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方才还是朗月熠熠,却不知从哪里飘来一片云彩遮住了残月,屋里的灯烛忽闪了两下之后又重放光明,窗外忽而起了风,风声呜咽,时断时续,似是在嘲笑屋中的少年男女不解风情。

nbs;nbs;nbs;nbs;赵彦将醒酒汤一饮而尽,正要抬起衣袖擦擦唇边的汤渍,李筠却喜笑颜开的上前打开赵彦的手,从腰间取下巾帕细心的在赵彦唇上轻轻擦拭。

nbs;nbs;nbs;nbs;巾帕上有着少女身上独有的处子清香,闻之令人熏熏然欲醉,赵彦半眯着眼睛打量着近在咫尺的俏脸,从纤薄的柳叶眉开始,下方是长而分明的睫毛,还有一双像是会说话的月牙眼,挺直琼鼻下的那张樱桃小口轻轻抿着,唇上似乎有一层淡淡的脂粉,让这张樱桃小口看起来分外诱人,再往两侧看去,两颊上似乎也擦了薄薄一层淡红色的水粉,整体看来,这张小脸分外精致可人。

nbs;nbs;nbs;nbs;浓妆淡抹总相宜,赵彦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不自禁的移开目光问道:“还有汤吗?我渴了。”

nbs;nbs;nbs;nbs;李筠并未觉察出什么,闻言答道:“厨下还有,我去给你盛。”

nbs;nbs;nbs;nbs;看着袅袅离去的窈窕背影,赵彦不由暗骂一声小妖精,若不是今天喝了些酒,方才他绝不会止于口干舌燥。

nbs;nbs;nbs;nbs;可是自己又能干啥?赵彦迷茫的想着,她还是未成年啊禽兽,自己想想就行了,一旦真的做了什么,那……那……那好像也没什么啊,她可是自己名正言顺的童养媳啊,这年代十五六岁成婚的比比皆是,自己给自己立什么牌坊?

nbs;nbs;nbs;nbs;‘啪’,清脆的耳光声在屋里响起,赵彦揉着脸颊满脸苦涩,自己何苦为难自己啊?

nbs;nbs;nbs;nbs;“啊……”赵彦正在内心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之际,外面蓦然传来一声尖叫,听声音正是李筠。

nbs;nbs;nbs;nbs;赵彦喝了酒反应有些慢,等他从屋里跑出来只听厨房的方向又传来一声大吼:“啊呀呀,胆大的贼子,爷爷早就看见你了,你个遭瘟的混账别跑,你给我下来,看爷爷不一拳头锤死你。”

nbs;nbs;nbs;nbs;随着这声大吼,一个瘦小的黑影踩在房顶上,脚步飞快的向后院跑来,片刻后便来到了赵彦头顶上方。

nbs;nbs;nbs;nbs;赵彦想都没想,随手便将怀里准备送给李筠的胭脂盒子给扔了出去,只听‘哎呦’一声,那抹黑影脚下一个踉跄,扑通一声从房上摔了下来。

nbs;nbs;nbs;nbs;“师兄,好暗器。”一个闷雷般的声音响起,王麟高大的身影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他给赵彦点了一个赞,随后一手便将地上哀嚎的瘦小汉子提了起来,另一只手攥起拳头,挟着风雷之声便锤在了那名男子的脸上。

nbs;nbs;nbs;nbs;‘噗……’一口混杂着四五颗牙齿的鲜血从瘦小汉子口中喷出,眼看王麟攥拳还要打,这人顿时怂了,连连摆手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你把我送官吧,千万别再打了,再打我就死了。”

nbs;nbs;nbs;nbs;赵彦制止住王麟,随后让闻声率先赶来的李二找根绳子先把这个蟊贼给捆上放到前院去,他自己则是快步赶到厨房,在厨房里转悠了一圈才在旮旯里看到了躲起来的李筠。

nbs;nbs;nbs;nbs;看到赵彦的身影,李筠抹了抹眼泪,委屈道:“有个人突然从房顶上跳了下来,把人家给你盛的醒酒汤踹翻了,吓死人家了。”

nbs;nbs;nbs;nbs;“好了,人已经捉住了,你没受伤吧?”赵彦接过李筠递过来的小手,臂膀一用力便将其拽了起来。

nbs;nbs;nbs;nbs;李筠拿巾帕抹了抹眼角最后的几滴眼泪,破涕为笑道:“我没事,只是醒酒汤没了,待会儿人家再给你熬一锅。”

nbs;nbs;nbs;nbs;赵彦又好气又感动,这个傻丫头,刚刚受了惊吓,险些丢了小命,现在却还想着给自己熬汤。

nbs;nbs;nbs;nbs;一把攥住李筠的小手,赵彦杀气腾腾道:“走,跟我去看看那个蟊贼,竟然偷东西偷到咱们家来了,真是胆大包天。”

nbs;nbs;nbs;nbs;李筠感受着赵彦手掌中的热力,心中微甜,口中却道:“人家只是被吓了一跳,那个贼都没碰到我。”

