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东吁王太子平达力不知死活,率十万手持冷兵器的步卒阻击六万明军精锐,而且还主动发起冲锋,结果,刚一接战便被明军的火枪和火炮打的屁滚尿流,大败而逃。

nbs;nbs;nbs;nbs;张斌亲率大军一路掩杀追至大城附近,平达力连忙令围攻大城的东吁大军调头阻挡明军,可惜此时他手下溃军太多,到处奔逃,以致围攻大城的东吁大军迟迟不能结阵,张斌亦趁机令天雄军和秦军在两百余步外架起虎蹲炮,一顿猛轰,围攻大城的东吁大军顿时伤亡惨重,军心尽丧。

nbs;nbs;nbs;nbs;平达力见场面混乱以及,根本无力回天,只得下令全军撤退,随后率溃军一路往北窜去。

nbs;nbs;nbs;nbs;张斌看着潮水般退去的东吁大军,正考虑要不要率军继续掩杀,大城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欢呼,紧接着,大城东门洞开,一队队暹罗士兵抬着一捆捆红布从城中跑出来,扯开红布就往地上铺,一众衣着光鲜的暹罗权贵出现在东门外,看着不断向明军延伸的红布,貌似在等待着什么。

nbs;nbs;nbs;nbs;这是迎接天朝上使的最高礼节啊!

nbs;nbs;nbs;nbs;张斌见状,连忙召集一众将领,下马往大城方向走去。

nbs;nbs;nbs;nbs;他刚踏上暹罗士兵铺下的最近一块红布,城门口的暹罗权贵便哗的一下全部趴到地上,他刚沿着红布快步走到城门前,当先的一位暹罗权贵便朗声道:“暹罗国王帕拉塞通恭迎大明天朝上使。”

nbs;nbs;nbs;nbs;张斌连忙疾步上前,弯下腰伸出双臂虚抬道:“国王陛下请起,诸位请起。”

nbs;nbs;nbs;nbs;暹罗国王帕拉塞通顺势从地上爬起来,激动的拱手道:“大明王师威武,多谢大明王师解围之恩。”

nbs;nbs;nbs;nbs;张斌这个尴尬啊,现在不是讨论大明王师威不威武的时候,而是要乘胜追击,一举将东吁王朝主力大军消灭,以免陷入无休无止的持久战。

nbs;nbs;nbs;nbs;他耐着性子跟暹罗国王帕拉塞通和一众暹罗权贵寒暄了几句,便迫不及待的道:“国王陛下,此时东吁王朝主力大军溃而未灭,正应一路掩杀,将其彻底消灭,其他的就先不说了,贵国现在能组织多少军队随本公一起去追击东吁王朝主力大军啊,不若国王陛下现在就召集大军随本公去追击吧,不然,让他们逃回王都阿瓦那就麻烦了。”

nbs;nbs;nbs;nbs;暹罗王闻言,竟然微笑道:“上使,不急,不急,此处往北不到三百里便是崇山峻岭,而东吁王都距这里足有两千余里,他们跑回去最少也需要一个多月时间,王师一路远来辛苦,歇息两天再去追也是一样的。”

nbs;nbs;nbs;nbs;开玩笑,休息两天再去追还追的上吗?

nbs;nbs;nbs;nbs;或许追的上吧,但是天雄军和秦军并不是暹罗王想象的那样一路跑过来的,相反,这段时间天雄军和秦军基本上都在船上休息,根本就没赶过什么路,一点都不累。

nbs;nbs;nbs;nbs;他想了想,随即向后招手道:“地图。”

nbs;nbs;nbs;nbs;很快,两个亲卫便将一张最新的南洋地图举到他的跟前。

nbs;nbs;nbs;nbs;张斌看了看地图,随即问道:“国王陛下,现在你们还有多少军队,如果现在就出发,你能组织多少精锐随同王师向北追击?”

