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听到吵闹声,孙美瑶皱起了眉头,语气不善的问道:“麻痹的,怎么回事?”

nbs;nbs;nbs;nbs;话音未落,就看到两个守岗的喽啰且退切挡的拦着一群人过来了。

nbs;nbs;nbs;nbs;仁义寨的喽啰对孙美瑶说:“二当家的,在山下面我就对他们说仁义寨今天不方便外人进山,可他们不听,非要进来,拦都拦不住。”

nbs;nbs;nbs;nbs;要不是今天办丧事不能乱杀人,这群人哪能这么轻易的上来。孙美瑶听说这群人不顾阻拦硬闯上山后,怒气冲冲站起来就要过去扁他们一顿,不过却被陈真拦住了:“别冲动,我和他谈谈。”

nbs;nbs;nbs;nbs;对方上来二十人左右,个个都带着枪,如要真的打起来,也只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而且今天王立三人下葬,实在不是个见血的日子。

nbs;nbs;nbs;nbs;闯上山的这群人为首的是个独眼,虽然一只眼睛用一块串着绳的黑色胶皮遮着,但露在外面的一段刀疤清晰可见。陈真昨晚听孙桂芝说起过此人,应该是双虎寨的老二疤面虎。双虎寨是由两个结拜的兄弟建立的,老大绰号黑虎,原先家境还不错,可惜做武教头的父亲被人害死,黑虎又好吃懒做,久而久之就坐吃山空了。黑虎一无所长,只能靠自身有些武功底子抢劫,黑虎不论男女老幼,只要身上有值钱的一律不放过,稍有反抗的人就会遭到黑虎的一顿胖揍,其中有次失手手打死人被通缉。老二疤面虎是个街头地痞,无意间救了被通缉的黑虎,二人臭味相投,一起占山为匪。虽然双虎寨的人数和原先的曼陀山不相上下,但双虎和吴耀祖搭不上边,没有吴耀祖的支持,双虎山的风头自然就被杜飞的曼陀山压下去了。

nbs;nbs;nbs;nbs;凌晨不绝于耳的枪声传遍群山,不到一天,王立和杜飞死掉的消息就被各个山头的插千收到了,现在正是群雄逐鹿的形势。

nbs;nbs;nbs;nbs;陈真从容不迫的向独眼走去,后者以为来人要开打呢,赶紧把腰上的盒子枪掏出来,甚至还不自觉后移了两小步,身旁一位虬髯胡的大汉移动身体把独眼挡在身后。

nbs;nbs;nbs;nbs;另一边仁义寨的人也赶紧端起了枪,情况剑拔弩张。

nbs;nbs;nbs;nbs;见虬髯胡这份护主的胆量,陈真不免多瞧了眼,对方肩宽腰粗,比赵大牛还显得强壮。

nbs;nbs;nbs;nbs;陈真走到和虬髯胡只有半米的距离才停下,然后抱拳对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的独眼道:“敢问这位可是双虎山的二当家疤面虎?”

nbs;nbs;nbs;nbs;见来人这么客气,独眼绷紧的身体松懈下来,上下打量了下陈真,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

nbs;nbs;nbs;nbs;“我是仁义寨新来的弟兄,早就听说过双虎山的两位当家,做事干脆狠辣,咱们这行就应该这样才对。”陈真一脸崇拜的样子说。

nbs;nbs;nbs;nbs;“那是,想我双虎山别说在古城县,就是放在整个省城也是可以横着走的。”见对方谄媚的样子,疤面虎也恢复趾高气扬的姿态,斜着眼睛看陈真。

nbs;nbs;nbs;nbs;什么双虎山的二当家呀,原来就是一个喜欢戴高帽子的蠢蛋啊,陈真心里这么想着,但嘴上却附和道:“那是那是,以后双虎山肯定就是省城第一山头了,到时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小山头哦。对了,二当家的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nbs;nbs;nbs;nbs;听到陈真这么说,疤面虎越发得意了,先左右瞧了瞧,身后一个有眼力架的喽啰忙不迭的搬过来一把椅子,疤面虎一屁股坐下,翘起二郎腿晃悠着,仰着头问陈真:“王立死了,我们过来祭拜一下。”

nbs;nbs;nbs;nbs;双虎山的人都带着枪闯上山来,却口口声声说祭拜王立,鬼才信!

