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沙耶加!!!”

nbs;nbs;nbs;nbs;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的杏子,看到沙耶加的身体无力的向下掉落,神情异常激动,不顾一切的完成变身冲进了“魔女结界”。

nbs;nbs;nbs;nbs;用枪挡下迎面而来的进攻,杏子快速的朝沙耶加身体的方位移动着。然后一个冲刺般的跳跃,眼明手疾的接住了她的身体。

nbs;nbs;nbs;nbs;“哇~~”

nbs;nbs;nbs;nbs;刺耳的叫声传入脑海,“魔女”那扭曲摇摆的躯体显露在杏子的面前。

nbs;nbs;nbs;nbs;“什么啊,你这家伙究竟对沙耶加做了什么啊!”

nbs;nbs;nbs;nbs;感受到怀中沙耶加的状态异常,有点类似于上次丢失“灵魂宝石”的感觉,内心中升起一股不安,杏子怒目的向“魔女”吼叫着。

nbs;nbs;nbs;nbs;“砰!砰!砰!”

nbs;nbs;nbs;nbs;感受到杏子的存在,“魔女”发起了对她的进攻,抱着沙耶加躯体的她躲闪变得十分不方便,好几次都被打中了身体。

nbs;nbs;nbs;nbs;“退下。”

nbs;nbs;nbs;nbs;伴随着这句镇定冷静的声音,晓美炎的身影出现在一根歌剧院样式的绳索上。

nbs;nbs;nbs;nbs;“轰!!!”

nbs;nbs;nbs;nbs;一个威力强大的军工手榴弹凭空出现在“魔女”面前,接着爆炸。

nbs;nbs;nbs;nbs;飞舞的火焰,将“魔女”的身影整个吞没了。

nbs;nbs;nbs;nbs;“把手给我。”

nbs;nbs;nbs;nbs;晓美炎的身影再次消失出现在杏子的面前,平淡的说道。

nbs;nbs;nbs;nbs;“干什么?”

nbs;nbs;nbs;nbs;莫名其妙,杏子搞不懂她究竟要干什么。

nbs;nbs;nbs;nbs;“别管了,快点!”

nbs;nbs;nbs;nbs;看着“魔女”毫发无损的再次出现,并且有被激怒的冲动,晓美炎的声音带有点急迫的感觉。

nbs;nbs;nbs;nbs;咬了咬牙齿,最终杏子还是把手伸出来抓住了晓美炎的手。

nbs;nbs;nbs;nbs;于此,晓美炎左手的轮盘上的齿轮飞速转动,然后瞬间停止。

nbs;nbs;nbs;nbs;随着齿轮的停止,整个空间也诡异的停止下来,一切都像是录像画面被定格住一样,全都卡住不动了。

nbs;nbs;nbs;nbs;“这是...”

nbs;nbs;nbs;nbs;“松开我的手的话,你的时间也会停止掉,所以,要小心。”

nbs;nbs;nbs;nbs;冷漠平淡的对杏子说着一些注意事项,晓美炎拉住她的手开始向后逃跑。

nbs;nbs;nbs;nbs;“到底怎么了,那个‘魔女’是怎么回事啊?”

nbs;nbs;nbs;nbs;路上一边被拉着跑的杏子,神情激动的质问着晓美炎,关于这一切种种变化,她实在是搞不清。

nbs;nbs;nbs;nbs;“曾经叫做美树沙耶加的东西,你看到了最后了吧。”

nbs;nbs;nbs;nbs;面对杏子的疑惑,晓美炎有条不紊的回答着。

nbs;nbs;nbs;nbs;“现在干什么?要逃走吗?”

nbs;nbs;nbs;nbs;“不愿意的话就丢掉那多余的累赘,回过头去干掉那个‘魔女’吧。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nbs;nbs;nbs;nbs;看着杏子不满意的表情,晓美炎淡淡的给出了另一个选择或者说建议。

nbs;nbs;nbs;nbs;“开什么玩笑!”

nbs;nbs;nbs;nbs;杏子的语气愤怒而不甘。

nbs;nbs;nbs;nbs;“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拖后腿的,暂时撤退吧。”

nbs;nbs;nbs;nbs;理智而清晰的思路,瞬间堵上了杏子的嘴,留下来也改变不了什么,自问别无他法的杏子,只好默不作声的跟着晓美炎先出去再说。

nbs;nbs;nbs;nbs;随着一阵沉闷的跑步声,终于赶在时间停止失效前逃离了“魔女结界”。

nbs;nbs;nbs;nbs;光景不断变化,马上又恢复成了正常人的空间。

nbs;nbs;nbs;nbs;抱着沙耶加的身体,杏子无力的跪倒在地。

nbs;nbs;nbs;nbs;“快走吧,如果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很快又会被卷入‘魔女结界’的。”

nbs;nbs;nbs;nbs;看着杏子低沉的表情,晓美炎发出提醒。

nbs;nbs;nbs;nbs;恢复常态的杏子,就这么心情沉重的跟着她走出去。

nbs;nbs;nbs;nbs;顺着电车轨道漫无目的行走的小圆,突然看到迎面而来的二人,以及杏子怀中的沙耶加。

nbs;nbs;nbs;nbs;“沙耶加酱!”