nbs;nbs;nbs;nbs;暹罗王闻言,估摸道:“大城现有兵力大概十一万,不过大半都是溃败回来的残兵,真正精锐只有五万左右。”

nbs;nbs;nbs;nbs;张斌闻言,思索了一阵,随即便下令道:“建斗,这边就交给你了,你率天雄军带着暹罗大军前去追击东吁溃军。”

nbs;nbs;nbs;nbs;说罢,他便指着地图向卢象升和暹罗王交待了一番,随即便带着孙传庭,率秦军南返登船,一路往新港城而去。

nbs;nbs;nbs;nbs;他这是急着去进攻东吁王朝的都城呢,因为征服东吁王朝的关键并不在于暹罗这二十多万东吁王朝的主力大军,而在于东吁王都,在于东吁的他隆王和其手下的文臣武将,只要能出其不意一举拿下东吁王都阿瓦城,逮住东吁的他隆王和其手下的“满朝文武”,东吁王朝必然臣服。

nbs;nbs;nbs;nbs;而击败又或者歼灭暹罗这二十多万东吁王朝的主力大军只能削弱东吁王朝的实力,尽量避免进入持久战,实际上并不能令其臣服。

nbs;nbs;nbs;nbs;现在东吁王朝的主力大军已经被击溃,只要咬着他们的尾巴一路追下去,将其全歼又或者彻底打散只是时间问题,如果能趁他隆王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围着阿瓦城,这场战斗基本上就结束了。

nbs;nbs;nbs;nbs;那么,他隆王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呢,这个时间还真不好确定,不过,绝对不会在一个多月之后,大城距离阿瓦城虽然有两千多里,快马加鞭的话最多十余天就能到,他隆王收到消息可能不会马上想到要逃跑,但是,当他得知大明王师在后面紧追不舍,逐渐逼近阿瓦城的时候肯定会跑。

nbs;nbs;nbs;nbs;所以,不能从陆路追着二十多万东吁王朝的主力大军进逼阿瓦城,这样的话,就算冲到阿瓦城也逮不住他隆王,必须走水路,绕过马六甲海峡,然后从大金沙江逆流北上,冲到阿瓦城外,打他隆王一个措手不及,才能逮住他。

nbs;nbs;nbs;nbs;这是张斌早就定下的计划,他只是没想到东吁王朝的主力大军会如此不堪一击,刚一接战便奔溃了,他想着起码得打个一两天才能将这二十多万大军击溃呢。

nbs;nbs;nbs;nbs;当然,这是好事,东吁王朝的主力大军其实也就能比当初大明的农民起义军强一点,他们被击溃之后战斗力更是连农民军都不如,一万装备精良的天雄军足以打得他们抱头鼠窜,暹罗大军只要跟在后面收押俘虏就行了,这东吁王朝的主力大军已经不用管了,剩下的就是突袭他们都城阿瓦了。

nbs;nbs;nbs;nbs;张斌率舰队赶到新港城之后稍事休整了一番,便带着五万秦军和三万福广军出发了,这次,他足足带了六百多艘战舰,除了一百余艘镇远巡洋舰,还有五百余艘轻型铁甲舰,因为大金沙江并不是很宽,就其下游入海口附近能行驶镇远巡洋舰这样的巨舰,到了中游,就只能通过轻型铁甲舰了。

nbs;nbs;nbs;nbs;舰队从新港城出发,不出两天便赶到了大金沙江入口,随即张斌便令秦军和福广军分批乘轻型铁甲舰逆流而上,直奔阿瓦城。

nbs;nbs;nbs;nbs;当密密麻麻的轻型铁甲舰出现在阿瓦城西的大金沙江上的时候,他隆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nbs;nbs;nbs;nbs;当两万秦军堵在阿瓦城北和城东的时候,他还不知道是打是逃呢。

nbs;nbs;nbs;nbs;当轻型铁甲舰再次运送两万秦军过来的时候,他终于有点慌神了,可惜,这会儿已经迟了,因为阿瓦城四周已经被秦军给围住了,如果想逃,必定要和明军开战。

nbs;nbs;nbs;nbs;四万秦军围着十多万人马驻守的阿瓦城貌似有点荒唐,每个方向最多也就上万秦军的样子,难道他们就不怕城里的东吁大军冲出来吗,十多万大军往一个方向冲,他们顶的住吗?

nbs;nbs;nbs;nbs;lt;!-- csy:22258724:794:2019-06-24 01:55:00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