbs;nbs;灵狐轻轻皱了皱眉头,“垢师兄,可有何事吗?”

nbs;nbs;nbs;nbs;垢无双哈哈笑了几声,“是这样,我见到这位李师弟,对李师弟的人才十分倾慕。李师弟是天雾峰的高手,想必修为不错。李师弟,不如咱们两个,切磋几招如何?”

nbs;nbs;nbs;nbs;听见这话,李温不由皱起了眉头。垢无双的话,是个傻子都能听得出来,他哪里是看李温人才不错,分明是想借和李温切磋之际,在灵狐面前卖弄自己。

nbs;nbs;nbs;nbs;“怎么这天佑派的弟子,都喜欢和人切磋?”李温不禁一阵苦笑。江水流就是,非要粘着和他切磋不可,这垢无双也是如此,动不动就切磋,好似切磋,便可解决一切一样。

nbs;nbs;nbs;nbs;当然了,两人的目的,还是有很大不同。江水流是为了尽快领悟,这个目的,倒也说得过去。相较起来,这垢无双的目的,就有些卑鄙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