nbs;nbs;nbs;nbs;小圆焦急的跑了过去,摇着沙耶加的身体。

nbs;nbs;nbs;nbs;“怎么会...沙耶加的‘灵魂宝石’呢?她的宝石怎么不见了?”

nbs;nbs;nbs;nbs;感受着和以前一样的反应,小圆明白了沙耶加的“灵魂宝石”丢失了,焦急的询问着杏子和晓美炎。

nbs;nbs;nbs;nbs;“她的‘灵魂宝石’在变成‘悲叹之种’后,孕育出‘魔女’后消失了。”

nbs;nbs;nbs;nbs;平淡而简洁的话语,将沙耶加此刻的情况做了大概说明。

nbs;nbs;nbs;nbs;“是...骗人的吧?”

nbs;nbs;nbs;nbs;看着晓美炎那张冷漠的面孔,小圆如遭雷击,神色呆滞,像是失去力气一般无力跌坐在地,始终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希望晓美炎能给出个肯定答案,告诉她一切都不是真的。

nbs;nbs;nbs;nbs;“事实上,这是‘灵魂宝石’最后的秘密,在这个宝石完全被污染漆黑的时候,我们就会变成‘悲叹之种’,化作‘魔女’重生。这...就是成为‘魔法少女’的人所无法逃离的命运。”

nbs;nbs;nbs;nbs;将自身的‘灵魂宝石’展示出来,迷人的紫色光晕照耀着小圆惨白的脸庞,晓美炎毫不留情的粉碎了小圆的美好期望,将事实全部道出。

nbs;nbs;nbs;nbs;巨大的电车轰鸣而过,白亮的灯光和巨大的噪音很好的映衬出了小圆内心的震惊和绝望,不可置信的情感。

nbs;nbs;nbs;nbs;“骗...骗人的。喂,这是骗人的吧?”

nbs;nbs;nbs;nbs;仿佛坏掉般的表情,小圆站起身来,向晓美炎大声喊叫着。

nbs;nbs;nbs;nbs;“为什么,怎么会......沙耶加只是想从‘魔女’的手中保护好大家,想成为正义的伙伴,所以才会成为‘魔法少女’的啊!但是却......”

nbs;nbs;nbs;nbs;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小圆低沉着头哭泣的说道。

nbs;nbs;nbs;nbs;“因为同样背负了与之相对应的诅咒,她会因为救了别人而从此相应的诅咒别人而活下去。”

nbs;nbs;nbs;nbs;低沉而冷酷的声音,打断了小圆的话语,说出了残酷无情的事实。虽然内心很不忍,但是晓美炎还是想借此机会打消了小圆对“魔法少女”那点可怜而又不切实际的幻想。

nbs;nbs;nbs;nbs;这样就好了,那怕现在无论你再怎么恨我怨我不理解我,只要你能平安,只要你能不受到伤害,就尽情的误解我,尽情的憎恨我吧。

nbs;nbs;nbs;nbs;带着忧伤,带着失落,晓美炎就这么暗下决心的坚持着。

nbs;nbs;nbs;nbs;只要能够不让悲剧重演一遍,只要小圆能够逃过命运,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nbs;nbs;nbs;nbs;用冷漠的外表遮住自己软弱的内心,用坚毅的面容代替自己的泪水,用无情的话语代替自己的温柔,为了你,我愿意舍弃一切。

nbs;nbs;nbs;nbs;“唉!”

nbs;nbs;nbs;nbs;杏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沙耶加的身体放在小圆的身前,转过身来,粗鲁的揪着晓美炎的衣领。

nbs;nbs;nbs;nbs;“你以为你是谁啊,以为告诉我们实情就很了不起吗?为什么你能说的这么得意?这家伙是沙耶加的......沙耶加的挚友啊!”

nbs;nbs;nbs;nbs;恶狠狠的语气,随着小圆不断的哭泣声,逐渐低落下去,杏子的心情也陷入了低迷当中。

nbs;nbs;nbs;nbs;“这次终于理解了吧,你所憧憬的东西的实体,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nbs;nbs;nbs;nbs;没有理会杏子的语气,晓美炎将头扭到小圆那边,依旧冷漠的教训道。

nbs;nbs;nbs;nbs;“既然特地将尸体带回来了,就小心对待吧,不好好处理的话,随意放置会引起很大的麻烦的。”

nbs;nbs;nbs;nbs;见到小圆并没有搭理的意思,晓美炎向杏子淡淡的交代着。

nbs;nbs;nbs;nbs;“你还算是人吗?”

