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香!

    是咖哩的味道,闻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闭着双眼,人仍赖在床上的宇舒闻到阵阵飘来的咖哩香,嘴角笑得好甜美。

    是谁这么厉害,知道她现在肚皮正饿着,最想吃的就是咖哩呢?

    带着愉悦的心情,宇舒眨了眨她的长睫毛,满足的笑容挂在唇边,她缓缓睁开眼。

    “醒来了。”皓翼就蹲在她的床旁边,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紧紧锁在宇舒娇颜上。

    “嗯……”一睁开眼就看到皓翼,这种感觉好特别,但更有浓浓的幸福感。

    只是……他怎么会在这?

    宇舒的脑袋闪过了好多的画面,一双原本带着佣懒、舒服、满足情绪的眼,也渐渐因为惊讶、羞怯而大张。

    天啊!

    宇舒一个翻身,将身上的棉被整个盖住自己,又当起不敢面对现实的鸵鸟了。

    这种现实叫她怎么面对嘛!

    她……她跟皓翼只不过互相表达情衷,然后就接接吻……情人嘛!接吻很正常,只是……只是怎么吻着吻着……他们就回到了别馆,然后就上了床,做起爱做的事!

    啊……好害羞喔!

    被单下的她可是什么都没有耶!万一被皓翼看到了……虽然他早就都看过了,但她还是会不好意思。

    “宇舒,怎么了?”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皓翼愣了一下,担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他起身按在宇舒被单上面,关切着问。

    “我……”天啊!隔着被单,她都可以感觉到从他手上传来的热流,想起了不久前他们在……在床上做的运动,一股怪怪的电流从小腹不断传来。

    “我没事……”不想让皓翼继续碰着被单,宇舒像只毛毛虫往旁边蠕动去。

    “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我弄痛你了吗?”这毕竟是宇舒的第一次,不知是不是他用力过猛,让她有不舒服的感觉,皓翼忧心着。

    轰……听到他的话,闷在被单里已经快缺氧的宇舒,这下脸更是爆红!

    他……什么不提,提那个干什么啦!

    “没有……没有……我很好!”宇舒大声嚷着,“只要你出去我就没事了。”羞死人了啦!

    他出去就没……

    担忧退去,了然的笑容在皓翼的唇边展露。

    他的爱人是害羞了!

    “我煮了咖哩猪排饭,就快好了,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要不然我会进被单里找你的。”

    语毕,眼里满是浓情的皓翼又看了裹在被单里的宇舒一眼,才双手插在裤袋上,悠闲的往外走去。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宇舒才赶紧将被单掀开,大口大口吸着气。

    大色狼,真是大色狼,竟然还要闯进人家的被窝,色狼!

    宇舒虽然心里抱怨着,但嘴角上的笑容,却是前所未有的甜蜜。

    谁叫她就爱这匹大色狼!

    糟了!十分钟,她得快一点。

    不过虽是这么想,却不见宇舒有什么下床的动作,想想……如果让他闯进被窝里……好像也不错……

    天啊.她在想什么?

    还是赶快下床穿衣服!

    ******

    九分三十秒,宇舒打开了房门,却让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

    “我正准备进被窝抓人,你怎么就出来了!”真是可惜,他这特意提早几秒钟呢!

    “你……”他真讨厌,究竟要她脸红几次嘛!“你究竟是王子还是色狼?”脑袋净是有色思想,肯定是色狼。

    “这个嘛……”皓翼特意仰着头思忖了一秒钟,“在你面前,我比较喜欢色狼这个身分。”非常喜欢!

    “你……”真会被他羞死了,“你……大色狼!”宇舒双手握胸、偏过头不理他,但心里却是喜孜孜的。

    “对!我是大色狼,却是厨艺精湛的大色狼,现在要喂饱我美丽的战利品……”他走向她,伸出手,“我煮了你最爱的咖哩猪排饭,喜欢吗?”

    “嗯!”宇舒点点头,将手交到他的大掌里,他的体温迅速温暖了她。

    两人手牵手,往餐桌走去。

    “喂饱了小红帽,等一下就换大野狼饱餐一顿了。”皓翼像是说着天气很美好般的闲话着,宇舒本来还听得懵懵懂懂,但很快她便明白他话中另外的含意。

    她先打了他一拳,娇嗔的抗议着:“小红帽才不会乖乖的被大野狼吃掉呢!她会奋力反抗的,还有不准你再说有色笑话,否则我就回房锁门啰!”话是这么说,但两人的手仍十指紧扣。

    “好!不说,用做的。”

    “天皇皓翼!”宇舒真的作势要回房,却被皓翼拉回。

    “好!不说也不做,先吃饭。”这次是真的保证,他可舍不得宇舒饿肚子。

    “哼!”可是万一他真的不做……怎么办?

