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良久之后,杨延裕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杨延裕并非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小人,之前并未想到一枚小小的玉佩,就如你所言是定了亲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nbs;nbs;nbs;nbs;李建成听得杨延裕这番话,愤愤不平地说道:“你说这些现在有用吗?要知道你当初可是当着崔氏,王氏兄弟,以及苏威几长孙晟两位大人的面,送给秀宁玉佩的,倘若你现在反悔,那你让秀宁以后如何见人。”

nbs;nbs;nbs;nbs;杨延裕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般严重,皱着眉头问道:“那现在是否又补救的办法。”

nbs;nbs;nbs;nbs;李建成思虑片刻便说道:“只有一个办法。”

nbs;nbs;nbs;nbs;杨延裕眼前一亮,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nbs;nbs;nbs;nbs;李建成一字一句道:“求陛下给你和秀宁及兰陵公主同时赐婚。”

nbs;nbs;nbs;nbs;听的此话,杨延裕惊得站了起来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同时娶秀宁及兰陵公主?”

nbs;nbs;nbs;nbs;李建成点头说道:“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办法。”

nbs;nbs;nbs;nbs;杨延裕颇为无奈道:“我杨延裕庶民出身,得到陛下御旨赐婚兰陵公主,心中亦是感恩戴德,如何敢妄想着再娶秀宁呢?而且陛下也绝不会同意此事的。”

nbs;nbs;nbs;nbs;李建成破口喝骂道:“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秀宁的名声被你玷污吗?”

nbs;nbs;nbs;nbs;杨延裕颇为无奈道:“那你说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

nbs;nbs;nbs;nbs;李建成理了理自己的情绪,缓缓说道:“只要你立有大功,陛下肯定会同意此事,另外到时候我父亲,倘若愿意帮衬一二,你的胜算或许是挺大的。”

nbs;nbs;nbs;nbs;听得李建成这番话,杨延裕踌躇不已道:“可现在朝廷并无战事,如何立有大功呢?”

nbs;nbs;nbs;nbs;这番话说完之后,李建成也是沉默不语。

nbs;nbs;nbs;nbs;良久之后,杨延裕叹了一口气说道:“建成兄莫要烦忧,总是会有机会的。”

nbs;nbs;nbs;nbs;李建成皱着眉头说道:“其实,我只是担心秀宁会伤心而已。”

nbs;nbs;nbs;nbs;杨延裕沉思片刻便说道:“建成兄回去可告诉秀宁,在下犯的错,一定会负责到底,倘若秀宁对我有意,我杨延裕此生绝不辜负秀宁一片真情。”

nbs;nbs;nbs;nbs;听得杨延裕信誓旦旦地说出这番话,李建成站了起来说道:“我姑且相信你一次。”

nbs;nbs;nbs;nbs;李建成说完这番话之后,便拂袖而去。

nbs;nbs;nbs;nbs;杨延裕来到二楼的时候,长孙无忌业已离开,成文CD也离开了,唯独剩下雄阔海和裴元庆二人依旧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nbs;nbs;nbs;nbs;看见杨延裕走来,裴元庆嘿嘿一笑说道:“哥哥,你终于来了,快罚酒三杯。”

nbs;nbs;nbs;nbs;雄阔海同样一笑说道:“裕哥,元庆兄弟可真是一个豪爽的人。”

nbs;nbs;nbs;nbs;杨延裕勉强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下,说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今日既然兄弟们开心,那我们就一醉方休,岂不是更好。”

nbs;nbs;nbs;nbs;裴元庆听得杨延裕这番话,便说道:“好一个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为了这句话,我们合该干了这一碗。”

nbs;nbs;nbs;nbs;人逢喜事精神爽,能结识裴元庆这样的英雄好汉,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只不过杨延裕的心中却是不胜烦扰。

nbs;nbs;nbs;nbs;李建成回到府里之后,径直来到秀宁的闺房中,此时房中的烛光依旧亮着,李建成推门进去之后,见秀宁趴在桌子上,泪流满面的样子,便说道:“我回来了。”

nbs;nbs;nbs;nbs;秀宁急忙转过头,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问道:“他怎么说的?”

nbs;nbs;nbs;nbs;李建成并未回答秀宁的问题,反而问道:“为兄想问问你,你是否真的在意杨延裕。”

nbs;nbs;nbs;nbs;李秀宁深思片刻便说道:“说出来不怕兄长笑话,那一日见到崔氏兄弟出言嘲讽他,心中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很生气。后来亲眼见证他以两首咏梅赋战胜崔氏兄弟之后,流露出来的真性情,心中却是为他欢喜不已,甚至比他还要开心,当他送给我玉佩的时候,开始我很踌躇,可我还是接了下来,毕竟杨延裕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才智,令我比较钦佩。”

nbs;nbs;nbs;nbs;听得李秀宁这番话,李建成叹了一口气说道:“妹妹你这又是何苦呢?”

nbs;nbs;nbs;nbs;李秀宁毅然决然地说道:“兄长应该可以看得出来那一日苏威及高颖大人非常推崇杨延裕,而陛下寿宴期间,杨延裕连番打败番邦使臣,一举扬名,所以只要能嫁给他,哪怕是做妾我也愿意,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nbs;nbs;nbs;nbs;李建成缓缓说道:“杨延裕说了,倘若你对他有意,他此生绝不辜负与你。”

nbs;nbs;nbs;nbs;听得李建成说出这番话,李秀宁震惊不已的站了起来说道:“他果真是这样说的吗?”

nbs;nbs;nbs;nbs;李建成轻声说道:“我告诉他,倘若不想辜负与你,必须立有大功,恳请陛下同时为你和兰陵公主赐婚,这样才行。”

nbs;nbs;nbs;nbs;李秀宁叹了一声说道:“而今并无战事,如何立有大功呢?再者说来,想要在战场上立功,也并非易事。”

nbs;nbs;nbs;nbs;李建成惆怅不已道:“妹妹无需烦恼,相信总会有机会的。”

nbs;nbs;nbs;nbs;夜色如水一般,在这样一个如往常一样的夜晚里,有人寻欢作乐,有人辗转反侧。

nbs;nbs;nbs;nbs;话说,翌日清晨,杨延裕浑浑噩噩的醒了过来,准备去往鱼俱罗府上继续修炼刀法,谁知刚过朱雀大街,只听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快速的传来。

nbs;nbs;nbs;nbs;但见骑马的士兵手执急报,一边策马扬鞭,一边大声呼喊:“边关急报,边关急报,闲杂人等速速让开。”

nbs;nbs;nbs;nbs;骑马的士兵过去之后,后面又跟随几个身着番邦外族衣物的汉子,匆匆驾马使了过去,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几人身上还带着伤。

nbs;nbs;nbs;nbs;瞧见这几个人驾马飞奔而过之后,身旁有人小声说道:“前面那人不是突利可汗吗?怎么看着好像受伤了。”

nbs;nbs;nbs;nbs;另一位商人模样的中年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兄弟你有所不知,东突厥都蓝可汗早就看突利不顺眼了,故此前一段时间暗地里,都蓝可汗与西突厥达头可汗达成结盟,共同派兵攻打突利可汗,我估计东西突厥下一步肯定会派兵进犯中原。”

nbs;nbs;nbs;nbs;闻听此话,延裕当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nbs;nbs;nbs;nbs;(本章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