nbs;nbs;nbs;nbs;杏子怒目斥责道。

nbs;nbs;nbs;nbs;“当然不是,你也一样。”

nbs;nbs;nbs;nbs;带着无尽的冷漠,晓美炎说完这一句,就在杏子难看的脸色下转头离去了。

nbs;nbs;nbs;nbs;回到家,小圆低沉的坐在床上将头埋在双臂里。

nbs;nbs;nbs;nbs;“可以进来吗?我有话要说。”

nbs;nbs;nbs;nbs;丘比的身影出现在小圆卧室的窗口。

nbs;nbs;nbs;nbs;“你还活着啊。”

nbs;nbs;nbs;nbs;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搭理它的意思,丘比依然厚着脸皮穿梭进来了。

nbs;nbs;nbs;nbs;“小炎说的都是真的吗?”

nbs;nbs;nbs;nbs;平淡的询问声,没有预想中那么激烈的喝问。

nbs;nbs;nbs;nbs;“大致上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呢。”

nbs;nbs;nbs;nbs;没有一丝亏则迁就不安的情绪,丘比依旧面带微笑的说道。

nbs;nbs;nbs;nbs;“那你是为了大家变成‘魔女’才把‘魔法少女’......”

nbs;nbs;nbs;nbs;“希望你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对人类有任何恶意才这么做的,一切都为了延长宇宙的寿命......”

nbs;nbs;nbs;nbs;摇了摇头,丘比继续发挥了它那传销员的专业水平,推卸任何责任,给自己找更多的借口。

nbs;nbs;nbs;nbs;“总之,你们人类的灵魂足以成为推翻熵的能量源,而处于青春期的少女的希望和绝望之间的转换又是提取效率最高的,成为‘灵魂宝石’的你们在灵魂燃尽变成‘悲叹之种’的那一瞬间,会放出庞大的能量,回收这些就是我们‘孵化者’(incubator)的任务。”

nbs;nbs;nbs;nbs;“我们就是消耗品吗?要我们为你们而死...”

nbs;nbs;nbs;nbs;“这个宇宙有多少文明在聚集着一天会消耗多少能量你知道吗?你们人类总有一天也会离开星球加入我们的行列的,也不希望看到一个干涸的宇宙吧,所以从长远角度看,这是很合算的交易,牺牲掉一些不重要的人口,换得更好的生存环境。为了世界献出自己的生命,你不觉得这是多么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吗?”

nbs;nbs;nbs;nbs;丘比竭力试图说服着小圆的心意,希望她能乖乖接受自己的命运,成为一个任它取舍的能量源。

nbs;nbs;nbs;nbs;“别说傻话了,就为了那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沙耶加...沙耶加就毫无道理的变成那样,太过分了,太残酷了!”

nbs;nbs;nbs;nbs;“我们也是在你们同意的情况下订立契约的,这样也算是足够有良心的吧。”

nbs;nbs;nbs;nbs;丘比想扭正一下自己的形象,希望能把形象塑造的正派一些,显示出一个诚信商人的模样。

nbs;nbs;nbs;nbs;“大家都只是被骗了而已吧。”

nbs;nbs;nbs;nbs;对于丘比的这番话,小圆更加生气的吼回去。

nbs;nbs;nbs;nbs;“欺骗这种行为本身我们就无法理解,由于认知的差异产生的错误判断,不知为何人类就会憎恨别人呢。”

nbs;nbs;nbs;nbs;丘比继续装天然,装三无,装无害,希望模糊小圆的认知。

nbs;nbs;nbs;nbs;“我跟不上你的想法,我只知道我完全无法认同。”

nbs;nbs;nbs;nbs;这次小圆学乖了,无论丘比怎么说,统统柴米不吃,油盐不进。

nbs;nbs;nbs;nbs;“你们人类的价值基准才是,我们很难理解呢,不过是死了点人而已,相对于总数和增长比例完全不算什么,为什么非得去在意这种事情呢?”

nbs;nbs;nbs;nbs;“这样想的你,果然就是我们的敌人呢。”

nbs;nbs;nbs;nbs;“唉,本来我是想辩解的,让你明白牺牲是多么美妙的事情,看来功夫白费了呢。不过,小圆啊。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最棒的‘魔法少女’的,然后蜕变成最强最邪恶的‘魔女’,那时我们一定会得到前所未见的强大能量,这是无可改变的,如果哪天你有为了这个宇宙而死的想法,随时可以找我哦。”

nbs;nbs;nbs;nbs;说完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神情痛苦呆滞的小圆。

nbs;nbs;nbs;nbs;“呜呜呜~~~”

nbs;nbs;nbs;nbs;“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nbs;nbs;nbs;nbs;小圆站立在杏子的对面,搞不明白为啥她会在上学的时候把她叫出来。

nbs;nbs;nbs;nbs;“废话不多说,我只问你一句,想不想把沙耶加救出来?”