nbs;nbs;nbs;nbs;果然,没等陈真客气呢,疤面虎接着又道:“其次就是和你们仁义寨商量下曼陀山的事?”

nbs;nbs;nbs;nbs;“商量曼陀山的事?”陈真装作不明所以的问道。

nbs;nbs;nbs;nbs;“现在曼陀山没人了,你们仁义寨也就这么点人,要是占着曼陀山确实够浪费的,我和大哥就商量着把我们的人搬到曼陀山上去,双虎山就给你们了。怎么样,咱够讲究吧?”

nbs;nbs;nbs;nbs;曼陀山是仁义寨的弟兄们拼了命打下的,现在疤面虎却要白白的霸占,这不明摆着欺负人么,况且那个双虎山也就是个普通的山头,面积比牛头山大不了多少,而且毫无陷阱可布置,白给都不稀要。

nbs;nbs;nbs;nbs;此时陈真和其他仁义寨的人一样满腔怒火,但这个时候不能发生冲突。

nbs;nbs;nbs;nbs;陈真笑盈盈的对疤面虎说道:“曼陀山是我们大当家和众位弟兄拿命换来的,你们就这样占领了,以后我们仁义寨还怎么样在绿林中混啊,希望二当家再考虑考虑。”

nbs;nbs;nbs;nbs;疤面虎有些不耐烦了,腾的一下站起来歪着嘴角说:“我说你这家伙聋了是咋的,我刚才不是说了把双虎山让给你们么。”

nbs;nbs;nbs;nbs;“二当家别上火,”陈真身手拍了拍疤面虎的肩膀,让其继续坐下,“你看这样行不行,今天我们先把丧事办完,明天,明天一早我们就去贵山商议如何?”

nbs;nbs;nbs;nbs;疤面虎沉思了下,心道一晚上的时间也没啥,就算明天和仁义寨的谈不拢,到时用强就是了,凭仁义寨现在的人力,灭了他们就跟玩一样。

nbs;nbs;nbs;nbs;意淫之后,疤面虎说道:“行,我们双虎山也是讲情分的人,就让你们今天把丧事办了。”

nbs;nbs;nbs;nbs;另一边的孙美瑶等人刚要松口气,又听到疤面虎说道:“不过,我这样空手回去也太没面子了吧。”

nbs;nbs;nbs;nbs;“恩,我明白。”陈真扭头对虎娃说,“虎子,你去拿五百大洋过来。”

nbs;nbs;nbs;nbs;“啊?!”虎娃见陈真打算给对方钱,有些吃惊了。

nbs;nbs;nbs;nbs;“去拿吧。”一旁的孙桂芝催促虎娃说。

nbs;nbs;nbs;nbs;五百大洋拿来了,疤面虎掂了掂手中的钱袋子,大洋的撞击声哗哗的响,疤面虎乐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nbs;nbs;nbs;nbs;拿到钱的疤面虎没有把钱袋子让喽啰拿着,而是自己一直攥着,生怕别人抢走一样。

nbs;nbs;nbs;nbs;“行,你们忙吧。记得明天一早去双虎山,我大哥可不喜欢等人。”说完之后,疤面虎带着一群人得意洋洋的下山了。

nbs;nbs;nbs;nbs;“呸!”孙美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下口水,“趁火打劫,什么东西呀!”

nbs;nbs;nbs;nbs;虎娃来到陈真身边问道:“陈哥,咱们真的要把曼陀山让给他们呀?”

nbs;nbs;nbs;nbs;“屁!”陈真鄙视的说,“就这种人还想白白的占咱们的山头,白日做梦!虎子,你知道双虎山的路吧?”

nbs;nbs;nbs;nbs;虎娃点点头说:“知道。”

nbs;nbs;nbs;nbs;“那就好,你带着大牛哥去双虎山探探路。记住,一定不要让他们发现。”陈真只所以选择赵大牛跟着虎娃,是因为赵大牛有十多年狩猎的经验,对于隐蔽完全有一套。

nbs;nbs;nbs;nbs;“现在就去?”虎娃问道。

nbs;nbs;nbs;nbs;“恩,现在去,天黑时让一个人回来汇报。”