    后!她的纯洁心灵肯定被皓翼污染了。

    呼……好热喔!

    甩甩头,宇舒将满脑子黄色画面迅速关闭。

    对了!好像少了一个人?

    “蜜雪儿呢?”他们离开渡船头时,大约是下午三、四点左右,现在都晚上八点多了,她应该会很生气他们把她一个人丢在那这么久的时间吧!

    “我请人送她回去了。”来到餐桌,皓翼为宇舒拉开椅子。

    “回去了?怎么这么突然?”宇舒坐上椅子后,讶异的问着。

    “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当然送她回去。”

    两份咖哩猪排饭早已上了餐桌,皓翼就坐在宇舒旁边,他先拿起筷子夹了块猪排,一咬入口,发出卡滋卡滋的声响,显示这猪排炸得相当完美。

    他知道有蜜雪儿在,一定会影响宇舒的心情,没想到会有这么快速的成效,比他预期还快,他有机会还得谢谢蜜雪儿。

    “利用?”有种被设计的感觉!“你该不会是藉蜜雪儿故意气我的吧?”

    “不是气!只是让你明白对我的感情,结果……让我抱得美人归,我很满意。”皓翼一派悠闲的继续用汤匙舀了一口咖哩饭送入口个,这咖哩真是浓醇香,炖得恰到好处。

    “你……”被设计的感觉真的很差,宇舒有点生气的捶了他一下。

    “你不只是大野狼,还是狡诈阴险的大野狼!”

    宇舒瞪视着他,虽然不高兴被设计,不过……她是感谢这样的设计的,否则她可能会因为钻牛角尖,而错失了和皓翼相爱的良机。

    “我承认!来,吃一口。”皓翼看宇舒还没动筷,直接用手上的汤匙又舀了一口咖哩饭送上去。

    看皓翼竟然一副无所谓,还大方承认的模样,宇舒气得嘟起嘴,睁大眼瞪着他。

    但看到他帅帅的笑脸,想气他久一点都没办法,另一方面,这咖哩还真诱惑人,让她胃肠不断蠕动,只好不情愿的张开口……

    好好吃喔!

    “我还要。”嘴馋的宇舒将咖哩饭咽下喉之后,开口要求道。

    “好!没问题。”皓翼准备再舀一口饭,却被宇舒制止,“我要猪排。”

    “猪排来了。”他夹了块大小适中的猪排,就直接送往宇舒张开的樱桃小口中。

    好吃好吃真好吃……

    看着宇舒闭着眼享受的表情,皓翼的眼里满足微笑和柔情,很高兴他追上了她,没让她负气离开皇国,否则这将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也不会有现在的幸福。

    “对了!”宇舒睁开眼,她想到了一个有点害羞的问题。

    被设计的事她已经不计较了,毕竟皓翼是为了他们好,最重要是现在、是未来。

    而现在她想知道……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喜欢我的?”这种问题虽然问起来会很糗,但女生总喜欢问,而且她也真的很想知道。

    “从什么时候呀……”皓翼想了一下,眼里一闪而过狡点的光芒。

    “就从说你除了不明事理、娇纵、缺乏温柔外,还多了一项健忘,那一刻开始。”

    “嗯?”那是什么时候?

    想起来了,这是那天他们吵得很凶,最后被迫试着交往三个月时,他说过的话。

    皓翼又送上来一口咖哩饭,宇舒很自动的张口,就这样他一口她一口的,已经解决了一盘,现在正往第二盘继续。

    只是想想越来越不对,怎么他竟然说他喜欢的是她的缺点呢?

    NO……NO……NO……这不是她的缺点,是他故意这么说的,但怎么可以……

    “你怎么可以还认为我不明事理、娇纵、缺乏温柔……还健忘!?”她又捶了他一拳,“难道我没有优点吗?你好可恶!”