nbs;nbs;nbs;nbs;杏子神情严肃的望着她,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nbs;nbs;nbs;nbs;“能做到吗?真的可以吗?!”

nbs;nbs;nbs;nbs;“能不能是一回事,去不去尝试又是另外一回事,你只需要回答愿意或是不愿意。”

nbs;nbs;nbs;nbs;“愿意,我当然愿意,只要能把沙耶加救出来我什么都愿意干。”

nbs;nbs;nbs;nbs;拍着自己的胸脯,小圆迫不及待的回答着。

nbs;nbs;nbs;nbs;“哼,真是一个傻到家的家伙,要知道这件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把握和依据啊,是不是真的能够得到救赎,在确认之前,我只是不想放弃而已。就这样你也要陪着我一起疯吗?”

nbs;nbs;nbs;nbs;看到她那副坚定没有任何犹豫的面孔,杏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和她讲明了情况的严重性,希望她不会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

nbs;nbs;nbs;nbs;“不用再考虑了,快告诉我方法吧,到底该怎么做。”

nbs;nbs;nbs;nbs;根本没有考虑过放弃的想法,为了好友能够得到救赎那一丝微弱的可能性,小圆坚定不移的回答道。

nbs;nbs;nbs;nbs;“那家伙虽然已经变成了‘魔女’,但是我想她应该还记得好友的声音吧,如果呼唤她,说不定会找回人类时的记忆,如果能做到的话,大概只有你一个了。”

nbs;nbs;nbs;nbs;被那坚定地信念感染了的杏子,缓慢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想与打算。

nbs;nbs;nbs;nbs;“会顺利吗?”

nbs;nbs;nbs;nbs;“谁知道呢,说不定最后把那个‘魔女’一刀切成两半的时候,切出来的不是‘悲叹之种’而是沙耶加的‘灵魂宝石’啊,所谓的最后爱与勇气会胜利的故事,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好好想想,我也是憧憬那样才成为‘魔法少女’的,虽然完全忘记了,但是沙耶加却让我回想起了这个。当然这个过程非常危险,你必须做好心理准备,我也不能保证无论发生什么都能保护好你。”

nbs;nbs;nbs;nbs;杏子的思绪被勾起了,陷入淡淡的怀念回味当中,带着几分不靠谱的轻浮语气,又很严肃的告诫着小圆,其中的危险性究竟有多大。

nbs;nbs;nbs;nbs;“嗯,我会帮你的,还有,我叫鹿目圆香。”

nbs;nbs;nbs;nbs;毫无顾忌的,小圆依然坚定的回答着,并且向杏子伸出了友谊之手。

nbs;nbs;nbs;nbs;“你这家伙,真会让人乱了步调呢。我是佐仓杏子,多多关照呢。”

nbs;nbs;nbs;nbs;无可奈何的说着,将手从口袋里伸出,抓着一根美味棒塞进小圆的手中,让小圆愣了一下。

nbs;nbs;nbs;nbs;“留着吃吧,味道很好哦。”

nbs;nbs;nbs;nbs;看着小圆疑惑的举着美味棒看来看去,杏子慷慨的说道。

nbs;nbs;nbs;nbs;.......

nbs;nbs;nbs;nbs;“小炎,她不过来帮忙吗?”

nbs;nbs;nbs;nbs;“那家伙不是这种人。”

nbs;nbs;nbs;nbs;“不是朋友吗?”

nbs;nbs;nbs;nbs;“不是呢。”

nbs;nbs;nbs;nbs;杏子带着小圆一边搜寻“魔女”,一边闲聊着,杏子大口的吃着丸子串。

nbs;nbs;nbs;nbs;“不过算是厉害一致吧,都是为了打到彼此独自一人无法打到的敌人才不得不联合在一起的。再过几天这里就会迎来‘魔女之夜’,那是一种超特级巨型魔女,无论是我还是她一个人的话,都不能打到的存在,必须结成联盟才行,就是这种关系吧。喏,到了。”

nbs;nbs;nbs;nbs;一边吃着丸子串一边解说着,杏子和小圆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到达目的地了,那个沙耶加变成的“魔女”的存在之地。

nbs;nbs;nbs;nbs;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大门,杏子带着小圆顺着“灵魂宝石”感知到的魔力痕迹一路追赶下去。

