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退!”

nbs;nbs;nbs;nbs;罗斌见熊罴军团排山倒海之势冲来,果断命黑狼骑退回身旁,也令攻城将士从城墙撤退。

nbs;nbs;nbs;nbs;随后又赶快分出一军,挡住韩丹,为大军撤出战场争取时间。

nbs;nbs;nbs;nbs;向他这种级别统帅,不会轻易冒险,当韩丹赶到,便知道败局。

nbs;nbs;nbs;nbs;现在首要是保存兵力,而不是消耗在此。

nbs;nbs;nbs;nbs;如不能把握时间,恐撤退都会成问题。

nbs;nbs;nbs;nbs;十几万大军,调动起来又岂是那么容易,虽然罗斌尽力稳定军心,派出一军阻挡,但还是被韩丹与周术领兵一路追杀,损兵折将。

nbs;nbs;nbs;nbs;终于摆脱蒙恬追兵。

nbs;nbs;nbs;nbs;罗斌命士卒停下整顿,将士个个垂头丧气,眼看破城在即,就因为敌人的一支突然从天而降的援军,功败垂成。

nbs;nbs;nbs;nbs;最终还丢下七万多具尸体,只带回十四万士卒。

nbs;nbs;nbs;nbs;猪队友呀,如果罗斌知道两千年后的这个词,一定会大喊出来。

nbs;nbs;nbs;nbs;明明九原与善无中间还隔着云中,韩丹怎会杀过来,只有一种解释,云中丢了。

nbs;nbs;nbs;nbs;十一万军队,还是防守城池,居然挡不住韩丹的五万熊罴军团。

nbs;nbs;nbs;nbs;就算十几万头猪,让五万人捉,几日也捉不完。

nbs;nbs;nbs;nbs;罗斌这边损失惨重,蒙恬也不好过。

nbs;nbs;nbs;nbs;防守善无,士卒伤亡超过四万,加上两万感染瘟疫士卒,起码超六万之众。

nbs;nbs;nbs;nbs;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至此一役,抢夺民油,把善无四大家族斩杀干净,无人不闻之色变,民心尽失。

nbs;nbs;nbs;nbs;以后想在善无推行政令,恐难上加难。

nbs;nbs;nbs;nbs;“大人怎可如此冒险,不等韩某前来便身陷敌营作战。”

nbs;nbs;nbs;nbs;韩丹与蒙恬回合,没有行礼,先是责问。

nbs;nbs;nbs;nbs;他敬蒙恬如神,若发生不敢想象的事,让他们如何是好,恐只能引颈自刎,方能赎罪。

nbs;nbs;nbs;nbs;“呵呵,这不是没事吗。”

nbs;nbs;nbs;nbs;蒙恬满脸鲜血,自嘲一笑,当时太过紧急,只想放手一搏,入敌阵斩杀罗斌,那里顾得上太多,现在回想,若韩丹晚来片刻,后果不敢预料。

nbs;nbs;nbs;nbs;“蒙大人,罪将来迟,请大人恕罪。”

nbs;nbs;nbs;nbs;韩丹身后闪出两人,弯腰朝蒙恬行礼,正是何化龙父子,看来周术计策成功,三人才会一道前来。

nbs;nbs;nbs;nbs;“何将军有礼,少将军,吾等又见面了,先回城中换衣,稍晚在为来援战士接风。”

nbs;nbs;nbs;nbs;蒙恬回礼,几人相并而行,返回善无城内。

nbs;nbs;nbs;nbs;他还是比较注重整洁之人,此时浑身鲜血,从衣甲中渗入,粘在皮肤极不好受。

nbs;nbs;nbs;nbs;加上身上几道伤口火辣辣疼痛,也要马上处理。

nbs;nbs;nbs;nbs;是以没有与何化龙等人多聊,命周术安顿好父子二人,再带到郡守府,举行晚宴。

nbs;nbs;nbs;nbs;而韩丹则被蒙恬唤到身边,一起入府,待蒙恬沐浴更衣出来,帮他上药。

nbs;nbs;nbs;nbs;见到蒙恬身上几道触目惊心的刀口,这个八尺莽汉也不禁后怕。

nbs;nbs;nbs;nbs;“大人以后不得如此冒险,虽然大人战力无双,也保不准刀枪无眼,万一伤到要害,吾等皆成无魂之人。”

nbs;nbs;nbs;nbs;“不碍事,换汝前来,是想听听云中之事,何化龙父子甘愿受降,想必军师之计起了作用吧。”

nbs;nbs;nbs;nbs;韩丹点头,兴致冲冲描绘云中战事。

nbs;nbs;nbs;nbs;他收到军师来信,便留下王离镇守九原,自己领大军压向云中。

nbs;nbs;nbs;nbs;在云中他并不攻城,只命将士在城下扎营,与城中守军遥望。

nbs;nbs;nbs;nbs;第二天,城中发生混乱,庞慴、徐骆、何化龙相互厮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传到韩丹军营。

