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听到陈真说害怕,虎娃愣住了,没等他开口,孙美瑶又问:“那你后来咋又想起那个什么招式类?然后把杜飞打倒了。”

nbs;nbs;nbs;nbs;“这倒还是杜飞提醒的我。”陈真简单的把凌晨遇到王半仙的经过说了下。

nbs;nbs;nbs;nbs;孙美瑶长大嘴巴感叹道:“没想到那老头还是个高人啊!”

nbs;nbs;nbs;nbs;“以前我也以为他就是混吃喝的老家伙,看来以后有机会了真要好好感谢他一下。”吃完一个鸡腿,身体也恢复些体力,陈真站起来伸了伸拦腰,“行了,吃点就行,我们得赶紧回去,孙大叔肯定等急了。”

nbs;nbs;nbs;nbs;孙美瑶指着众人摘下来的一堆炸弹问道:“这下东西怎么办?”

nbs;nbs;nbs;nbs;陈真想了一下说:“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放着吧,兴许以后能用得上。”

nbs;nbs;nbs;nbs;众人带着唐素珍的尸体和王立的头颅,一切收拾好后就下山了。留下宽阔的练武场显得那么萧条,中央的旗杆上一颗还在滴血的头颅随风晃荡着。

nbs;nbs;nbs;nbs;众人回到牛头山上,果然如陈真说的那样,孙桂芝看到他们归来,竟然喜极而泣。虽然唐素珍不在了,但总比十几个汉子真的被炸死在曼陀山上要好的多了。

nbs;nbs;nbs;nbs;原先吴建国对陈真等人能活着回来更是没有抱一点希望,虽然也有想趁着仁义寨人乱心慌的状态下占为己有,但是想到陈真临行前那句暗带杀意的话,到底还是没敢下手。现在瞧见陈真带着人返回,而且还是带着胜利归来,吴建国万分庆幸自己没有打仁义寨的主意。

nbs;nbs;nbs;nbs;仁义寨每个人悬着的心总算放松下来,把三具尸体安置在聚义厅隔壁的房间后,就等着棺材做好后出殡了。

nbs;nbs;nbs;nbs;“陈兄弟,你们接下来怎么做?”陈真的表现大出吴建国的意料,他潜意识的把陈真当作主事的人了。

nbs;nbs;nbs;nbs;“睡觉啊。”陈真带着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回答吴建国。

nbs;nbs;nbs;nbs;“睡觉?”吴建国好像没听清楚陈真的话。

nbs;nbs;nbs;nbs;“对啊,就是睡觉。”不止陈真,包括孙美瑶和虎娃等等好多人,都是一夜没睡觉了。现在众人统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美美的睡个囫囵觉。

nbs;nbs;nbs;nbs;貌似吴建国也是没怎么睡觉,真搞不懂他现在不想睡觉还有精力想其他的打算。陈真也不去管他,安排几个巡山的喽啰后就和孙美瑶等人各自回自己的窝了。

nbs;nbs;nbs;nbs;陈真从中午一直睡到晚上十点才被饿醒,洗了把脸后在厨房随便找了点吃的。

nbs;nbs;nbs;nbs;来到聚义厅后见孙桂芝叔侄坐在里面说着什么,陈真走了过去道:“孙大叔觉少也就罢了,孙哥你怎么也醒那么早啊?”

nbs;nbs;nbs;nbs;见陈真过来了,孙美瑶松了口气,往椅背上一靠,懒洋洋的说道:“你可算来了,别说了,我躺下没一个钟头就被我叔叫起来了,非要商量你的事。”然后转脸对孙桂芝说,“正主来了,您老还是和他商量吧。”

nbs;nbs;nbs;nbs;孙桂芝见孙美瑶态度,拿烟袋作势要敲打他的头,孙美瑶赶紧站起来到另一个椅子上靠着。

nbs;nbs;nbs;nbs;陈真笑呵呵地坐在孙桂芝旁边,问道:“孙叔,找我啥事?”