nbs;nbs;nbs;nbs;“好了,我再问你一遍,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nbs;nbs;nbs;nbs;似乎是找到了“魔女结界”的位置,杏子完成了变身,进入前再次确认的问道。

nbs;nbs;nbs;nbs;“没关系呢,好像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跟在别人身后却帮不上什么忙的情况,但还是拜托了,带上我吧。”

nbs;nbs;nbs;nbs;“你这人还真是奇怪。”

nbs;nbs;nbs;nbs;听着小圆这莫名其妙的搞笑理由,杏子轻松的一笑,没有多说什么,挥舞起手中寒芒凌冽的长枪,划开了结界的裂缝。

nbs;nbs;nbs;nbs;“进去吧,一起去把沙耶加带回来。”

nbs;nbs;nbs;nbs;“嗯。”

nbs;nbs;nbs;nbs;一前一后,两个人就这么迈入了“魔女结界”里面。

nbs;nbs;nbs;nbs;“喂,杏子酱,每次战斗都是躲在身后的我,什么都不做是不是很卑鄙啊?”

nbs;nbs;nbs;nbs;“嗯?你是因为什么想要成为‘魔法少女’的?可别小看我们啊,这工作不是任何人都能胜任的,每天好吃好喝被家人幸福的围绕,这样过着没有任何不方便生活的人,如果只是因为一时兴起想要成为‘魔法少女’的话,那种事情我决不允许,我会第一个干掉她。”

nbs;nbs;nbs;nbs;锐利的目光,坚定的面容,包含绝对信念的话语,深深的敲打在小圆的心灵深处,让她震惊。

nbs;nbs;nbs;nbs;这个总是疯疯癫癫,喜欢大吃大喝,喜欢大呼小叫的红发少女,竟然也有这么细腻的一面,拥有如此的信念。

nbs;nbs;nbs;nbs;“所谓要冒着生命危险啊,是除此以外别无选择的人才会去做的事,不是这样的人掺合进来只是玩耍,是胡闹。”

nbs;nbs;nbs;nbs;“是这样吗?”

nbs;nbs;nbs;nbs;“你或许也有一天会有即使不情愿,也不得不赌命战斗的那一天吧,到那时考虑就可以了。”

nbs;nbs;nbs;nbs;“嗯。”

nbs;nbs;nbs;nbs;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杏子充满善意的给予了处在迷茫中的小圆正确的指引。

nbs;nbs;nbs;nbs;随后二人继续向前走去,在这个类似于歌剧院的结界空间不断深入。

nbs;nbs;nbs;nbs;“杏子你是为什么......”

nbs;nbs;nbs;nbs;正当小圆还想询问什么的时候,空间开始不稳定的变化了。

nbs;nbs;nbs;nbs;“被发现了,它要过来了。”

nbs;nbs;nbs;nbs;杏子大声喊道。

nbs;nbs;nbs;nbs;“按说好的做,试着呼唤她吧。”

nbs;nbs;nbs;nbs;“嗯。”

nbs;nbs;nbs;nbs;平复一下心情,小圆望着那个巨大的“人鱼魔女”。

nbs;nbs;nbs;nbs;“沙耶加酱,是我啊,小圆啊!喂,听得到吗?”

nbs;nbs;nbs;nbs;站在舞台的内侧边缘,似乎有无数的歌舞乐器家在演奏,中间还有一个指挥官的影子在不停挥动指挥棒,小圆就那么轻轻地温柔的试图唤醒沙耶加的记忆。

nbs;nbs;nbs;nbs;原本欣赏着演奏会的“人鱼魔女”大发雷霆,挥舞起手中的长剑,招出几十个车轮形状的武器向小圆攻击过来。

nbs;nbs;nbs;nbs;“危险!”

nbs;nbs;nbs;nbs;杏子冲过来,将小圆护在身后。

nbs;nbs;nbs;nbs;“不要停下,继续呼唤。”

nbs;nbs;nbs;nbs;使出全身魔力,在小圆的周围布满了魔力防护,将所有攻击都挡在外面。

nbs;nbs;nbs;nbs;“沙耶加,住手啊,求求你,回想起来吧,这样的事情沙耶加应该也是讨厌的不对吗?沙耶加不是要成为正义的伙伴吗?求求你,变回以前的沙耶加吧。”

nbs;nbs;nbs;nbs;接受杏子的鼓励,小圆继续温柔的呼唤沙耶加堕落成的“人鱼魔女”,可是没有多少效果。

nbs;nbs;nbs;nbs;“不听话也该有个限度啊,沙耶加。”