nbs;nbs;nbs;nbs;经过方才那么一闹腾,就连左右隔壁的两个邻居家都被惊动了,等赵彦与李筠感到前院,就见院子里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王麟那个傻大个正得意洋洋的吹嘘道:“我来找我师兄,老周刚把门给我打开,我就看见厨房屋顶上趴着一个人影,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谁没事会在屋顶上瞎转悠,这肯定是个贼。我师兄说过,要每逢大事有……有精气,我就让老周赶紧去叫我师傅和师兄,我悄悄摸到厨房边上想要上房捉住他,谁知道他眼神也不错,看见我就想跳到院子里逃跑,我哪能让他跑了,也从房上跳了下来,谁知道这个贼太奸猾,见我也跳了下来,他又跳了上去,直接踩着屋顶就跑了,幸好我师兄暗器无双,一下子就把这个贼给打了下来……”

nbs;nbs;nbs;nbs;‘咳咳’,什么暗器无双,赵彦脸上有些发烧,他打断王麟的话问道:“你也知道这是半夜,有什么事不能明天来找我?非得大半夜的来。”

nbs;nbs;nbs;nbs;王麟嘿嘿一笑,突然有些扭捏的说道:“我不小心把我爹最喜欢的一件瓷器给摔了,怕他打我,所以来找师傅和师兄借宿一宿。”

nbs;nbs;nbs;nbs;赵彦无语,遂不再理他,而是看着人群中间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瘦小汉子问道:“姓名,家是哪里?来我家想做什么?”

nbs;nbs;nbs;nbs;那瘦小汉子先是从房上摔了下来,又被王麟揍了一拳,此刻脸也肿了,嘴也歪了,听见赵彦问话,心念电转间便拟定好了说辞:“小人叫吴明,家是辽东的,因为看不过乡间的大户欺负孤儿寡母,就在夜里到那大户家里把他揍了一顿,后来不知道谁把这事儿给捅了出来,还指认了小人,没有办法,小人只能背井离乡一路逃到了这里,实在是饿的难受,就……就想随便找户人家先借点吃的。小人虽然情有可原,却到底做了错事,不敢请小郎君和众位大哥放过小人,只求众位将小人送到官府,该是怎样就是怎样。”

nbs;nbs;nbs;nbs;说着,这汉子双眼一红,几滴浊泪顺着肿起的脸颊流了下来。

nbs;nbs;nbs;nbs;这汉子说的‘情真意切’,包括左右邻居在内的众人倒是信了大半,他们四下对视几眼之后都没说话,只是看表情明显对于这汉子很是同情,赵彦看在眼里,叹在心头,只是家里是自己的便宜老爹做主,自己在众人面前怎么也要给足他面子,便对赵信问道:“父亲,您看这贼人该当如何处置?”

nbs;nbs;nbs;nbs;赵信迟疑了一下,与邻居对视两眼后才道:“这人也挺可怜的,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做这丢人的事,小郎,要不咱们给他点吃的,让他走吧。”

nbs;nbs;nbs;nbs;两位邻居也是说道:“是啊,这个人虽然做了错事,却也情有可原,把他放了也算是行善积德。”

nbs;nbs;nbs;nbs;赵信一听到行善积德这四个字便马上下了决心,他一边吩咐李二将这名汉子松绑,一边对赵彦说道:“小郎,正好明日你便要去拜祭你娘,今天把这人给放了,再给他几两银子,也算是一桩善事,你娘在地下说不定也能受到这件事的余泽呢。”

nbs;nbs;nbs;nbs;“不能放。”赵彦制止住李二,随后四下扫视一圈后说道:“你们能听出这个贼人是哪里的口音吗?”

nbs;nbs;nbs;nbs;管家王安此时越众而出道:“我知道,我曾经跟着我爹和王老爷去过一趟河南温县,这人的口音与温县口音相似。”

nbs;nbs;nbs;nbs;赵彦心中大定,笑道:“就算此人口音不是温县的,也必然是河南布政使司人,辽东与河南相隔千里,总不可能连口音也一样吧?”

nbs;nbs;nbs;nbs;王麟一拍脑袋,攥起拳头喝道:“好一个贼人,要不是我师兄精明,爷爷险些被你给骗了,吃俺一拳。”

nbs;nbs;nbs;nbs;瘦小汉子没想到自己谎言竟然被人一眼便看穿了,眼看王麟又要打他,忙尖声叫道:“是小人没说清楚,小人祖籍辽东,后来随父母在河南经商长大,所以口音是河南口音,好汉别打。”

nbs;nbs;nbs;nbs;呵呵,事已至此还在狡辩,赵彦挥退王麟,弯下腰指了指瘦小汉子的脸和双耳,说道:“别的且不去说,你等且看看他的脸和双耳。双耳耳门色黑,脸色萎黄偏青,泪堂有薄黑之气,眼白黄赤,嘴唇青乌,我记得旧州镇上的名医钱大夫曾经说过,这种面相乃是纵欲过度所致,联想到最近致使州城内外人心惶惶的大事,你等可想到些什么?”

nbs;nbs;nbs;nbs;周围众人面面相觑,半晌才有人道:“千里独行?”

nbs;nbs;nbs;nbs;李二反应最快,他对管家王安及门房老周说道:“你们看好他,我去官府报官。”说完,排开人群小跑而去。

nbs;nbs;nbs;nbs;匪号千里独行的王文用被赵彦说破行藏后心中大恐,却依旧心存侥幸的抱屈喊道:“什么千里独行,小人说的都是真的,小人就是想借点吃的东西,不是什么千里独行啊,冤枉啊。”

nbs;nbs;nbs;nbs;赵彦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对众人道:“他若真是采花贼,身上必定带着迷药之类的物件,我等只要搜一搜便知道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