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0420、卷珠帘,是为谁?(1更)

nbs;nbs;nbs;nbs;“如果你输了呢?”刘辩反问。

nbs;nbs;nbs;nbs;输?

nbs;nbs;nbs;nbs;“哈哈哈……

nbs;nbs;nbs;nbs;公威兄既然参加月旦评,就有高中的信心!

nbs;nbs;nbs;nbs;怎么可能会输给你?”崔州平满口不屑。

nbs;nbs;nbs;nbs;“如果公威哥哥输了,姐姐自然归你。”

nbs;nbs;nbs;nbs;小乔补充道:“只是,我相信公威哥哥不会输!”

nbs;nbs;nbs;nbs;小乔话音落下,投给孟公威支持的眼神。

nbs;nbs;nbs;nbs;刘辩没有理会小乔,反而看向孟公威,“倘若你输了,今后不许来竹屋,更不许间乔二小姐,可能做到?”

nbs;nbs;nbs;nbs;“这与我有何关系?”小乔忙道。

nbs;nbs;nbs;nbs;“好。”孟公威目光肯定道:“倘若你输了呢?”

nbs;nbs;nbs;nbs;“本公子不会输。”刘辩话音未落,扭头看向大乔,且,投去肯定的目光。

nbs;nbs;nbs;nbs;大乔闻言,瞬间愣住了。

nbs;nbs;nbs;nbs;虽然她很期待刘辩参加,但也很担心他会输,毕竟清楚孟公威的学识。

nbs;nbs;nbs;nbs;然而,孟公威听到刘辩的话,反而发出冷笑:“大言不惭!”

nbs;nbs;nbs;nbs;转眼,孟公威向乔玄作揖执礼,“还请乔公出题,您与阿靓评判。”

nbs;nbs;nbs;nbs;此时,乔玄放下茶盏,轻捋胡须,“月旦评展开在即,刚好借此机会,看看诸位的学识。”

nbs;nbs;nbs;nbs;孟公威本以为——

nbs;nbs;nbs;nbs;乔玄会反对此等做法,可他既然没有反对,显然是支持的,故而信心更加爆棚。

nbs;nbs;nbs;nbs;同时,刘辩以为——

nbs;nbs;nbs;nbs;乔玄会指责他出尔反尔,不仅没走,眼下还要与忘年之交孟建争抢女儿。

nbs;nbs;nbs;nbs;可结果,乔玄竟然愿意出题,做裁判,着实出乎刘辩的意料之外。

nbs;nbs;nbs;nbs;殊不知,乔玄站在‘君子六艺’的角度,自然看出孟公威咄咄逼人,将刘辩逼至角落。

nbs;nbs;nbs;nbs;虽然刘辩身份不明,但于公于私,乔玄不会责怪他出尔反尔,反而会支持站出来应对困难。

nbs;nbs;nbs;nbs;“既然公子提到‘君子六艺’,恰巧也是月旦评的必考之题。

nbs;nbs;nbs;nbs;那么,除了方才提到的‘礼’,此次比评就从其他‘五艺’开始。

nbs;nbs;nbs;nbs;两位意下如何?”乔玄话音落下,分别看向刘辩、孟公威。

nbs;nbs;nbs;nbs;“乔公出题,自然是极好!”孟公威作揖道。

nbs;nbs;nbs;nbs;“全凭乔公做主。”刘辩作揖道。

nbs;nbs;nbs;nbs;啪啪!!!

nbs;nbs;nbs;nbs;小乔满脸喜色,拍手叫好,“太好了,就从‘乐’开始!”

nbs;nbs;nbs;nbs;这时,大乔忽然起身,向众人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nbs;nbs;nbs;nbs;刘辩对此不解,可孟公威取出一支短笛,看向刘辩,“公子用何乐器?”

nbs;nbs;nbs;nbs;刘辩知道比斗音乐,却不知大乔去做什么。

nbs;nbs;nbs;nbs;这时,小乔补充道:“喂!我姐姐用琴,公威哥哥用短笛,你用何物?”

nbs;nbs;nbs;nbs;显然,三人要合奏一曲。

nbs;nbs;nbs;nbs;刘辩身边只有一柄倚天剑,剑鞘还不知所踪。

nbs;nbs;nbs;nbs;“此剑即可。”刘辩提起倚天剑,向众人示意。

nbs;nbs;nbs;nbs;“哈哈哈……”小乔忍不住大笑。

nbs;nbs;nbs;nbs;孟公威道:“我们是在比试音乐,难不成你要舞剑助兴?”

nbs;nbs;nbs;nbs;然,乔玄则满脸疑惑地问:“此剑,能当做乐器?”

nbs;nbs;nbs;nbs;刘辩轻笑,收回倚天剑,作揖道:“世间但凡能发出声音之物,皆可发出声乐。”

nbs;nbs;nbs;nbs;“就算能发出声乐,也不见得你会赢!”