nbs;nbs;nbs;nbs;孙桂芝不可否认笑了笑,说道:“没啥事,也不是,是有点事,但不想打扰你休息,就找来美瑶商量下,没成想这小子一点主见也没有,比起美珠差远了。”

nbs;nbs;nbs;nbs;陈真记得在刚遇到这叔侄俩时就听到孙桂芝提起孙美珠,于是就问道:“大叔,这美珠是谁呀?”

nbs;nbs;nbs;nbs;坐在一侧闭目养神的孙美瑶睁开了眼睛,然后又闭上了。

nbs;nbs;nbs;nbs;提到孙美珠,孙桂芝也忘记和陈真商量事了,侃侃而谈起往事:孙美珠和孙美瑶是胞兄弟,而孙美珠是个正儿八经的秀才,因为看不惯本县的县长无节制压榨穷苦百姓,就带着一帮人上告县长,无奈官场阴暗,县长不但没告倒,孙美瑶反而被倒打一耙,家中的值钱物件全被当官的勒索走了。孙美珠被逼无奈,只能领着兄弟和族叔带着一帮人占山为匪,由于孙美珠的团体专干劫富济贫的事,不到半年的时间,附近的慕名上山入伙的难民高达上千人,其实力连地方正规军也不敢小瞧。

nbs;nbs;nbs;nbs;陈真正沉浸在那种拥有几千人的宏观气氛中,而孙桂枝讲到这里停了下来,陈真不由自主的问道:“后来呢?”

nbs;nbs;nbs;nbs;孙桂芝眼神黯然下来,叹了口气说道:“政府惟恐我们的队伍继续扩大给他们造成危害,就派大量的正规军围剿我们,美珠被人打了黑枪死掉了。”

nbs;nbs;nbs;nbs;(时间随便捏造的,只是为了剧情需要。)

nbs;nbs;nbs;nbs;短时间的沉默,陈真这种结局虽气愤但不奇怪。无论一个团体是善是恶,都不会任意另一方团体滋生壮大的,这就是人性。

nbs;nbs;nbs;nbs;孙桂芝叹出一口气,首先开口道:“对了,陈兄弟,刚才我和美瑶在商量着仁义寨以后的道路,你怎么看?”

nbs;nbs;nbs;nbs;这个问题陈真还真没考虑过,以前有王立坐镇,陈真只需要尽本分做事就行了,现在孙桂突然问到这个,陈真只想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于是说道:“先把大当家的他们安葬了,然后仁义寨的人全都搬到曼陀山上去。”

nbs;nbs;nbs;nbs;曼陀山地盘较大,也更易守难攻,把人往那边挪孙桂芝也明白,但全部搬过去怎么能行,问道:“难道牛头山不要了。”

nbs;nbs;nbs;nbs;“要,”陈真接着就回答说,“这里就是王哥和大嫂的家,他们入土为安,能清净些更好,只留下几个人看守就行了。”

nbs;nbs;nbs;nbs;“就留下几个人恐怕不行啊,毕竟牛头山也是一个不错的山头,有不少杆子都眼红呢。”孙桂芝摇着头说。

nbs;nbs;nbs;nbs;“我看谁敢动这个地方!”陈真大眼一瞪,“到时咱们把曼陀山弄好了,咱就是古城最大的山头了,谁要想打牛头山的主意,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

nbs;nbs;nbs;nbs;见陈真这么年轻气盛,孙桂芝笑了笑说:“陈兄弟有所不知,在古城县这里,有曼陀山这种实力的可不止杜飞一人,只不过他们没有和吴耀祖搭上桥才不如杜飞这么嚣张的。”

nbs;nbs;nbs;nbs;“爱咋咋地,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真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

nbs;nbs;nbs;nbs;孙美瑶就喜欢陈真这种无所畏惧的样子,凑上来问道:“陈兄弟,等咱们在曼陀山发展大了,不如想法编成正规军吧?”