nbs;nbs;nbs;nbs;韩丹知道军师计策已成,命早等候攻城的将士快速攻城。

nbs;nbs;nbs;nbs;还未开始,城门已被何坤先行打开,孤身跑出请韩丹救援困在城中的何化龙。

nbs;nbs;nbs;nbs;见何坤所率士卒占领北门,韩丹令将士弃了云梯,从北门杀入,直冲郡守府。

nbs;nbs;nbs;nbs;当时何化龙正被庞慴、徐骆困在府中,幸得何坤勇猛,冲出去领自家军队到韩丹处求救,不然父子二人会毙命当场。

nbs;nbs;nbs;nbs;最后,韩丹斩杀庞慴,徐骆逃走。

nbs;nbs;nbs;nbs;被救下的何化龙举城投降,直叹军师妙计,算准云中自乱。

nbs;nbs;nbs;nbs;蒙恬撇嘴一笑,周术军法或许不如韩信,但猜测人心,绝对是不留余漏。

nbs;nbs;nbs;nbs;这次云中之计,每一个安排都是神来之笔。

nbs;nbs;nbs;nbs;放人,故意透露,送何坤回云中,在云中散播谣言,用韩丹逼三人自乱,每一步直指人心,不让三人有一丝回旋余地。

nbs;nbs;nbs;nbs;计算之准,让蒙恬感叹。

nbs;nbs;nbs;nbs;上完药,蒙恬又匆匆披甲而出,善无还有太多急事待处理,瘟疫隐患还未消除,民心恐慌,不马上处理,颇不放心。

nbs;nbs;nbs;nbs;连发几道手令,先安抚民众心情,随后放开城门,想出城百姓自可离去。

nbs;nbs;nbs;nbs;现在善无外患解决,越多人留在城中,反是不安稳,还不如让恐慌百姓出城避疫,减少风险。

nbs;nbs;nbs;nbs;唉,医院。

nbs;nbs;nbs;nbs;蒙恬一直没有想到,为何在九原两个多月,不考虑建立医院。

nbs;nbs;nbs;nbs;秦代医生都是各自行医,从看病、采药、抓药一条龙服务,而且什么病都要看,没有内外科之分。

nbs;nbs;nbs;nbs;遇到重病者,既是医生,又是护士。

nbs;nbs;nbs;nbs;如果能把医生集中起来,建立医院,就可分工而做。

nbs;nbs;nbs;nbs;不但有效为患者看病,也更容易培养专科医者。

nbs;nbs;nbs;nbs;专门学外科的,就可以为将士看刀伤、箭伤。内科的,就能专业医疗风寒发烧。采药者,可顾民夫上山寻药,采回来卖给医院,如此一来,百姓看病成本也会降低。

nbs;nbs;nbs;nbs;不过医院也非一日能成,蒙恬只能暂时压下想法,再次去到隔离区。

nbs;nbs;nbs;nbs;照顾感染者的士卒与医护人员,都穿上蒙恬交代的衣服,戴上他连夜让裁缝赶制的手套。

nbs;nbs;nbs;nbs;现在还没有酒精,秦代的烈酒也达不到消毒水准,他令人把所有藏酒拿去蒸馏,提升酒的度数,又在隔离区撒上一圈石灰。

nbs;nbs;nbs;nbs;每个医护进去,都要先在石灰搓过靴子,碰触到感染者的手套衣服不能带出,在里面用火烧掉。

nbs;nbs;nbs;nbs;对瘟疫,蒙恬不敢有半点侥幸,一不小心,就是灭世大祸。

nbs;nbs;nbs;nbs;病毒发得很快,已经有些战士面带死黑,口吐白沫,浑身高烧,躺在床上呻吟,已经无法救治。

nbs;nbs;nbs;nbs;见蒙恬赶来,隔离区战士跪下,要求蒙恬赐几把刀,让这些兄弟可以走得痛快一点。

nbs;nbs;nbs;nbs;蒙恬强忍悲痛,无奈点头。

nbs;nbs;nbs;nbs;“安心去吧,他们名字一一记录下来,算作战死之人。将来吾会在国都最显眼地方,立一座大秦英雄纪念碑,将尔等战死英灵名字,全部刻在上面,供后世祭拜。”

nbs;nbs;nbs;nbs;隔离区战士全部跪下,有蒙恬这番话,他们死而无憾。

nbs;nbs;nbs;nbs;“兄弟们,十六年后在并肩作战,安心上路。”

nbs;nbs;nbs;nbs;噗嗤!

nbs;nbs;nbs;nbs;刀刺入心脏,被杀之人无悔无怨,感激的视了持刀战士一眼,带着满意神情闭上双目,虽没死在战场,也是战死英灵,无憾了。

nbs;nbs;nbs;nbs;蒙恬身后随从,莫不热泪盈眶,喉咙一阵酸苦。

nbs;nbs;nbs;nbs;? ?第三章送上,终于还了昨日一章。

nbs;nbs;nbs;nbs;?

nbs;nbs;nbs;nbs;????

nbs;nbs;nbs;nbs;(本章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