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nbs;nbs;nbs;这小姑娘还和以前一样爱面子和喜欢吃醋,不过她在我面前表现出这些来,显然算是另一种不设防备了,或许是因为修为差距过大,或许是她觉得能够得到天城城主授剑的人,与自己有着来自本源的相仿。

nbs;nbs;nbs;nbs;我也没有卖关子,拿出了白云归去,立即把剑法施展了一遍,当然,这剑法并非是十全一样,而是只有七八分的程度,但也是精妙绝伦,看得李稚儿很久都没能回神过来。

nbs;nbs;nbs;nbs;“怎么?是不是学得还行?还请小姐姐指点一番,免得让人小瞧了我的传承。”我笑道。

nbs;nbs;nbs;nbs;李稚儿缓过神来,说道:“嗯……你修炼得很好了,比我修炼得都好,可能是他亲自指点的好吧,反正也没有人指点我,我学得不像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nbs;nbs;nbs;nbs;看到李稚儿忽然失落,我笑道:“天城城主教了我不少,你把你领悟的施展出来让我看看,没准能够找到我之前没学会前,他指点和教训我的地方也未可知,让我也教教你?”

nbs;nbs;nbs;nbs;但李稚儿却闲得更难过了,摇摇头,随后道:“我好歹也是天道境的仙家,还需要你来指点?就算他来了,我也不让他教了,我自己领悟的,就是自己的,好坏与否,我也不会去改。”

nbs;nbs;nbs;nbs;看她执拗症又犯了,我一脸的哭笑不得,说道:“行行行,那你就不改,反正这剑法也足够把你的未婚夫打得满地找牙了,不过话说回来,你可真可以的,人家好歹是你未婚夫,你居然下的了手,还对他拔剑就杀,当然,我也记得清清楚楚,是他先动的手。”

nbs;nbs;nbs;nbs;“你知道他先动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觉得,我会喜欢一个对我动手的男人么?”李稚儿气呼呼的说道。

nbs;nbs;nbs;nbs;“哦,你原来不喜欢对你动手的男人呀,那天城城主你肯定很讨厌了对不对?毕竟你还当了他的俘虏。”我笑嘻嘻的说道。

nbs;nbs;nbs;nbs;“闭嘴!我喜欢谁,不喜欢谁,又与你何干?”李稚儿生气道。

nbs;nbs;nbs;nbs;我一脸无奈,道:“好吧,那就不说这个好了。”

nbs;nbs;nbs;nbs;李稚儿似乎怕我给委屈了,说道:“我只是不喜欢别人问我这个。”

nbs;nbs;nbs;nbs;“好吧,那我们说说你的未婚夫如何?”我笑道,李稚儿顿时一副我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表情,说道:“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怎么那么多事?”

nbs;nbs;nbs;nbs;“那我们就没什么话题聊了,毕竟小姐姐你是掌门千金,我就是一个天境门的小弟子,彼此又有什么共同语言?而且过段时间掌门把我带走了,咱俩可能以后都不会有交集了,对吧?”我一脸可惜的说道。

nbs;nbs;nbs;nbs;李稚儿怔了下,随后说道:“确实……以后可能很多人都不会再有交集了……”

nbs;nbs;nbs;nbs;“嗯?你说的是……”我当即问道,李稚儿摇摇头,也不愿意说这言下之意了,我看着她静静观察池中小鱼的神情,也不打算继续打扰她,说道:“既然小姐姐不愿意在在下面前打开心扉,那我可修炼去了,到时候你来了兴致,我恐怕也没兴趣听了。”

nbs;nbs;nbs;nbs;“哼,随你吧,不过世外高人若是显身,你可别瞒着我。”李稚儿轻哼道。

nbs;nbs;nbs;nbs;结果我刚刚进入了自己卧室的内堂,好几道气息就冲着这里飞来了,而且直接落到了门口,这领头的气息我瞬间就辨认出了是殷化一,心道这小子才隔了几天,就巴巴跑来找李稚儿了。

nbs;nbs;nbs;nbs;这回怕是要撞李稚儿枪口上,所以我立即把这消息告诉了李天境,这‘师父’当然也火急火燎准备一番,随时会大驾光临这里。

nbs;nbs;nbs;nbs;果然,我没有做法是对的,这才一会儿工夫,外面的声音已经大的能传入里屋了,大致就是李稚儿让殷化一走的意思,结果殷化一却硬闯了府邸,随后这一幕,谁都能够想到了。