nbs;nbs;nbs;nbs;听了孙美瑶的话,陈真愣了一下。他明白在这中战乱的年代,很多的当兵蛮横无理,甚至枪杀掠夺,和大多数土匪的行为不相上下,但正规军有一点好处,就是可以领着政府的饷银,没饭吃了还能正大光明的向老百姓们进行所谓的“征粮”。

nbs;nbs;nbs;nbs;陈真虽不反感那些当兵的,但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感,就不想和孙美瑶谈这事,敷衍说道:“这事等以后再说吧。”

nbs;nbs;nbs;nbs;孙美瑶只好丧气的坐回原位。

nbs;nbs;nbs;nbs;“陈兄弟,还有个事得说下。”孙桂芝吧唧了两口烟说,“你应该明白一个群体要想发展好必须有领头人的道理,现在大当家的不在了,咱们仁义寨……”

nbs;nbs;nbs;nbs;“大当家的不在了,这不有孙哥嘛。”陈真指着孙美瑶说。

nbs;nbs;nbs;nbs;没等孙桂芝说话,孙美瑶摆着手说道:“我打架还行,当什么领头的可真不行。刚才我和叔商量过了,陈兄弟你是最佳人选。”

nbs;nbs;nbs;nbs;孙桂芝也点了点头。

nbs;nbs;nbs;nbs;陈真当下拒绝道:“我哪行呀,打个架、出点主意还凑合,真的不习惯当领头的。”

nbs;nbs;nbs;nbs;听到陈真这么说,孙桂芝有些不高兴了,一脸严肃的责问陈真:“你不领着弟兄们好好的混江湖,难道仁义寨就这样群龙无首的状态下继续下去?你忍心看看仁义寨一天天的混乱下去直到灭亡吗?”

nbs;nbs;nbs;nbs;“陈兄弟你就答应下来得了,何况大嫂临终前也希望你能带着弟兄们。”孙美瑶也在一旁鼓动的陈真。

nbs;nbs;nbs;nbs;看来这叔侄俩指定让陈真做老大了,陈真被他俩说的没话反驳了,只能说道:“既然孙叔和孙哥这么看得起陈真,那我就试试。”

nbs;nbs;nbs;nbs;见陈真终于答应了,孙桂芝喜笑颜开,欣赏的拍了下他肩膀说:“试啥试,你肯定行。等大当家他们下葬以后就举行仪式。行,就这么定了。”

nbs;nbs;nbs;nbs;既然陈真答应了,孙美瑶打声招呼就回去补觉了。陈真和孙桂芝又聊了些古城山头的状况和仁义寨以后的出路等等,直到夜里一点才回去休息。

nbs;nbs;nbs;nbs;第二天一早,喽啰们把定做好的棺材抬上了山。三具棺材都是用枣木制作的,外面刷了一层黑色的碳漆,平滑光亮,棺材厚重又结实还防腐。孙桂芝当下就夸赞订做棺材的喽啰做的好,还赏了他两块大洋。

nbs;nbs;nbs;nbs;棺材来了,就等着为死者整容后下葬了。

nbs;nbs;nbs;nbs;又过了一天,从省城花大价钱请来专门为死人整容的老婆子也来了,为三具尸体面容修补后,又都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不亏是花大价钱请来的人,三具尸体看上去觉得他们只是安详地睡着了一般。

nbs;nbs;nbs;nbs;山上都是些混江湖的粗人,不在乎什么头七祭日等等一些礼俗,一切弄好后,众人小心翼翼地把三具尸体放进棺材里,然后三十几个杆子围着三具棺材默默看了三分钟后就盖上棺材盖了。

nbs;nbs;nbs;nbs;按照孙桂芝的意思,在牛头山顶上一处靠近水源处挖了三个大坑用来埋葬,他说这里的风水最佳。

nbs;nbs;nbs;nbs;入土为安,几个喽啰用绳子分别拉着三具棺材缓缓沉入大坑,其他人全部跪在地上。

nbs;nbs;nbs;nbs;“行啦,动土吧。”几分钟后,孙桂芝站起来,走到王立的棺材处率先拿起铁锨铲了一锨撒在棺材上,然后走到唐素珍那里撒了一锨土,又走到王九那里撒了一锨土,之后陈真、孙美瑶、赵大牛等等依次照着孙桂芝的方法撒土。

nbs;nbs;nbs;nbs;这边正悲痛的举行葬礼,山口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nbs;nbs;nbs;nbs;(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