    她生气了,但送上来的猪排还是要吃,没必要委屈了自己的胃。

    原来所谓的“打是情,骂是爱”就是这么回事吗?那他倒是挺享受的。

    “优点呀?我想想……”皓翼送了口咖哩饭给自己,细嚼慢咽着,一旁的宇舒可是一颗心提在半空中,紧张的等待着。

    看看她现在的表情,朱唇微启,两眉微蹙,模样还真可爱,皓翼忍不住在她的唇上偷香。

    “嗯?”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细吻,但还是惹来宇舒娇嗔的抱怨:“不准在这个时候偷亲我。”讨厌!

    “好!”这个时候不可以,那就晚点啰!

    “优点是……你很可爱。”

    “啊?”可爱?就这样!?还不是美丽或漂亮,只是可爱!?

    “难道我没有其他的优点吗?我不吃了!”可恶的大坏蛋。

    宇舒气愤的要离席,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被皓翼拉回了座位上。

    “生气了?”

    哼!明知故问。

    宇舒偏过头不理他,皓翼却将她转过来面对他,深情款款的看着她,从她的眼、眉、鼻、唇,最后回到了最吸引他的美丽瞳眸。

    “我连你的缺点都喜欢了,你的优点当然更喜欢,只要是你,不论优缺点我都爱,我……只……爱你。”

    最后那两个字,深深……深深的说进宇舒的心坎里,惹得她感动的泪水涌上了眼,她扑进皓翼的怀里,忍不住又轻轻的捶打他一下。

    “你好坏,真的好坏……每次都故意捉弄人家,呜……”

    “对不起嘛!”皓翼也将她紧拥住,再一次在宇舒的耳边吐露爱意,“我爱你!”

    “我也爱你!”宇舒搂上皓翼的颈项,不再害羞隐藏,也将心底对他最深的爱意坦白说出。

    “从什么时候爱上我的?”皓翼抵着宇舒的秀发问着。

    谁说只有女人喜欢问这种问题,男人也很想知道的!

    “嗯……”这该怎么说呢?宇舒离开了皓翼的怀抱,害羞的坐回身。

    她低着头,缓缓说出心声:“刚开始,我真的很不喜欢你高傲的态度,就算是一国的王子,态度也不应该这么傲慢,但后来发现你不像外表这么难以相处,甚至觉得跟你很有话聊,所以才从讨厌把你晋升到朋友的层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喜欢有你的陪伴,没有你在身边,即使身边有人陪我,我的心还是觉得寂寞,只要有你在,我的心就很快乐,所以你问我什么时候爱上你的……”

    宇舒抬头面对着皓翼,眼里闪着水光的她更加动人,“我真的不知道,当我发现时,我的心已满满都是你了。”

    时间仿佛在这刻静止了,深情对望的两人,缓缓、缓缓的靠近彼此,最后四唇紧贴,这时从开敔的窗户外吹来一阵舒爽微风,仿彿向他们道着喜,祝福他们找到了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伴侣!

    “嗯……”这个吻持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两人很快分开。

    “吃过咖哩再接吻,味道好像怪怪的!”宇舒说出不得不终止这个吻的原因,还真有点煞风景!

    “是有点!”皓翼也认同,味道就是无法激出更多的热情,“等一下我们就刷个牙,然后带你到附近走走,多明湖的夜晚也很迷人,然后……”皓翼看向宇舒,眼里有着勾引。“我们再到床上做爱做的事。”

    “大色狼!”而她就爱他这匹大色狼!

    ******

    就在皓翼和宇舒在多明湖的别馆享受两人世界时,皇国上下正为他们的事沸沸扬扬的!

    究竟是什么事呢?看看各大报纸以及各个新闻台就知道了。

    “她”是皇国下一任皇后!?

    这是某家报纸下的头版斗大标题,还附上了照片,是一张皓翼和某位女生亲吻的画面,而地点正是在多明湖渡船头旁。

    原来是那天,有某位好事观众用数位相机,将这经典画面给拍摄下来,然后八卦的告诉各家媒体,当天晚上新闻台就以快报的方式播出这样的拍摄画面。

    皓翼的绋闻一向不多,虽然偶尔有听闻他跟哪家名媛淑女,或是漂亮女星走得比较近,但通常都捕捉不到任何可兹佐证的画面,往往是空穴来风的八卦炒作新闻居多,但这是第一次有照片为证。

    全皇国人民都引颈期盼下任皇后人选的揭晓,因此,现在官邸四周全被满满的SNG采访车围住,而皓翼和宇舒在结束多明湖的甜蜜时光之后,想进官邸简直是寸步难行。

    最后皓翼在车内打电话找人疏散媒体,并说明三天之后会举行记者会,发表简短声明,记者们才不甘愿的散去。

    虽然记者们对这样的结果不是很满意,但碍于皓翼身分的尊贵,他们也不能有过分的举动,只好等待记者会的到来。

    待两人终于进到官邸,迎接他们的除了天皇和皇后外,就连宇舒的父母也从台湾赶来。

    想当然,是巧浓通知他们的。如果皓翼和宇舒真的陷入爱河,那他们两家可得好好谈谈结婚的事了。

    而结果真是皆大欢喜!