nbs;nbs;nbs;nbs;竭力抵挡攻击的杏子,也加入了劝说当中。

nbs;nbs;nbs;nbs;“人鱼魔女”见到攻击全部被挡下,再次召唤出更多更强的车轮全部对准杏子攻击过来。

nbs;nbs;nbs;nbs;杏子躲闪不及,或许说无法躲闪,小圆还在她的身后,只能硬抗下来,被打的满身是伤,连为小圆布下的魔力防护栏都在这一击间破坏掉了。

nbs;nbs;nbs;nbs;“没事吧,杏子。”

nbs;nbs;nbs;nbs;“没关系,这种程度不算什么,你继续呼唤沙耶加。”

nbs;nbs;nbs;nbs;杏子捂着腹部,气喘吁吁的依着长枪支撑着站立,再次给小圆身前布下防御,抵挡下一轮的车轮攻击。

nbs;nbs;nbs;nbs;“不要啊,住手啊!沙耶加,快回想起我们吧。”

nbs;nbs;nbs;nbs;看着杏子不断被来回的车轮撞击,身体不断的摇晃,伤痕累累,小圆焦急的大喊着。

nbs;nbs;nbs;nbs;“哼,这算是报应吗?说起来我们的关系就是从相互厮杀开始的,当时的我说你太嫩了,但那时无论我怎么打垮你,你都能站起来,很生气吧,无法原谅吧,我明白了,如果这样你就能满意的话,那就赶紧醒过来啊!啊......”

nbs;nbs;nbs;nbs;杏子的身体被打的伤痕遍体,最后被撞飞到自己布下的魔力防御链上,将其震散,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nbs;nbs;nbs;nbs;小圆担忧的想要冲过去扶起她,却被“人鱼魔女”一把手抓过去,紧紧地勒住。

nbs;nbs;nbs;nbs;“沙耶加,拜托你了......醒过来,啊!!!”

nbs;nbs;nbs;nbs;抓住小圆的手臂不断用力缩紧,小圆被勒得痛苦无比。

nbs;nbs;nbs;nbs;“沙耶加,住手啊!她是你的挚友啊,看清楚了,她是小圆啊!”

nbs;nbs;nbs;nbs;杏子趴在地上,焦急的大声呼唤道。

nbs;nbs;nbs;nbs;眼看小圆就要断气了,这时一道剑光从远处闪过,勒住小圆的那双手臂从中间被砍断了,小圆也跌倒在地,因为供氧不足陷入短暂的昏迷。

nbs;nbs;nbs;nbs;“呼~~呼~~”

nbs;nbs;nbs;nbs;宇大口的喘息着,穿着校服的他,手中举着那个独特造型的骑士双手剑,保持挥剑的姿势。

nbs;nbs;nbs;nbs;“你是...莫非你是那个家伙?”

nbs;nbs;nbs;nbs;看到小圆被救下的杏子,愕然的望着突然出现的宇,看见他手中那柄熟悉的长剑,一个难以置信的答案涌现在脑海里。

nbs;nbs;nbs;nbs;“啊!!!!!!”

nbs;nbs;nbs;nbs;漆黑幽暗的双眸此刻早已全部化为了银白,冷酷,残忍,暴虐的情绪疯狂涌现。

nbs;nbs;nbs;nbs;宇举起长剑,朝地板上狠狠地挥击发泄着。

nbs;nbs;nbs;nbs;光滑亮丽的地面不断裂开,最终化成了碎块。

nbs;nbs;nbs;nbs;包括“人鱼魔女”在内的全部人都在往下掉落。

nbs;nbs;nbs;nbs;“你在搞什么啊,快停下!”

nbs;nbs;nbs;nbs;杏子焦急的大喊着,小圆此刻正处于昏迷当中,这个高度掉落的话说不定会很危险。

nbs;nbs;nbs;nbs;所幸的是,晓美炎的身影及时出现了,抱住了下落中的小圆。

nbs;nbs;nbs;nbs;“呃......”

nbs;nbs;nbs;nbs;杏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哼声。

nbs;nbs;nbs;nbs;“杏子。”

nbs;nbs;nbs;nbs;“呦,你来了,快带着小圆离开着,那个家伙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nbs;nbs;nbs;nbs;杏子担忧的对晓美炎说道,如果那个人要是出问题了,那么在场的恐怕一个都活不了。

nbs;nbs;nbs;nbs;“放心吧,他是不会攻击小圆的。”

nbs;nbs;nbs;nbs;虽然对那个人的感觉不是很好,但她还是了解宇对小圆的依赖和保护,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两个人都是很相似的。

nbs;nbs;nbs;nbs;“去死...所有的‘魔女’都该去死!!!!!!”