nbs;nbs;nbs;nbs;虎娃点了点头,和赵大牛对三个坟头各拜了三下就下山了。

nbs;nbs;nbs;nbs;陈真刚才忍气吞声的做法在孙桂芝看来是正确的,不然不仅对不起黄泉路上的王立三人,或许还会白白死掉更多的弟兄,现在的仁义寨经不起折腾。

nbs;nbs;nbs;nbs;孙桂芝走到陈真身边,语气平淡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nbs;nbs;nbs;nbs;“既然这么欺负人,那我们也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nbs;nbs;nbs;nbs;“真的呀?哈哈,我就知道陈兄弟不是那种胆小认怂的人。”一听说要开打,孙美瑶来了精神。

nbs;nbs;nbs;nbs;孙桂芝瞪了侄子一眼,然后对陈真说道:“也只能这样了,你打算今晚动手?”

nbs;nbs;nbs;nbs;陈真刚才一脸懦弱甚至谄媚的神色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杀气:“没错,双虎山这次得到那么多大洋,肯定不会憋在山里的,我们就趁他们力量分散的机会一次打垮,也好给那些想打我们仁义寨主意的山头一个警告。”

nbs;nbs;nbs;nbs;孙桂芝点了点头,很赞同陈真的想法。

nbs;nbs;nbs;nbs;果然如陈真所料,傍晚八点左右,赵大牛气喘吁吁的回来说疤面虎和山上的喽啰都在为将要换更大的山头喝酒庆祝,现在的双虎山警惕性松的很,虎娃在那边蹲守着;而黑虎领着几个小喽啰下山了,赵大牛一路跟踪,发现黑虎到一户寡妇家去了,确定黑虎一时间不会再换地方了,赵大牛就跑回来汇报了。

nbs;nbs;nbs;nbs;“好,就是现在。”听完赵大牛的报告,陈真拍桌叫了声好,只带着孙美瑶和赵大牛还有五个机灵的喽啰下山了。

nbs;nbs;nbs;nbs;群山脚下有个村子叫黄庄村,村子不大,也就三十多户人家。晚上九点钟的时间已经很晚了,加上此时是天冷,人们早就钻进暖和的被窝了。不过村西头的黄寡妇家亮着灯,站在院外,隐约还能听到里面放荡的笑声。

nbs;nbs;nbs;nbs;黄寡妇生性放荡,她在自家男人吸食鸦片过量死后更加肆无忌惮,自己在家做暗娼生意,由于黄寡妇比青楼女子的技术还好,所以有很多回头客,黑虎就是其中之一。

nbs;nbs;nbs;nbs;陈真看了看赵大牛,后者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家。确认后,陈真右手向下压了下,不让其他人轻举妄动,自己则清了清嗓子走过去敲了两下院子大门。

nbs;nbs;nbs;nbs;“谁啊?”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nbs;nbs;nbs;nbs;“二当家的来了,找大当家的有事,快开门。”

nbs;nbs;nbs;nbs;不一会儿,门后一阵响动,然后闪出一条缝,里面的人伸出头来,还没等看清楚人呢,就被陈真一记刀掌砍在对方的脖子上,当场就隔气了。

nbs;nbs;nbs;nbs;守门的还有一个人,见自己的同伴突然倒下了,抽出枪,刚转过头就被一杆枪顶在嘴里。这人倒还识相,见几个凶神恶煞的人闯进来,马上扔下枪举起双手,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nbs;nbs;nbs;nbs;孙美瑶也不打算要他性命,把枪从那人嘴里抽出来,然后拿出一块布塞上,后面的喽啰很配合的拿出绳子把那人绑的结结实实。

nbs;nbs;nbs;nbs;几人顺着声音来到正房的墙角下,屋里时不时传来的浪笑声更加清楚,其中一个男人的笑声必定是黑虎了。屋里的声音不小,以至于刚才解决守门人时倒也没有惊动这里的人。

nbs;nbs;nbs;nbs;孙美瑶弯着腰就要闯进屋里,被陈真一把拉住,前者不解的望着陈真。

nbs;nbs;nbs;nbs;陈真指了指大门的地方,然后对赵大牛伸出两个手指头晃了下,询问是不是就两个喽啰。

nbs;nbs;nbs;nbs;赵大牛摇摇头,指了下正屋,然后对着陈真伸出五个手指头,意思是加上屋里的黑虎共五个人。

nbs;nbs;nbs;nbs;(本章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