    就如同天机大师所说,取龙换凤的因果,成就了这对命中注定的佳偶!

    月老在他们出生的那一刻,就在彼此的手中系上红丝线,这千里姻缘一线牵,不管命运怎么捉弄,断不了就是断不了!

    两家的长辈都流下喜悦的泪水,不管谁是谁亲生的,现在两家人就要成为一家人,再也不用分你我了。

    几天的讨论之后,决定两人先订婚,半年之后再结婚,这是宇舒要求的,因为她需要时间熟悉怎么成为一国之后。

    毕竟以前她只是医院院长的掌上明珠,与一国之后的地位相比差太多了,说实在的,她真的很紧张怕做不好,但却又觉得对皇室的一切有种莫名的熟悉。

    真的好奇怪!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他们结婚那天揭晓了——

    ******

    “你……你说你的父母才是我的亲生爸爸妈妈!?

    洞房花烛夜,原本幸福躺在皓翼怀里的宇舒,因为他突然的言论而惊愕得坐直身。

    “你在开玩笑吧?我们今天才结婚,而且……而且已经上过床不知多少次了,你……你竟然说你的父母是我的亲生父母!?那我们不是兄妹?那是乱伦,天啊!怎么会这样!?”她快疯了,谁来救救她……

    “小笨蛋!”皓翼也坐直身,轻轻敲了宇舒乱了思绪的脑袋,“你忘记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怎么不干脆说我们是双胞胎?”

    “天啊!我们原来是双胞胎,我……我竟然还跟你结婚……”她真的快疯了,她要逃,远离这可怕的现实。

    “我的小笨蛋娇妻。”宇舒还来不及移动半步,就被皓翼搂进怀中,任凭她拚命挣扎,他不放就是不放。

    “我们是乱伦,乱伦……你放开我……”

    “不是乱伦!”皓翼沉稳带着安抚人心的嗓音,飘进宇舒纷乱的思绪里。

    “不是乱伦?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的父母是你的亲生父母,而你的父母则是我的亲生父母。”

    “什么!?”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以前皇位的继承,必须是男生才可以。”

    “嗯!”

    “而当年母后怀第五胎时,其实……还是女生,她因承受不了压力,才向你父亲提出交换婴儿的请求,而那一男一女的婴孩,就是你跟我。”

    皓翼将从父皇那知道的一切,全盘说给宇舒听。

    从捐骨髓,到要求他跟宇舒一定要结婚,还有每次宇舒的妈妈见到他时的真情流露,让皓翼越来越觉得事有蹊跷,但他并没有将这些问题特意放在心上,直到一个月前,他们去做皇室例行性的健康检查,他才发现他跟家人血液的不同。

    于是他去问了父皇,才知道这一切。

    他花了一些时间消化这太过震惊的事实,也花了一些时间接受他不是皇室的成员这件事。

    但这一切既定的事实也不容他改变,毕竟这关系到一国的兴隆,他只能维持现状。

    告诉宇舒,是不希望哪一天她突然发现了事实真相,对他不谅解。

    “原来如此……”这实在让人太意想不到了,让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生气怨恨吗?”皓翼问道。

    她摇摇头,这样的情绪从不曾在她心里产生过。

    “想要跟全皇国的人民说,你是皇国真正的公主吗?”如果她真这么想,他可以体谅,但却会劝阻,毕竟这牵扯太大了。

    “才不要!”这个想法她更没想过。

    闻言,皓翼疑惑的看着她。

    “皇后比公主大呢!”她突然俏皮回应,让皓翼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笑容。

    “明天让我们好好拥抱自己的父母,谢谢他们生下了我们。”

    “嗯!”

    两人再次相拥,这幸福美好的一夜正要展开呢!

    编注:欲知楼至傲与孟雨蔷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573《意外的结婚系列》四之一“合约换来的新娘”。

    欲知尚宇阳与邵妍竹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586《意外的结婚系列》四之二“意外得来的新娘”。

    请继续锁定《意外的结婚系列》喔!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