nbs;nbs;nbs;nbs;嘴中发出无意识的咆哮,潜意识中对于“魔女”的憎恨,对于对方刚刚伤害小圆的憎恨,都决定着宇不会放过沙耶加所化的“人鱼魔女”。

nbs;nbs;nbs;nbs;金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自神话中流淌的传说之力不断加持在宇的身上。

nbs;nbs;nbs;nbs;带有上古圣贤们浩大的功德成就所铸造的辉煌信仰。

nbs;nbs;nbs;nbs;神圣,伟大,破除一切。

nbs;nbs;nbs;nbs;所有阻挡着将会成为历史的尘埃,所有反对者都会灰飞烟灭。

nbs;nbs;nbs;nbs;此乃开创大时代的无上决心,无上功德,无上智慧,无上力量的凝聚。

nbs;nbs;nbs;nbs;此剑所指之处皆为罪人,此剑所过之处无人能存。

nbs;nbs;nbs;nbs;但是此刻的辉煌浩荡的金色光芒中却带有说不尽的暴虐之气,更为此增添了一份血性,一份杀气,霸意凛然。

nbs;nbs;nbs;nbs;颇有一种,统摄诸天,视万物为蝼蚁的气质。

nbs;nbs;nbs;nbs;杏子等人毫不怀疑,只需要轻轻那么一剑,这里的一切全都要毁灭殆尽。“ex...”

nbs;nbs;nbs;nbs;“不,不要,沙耶加还没有唤醒呢!不要杀了她!!!”

nbs;nbs;nbs;nbs;杏子惊慌的想要阻止零的举动。

nbs;nbs;nbs;nbs;没有用,此刻宇把剑锋轻折,对准了“人鱼魔女”。

nbs;nbs;nbs;nbs;然后,猛力的回了下去。

nbs;nbs;nbs;nbs;浩大凶猛的灭世金焰,化作一道巨大的弧形剑气急速朝“人鱼魔女”斩了过去。

nbs;nbs;nbs;nbs;“不要!”

nbs;nbs;nbs;nbs;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杏子撑起残破的身体站起来,跳跃阻挡在“人鱼魔女”的前方。

nbs;nbs;nbs;nbs;“杏子!不要,宇你快停下来!”

nbs;nbs;nbs;nbs;晓美炎焦急的大喊,对这种突发情况完全没有预料得到。

nbs;nbs;nbs;nbs;“呐,沙耶加,既然活着的时候不能传达我的心意让你知道,那么和你一起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能遇到你真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呢,可惜,造化弄人。如果你没有喜欢那个薄情的男人该多好啊,如果我不是女人该多好啊,我果然和你一样愚蠢呢,十足的八嘎,呵呵!”

nbs;nbs;nbs;nbs;带着一抹动人的微笑,杏子微笑的望着身后的“人鱼魔女”,坦然的迎接着近在咫尺的死亡。

nbs;nbs;nbs;nbs;像是感受到什么,“人鱼魔女”的身躯猛地一颤。

nbs;nbs;nbs;nbs;“杏...子...”

nbs;nbs;nbs;nbs;仿若干涸的溪流,“人鱼魔女”的口中吐出这么两个字,然后和杏子紧紧依偎的抱在一起。

nbs;nbs;nbs;nbs;“想起我了吗?可惜太迟了,就让我们一起步入天国寻找幸福吧。”

nbs;nbs;nbs;nbs;杏子枕着“人鱼魔女”冰冷粗糙的皮肤,双手拥抱着,低声喃喃道。

nbs;nbs;nbs;nbs;金色剑气闪过,象征辉煌传奇的神圣火焰燃尽了一切不洁。

nbs;nbs;nbs;nbs;巨大而丑陋的人鱼毫不反抗的,与红发少女甜蜜的拥抱着,微笑的在那神圣的金焰中逐渐消失。

nbs;nbs;nbs;nbs;那一刹那间,沙耶加的本体灵魂似乎被解放了出来,红与蓝紧密依偎在一起的两个虚影一闪而过。

nbs;nbs;nbs;nbs;“不分开...在一起...”

nbs;nbs;nbs;nbs;庞大的法阵交织,神秘图案再现。

nbs;nbs;nbs;nbs;于烈火中升华的两个无暇无垢的灵魂,破天荒的创造了一个奇迹。

nbs;nbs;nbs;nbs;烈焰消失过后,借由“封印之阵”转化而成的“封印之卡”只有一张。

nbs;nbs;nbs;nbs;纯金色的卡片,正面印着一对相拥在一起的一红一蓝两只精灵。

nbs;nbs;nbs;nbs;她们的脸上挂着恬静而幸福的笑容,周身并没有锁链的约束。

nbs;nbs;nbs;nbs;金色卡片在空中打了个转,接着飞回了宇的手中。

nbs;nbs;nbs;nbs;随着战斗的结束,宇身上的铠甲也自动解体了。

nbs;nbs;nbs;nbs;接过飞来的卡片,从暴走中清醒过来的宇看着这一片狼藉无奈的摇了摇头,当他转过身去时彻底惊住了。

nbs;nbs;nbs;nbs;“小圆......”