nbs;nbs;nbs;nbs;崔州平道:“他们用的可是琴、笛,声乐在这竹林中回荡,会徒增宁静致远之感。”

nbs;nbs;nbs;nbs;“多谢好意,在下只有此剑,所以没得选。”

nbs;nbs;nbs;nbs;按照常理,刘辩用剑确实处于劣势,可态度反而坚决。

nbs;nbs;nbs;nbs;崔州平意识到刘辩态度坚决,故而不再多言。

nbs;nbs;nbs;nbs;同样,乔玄对刘辩之言,反而心生期待。

nbs;nbs;nbs;nbs;“哼……”孟公威满脸不屑,继而起身,望向竹制屏风后面的大乔,“阿靓,可以开始了。”

nbs;nbs;nbs;nbs;同一秒——

nbs;nbs;nbs;nbs;“主人,当真确定使用倚天剑?”剑灵红叶问。

nbs;nbs;nbs;nbs;“本王不同音律,只能打乱他们的节奏。”刘辩心说。

nbs;nbs;nbs;nbs;“……”红叶无语。

nbs;nbs;nbs;nbs;殊不知,刘辩并非不学无术之辈。

nbs;nbs;nbs;nbs;即使当皇帝、当皇子之时声色犬马,可对音律也是一窍不通。

nbs;nbs;nbs;nbs;然,刘辩不通古律,却对21世纪的流行乐很是喜欢,且,深感朗朗上口。

nbs;nbs;nbs;nbs;很快,屏风后面传来沉闷、悠长的琴声。

nbs;nbs;nbs;nbs;“噔、噔、噔……”

nbs;nbs;nbs;nbs;大乔指弹宫商,音色轻缓有序,音色袅袅,飘向竹屋之外的竹林,久久回荡。

nbs;nbs;nbs;nbs;当即,孟公威将笛子横于唇下,以气吹入笛孔,十指按-压有序,音色轻缓流出,与大乔弹奏的音色合为一处,传出竹屋,飘向竹林。

nbs;nbs;nbs;nbs;乔玄已然闭上双眼,听到和鸣之乐,忍不住轻捋胡须,陷入动听的音色之中。

nbs;nbs;nbs;nbs;崔州平则是面带笑意,静心聆听合奏之乐。

nbs;nbs;nbs;nbs;小乔只觉和音悦耳,两只嫩白小手几番想要鼓掌,却唯恐打乱音色而罢手。

nbs;nbs;nbs;nbs;此时,小乔看向刘辩,目光却落在他手中的剑上,脸上反而露出不屑之色。

nbs;nbs;nbs;nbs;刘辩不通古律,却听的出来,二人合奏之曲确实很好听,甚至令他忘记自己也是参与者。

nbs;nbs;nbs;nbs;很快,刘辩左手握剑,横于胸前,右手则以弹钢琴的手势,敲击着锋利剑身。

nbs;nbs;nbs;nbs;叮叮叮

nbs;nbs;nbs;nbs;叮叮叮叮叮叮……

nbs;nbs;nbs;nbs;清脆的音色稍起,刘辩口中吟唱——

nbs;nbs;nbs;nbs;“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

nbs;nbs;nbs;nbs;画间透过思量

nbs;nbs;nbs;nbs;沾染了,墨色淌

nbs;nbs;nbs;nbs;千家文,都泛黄

nbs;nbs;nbs;nbs;夜静谧,窗纱微微亮。”

nbs;nbs;nbs;nbs;刘辩稍一开口,静坐的乔玄眉头微皱。

nbs;nbs;nbs;nbs;随着刘辩第一句唱词落下,乔玄已然睁眼,以吃惊之色看向刘辩。

nbs;nbs;nbs;nbs;当刘辩唱出第二句唱词,崔州平脸上的欢喜之色逐渐凝固,目光反而转向陷入自我陶醉的刘辩。

nbs;nbs;nbs;nbs;与此同时,小乔满脸不解,正准备张口制止,发而遭到乔玄制止。

nbs;nbs;nbs;nbs;时间流逝。

nbs;nbs;nbs;nbs;刘辩唱出《卷珠帘》上半段,孟公威已然陷入刘辩的乐曲之中,惊叹之余,甚至忘记吹奏唇下笛子,故而使得笛声逐渐减小。

nbs;nbs;nbs;nbs;“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

nbs;nbs;nbs;nbs;相思蔓上心扉

nbs;nbs;nbs;nbs;她眷恋,梨花泪

nbs;nbs;nbs;nbs;静画红妆等谁归

nbs;nbs;nbs;nbs;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nbs;nbs;nbs;nbs;啊……胭脂香味

nbs;nbs;nbs;nbs;卷珠帘,是为谁

nbs;nbs;nbs;nbs;啊……不见高轩

nbs;nbs;nbs;nbs;夜月明,此时难为情。”

nbs;nbs;nbs;nbs;殊不知,刘辩唱罢,屏风后的大乔已然面色羞红。

nbs;nbs;nbs;nbs;旁人不知,可大乔却十分清楚,唱词中的意思。

nbs;nbs;nbs;nbs;虽然大乔没有唱词中的经历,但却夜月明,独守空窗渐憔悴。

nbs;nbs;nbs;nbs;片刻后。

nbs;nbs;nbs;nbs;刘辩一曲《卷珠帘》结束,抬眉看向众人。

nbs;nbs;nbs;nbs;然,众人无不满脸懵逼,深陷乐曲之中。

nbs;nbs;nbs;nbs;lt;!-- chuanshi:22061026:424:2019-01-31 04:21:59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