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君不归和后城瞳孔一缩,脸色大变。从来没遇到过,在他们的神识下,看不到古昊的任何影子。

nbs;nbs;nbs;nbs;战斗中,神识锁定不了对方,这种情况情况是非常危险的。

nbs;nbs;nbs;nbs;砰!

nbs;nbs;nbs;nbs;君不归感觉气息一滞,如皮球般带飞出去,一切来得毫无预兆。灵能罩的守护,让他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nbs;nbs;nbs;nbs;他甚至连古昊是怎么出现在他背后,都清楚。

nbs;nbs;nbs;nbs;第一次感觉,这个年龄比他小一倍的年轻人,变得极度危险。从一开始,古昊的淡定,就不是装出来的。古昊有着淡定的资本,而这一切,他们还如同猴子般戏谑,一副胜卷在握的感觉。

nbs;nbs;nbs;nbs;“君校长,本来我并不想理会太多的事情,毕竟我现在的时间并不充裕。你们耍阴谋,我并不在乎。其实如果不是倾城和其他人在武道城,我不介意陪你玩一下。可惜,你们的疯狂,让她们也陷入危险当中。”

nbs;nbs;nbs;nbs;古昊的声音一直在君不归耳边回响,让他感觉恐怖的是,他却一直没看到古昊的影子。

nbs;nbs;nbs;nbs;砰!倒飞出去的身影,再次一顿,古昊再次出现在他眼前,挥动的腿,在君不归的眼睛中变得缓慢。

nbs;nbs;nbs;nbs;他想闪躲,但似乎无论如何,都闪不开。

nbs;nbs;nbs;nbs;君不归的身体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恐惧。不过在他脸上,依然看不到任何情绪。

nbs;nbs;nbs;nbs;跟着君不归过来的高手,此刻都满脸骇然看着被踢来踢去的君不归。在他们印象中,君不归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nbs;nbs;nbs;nbs;但古昊的存在,已经超乎他们的认知。

nbs;nbs;nbs;nbs;他们从未想到,君不归在古昊的攻击下,变得毫无还手之力。

nbs;nbs;nbs;nbs;“以前我觉得你们很强,但是现在却没有这种感觉。”古昊毫无预兆闪现到君不归的眼前,战甲的眼眸,变得神秘起来。

nbs;nbs;nbs;nbs;“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和你们争夺吗?因为你们眼界和见识都太过狭隘,你们的成就,只是局限在这一块土地。你们的争权夺利,还是太过浮浅。”

nbs;nbs;nbs;nbs;古昊的声音充满魔性,让灵能罩里面的君不归微微失神。

nbs;nbs;nbs;nbs;砰!古昊毫不客气一个堂腿,将君不归从空中打落。圆形的灵能罩,在空气中带出一道隐约的白线。如陨石在空中坠落,连同周围的空气,都在摩擦中温度变得高了很多。

nbs;nbs;nbs;nbs;地上高高耸立的土堆,如叠起脆弱的饼干,在锤子的轰砸下,变得粉碎。君不归被灵能罩保护是身影,也被破碎的土堆所掩埋。

nbs;nbs;nbs;nbs;这一手,震撼了所有人,包括后城。

nbs;nbs;nbs;nbs;他双眼发红,死死盯着古昊。长久的修炼,让他对力量的追求近乎疯狂。但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力量还是那么弱。这个年龄只有自己一半的古昊,掌握的力量已经超乎他的想象。

nbs;nbs;nbs;nbs;而自己引以为傲的实力,居然连对方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

nbs;nbs;nbs;nbs;“你当初送我幽冥果,算是救我一命,本来我们之间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不过,似乎你不屑于与我们成为朋友。”

nbs;nbs;nbs;nbs;君不归被土堆掩埋以后,古昊的声音出现在后城的耳边。

nbs;nbs;nbs;nbs;后城前所未有的冷静,他短短瞬间,他想到很多事情。神识在集中,感受着周围空气的每一丝震动。一切动静,在他神识下,变得缓慢起来。

nbs;nbs;nbs;nbs;忽然,后城身体一震,向后仰倒。古昊的腿,从他的腰间扫过。然而后城还没来得及高兴,古昊的腿似乎违背物理定律般,瞬间顿住,如长鞭,想后城腹部劈下。

nbs;nbs;nbs;nbs;噗!

nbs;nbs;nbs;nbs;后城难以置信看着古昊,他也是炼体修真者,知道这种瞬间静止的动作难度有多高。

nbs;nbs;nbs;nbs;不可能!

