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在哪吒讲述一段元始天尊的修行感悟之后,幻境中场景终于再次发生变化,原本的演武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山林之中。

nbs;nbs;nbs;nbs;“这是什么意思?”林森有些纳闷:“总不会还要继续考核吧?”

nbs;nbs;nbs;nbs;要是连元始天尊的修行领悟都满足不了大衍图录的需求,那他可真没有其它办法,只能干脆认输了!

nbs;nbs;nbs;nbs;好在情况并非如此:只见一少年人忽然出现,顺着山林中的小径行来。他对近在眼前的林森与哪吒视而不见,只是快速向上行去;而幻境好像也以他为中心,随着他的前进而不断变化周围景象,让林森与哪吒一动不动就能旁观一切动静。

nbs;nbs;nbs;nbs;“这是景象回顾。”哪吒忽然张口道:“它想要告诉我们一些事情。”

nbs;nbs;nbs;nbs;林森眨眼,知道这个所谓的它一定是大衍图录,就马上既疑惑又好奇的聚精会神观看起来,权当自己在以身临其境的神奇方式来观看一场电影。

nbs;nbs;nbs;nbs;这么一看,他就发现一些细节了:这少年虽然一身锦袍,与之前见到的步虚青年的打扮没有半点相同,但样貌却十分相似,且足足有六七成的程度,只要是还没老眼昏花都能轻松发现这点。

nbs;nbs;nbs;nbs;“难不成这人是步虚道君?”林森愣了下就心中嘀咕:“除了血脉亲人,否则也不可能有这种相似度吧?”

nbs;nbs;nbs;nbs;事实证明他的猜想是对的,片刻之后,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从少年人身后的山道追了上来,张口就喊:“步虚师兄,你等等我啊!”

nbs;nbs;nbs;nbs;步虚脚下不停,头也不回,只是不耐烦的张口道:“你跟来做什么?我是去查看典籍的,你今天的修炼还没完成,还不回去修炼?”

nbs;nbs;nbs;nbs;少女闻言扁起嘴巴,似乎十分委屈,但看看前面越来越远的背影,她什么都不敢多说,只能加快速度跟在后面,连头上冒汗都顾不得了。

nbs;nbs;nbs;nbs;这样一个前面走,一个后面追,片刻后两人都从山林小径中钻出来,景象顿时豁然开朗。

nbs;nbs;nbs;nbs;这应该是一处山崖崖顶,并非是那种窄小的只能观景的山崖,而是高大山峰半山腰处有着一片开阔场地的山崖,其面积之大足有通天宗所在山谷的三分之一!而且这里显然被匠人修整过,不仅四周都是平整的青石地面,最中间处还有一个高耸的石塔,稍稍一看,竟然足有九层之高!

nbs;nbs;nbs;nbs;此时石塔周围有不少少年,他们有的正盘膝打坐,有的正演练武道,还有的正拿着一本书籍翻看。但无论如何,见到步虚之后都纷纷开口主动见礼,有的喊着“步虚师兄”躬身施礼,有的叫着‘步虚师弟’含笑抱拳。

nbs;nbs;nbs;nbs;步虚也不回话,随意的点了点头就直奔石塔而去。

nbs;nbs;nbs;nbs;石塔似乎是和通天宗藏经阁类似的建筑,其内满是一排排的香木书架,其上摆满书籍。林森仔细看了一眼,顿时不可置信的双目瞪大,又来回扫视周遭一圈,终于不可抑止的惊呼出声:“这些都是武道典籍?”

nbs;nbs;nbs;nbs;没错,在这些书架上摆放的不是其它书籍,全部都是武道典籍!这样每一个书架上都有近百本!一层就有数十个书架!而这座石塔足足有九层!

nbs;nbs;nbs;nbs;“我的天!这是什么地方?是哪个门派?竟然这么厉害?”

nbs;nbs;nbs;nbs;贮藏有成千上万本武道典籍意味着什么,林森再明白不过了,大日门上百年积累才有数本,通天宗有系统相助也才只有四个……成千上万?武侠小说里的少林寺也没有牛到这种程度的!

nbs;nbs;nbs;nbs;他对此惊骇至极,影像中的步虚却不这样想,他应该是对这里十分熟悉,只是随意和坐在门口的中年男人说了几句话,就一头钻进书架中来回走动,似乎是在进行挑选。而那个在他身后跟来的少女仍旧想要跟上去,却被中年男人拦住。

nbs;nbs;nbs;nbs;“师妹,你不能进去。”

nbs;nbs;nbs;nbs;“为什么?”少女愤然道:“师兄能进去,我为什么不能?”

nbs;nbs;nbs;nbs;中年男人笑道:“步虚师弟当然和师妹不同了。他天纵奇才,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道天才,小小年纪就将基础典籍修行完毕,自然能进去挑选下一阶段的功法。”

nbs;nbs;nbs;nbs;少女好像也知道这个道理,之所以发问也纯粹为了发泄一番而已,闻言就只是气呼呼的喘气,却没有再说别的,只是站在石塔门口眺望已经进去的步虚身影。

nbs;nbs;nbs;nbs;片刻之后,步虚揣着三本书走出,中年男子见状一愣,道:“师弟,你怎么拿了三本?”

nbs;nbs;nbs;nbs;“哦,我看他们都不错,就拿来了。”步虚一摆手,随意道:“你登记吧。”

nbs;nbs;nbs;nbs;“师弟,你这有些不好。”中年男子迟疑了下后道:“修行之道应当持之以专,分心多用可是武道大忌。”

nbs;nbs;nbs;nbs;这话说出来,步虚脸色一沉,面现不愉之色,双目斜睨过去并冷声道:“你这是在教导我修行?”

nbs;nbs;nbs;nbs;中年男子瞬间愕然,十分不自然的道:“并非如此,我不过是担心师弟走上岔路——”

nbs;nbs;nbs;nbs;“什么岔路?师兄怎么可能走上岔路?”少女挥舞着拳头跳起来喊道:“你们能和师兄比吗?师兄哪是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能比的?”

nbs;nbs;nbs;nbs;这话十分难听,但中年男子没有反驳,只是黯然点头再也不说一句话,直接将三本武道典籍给一一登记,然后径自转身钻入书架之中,似乎是去整理书籍了。

nbs;nbs;nbs;nbs;少女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道:“真是的,师兄是什么人,你们这些家伙哪里有资格在他面前说话?年纪不小,修为却差的要命,一点自知之明没有,真是讨人厌!”

nbs;nbs;nbs;nbs;步虚闻言终于轻轻一笑,第一次对少女露出了好脸色,并抬手拍了拍少女头顶,然后才拿着书籍离开——于是少女瞬间呆愣当场,好像被天皇巨星注意到的粉丝一样满目红晕,痴痴一笑傻乎乎的自言自语半晌,然后又大呼小叫的跟了上去。

nbs;nbs;nbs;nbs;返回路上依旧是此起彼伏的见礼之声,只是眼看要穿过场地钻回到山林小径的时候,又有一个青年抽出片刻后站出来道:“步虚师弟,修行一道贵在专注,你这样——”

nbs;nbs;nbs;nbs;“闭嘴!”步虚皱眉,冷喝着打断自己师兄的话语,目光扫视这位拦路者上下,嗤笑一声道:“我怎么修行用不着你们来指点,就算大家都是神武一脉弟子,也是有高下之分的——我才是最高的那个!”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