nbs;nbs;nbs;nbs;小圆此刻满脸泪水,一脸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nbs;nbs;nbs;nbs;“原来宇就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骑士,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nbs;nbs;nbs;nbs;小圆埋下头,低声说道。

nbs;nbs;nbs;nbs;“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掉沙耶加和杏子?!!!为什么啊!”

nbs;nbs;nbs;nbs;声音带着浓重的绝望和哭腔,圆润的泪珠不停的滴落,她的心灵此刻早已千疮百孔,残破不堪。

nbs;nbs;nbs;nbs;这是梦吧?我一定是在做梦。

nbs;nbs;nbs;nbs;无法接受,不能接受。

nbs;nbs;nbs;nbs;自己最憧憬,最爱慕的人,竟然在自己面前亲自动手杀掉了自己最亲密的挚友,还有另一个刚成为朋友的杏子。

nbs;nbs;nbs;nbs;“沙耶加是我最好的朋友,杏子也是很好的人,她们都很善良,很努力,可是为什么你要杀死她们啊!”

nbs;nbs;nbs;nbs;无法原谅,完全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无法说服自己的内心,欺骗自己把这一切都当成没发生过。

nbs;nbs;nbs;nbs;为什么是你啊,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啊,你知道我有多在意你啊,你做出这样的是如何叫我能够说服自己和杀害沙耶加和杏子的凶手在一起。

nbs;nbs;nbs;nbs;“小圆我......”

nbs;nbs;nbs;nbs;宇想解释,想告诉她事情不是她想象的那个样子的,“不要解释了,我全部都看到了,真相已经很清楚了,我不要在听你辩解了,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nbs;nbs;nbs;nbs;说完小圆便掉头跑掉了,哀伤悲痛的泪水在空中洒落了一片,晓美炎神色复杂的望了宇一眼,掉过头去追小圆了。

nbs;nbs;nbs;nbs;只留下神情滞涩的宇,孤零零,失落的站在那里。

nbs;nbs;nbs;nbs;“噗!!!”

nbs;nbs;nbs;nbs;一口深红色的血液从零的口中喷出,神情颓然。

nbs;nbs;nbs;nbs;支撑内心的唯一一根支柱,轰然倒塌。

nbs;nbs;nbs;nbs;在无尽虚空中的因果律层面,苦苦维持的虚拟因果线砰然断裂。

nbs;nbs;nbs;nbs;属于宇这个个体的存在,开始逐渐消失,最多再过半小时他就会被因果律修正排挤出去这个世界,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

nbs;nbs;nbs;nbs;天空中飘起几朵乌云遮住残缺的月亮,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nbs;nbs;nbs;nbs;宇浑若未觉,如同丧失灵魂一般,双眼死寂无光,机械的在街上走着。

nbs;nbs;nbs;nbs;最后体内的伤势过重,一个踉跄倒在了雨泊当中。

nbs;nbs;nbs;nbs;谁都不会在意,谁都不会发现,就这么静静悄悄地离开人世。

nbs;nbs;nbs;nbs;这样最好了,如此无意义的来到这个世界,就该如此失去一切的离开吧。

nbs;nbs;nbs;nbs;真的好累啊,好想睡。

nbs;nbs;nbs;nbs;双眼渐渐何在一起,属于他的存在感开始变得模糊。

nbs;nbs;nbs;nbs;“你怎么呢?”

nbs;nbs;nbs;nbs;就当双眼就要闭上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坐在地上将他的身体扶起,关切的询问。

nbs;nbs;nbs;nbs;是谁?

nbs;nbs;nbs;nbs;宇努力的睁眼望一下这最后一个关心他的人是谁。

nbs;nbs;nbs;nbs;熟悉的粉红色,是小圆吗?

nbs;nbs;nbs;nbs;不要丢下我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很在意你啊! △≧△≧,

nbs;nbs;nbs;nbs;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宇用尽全身气力,抬起头吻上了那个娇小鲜艳的嘴唇。

nbs;nbs;nbs;nbs;“唔...”

nbs;nbs;nbs;nbs;刚刚轻吻了一会儿就被对方用力的推开。

nbs;nbs;nbs;nbs;“你干嘛耍流氓啊,早知道就不管你了,混蛋。”

nbs;nbs;nbs;nbs;娇羞的话语,似乎是熟人,声音很耳熟啊,但绝不会是小圆。

nbs;nbs;nbs;nbs;似乎...吻错人了?

nbs;nbs;nbs;nbs;那么一刹那间的疑惑,宇再次陷入了昏睡。(本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