nbs;nbs;nbs;nbs;这是后城倒飞出去的最后一个想法。

nbs;nbs;nbs;nbs;“哈哈哈……”刚击飞后城,君不归疯狂的笑声从土堆中传出来,爆炸声随着君不归的身影从里面冲出来。

nbs;nbs;nbs;nbs;“不得不说,你变强了,不过似乎这种攻击对我并没有什么用。”君不归恢复平静的样子。

nbs;nbs;nbs;nbs;后城下坠的身体,也在空中停住,慢慢上升,刚才他没有打开灵能罩,不过古昊的攻击,似乎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nbs;nbs;nbs;nbs;古昊没有说话,看着君不归和后城。

nbs;nbs;nbs;nbs;“我很好奇,你的能力,是你的战甲给你的,还是你自己的。”君不归气定神闲看着古昊:“战甲给你的能力,终究是外力。”

nbs;nbs;nbs;nbs;“这么说,你的法宝就不是外力吗?战甲也不过是一件法宝而已,好像和你手中的法宝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吧。”古昊说道。

nbs;nbs;nbs;nbs;“古先生,听说你也是炼体修真者,有没有兴趣不用法宝切磋一下。”后城慢慢飞到君不归旁边,两人并肩而立。

nbs;nbs;nbs;nbs;“哦?你想怎么切磋?”古昊来了兴趣,头盔也收了起来。

nbs;nbs;nbs;nbs;“交出所有的法宝,单对单,如果你赢了,我们放你走。这么简单。”

nbs;nbs;nbs;nbs;“呵呵,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古昊点点头,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nbs;nbs;nbs;nbs;“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君不归也来兴趣。

nbs;nbs;nbs;nbs;“这样吧,给你们一个机会。我们三个一起交出法宝,到地上打一场,谁死了,也不怪谁。不过嘛,你们这些手下,全部退到五公里以外的地方,如何?我单挑你们两个。”

nbs;nbs;nbs;nbs;“你很自信?”君不归眯起眼睛,直觉告诉他,古昊很危险。

nbs;nbs;nbs;nbs;“不是我自信,是你们不自信。你们不是说我的法宝是外力吗?这都不敢吗?”古昊脸色平淡直视着两人的眼睛。

nbs;nbs;nbs;nbs;这是一场无形的对峙,两人都想在古昊身上找到破绽。然而,让他们失望,古昊似乎并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

nbs;nbs;nbs;nbs;“可以。”后城点点头。

nbs;nbs;nbs;nbs;古昊看向君不归:“你呢?君不归先生,你可是被誉为最强大的男人,这么简单赌斗,都不敢吗?”

nbs;nbs;nbs;nbs;“有何不敢。”君不归微微一笑:“所有人,退到五公里外等待。”

nbs;nbs;nbs;nbs;“退到五公里外等候。”后城淡淡说道,冲天空中降落。

nbs;nbs;nbs;nbs;古昊目光一闪,也从空中降落,君不归也不慢,落了下去。三人呈掎角之势落到地上。

nbs;nbs;nbs;nbs;“你是第一个敢同时挑战我们两个人的人。不得不说,你很有勇气。”君不归收起自己的法宝,还有灵能罩,将空间仪丢到一旁的地上。

nbs;nbs;nbs;nbs;“你们是想说,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吧。”古昊取下灵能核心,将战甲收入空间戒指中,将空间戒指丢到一旁:“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君不归,还是一个炼体高手,隐藏得够深的。”

nbs;nbs;nbs;nbs;“可以开始了吗?”后城问道。

nbs;nbs;nbs;nbs;“等等,其实我有最后一句话要说。”古昊撸起衣袖:“这场战斗,从你们追过来那一刻起,你们就输了。之所以和你们赌斗,这是为了不浪费太多的战斗时间而已。后城先生,以前你送我幽冥果的那一命,刚才我已经还你了。接下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nbs;nbs;nbs;nbs;古昊身体弓起,一根根黑色的丝线,慢慢从他脖子处蔓延出来,眼睛,耳朵,后脑,手臂,一瞬间被黑色丝线覆盖,整个人变得诡异起来。

nbs;nbs;nbs;nbs;这一刻,后城和君不归脸色大变。

nbs;nbs;nbs;nbs;“你们既然开始了自己的阴谋,就不应该追过来。这一场阴谋到此结束,再见两位。”古昊裂开嘴,对着两人一笑。

nbs;nbs;nbs;nbs;……(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