nbs;nbs;nbs;nbs;这外面没什么,一切以天剑仙门的建筑风格为主,可进入了内部,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两种建筑风格冲突在一起,那冲击力就算是再这么不关注这方面的人,也知道是掺着很强的情怀在里面。

nbs;nbs;nbs;nbs;“李稚儿,呵呵,怪不得你对我总是拒绝我了,现如今我说的没错吧?你心里最想的,其实是天城城主吧?这天城的园林,只有天城独一份!你把这一景一物做的这么像,你觉得就真的是在天城了么?还是你以为他来了,看到这地方,就会喜欢?呵呵,真想把这件事告诉李掌门,好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表情!”殷化一冷冷一笑。

nbs;nbs;nbs;nbs;虽然他心中其实并不喜欢李稚儿,但却不容许别人心里有别人,这种心态,其实在当时天城交流会的时候我就见识了,因为他的控制欲其实是很强的,当时骆寒就是因为打得出乎他意外的失败,所以才给他讥讽并揍了一顿,引来了诸多的事情。

nbs;nbs;nbs;nbs;现在李稚儿所作所为,对他而言同样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背叛,毕竟他自认为自己就是李稚儿的未婚夫。

nbs;nbs;nbs;nbs;李稚儿似乎却从心底看不起他,即便面对了殷化一,以及他带来的几个随从,却也没有给他半点面子,也一样冰冷的斥道:“我父亲可不喜欢别人玩这些小把戏,不过,这倒是符合你殷化一的性子,你尽管去好了,我确实就是更喜欢天城,至于我爱住在什么样的地方,也无需问过你们!”

nbs;nbs;nbs;nbs;这话的意思就简单了,照她的说法,可是把殷化一贬成了小肚鸡肠的娘娘腔,这绝对算是把刀往殷化一心里扎了。

nbs;nbs;nbs;nbs;“你!”殷化一果然气得够呛,还真不能小看李稚儿,真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的心态是非常坚决的,甚至不惜和殷化一一战。

nbs;nbs;nbs;nbs;“呵呵,你若是不想听我这些言语,大可不要来我这里,婚约在你我身上,你不喜欢我大可退婚,不用专门跑来我这里受罪,还是说你殷化一真的那么贱,即便受我这番气,还如此不嫌不弃?”李稚儿毕竟是掌门千金,也有自己的小任性,这在天城的时候,我其实也早就习惯了。

nbs;nbs;nbs;nbs;殷化一听罢这话,原来已经是生气到了极致,但这个时候,却反而诡异的一笑,一伸手,仿佛像是白鹤振翅,一群的随从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即先行离去了。

nbs;nbs;nbs;nbs;李稚儿脸色一变,估计也预料到了什么不好,脸色凝了起来,说道:“殷化一!你想干什么?你别忘了,你打不过我,休想对我用强!”

nbs;nbs;nbs;nbs;殷化一冷笑起来,说道:“用强?没必要,你早晚都是我殷化一的人,早晚也会给我压在身下,匍匐成为我的奴婢,而在此之前,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你不是喜欢天城的一切么?我现在就帮你毁掉好了!”

nbs;nbs;nbs;nbs;李稚儿面露厌恶,瞬间就拔剑了,但殷化一比她还要快,大手一推,猛然间李稚儿身边的一汪鱼池就这么蒸了,一群辛苦找来的小鱼儿,也全都给蒸得干干净净,这下子,李稚儿气得是娇面阴冷,再不存有一丝一毫的侥幸!

nbs;nbs;nbs;nbs;殷化一哈哈大笑,也不打算在这里久留,退后一步就此准备离去。

nbs;nbs;nbs;nbs;“住手!何人如此猖狂,居然坏了李师妹的府邸!”一声厉喝,远远的一把剑立即朝着殷化一射来。

nbs;nbs;nbs;nbs;来人当然知道拿是殷化一,而且还是我叫过来的,现在拦住殷化一,当然是想要联手李稚儿,再把这小子揍一顿,这叫英雄救美!

nbs;nbs;nbs;nbs;李天境忽然而来,忽然攻击殷化一,让李稚儿也有些懵圈,而殷化一则面露狰狞。

nbs;nbs;nbs;nbs;我暗道这一次宰了殷化一,似乎也是不错的时机,最后栽赃给李天境就是了。

nbs;nbs;nbs;nbs;。m.

nbs;nbs;nbs;nbs;lt;!-- btxt:73555:39788074:2019-03-12 05:57:24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